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03章 不是好人
    临睡前,夏铭用他可爱的老人机,给潘琳发了明日餐单。

    虽然今天已经提醒过了,但夏铭觉得潘琳的记性,好像不怎么好,他最好再提醒她一下。

    等明天下午放学,继续说,说三遍,她就能记住了。

    一个小时后,夏铭看了下手表,收好小桌子和台灯,下床去上了个厕所。

    回来后他躺下,满足地睡了过去。

    -

    潘琳做完作业,弹了会儿钢琴,便上床睡觉了。

    她是第二天早上醒来,例行查阅短信时,发现的陌生短信。

    这理不直气也壮的嚣张的口吻,一看就是夏铭,都不用她去查证,绝对是他跑不了。

    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到的号码,潘琳疑惑不已。

    她只给过夏铭微信号,他是怎么知道的?

    谁泄露了她的私人号码?

    潘琳坐在床上,想了半天,没想出来。

    素素不会把她的号码给他,会是谁呢?

    一大早看到这消息,潘琳吃饭时,都没什么胃口。

    这人不气她就不舒服,什么毛病?

    难道他没看到,她故意恶心他时,发的朋友圈吗?

    只对他一人可见,这都没看见,真是……

    还有,他明明有微信,干嘛发短信通知她?

    余雨见她心不在焉,微微蹙眉,有心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停住了嘴。

    最近她和女儿的关系闹得很僵,语气重了,只怕会将她们的关系,推得更远。

    余雨不知道该如何缓和,她们之间的关系,近日一直在接触儿童心理专家,想找找解决办法。

    她想着专家的建议,说话刻意放柔了声音:“琳琳,你身体不舒服?要不,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突然听到温柔地声音,潘琳毛骨悚然,诧异地看着母亲,觉得她怪怪的,“妈,我吃好了,我去上学了。”

    余雨看着她的表情,心下一堵,面色不太好看,想不明白她照专家说的那样做了,为什么没有效果。

    女儿没有一丝感动,反而更防备她了。

    “去吧。”余雨放下叉子,看着桌上丰富的早餐,忽然没了胃口。

    得到回应,潘琳抽了张纸,擦拭嘴巴,把椅子推回去,转身离开。

    离开餐厅后,她心中蓦地松了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都快得被害妄想症了,摇摇头,上楼去拿书包。

    到苏素家时,她还没开始吃饭。

    苏素接过潘琳的书包,奇怪道:“你怎么来这么早?吃饭了吗?”

    “吃了。”潘琳跟着她进去,见到苏素父母,笑着问好:“叔叔阿姨,早上好。”

    “你好,琳琳吃饭了吗?”苏素妈妈笑着问她。

    潘琳:“吃了。”

    苏素摸了下她的肚子,皱眉怀疑地看着她:“空的,你没吃吧?”

    潘琳有些尴尬,趁苏素爸妈没看过来,瞪了她一眼。

    苏明志听到女儿的话,看向潘琳,目光温和,邀请她:“琳琳,坐下吃点吧?我们也没吃,刚好一起吃了,早餐做得多,够吃的。”

    “不用,我不饿。”潘琳尴尬极了,早知道,她该在外面逛一圈,或者晚点过来的。

    “你跟我客气啥,你再这样我生气了。素素说的对,就当自己家一样。”

    苏素和苏素妈妈,一人拉一边,把她带到餐厅。

    盛情难却,潘琳没办法,只能照做了。

    在苏素家吃了一顿早饭,潘琳被苏素爸妈的热情给吓到了,很不习惯,出了苏家,她立即放松了不少。

    苏素看着她如释重负的模样,不觉笑起来,“习惯就好,你多来我家玩玩。”

    潘琳摇了摇头,“太热情了,招架不住。”

    “哈哈哈。”苏素笑了笑,没有勉强她,“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我觉得我妈最近很奇怪,和她待在一起不自在。”潘琳犹豫了一下,说了出来,“不知道她想做什么,越来越不像她了。”

    “是往好的方面改变,还是坏的方面?”苏素认真听着,适当地提问。

    潘琳垂眸,抿了抿唇,说道:“应该是好的吧,她最近很关心我,说话很温柔,也不会以命令口吻和我说话。”

    “没有再强制规定,我什么时间做什么事。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我自由安排时间的权利。”

    “这是好事啊。”苏素听后喜上眉梢,看到她那纠结地神色,不解地:“你在担心什么?”

