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32章 行
    潘琳移开视线,懒得理会她,“大表哥?”

    “行。”

    余向真拧着眉,看着自己妹妹,这事如果真是莘莘做的,的确有些过了,“你们先回屋吧。”

    余青青没应,拉着潘琳回去看监控。

    这俩狼狈为奸,绝不会看着她拿到证据的。

    她得赶快过去守着,以免监控视频出问题。

    余向真见此眉头皱得更深了,拿出手机,打电话叫人过来处理。

    说完他挂了电话,见妹妹要走,喊住她:“莘莘,是你做的吗?”

    “不是我。”

    余莘莘心下一惊,手不觉地收紧,回过身恼道:“哥,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卑劣不堪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不是你妹妹,余青青才是你亲妹妹吧?”

    “……”

    余向脸色难看,不喜欢听这种话,就像他妈妈,总是说:‘你们是一家人,我们是外人,所以你帮你们一家人,欺负我这个外人’。

    想起那些令人窒息的话,他厌恶地皱起眉,呵斥道:“你胡说什么呢?”

    “最好不是你,明天是奶奶生日,客人散步时,有可能会走到这边来。吓到人、伤到人,这可不是小事,出了问题谁都担待不起。”

    “我已经让人把这附近的视频删掉了,是你做的,就把扫尾工作做好,被查出来了,你等着挨打吧,我是不会帮你说话的。”

    余青青了解余莘莘,作为哥哥的余向真,就更了解他这个妹妹,是什么脾性了。

    “……”余莘莘低着头,死死地咬紧牙关,呼吸微紧。

    余向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警告道:“我不管你和琳琳、莘莘有什么过节,这两天最好把小心思,给我收起来。”

    “如果你坏了奶奶大寿,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在宴会上闹出丑事,你看我以后,还给不给你收拾烂摊子。”

    余向真放完话,不想理她,朝闻讯赶来的保安队长走去。

    余莘莘惨白着脸,看着他高大挺拔又无情的背影,眼底满是阴翳。

    她攥紧拳头,死死咬住唇瓣,缓了缓,转身离去。

    是她又怎样?

    没人找得到证据,没有证据,谁都别想让她承认。

    余莘莘满腔愤懑,用力地踹了一脚,地上观赏用的彩色鹅卵石。

    一不小心踢到块儿大的,钻心地痛意袭来,疼得她呲牙咧嘴,忍不住低骂一声,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凭什么?凭什么这么不公平?

    凭什么都是女孩子,余青青这个废物,什么都不用做,笨得像猪一样,还有这么多人喜欢?

    都和她过不去,就连这臭石头,也和她过不去。

    余莘莘捡起来,狠狠地砸向不远处的花丛。

    “谁呀?谁这么缺德?乱扔东西,素质被狗吃了吗?”一声暴喝,忽然响起。

    余莘莘听出这是小姑父的声音,心头一跳,身体僵硬了下,加快脚步走人。

    ……

    余向真循着声音看去,只看到妹妹离去的背影,以及突然冒出头,正骂骂咧咧的小姑父。

    “把这花房里的东西,全部清除掉。”他沉着脸,站在花房外一米远,有条不紊地安排,“再安排几个人,检查一下这附近,还有没有蛇虫鼠蚁。务必保证将其一网打尽,我不允许明天出现丁点意外,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七人齐声道。

    余向真挥挥手,心浮气躁,看了下手表,“去吧。”

    真是个蠢货,找麻烦,也不知道看日子。

    余向真想着就来气,有这么多拖后腿的,他怎么和余向北争?

    谢逸飞看到大侄子,掐了烟将烟头丢垃圾桶里,大步流星地朝他走去,问道:“向真,你有看到是谁乱扔鹅卵石吗?”

    谢逸飞躲在花丛后抽烟,抽的正上头,差点被飞来横石,砸个头破血流。

    他还以为是他老婆,发现他背着她抽烟了,吓得心惊胆战,差点被烟呛死。

    谢逸飞喊了好几声老婆,没人应他才反应过来,是他太敏感了。

    他老婆没发现自己偷抽烟,他是被误伤的,恐惧散去后,滔天怒火涌上了心头。

    不知道哪个混账乱丢乱扔,被他抓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要不是他闪得快,砸到的就不止是背了,而是他脑袋了。

    这么大块石头砸头上,还不得把他砸死?

    谢逸飞越想越来气,非得找出那人不可,就算没砸到脑袋,背也很疼啊。

    余向真控制好表情,不让自己泄露任何异样情绪,面不改色地说谎:“没有。”

    谁有这胆子?

    除了他那不知所谓地妹妹,还有谁敢这么发脾气?

    “真没有吗?”谢逸飞狐疑地眯起眼,“这边是不是有监控?监控室在哪?”

    “没有,适才我在安排人做事,没注意到有谁扔了东西。”

    余向真神色平静,镇定自若地回复,压根看不到一丝紧张,“小姑父不急吧?等我这边弄好,我陪你去?”

    “不必了,你忙你的,你告诉我在哪就行了。”

    谢逸飞拒绝了他的好意,万一大侄子瞧见,监控画面里的自己在抽烟,同他姑姑说了,他就死定了,回家跪搓衣板妥妥的。

    他过来时喷了很多香水,香水味已经盖过了烟味,不怕他闻。

    余向真的确没闻出来,两人之间隔了一米的距离,他仍旧闻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浓郁香水味儿。

    这味儿重得让他有点想吐,余向真微不可见地往后挪了下步子,“一楼走廊尽头,最右边门上有牌子那间屋就是。”

    “行,那我去了。”谢逸飞见他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颇为得意。

    没闻出来,完美。

    小姑父一转身,余向真就捏住了鼻子,往后退了好几步,熏得直翻白眼。

    这味儿真臭。

    没想到,小姑父竟然这么重口味,真是人不可貌相。

    余光瞥见一伙人,站在花房门口一动不动,跟雕像似的,他皱了皱眉,不满道:“还愣在那干什么?”

    “大少爷,这花房是青青小姐的,搬走了她的花,她生气了怎么办?”

    余向真不耐烦道:“让你们搬,你们搬就是了,她那儿我会和她解释的。这里面有蛇,你们搬时小心些,别被咬了,记得把蛇都打死。”

    “是。”

    众人松了一口气,迅速行动,不会找他们麻烦就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