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28章 骚扰
    苏素摇着她的手,“不嘛,不嘛。”

    潘琳不理会,拉着她走。

    “对了,你还有黎北晔qq吗?”潘琳停下脚步,看向她。

    “有。”

    “把他删了吧。”

    “那你呢?”

    潘琳:“我也删。”

    麻烦人,还是远离好。

    苏素没意见,她和黎北晔的关系一般般,就只是个见过几面,一起吃过饭的QQ好友而已,删了无所谓:“那我回去删,今天没带手机。”

    “好。”

    潘琳盯着地板,想了想问:“他让我告诉老师,夏铭骚扰我,素素你怎么看?”

    “这个得看你怎么想,我的想法不重要,不过,你哥疼你,可以说。”

    苏素不好帮她做决定,抿了抿唇,叹气:“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说。”

    潘琳迷惑不解:“为什么?”

    “我们俩不一样,我哥不会帮我出头的,他不笑话我都是好的了。”苏素愤愤不平,想到就来气。

    她怀疑他们三兄弟才是亲生的,而她是捡来逗乐子的,不然为什么他们都喜欢以欺负她为乐?

    变态嗜好……三个死变态!

    “……”

    潘琳沉默了一下,苏素三个哥哥,她都见过,印象还行,在及格线上。

    没有苏素的吐槽,她对他们的评价,兴许会高一些。

    潘琳:“看他们不像你说的那么糟糕呀。”

    他们一点都不像会欺负妹妹的人,可能是长得无害,迷惑性太强了?

    “我还会故意贬低他们不成?”苏素翻了个白眼,“他们是装的,都是假的。”

    “知道什么是表里不一吗?就是我哥那样的。”

    潘琳:“……”

    她哥就是对她太好了,她才不想什么事都麻烦他。

    他这么忙,怎么能浪费时间,在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上?

    但她哥知道了,不会不管,管就会浪费他时间,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让他知道。

    为此她让人,删了京都一校贴吧里,关于她的帖子,不让他通过朋友,知道她的消息。

    贴吧八卦里出现的名字,全是拼音缩写,有同音可能。

    到目前为止,她哥还不知道,夏铭那狗东西捉弄她、欺负她。

    不过是互相伤害而已,来呀,谁怕谁,连这她都搞不定,她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走吧,考试结束了,现在可以回教室了。”潘琳想到下午还有一场考试,便不再纠结这个了。

    “好。”

    -

    在潘琳和苏素没看到的地方,包谷和迟宴两人摒弃前嫌,抱着笑成一团。

    他们也没想到,下楼会看到这么搞笑的画面,就连考试带来的丧气,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等夏铭他们走过来,两人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看到的笑话,说了出来。

    包谷为了还原所见所闻,让迟宴配合他的表演。

    如果是在其他时候,听到包谷这话,迟宴只会给他一个白眼。

    可是这么有趣的事,是他们俩亲眼见证的,光靠嘴说,没有亲眼目睹的人,无法想象这一幕,到底有多好笑。

    迟宴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的要求,饰演那个被黎北晔认错的少女。

    两人配合相当默契,仿佛演练过无数遍似的,神色以及细微表情动作,还原度高达百分百。

    虽然包谷说的话,有点出戏,但也让人忍不住发笑。

    候沈和郭霖哈哈哈大笑。

    夏铭漠然视之,心里没有波澜。

    “铭哥……不好笑吗?”演完的两人笑得直发抖,见夏铭无动于衷,有些惊讶。

    夏铭一愣,见所有人都在看自己,他捧场地拍了拍手,“好好笑,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包谷、迟宴:“……”好冷的笑。

    候沈、郭霖:“……”毛骨悚然。

    “算了,铭哥你还是别笑了,你面无表情时最好看。”迟宴咽了咽口水,打断他浮夸的假笑。

    “哦。”夏铭也不想笑,他没get到笑点。

    可能是他的笑点太高了?

    “那人叫黎北晔?”夏铭耳畔全是哈哈哈哈,他只记住了这个名字。

    夏铭黑眸里闪烁着幽暗的光,睫毛轻颤,他骚扰潘琳了?

    有么?多管闲事。

    “对。”包谷点头,眼睛迸射出奇异地光,“铭哥,要搞他吗?”

    “……”夏铭唇角微抽,他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怪呢?“不。”

    “啊……”

    包谷晶亮的眸子,很快黯淡下来,脸上全是遗憾之色,“那你问来干嘛?”

    他们已经很久没搞事情了,实在是想念得紧呐。

    “了解一下。”

    夏铭神色波澜不惊,看了下手表,“不说了,回教室。”

    “那人对潘琳这么关心,一定有所企图。”

    “他说你骚扰潘琳唉,铭哥,这你都能忍?”

    ……

    “不然怎样?”夏铭眉梢微扬,仔细地观察这几人的神色,“你们觉得我这不算骚扰?”

    对潘琳有所企图?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心里有一丢丢的不舒服,但是这不是该他在意、该他管的事。

    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这是她哥哥操心的事情。

    想到她哥,夏铭就牙疼,不,是浑身都疼。他已经许久没见过潘秋暝了,自从他们搬家后,两家就断了联系。

    他仍旧记得那个不太美丽的傍晚,潘秋暝放学回家,知道他烧了潘琳头发后,追着他打,绕着别墅区,整整跑了8圈。

    而他的无良父母,则搬着凳子,坐在外面看戏,一个吃瓜,一个磕瓜子,还讨论他什么时候会被追到,接受社会秋暝的毒打。

    噩梦般的记忆,回想起来,他都不忍直视。

    夏铭垂下睫毛,掩去眼底的复杂,知道他这段丢人过往的人不多,在他彻底打遍别墅区无敌手后,就没人再提及。

    他以武力压服了不服的人,没人想挨他一顿揍,他们不敢说他的坏话(说了也没人信)。

    所以现在的夏铭,是个‘人见人爱,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至于以前有多顽皮捣蛋?没人会在意。

    谁没有一个荒唐的童年呢,长大这不就好了吗?

    四人回顾夏铭遇到小萌妹后,做的骚操作,哑口无言:“……”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儿像。

    夏铭看着他们如出一辙的表情,无奈了。

    看……他们也觉得。

    难道他做这些,真成骚扰了?

    夏铭的眉头微不可几地蹙了下,不再想下去,嘱咐他们:“别去找对方麻烦,没这个必要,在学校不准去惹事。”

    这个学校校规太严了,不太好钻空子,夏铭挺无奈地,早知道,他就不来这地方了。

    “回教室。”夏铭揉了揉头发,感觉自己被坑了。

    其它地方,也允许他染发啊。

    唉。

    “哦。”

    留在原地的几人,面面相觑,沉默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