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22章 心口痛
    “……”

    郭霖深呼吸,更想送他去西方,极乐世界游玩了。

    “你爸妈,怎么会给你起名叫包谷?”

    他想不明白,这名字这样奇怪,包谷是如何忍受这么久,还不闹的?

    简直难以置信。

    “我爸姓包,我妈姓古,在我出生前,我妈在吃包谷(玉米),所以我就叫包谷。”

    包谷不认为这名字,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咽了咽口水,心道:包谷这么好吃,忽然有点饿了呢。

    郭霖、夏铭、候沈、迟宴、柳泉一言难尽地看着他:“……”这也太随便了吧?

    夏铭觉得自己的名字,也不算太随便了,至少还能听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优越感,夏铭从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这么容易得到满足。

    迟宴头一次发觉,自己的名字念起来,如此美妙动听。

    他真的很感谢,他爸妈没有给他取名叫迟到。

    候沈认为自己很幸运,幸好他父母中没有姓袁的。

    取名叫猿猴,他可以吊根绳子,去地府报道了。

    郭霖反应不大,他的名字中规中矩,不是很难听,也没有太好听,也就一般般。

    柳泉心情微妙,忽觉自己幼时,被人叫农夫山泉,也不算多丢人的事了。

    “说吧,想怎么死?”

    包谷做了个鬼脸:“你死老,我都不会死。”

    怕他对自己动手脚,包谷脚下生风,跑得飞快。

    郭霖:“……”

    有本事别跑,不让你摔个瘫痪,算我善良。

    郭霖想去追他,夏铭察觉他的想法,拽住他的手,指了指墙上标语,“禁止在此嬉戏打闹。”

    郭霖瞪大眼,深呼吸:“……”你变了!

    “忘了,你上次差点摔的事了?”

    夏铭看着他眼底的不甘,淡声说,“如果你自己作死,就算我们看到了,也不会拉你一把。”

    郭霖面上一热,心痛了:“……”这么丢人的事情,他永远也忘不了。

    “你可真维护他。”郭霖瞬间失去了精气神,略带嫉妒地哼了一声。

    夏铭瞥了他一眼,蹙眉说:“我没有。”

    郭霖不信,不过他不想提这个了,“周末回去,我叫我爸打钱给我,你说是捐钱好呢?还是买物资?”

    夏铭想到今天有看到,基金会贪墨的新闻,说道:“几个大型慈善基金会,都出过丑闻。你如果真有想法,可以捐我爸公司的慈善基金会,捐钱,捐物资都能落到实处,完全公开透明。我爸还专门安排了,一个专业团队全程跟进,不会有问题。”

    “那行。”郭霖不知道哪些靠谱,闻言点点头,看到迟宴,心中一动,提议:“迟宴,你把你的SD鬼娃娃捐了呗?有很多孩子,都没见过这玩意儿。”

    “你才鬼娃娃,不要说得那么恐怖好吗?我靠。”

    迟宴怒目而视,他的小宝贝们,才不是可怖的鬼娃娃。

    “……”夏铭挪动脚步,不着痕迹地远离了他俩。

    郭霖没注意到:“SuperDollfie,简称SD,可译为完美的人类,广告语:SD如另一个自己,隐藏着的真实自己,不就是胆小鬼鬼娃娃吗?你这个无知的愚蠢人类。”

    “你才蠢,你最蠢。”

    “蠢货说谁?”

    “蠢货说你。”

    “嗯……蠢货说我。”郭霖浅笑,嘴角轻勾。

    迟宴反应过来,气得咬牙,扑上去:“你蠢得清新脱俗。”

    “反弹。”

    ……

    夏铭自动屏蔽他们的幼稚对骂,装不认识他们俩,加快了脚步。

    作为食物链底层的柳泉,更不敢掺和进去,紧跟着夏铭的步伐。

    候沈看了看唇枪舌战的两人,又望了眼,夏铭离开的背影,跟了上去。

    两个幼稚鬼,小学生思维,还没完全转变过来吧?

    “铭哥,你qq怎么不见了?你把我删了?”

    候沈走在夏铭身边,侧身问他。

    夏铭走出教学楼,外边天已经黑下来了,头顶月明星稀,微风拂面,带着让人舒服的凉意。

    “我注销了,还没注册新的。”

    “为什么要注销?”

    候沈深嗅了下,空气有一股淡淡地桂花香,香而不腻,闻起来很舒服。

    “谢晨露太烦了,她不停地给我转账,我不想浪费时间在退回上,这样做,可以杜绝和她纠缠不休。”

    心超级痛,他流出的眼泪,都是当初脑袋里进的水。

    夏铭想穿越回去,打死当时那个像傻逼一样,瞎嘚瑟的自己。

    潘琳真是个狠人,太狠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要他老命。

    想到哗啦啦流出去的钱,夏铭想自打几巴掌,让自己反省一下,他为什么心里没数。

    吃了这么多次闷亏,还不长记性,夜郎自大真是要不得呀。

    候沈无语:“……”他也想要这种烦恼,谁给他转账,他会笑死的好吗?

    铭哥这是在炫耀,还是在炫耀呢?自从读一校后,他的魅力就大幅度降低。

    一校今年女生是比男生少,可为什么没人慧眼识金?他这个块金元宝竟然没人发现,太瞎了。

    以前还有人追,虽然追的人,总是问他和铭哥玩时的乐事,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美女环绕的感觉。

    现在也有,不过味儿不对,那些人和他搭讪,热情得不得了,不过开口就问铭哥,知道他不说铭哥的事后,鸟都不带鸟他的。

    开学一个月,他的心脏已经被伤得千穿百孔了。

    柳泉闻言,说道:“我有几个靓号,给你一个?”

    “多少钱?我向你买。”

    夏铭不喜欢欠人情,更何况他和他的关系,没有好到可以随便接他礼物,能毫无心里负担的地步。

    柳泉想和他们做朋友,他还在观察中。

    其他人也在观察中,他们一伙人中,看似他是占主导地位的,是老大,他们都听他的意见,其实不然。

    他们互相尊重,关系才能这么好。

    没有谁天然低一等,除非自己把自己,放在低等位置。

    自己不尊重自己,又能指望谁能尊重他呢?

    他不给钱收东西,如果柳泉不合适,以后玩不到一块儿,用他东西多尴尬?

    柳泉心中一惊,连忙拒绝,“不用钱,我免费注册的。”

    夏铭不容拒绝道:“你不收钱,我就不要了,我去买一个靓号就行。”

    “那你还是给吧,随便给点,不用太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