    “不知道她图什么,我怕我卸下心防,相信她了,她又会故态复作,刺我一刀。”

    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潘琳已经怕了。

    “……”苏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叹了一声,宽慰她:“别想那么多,看阿姨能坚持多久吧?一两个月不算,能坚持一年以上,自我洗脑会改变不少。”

    “她就算是装的,也比之前好些。阿姨对你好,你受着就行了呗。与其瞻前顾后,心烦意乱,不如坦然接受她的关怀,能享受多久,享受多久。”

    “这总比她整天在家,制造低气压,压迫你好吧?”

    “……”

    潘琳点头,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是她当局者迷了。

    她妈不管是抱着什么心思,对她好,受益者都是她。

    “算了,不提这个,你作业做完了吗?”潘琳不想了,忧思过重,可不是什么好事,想太多的人老得快,她还是个孩子呢。

    “……嘿嘿。”苏素心虚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有一点点没写。”

    “真的只有一点点?”潘琳看苏素这模样,就知道她在撒谎。

    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真做了会心虚成这样?

    “嗯……一点点,也就数学、语文、生物、历史没写。”苏素垂眸看着自己可爱的小jiojio,小声说。

    “……”潘琳敲了她额头一下,好气又好笑:“就这几科安排了作业,没写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我爱的几个大大都更新了,又补了下之前没看的,一看时间就晃过去了。”

    “都是大大的错,跟我没关系。”苏素甩锅动作无比熟练,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神色认真地强调道:“是他们先勾引我的。”

    潘琳:“……”你的大大不想要你这个粉丝,你被开除粉籍了。

    “等会去了就要交,你打算怎么办?”走到车边,潘琳打开车门,让她先进去。

    “……琳琳,我们是好姐妹吧?”苏素进车里坐下,偷瞄了她一眼。

    “不是。”

    “琳琳!”

    “叫我也不是。”

    “你不爱我了,你不爱吃素了。”

    “嗯……我最近喜欢吃肉。”

    苏素萎了,幽怨地瞅着她,一脸委屈巴巴。

    潘琳看着苏素水汪汪的小狗眼神,微微叹气,摸摸她的脑袋,松口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琳琳你真是个大好人。”苏素等她进来后,扑上去抱着她的胳膊蹭了蹭。

    还想吧唧她一下,被潘琳拦住了,“不需要好人卡,谢谢。”

    她不是好人,当不起。

    当好人太累了,不是谁都能当的。

    “行吧。”苏素叹气,不发了,“楚叔,开车吧。”

    “好的。”

    -

    到走进,班上人来的差不多了。

    潘琳在车内就把作业给了苏素,课代表问起便道:“下自习再交。”

    各科课代表听后,不由地多看她一眼,见她神色坦然,丝毫不着急,只好说:“下早自习我就抱去办公室了,一定要记得给,不交我会记名字的。”

    “行。”待他们走后,潘琳打开书,看起来。

    今早是语文早读,课代表领着全班读需要背诵的课文。

    夏铭和郭霖再加一个柳泉,三人逃了早自习,在宿舍睡大觉。

    杨艳过来时,没看到人,问了下他俩去哪了,巡视一圈,很快离开。

    夏铭是被小蜜蜂的手机铃声吵醒的,这手机哪哪都好,就是声音太大,跟开了扩音喇叭似的。

    取下眼罩,夏铭望着天花板,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强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内,带来丝丝暖意。

    电话铃声很快消失了,夏铭心情很不好,沉着脸看了下时间,起床伸了个懒腰,见自己被吵醒了,其他人还在呼呼大睡,不爽地拍了拍床,“起床了,7:35了。”

    包谷翻了个身,把被子往上拉,当没听见。

    迟宴缩成一团,面对着墙,背对着夏铭,同样置若罔闻。

    候沈醒是醒了,但眼皮却没睁开,太重了,睁不开。

    郭霖昨晚睡的比他们都早,电话响时,他就醒了。

    打了个哈欠,继续眯了一会儿,听到夏铭的声音,知道自己不能再赖下去了,他便掀开被子,伸了个懒腰。

    夏铭看着无动于衷的几人,神色晦暗,满腹疑惑。

    他怎么成了叫他们起床的人了?

