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02章 是人话?
    这些美好的幻想,慰藉着她寂寞的心,支撑她度过了无数个孤独的夜晚,也是她的力量来源。

    当然,故事的最后,王八琳没有追到乌龟铭,不知道是因为未完结,还是因为这就是结局。

    最后一幕,就是她今天画的乌龟、王八、蛋。

    只见草稿纸上,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看起来一片美好和谐的样子,其实全是王八琳意、淫的,不是真实的。

    鬼知道,他哪来这么多颜色笔。

    撇去恶俗的剧情外,最让潘琳接受不了的,便是里面的台词。

    王八琳YY乌龟铭时,所思所想猥琐至极,其表白词赤、裸火辣,不堪入目。

    让人看了忍不住发笑,觉得她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大篇幅描写王八琳对乌龟铭美貌的喜爱,妥妥一花痴小王八,还是一个心里很没数的丑王八。

    潘琳看完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发现的太晚,她想找夏铭算账,都找不到。

    不知情的人,看了一定会以为,她暗恋夏铭且爱得深沉。

    夏铭真是太不要脸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干了这种事情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在她面前晃悠,跟她说话的?

    在她面前表现得毫无破绽,天生的戏精吧?

    潘琳气成河豚,焦躁地扔了笔,在屋内跺脚。

    房间并不膈音,余雨路过时,听到屋内传出的声音,微微蹙眉。

    她停下脚步,走到门前,抬手敲门,“做什么呢?”

    潘琳心下一惊,大意了,她这是在家,家里可不止她一个人。

    她连忙调整呼吸,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复,“没,坐久了有点不舒服,我在活动筋骨。”

    “那你小心些,别摔了。”余雨收了手,没有进去探究的欲望,细心叮嘱道。

    潘琳咽了咽口水,心跳得很快,“知道了。”

    余雨点头,没有进去,很快离开了。

    潘琳轻手轻脚走过去,贴着门听了会儿。

    外面似乎没声音了,须臾,她打开门往外张望。

    楼道上空无一人,温暖地灯光照亮着走廊,显得静谧又安详。

    “呼~”潘琳松了口气,拉上门,过去捏鸡。

    怕声音太大,引起她妈妈的注意,潘琳把尖叫鸡放毛毯里,闷着它,捏得它哇哇叫。

    想象这就是夏铭,被她捏得死死的,毫无反抗之力。

    房间里没有沙袋,要是打会儿沙袋,气会泄得更快些。

    潘琳叹气,收了手,觉得挺没意思的。

    拍了拍鸡,潘琳看着可怜巴巴的尖叫鸡,心中百感交集,暗忖:这鸡真惨,比她还惨。

    谁都可以捏它,她好歹还有反抗之力,它只能任人宰割。

    潘琳想了想,还是忍不下,过去拿手机,搞事情。

    -

    315宿舍内,此时闹哄哄地。晚上十点多,停电有一会儿了。

    夏铭洗完澡出来,整个屋子都是黑的。

    他擦着头发,皱眉说道:“下次你们洗澡洗快点,头发都不能吹了。”

    “嘿嘿。”

    “铭哥,下次你先洗吧。”

    “对,我们不跟你抢。”

    ……

    夏铭心里有气,擦着头发没应他们,回了座位。

    “要不把空凋温度调高点?”迟宴见他不吭声,知道他生气了,小声建议。

    夏铭白眼都懒得翻,调高温度,出了汗又得去洗澡,出的这是什么馊主意?

    他头发不算长,应该没多久便能干了。

    “315别说话了。”外面传来一声喝止声。

    “真烦。”候沈嘀咕了下,当个查房的很了不起吗?每天在外大吼大叫。

    明明他们更吵好吗?

    候沈很看不惯他们,心中有了主意,问道:“铭哥,你说我去当楼长怎么样?”

    “你咋不去当校长?”夏铭给了他一个眼神,虽然他可能看不见。

    候沈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嘲讽,以为他这是看好他,激动不已:“铭哥,你真觉得我可以当校长了?”

