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19章 没有头发的小可爱
    “郭霖你就在我位子上做,夏铭你去对面王老师的座位,别想交头接耳,搞小动作。”

    盛励不放心他们,板着脸说:“一旦我发现你们错的一样,你们就把这张卷子抄写十遍,还要再写一份一千五百字的检讨。”

    郭霖:“……”

    夏铭:“……”

    “如果你们拿到满分,我就不追究你们上课传纸飞机,影响大家学习的事了。”

    一千字检讨,已经没啥用了。

    他甚至有点怀疑,他让他们写的检讨,都不是他们本人写的。

    这千字检讨惩罚,对他们不痛不痒,毫无威慑力。

    夏铭上课时连笔记都不做,好几个老师来他这告状,说夏铭的课本,比一般人(不包括夏铭本人)的脸还干净。

    笔记都不做,他会心甘情愿的写检讨?

    盛励觉得这不太正常,但夏铭每次交上来的检讨,的确是他的字迹,就只有前面一两次,是郭霖和另一个学生帮他写的。

    “明白不?”盛励一本正经地问。

    两人叹气,“明白。”

    “就用这个本子,打草稿吧,笔筒里有笔,自己拿来用。”

    盛励满意地点头,给他俩一人,发了一个新本子,吩咐:“做完了,就待在这等我。没事不要到处乱走动,现在是上课时间,别人看见影响不好,也不要大声说话。”

    “小声也不可以,尽量不要说话,把这当正式考试,你们可以提前感受一下,考试氛围,对自己要求高点。”

    两人:“……”问题是,这一点都不正式啊。

    没有氛围可言,两人麻木地点头,一脸‘你说的都对’表情。

    “可以看课外书,想看就在那书架上,拿一本来看。”盛励好心地指了指,墙角的书架。

    “哦……”两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架子上摆满了书,应该不用担心,找不到感兴趣的书看。

    “最后,温馨提示一下,办公室内有监控,不要以为我不在,就不知道你们抄没抄,乖一点不要做丢人的事。”

    “我回教室了,你俩做题吧,附加题有点超纲,不会可以不做。”

    盛励交代完,便出去了。

    “呼~”

    两人如释重负,相视一笑,盛老师真是越来越能唠叨了。

    这本该是让他感到厌烦的,但想到谢晨露她们的班主任,夏铭忽然觉得,盛老师就是一个小可爱。

    嗯……一个没有头发的小可爱。

    方才他让盛励丢了个大脸,他都没对自己做什么,也没公报私仇,简直是神仙班主任。

    他的好,全靠同行衬托。

    如果灭绝师太是他班主任,这会儿绝对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趁机将在他这受的气讨回来。

    而他脾气不好,很有可能硬刚和她互怼,夏铭可以想象出,那个鸡飞狗跳的画面,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和谐。

    盛老师的确挺好的,他都写这么多次检讨了,他都没打电话,叫他家长来。

    虽然他的小学老师,也没请过他家长,不过那都是看在,他不断拿奖,为校争光的份上。

    只要他在他们面前,装乖不露馅儿,他们可以完全忽视掉,校外传的流言,还会帮他压一压。

    ……

    小学老师维护他还有利益因素,盛励能包容他,完全就是他胸襟宽广。

    毕竟他上初中后,就放飞自我,在老师面前也不怎么装了,给他惹了不少麻烦。

    不知道他为自己愁掉了多少头发,这么一想,夏铭难得的生出了,一丝愧疚情绪。

    “铭哥,你有把握满分吗?”盛老师一走,郭霖便朝他眨眨眼。

    夏铭:“嗯。”

    “那我等你答案哦,我就不写了。”郭霖放下笔,惬意地瘫在椅子上。

    “懒死你了得了,自己写,举头三尺有监控。”

    夏铭听到他这话,不假思索地拒绝。

    其他作业,看他心情给抄,监控下抄,还是算了吧。

    他可不想被罚抄卷子,他总觉得盛老师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有点危险,最近还是安分点好些。

    “别说话了。”

    夏铭做填空题的速度很快,几乎扫一眼,就能得出答案。

    “唉……”郭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见他郎心似铁,没有任何松动迹象,连个眼神都不分给他,无奈地叹了一声,不再指望他了。

    盛励回去就开始上课,没做多余的解释。

    他在班上积威已久,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嘲笑他。

    尽管大家看着他的脸很出戏,注意力经常转移到他的头上,但是仍然没人笑出来。

    贴吧里已经有人爆这料了,盛励英年早秃,惊呆了一群吃瓜群众。

    然而对此毫不知情的盛励,这会儿正在声情并茂地讲课,发现有魂不守舍的学生,他就掰断一根粉笔砸过去。

    砸中几率百分百,显然没少做过。

    盛老师都回来了,夏铭他们还没回,柳泉心里有些担忧,不知道老师把他们叫出去做什么了。

    他该不会打了铭哥,把铭哥气跑了吧?

    十分钟过去,两人还是没回来,有不少人好奇,夏铭他俩去了哪儿,趁老师背过身写题时小声讨论。

    “柳泉,季沉。”

    盛励放了粉笔,点了他俩的名。

    柳泉走神被发现,紧张得出了一身汗,回神对上盛老师漆黑的眼,心跳得有些快。

    季沉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地站起来,说了一声:“到。”

    “……”

    现场寂静无声,气氛尴尬到顶点。

    柳泉震惊地回头看向他,尴尬癌都犯了,压低声音说:“你叫这么大声干嘛。”

    季沉也意识到了不对,唇抿成一条直线,尴尬一笑。

    盛励凝视着他们,沉默良久,喊他们上来,“你俩上来做这两道题。”

    见盛老师没说什么,两人松了一口气,听话的上去,紧张地连自己同手同脚都没发现。

    潘琳发现了,不过他们走远了,不好提醒。

    其他同学见此,笑过之后,还是提醒了他们。

    两人窘得脸都红了,稍微注意了些。

    柳泉上了讲台,拿着粉笔审题。

    季沉拿了粉笔,去另一边答题。

    ……

    一节课时间过得很快,盛励并没有像往日般拖堂,一下课就回办公室了。

    “做完没?”盛励走进办公室,看向夏铭和郭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