    他是被候沈他们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他醒了他们还在睡,简直能气死个人!

    夏铭皱眉,见他们依旧没醒,打开手机,放出他老人机里面,自带的老年迪斯科音乐。

    劲爆的土嗨音乐,让几人再也没法置之不理。

    候沈是继郭霖后,第二个起床的。

    他打了个哈欠,坐在床上,睡眼惺忪地看着头发凌乱,神色不愉的夏铭。

    包谷裹紧了他的小被子,微微蹙眉,双眼紧闭。

    夏铭缓了会儿,看着候沈吩咐道:“猴子,你掀一下包谷被子。”

    郭霖穿上衣服,下了床,听见他的话,唇角微勾说道:“我来。”

    “郭霖,做个人。”

    包谷瞌睡一下就醒了,一个鲤鱼打挺坐直腰,放下了缠人的小被子。

    迟宴怕他也来弄自己,赶紧起床,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啧……看来不用了。”郭霖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满意地笑了笑,去阳台洗漱。

    “醒了就赶紧下来。”

    夏铭打了个哈欠,叠好被子,下床去洗漱,意味深长道:“小男人才赖床不起。”

    “……”

    迟宴和包谷对视一眼,觉得他俩好惨。

    是他们不想起吗?不是的,是被子这个勾人的小妖精缠着他们,不放他们走。

    他们能怎们办啊?当然是继续宠她咯。

    更何况,铭哥说他们赖床,好意思么,他就只比他们早醒几分钟而已。

    醒了还在床上,他更离不开床好吧?

    不然醒了,为什么第一个下床的是郭霖。

    俺也不知道,俺也不敢问。

    两人同时叹气,简单叠了下被子,下床洗漱。

    盛励没打通电话,不对,是打通了电话没人接,犹豫了下,便上楼找人了。

    为了让自己多活几年,盛励先去了柳泉的宿舍,训了他一顿。

    柳泉在他第一次打电话时,就醒了,等盛励骂完,他已经收拾好了。

    “老师我好了。”柳泉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脸色,提醒他。

    脸好黑,好可怕!

    今天不是语文早读吗?为什么不是漂亮的杨老师叫起床,而是黑脸盛老师呀。

    一大早的好心情都没了,QAQ!

    他不需要盛老师的叫醒服务呀!能退货吗?

    盛励瞥了他一眼,吩咐道:“去夏铭他们宿舍。”

    “好。”柳泉心虚,不敢与他对视,走在前面带路。

    盛励跟在他身后,带上门,沉着脸说道:“下次不准带手机,听到没?”

    “不带手机,老师不能第一时间,联系到我怎么办?”柳泉抿了抿唇,望着他问。

    盛励:“……”

    盛励迟疑了下,看着他无辜的表情,心里毫无波澜,说道:“我以后找副班长就行了。”

    “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的。”

    长得没夏铭好看,学他做什么?

    “其他人也带了,不止我一个。”柳泉赶紧解释,盛老师是不是针对他呀?

    盛励停下脚步,眯着眼,凝视他:“其他人是谁?”

    柳泉神色躲闪,支支吾吾没有说。

    说了,就会得罪人,他才不干这种蠢事呢!

    柳泉想自扇一耳光,干嘛提这个,笨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谁?”盛励心里有数,但却不想这么放过他,追问到底。

    “……”

    柳泉芒刺在背,咽了咽口水,左顾右盼,周围没人,悄悄咪咪说:“你懂的!”

    “我不懂!”

    盛励嘴角一抽,看着他这贼眉鼠眼的样子,牙疼得厉害。

    “不,你懂!”柳泉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么搪塞没问题,语气越发坚定。

    盛励深色一冷:“不懂,你说就是了,别闪烁其辞,糊弄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