    铭哥果然是最懂他的,候沈心潮澎湃,激动地想叫出声。

    “可是……这有点难,我现在太小了,别人没法信服我。”

    候沈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虽然被铭哥这么一夸,他有点飘,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

    他笑眯眯道:“等我大学毕业,就让我爸给我开个幼儿园,我先从园长做起。”

    夏铭被他的蠢萌到了:“……”他这是在夸他吗?确定耳朵没问题?

    不过……这次蠢得挺可爱的。

    “那你加油。”候沈是独生子,希望他去当园长后,他爸妈不会找他麻烦。

    想了想,夏铭补充:“不要说,是我让你去当的。”

    “嗯。”教书育人,候沈没这能力,他的成绩水分很大。

    如果铭哥不帮他补课,不帮他抓重点,他根本就上不了一校。

    候沈心里很清楚,但当管理者应该行。

    京都一校的校长多威风啊,他想成为他那样的人。

    只是他成绩不好,一直难以启齿,没想到铭哥这么看好他,候沈感觉浑身都充满干劲儿。

    校长上电视时意气风发,简直酷毙了,希望他也有上社会新闻的一天。

    郭霖面露疑惑:“……”他怎么听起来怪怪的?有点不对劲儿。

    迟宴蠢蠢欲动:“……”那他想开飞机,可以开吗?铭哥会支持吗?

    铭哥支持了,他爸妈一定不会阻止吧?

    包谷:“……”没想到猴子还有这么崇高的理想,佩服佩服,感觉跟他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铭哥,你以后想干啥?”候沈压下心中的激动,好奇地问。

    “不知道,没想好。”其实想好了,不过实现难度太大,没有说的必要。

    夏铭开了台灯,神色微黯,伤心事不提也罢。

    机车梦,他家里永远也不会支持的,提都不能提,提就是找死。

    “郭霖呢?”候沈看了他会儿,又问其他人。

    郭霖正在和苏素聊天,刚好聊到绿茶、渣男话题,听到他的话,漫不经心地说:“想当鉴婊专家!”

    候沈、包谷、迟宴、夏铭:“???”这是什么鬼?

    什么时候有这种职业了?

    郭霖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一副没见识的样子,心中暗自得意,正色道:“苏素说她要当鉴渣男专家。”

    “鉴你吗?”包谷插嘴,挤眉弄眼。

    “滚。”

    郭霖黑脸,心想他和包谷果然八字不合,相生相克,怕包谷又瞎几把乱扯,解释:“苏素还说以后和我一起合作,开个情感咨询公司,为广大同胞解决情感问题。”

    “死包谷,你得罪我了!”

    郭霖刮了他一眼,冷着脸道:“等着吧,以后你被渣男贱女骗的时候,我才不会伸以援助之手,你就在痛苦的深渊沉沦吧。”

    “你太恶毒了。”包谷切了声,不屑一顾,他是会被渣女骗的人?怎么可能?

    他眼睛没被shi糊,不至于识人不清。

    他觉得最需要被解决的,就是郭霖这个渣男,恭喜道:“那我祝你们开业倒闭。”

    迟宴:“……”

    候沈:“……”

    夏铭:“……”

    这说的是人话?

    到底谁恶毒?

    郭霖深呼吸,受不了了,拿起床上的玩偶,用力地朝他砸去。

    包谷早有预料,掀起被子躲进去,玩偶砸在被子上,有护栏挡着没掉下去。

    过了会儿,包谷确定郭霖没扔了,放下被子,拿着他的玩偶,摇了摇,笑得格外欠揍:“不还了。”

    “我垫脚的,你有什么特殊癖好,真恶心。”

    郭霖啧了一声,他不在意那个玩偶,不过看不惯他这嘚瑟的欠揍样,心中微动,故意恶心他。

    “呕~我说这味儿,咋啷个奇怪呢?”包谷干呕一声,毫不犹豫地砸回去,骂他:“靠,你真他妈恶心。”显然被他恶心得够呛。

    包谷越想越觉得恶心,觉得手上还有那味儿,赶紧下床去洗手、洗脸。

    该死的郭霖,让他脏了。

    郭霖拿回了玩偶,拍了拍,这玩意儿其实不是他垫脚的。

    会有味道,大概是他在家做香水试验时,不小心染上的。

    味道不是很重,不靠太近不会闻到。

    这丫什么都闻,也不怕中毒。

    郭霖勾唇,笑了笑。

    听到阳台传来的放水声,迟宴咽了咽口水,面色复杂,试探地问:“郭霖,那真是垫脚的?”

