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04章 气死了
    见他紧追不舍,柳泉心里越发着急,深呼吸,祸水东引:“鹿音、林彦!”

    他真是个小机灵鬼!凭啥就班长能带呀?这不公平!

    “……”盛励被他给气笑了,“那是我让他们带的,方便联系。”

    “老师你也同意我带呗?我和你联系,班上出了事,我立马通知你,绝不耽搁一分一秒。”柳泉眼珠直转,嘿嘿一笑,一脸认真样。

    盛励:“还没睡醒吗?”

    柳泉乖巧地回复,“睡醒了。”

    “我看你不像睡醒了的样子。”盛励点了点他的额头,到了315门口,吩咐他:“敲门。”

    柳泉撇了撇嘴,望了眼紧闭的大门,小声说:“老师你敲呗。”

    他是想让自己抵挡火力吗?

    夏铭有起床气,把他吵醒了,他还能活?

    两人默默相望,空无一人的楼道,寂静无声。

    过了会儿,柳泉顶不住了,丧着脸上前去敲门,“开门呀,开门呀,我知道你在里面。”

    坐在里面等的10班班主任闻言,起身去开门,看到站在少年身后的盛励,点点头,侧身说:“他们在洗漱,估计还得等一会儿才能好,进来坐。”

    盛励走进去,环视四周,深嗅了下,没闻到什么怪味,脸色好看了许多,看向陈科,说:“你来的挺早。”

    “还行。”陈科看了下他身边的柳泉,关上门。

    夏铭洗漱好,回来护肤,看到坐在自己座位上,脸色阴沉的班主任,眉头微不可见地一蹙。

    随即,他扬起笑脸,“老师,你们回去吧?我们一会儿就好了。”

    “不用,我们就在这等你们。”

    盛励看了下手表,“给你们十分钟,动作快点,要上课了。”

    十分钟过去,已经上课了,不过夏铭他们有拖延症,十分钟是他们快的极限了。

    要求不能太高,会失望透顶的。

    “好吧。”夏铭见他们不走,没有强求,走到桌旁,拿起瓶瓶罐罐开始护肤。

    盛励和陈科见此瞠目结舌,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又看了看他光洁无暇的脸,默了默,心情十分复杂。

    这么小的孩子,都开始用护肤品了?

    他可是男孩子啊!男孩子也用的吗?

    震惊之余,两人不无感慨:他的皮肤这么好,不是没有缘由的。

    盛励想到自己粗糙的皮肤,身体微微向前倾,想看看他用的什么牌子。

    要不,回去他也买来试试?

    他老婆说他的皮肤像鳄鱼皮,虽没那么夸张,但是确实不怎么好,别提有多扎心了。

    陈科也抬头望了望,默默地记下了牌子,打算回去买来试试。

    用了和夏铭一样的护肤品,皮肤是不是,就会变得和他一样好?

    夏铭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被他俩灼人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

    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发现他们看的是自己的手,夏铭楞了下,脸颊微微泛红,抿了抿唇解释:“我妈说护肤得从小做起。”

    “咳咳……”两人不好再看下去,纷纷移开视线,赞同道:“你母亲说的对。”

    他们就是没护肤,导致自己看起来过分苍老。

    盛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纠结了一会儿,问道:“夏铭你洗发水,用的什么牌子?”

    夏铭下意识地看向他的头发,乌黑浓密,柔顺自然,自然到有点失真,很像假发。

    他仔细地回想了下,全校似乎只有盛老师的头发这么长,看起来像是搞艺术的。

    夏铭赶紧打住发散的思维,摇头道:“老师你头发挺好的,就用你之前的洗发水吧,经常换洗发水很伤头发。”

    “……”盛励抿着唇,对上他真诚地目光,欲言又止,叹了一声,终是没有说出口。

    他这头发……不说也罢。

    “包谷,你动作快点。”陈科见包谷拿着水杯走来走去,脸没洗,牙没刷,头发凌乱,衣冠不整,皱眉催促。

    “等哈嘛,他们都在用,这儿都站满了,我站都站不下。”包谷叹气,无奈地摊手。

    虽然有两个厕所,但是郭霖一直待厕所里,谁知道里面臭不臭啊。

    “谁让你赖床,赖到现在?”陈科皮笑肉不笑,给了他一记死亡凝视:“动作慢,就起早点儿。”

    包谷不想听他叨叨,屏气凝神,拿着水杯,进了另一间没人的厕所。

    他忍!

    厕所臭味的杀伤力,远没有陈老师念经吓人。

    陈科满意地收回视线,这就对了嘛,磨磨唧唧地,又不是小女孩。

    陈科上京都一校的贴吧,看了会儿八卦,视线重新回到男主角夏铭身上。

    这孩子太精致了,哪个男孩抹护肤品啊?反正他身边没有。

    夏铭感觉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两道目光,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护好肤就拿着衣服,去厕所换。

    老师在这,他真不好意思,当着面脱,感觉怪怪的。

    郭霖最先收拾好,不过他不想面对老师,不想一个人承受伤害,早早地进厕所躲着玩手机,等大家准备走时,才出去。

    看着要走时,才出来的郭霖,盛励眸色微深,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没说什么,抬步出了宿舍。

    郭霖关上门,松开把手,不禁松了一口气。

    老盛那意味深长地目光,有点瘆人啊!

    去教室的路上,两个老师的嘴巴,就没停过。

    夏铭和其他几人,机智的戴上耳塞,不时点个头,回应他们的说教。

    上了三楼,盛励在楼梯转角处停下,看着夏铭三人道:“放学前,一人交一份检讨给我。”

    看着他们泰然自若的模样,盛励发觉罚写检讨,已经不能震慑住他们了。

    不能体罚,难搞哦……

    三人异口同声:“知道了。”

    夏铭算了下,他准备的检讨,还有五份,应该够用。

    不过这周结束,得找人再写一些,有备无患。

    “回教室去吧。”盛励说了一声,便回办公室了。

    他得想个好办法,制住他们才行。

    三人转身离开,柳泉走在夏铭身边,为自己辩解:“铭哥,刚才敲门,是盛老师让我敲的。”

    “哦。”夏铭看着手表,没什么表情。

    “……”看不出他的情绪,柳泉心里七上八下,小心翼翼地问:“铭哥,你生气了?”

    “我气死了。”夏铭听见他这语气,眉梢微挑,睨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话说。

    “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