    他前几天抱着玩偶睡过,应该不是吧?

    他上次没闻到味儿啊,难道是他嗅觉出问题了?

    “怎么可能?”郭霖否认了,看他惊慌的神色,笑着说:“我逗他呢。”

    “哦……”迟宴松了一口气,是真的话,那也太恶心了。

    想到包谷又被骗了,迟宴心情颇好,也就包谷那个傻子,这么好骗了。

    还好他没那么傻。

    “铭哥,你怎么不用手机了?”

    “我有小蜜蜂。”夏铭听到他这问话,放帕子的手微微一顿,很快恢复如初,淡淡地说。

    迟宴白天看到他用过,无法理解他:“那是老人机啊,不能打游戏。”

    “不打就不打,退游。没对手,没意思。”夏铭觉得用老人机安全些,他现在聊天软件都不用了。

    更何况,他觉得用老人机也不错,外表萌萌哒,小巧精致易携带,打电话、发信息、拍照、上qq、微信都没问题,没有换的必要。

    现在的智能手机,颜值普遍不高,块头还大,哪有老人机款式多、迷你可爱?

    他还看到有兔子形状的老人机,只不过他不喜欢小白兔,看小蜜蜂顺眼,就买了小蜜蜂。

    只要一百多,便宜又实惠,不能再划算了。

    迟宴:“……”难道,这就是大佬的烦恼?

    没想到……像铭哥这样的糙汉,还有少女心。

    “迟宴你以后想做什么?”候沈说出自己梦想后,现在很有兴趣知道他们的梦想,他们好像都没认真探讨过未来。

    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这样不好,太堕落了。

    迟宴很快转移了注意力,看向候沈所在的位置,“我想当飞行员,开飞机。”

    “你想上天啊?”候沈惊讶地望向他的床位,没想到他竟然比他还能想。

    真上天……

    迟宴沉默:“……”话没问题,但他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

    夏铭微微一愣,迟宴平日里没心没肺,只知道打游戏和包谷斗嘴,他也没看出他有这方面想法,护好肤后,淡淡地说:“那你还是少玩点游戏,保护好你的眼睛。”

    他以为迟宴是想当长跑运动员呢……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

    “……不会近视的。”迟宴觉得他眼睛挺好的,不需要保护。

    夏铭拿着台灯和等会要看的书,爬梯上床,闻言说道:“近视的人都这么说过。”

    “……那你晚上看书,还会近视呢。”让迟宴放弃游戏太难了,他觉得自己不是倒霉的那一个,小声嘀咕。

    夏铭耳聪目明,听到他的声音,面色如常:“我又不上天。”

    迟宴微微皱眉:“……”铭哥是在嘲笑他?

    “铭哥,你不赞同我当飞行员吗?”迟宴这么想着,心中不太好受,询问道。

    “随便你当不当,我的赞同很重要吗?”

    夏铭神色淡淡,不知道他想干嘛:“这些事,你自己决定就好,最好问一下,你爸妈的意见。”

    他的意见并不重要,这是迟宴的未来,他自己决定。

    迟宴抿了抿唇,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嗯’了一声。

    “包谷,你呢?”候沈见包谷回来了,问他。

    “开全国连锁火锅店?做不好,就回家继承家业。”包谷其实没想好,他喜欢吃,应该是做饮食有关的,笑着说:“等我以后真开了,送你们每人一张至尊卡。”

    “……”候沈沉默了下,道:“行吧,以后我就认准你的火锅了。”

    “要嘚。”包谷抽纸擦了擦手,应了一声,看起来挺高兴的。

    夏铭没再参与他们的话题,打开小书桌,放好台灯,看起书来。

    他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文森特只给了他一个月时间,看完他列的书单。

    如果他不能尽快熟悉,他就不会教了。

    真不把人当人看。

    还说机会只有一次,让他珍惜。

    呵,他夏铭,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吗?

    嗯,为了技术(技术=钱),他就是。

    听到翻页的沙沙声,聊天的几人放低了声量,很快最后一点说话声音,也渐渐地消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