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34章 是耳鸣的感觉
    负责人有些为难,“这个是不可恢复的,市面上暂时没有这个技术,这方面的专家也不能解决。”

    潘琳皱起眉,不太满意这个回答,但是他这么说了,想来的确是没什么办法。

    潘琳将画面恢复原样,没有放大那么糊,但还是看不到人的脸。

    她接连切换了,几个监控画面,想看看其他几个摄像头,有没有拍到靠近花房的人的脸。

    “二表哥,你明天能不能把所有园丁都召集起来,我一个个的去辨认。”

    潘琳没找出来,但记录了每个人出现的时间点,截图保存打印了下,看向余向北说。

    “行。”

    余向北觉得她们找到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这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爽快地答应了。

    “琳姐姐,你放大一下,花房正对面那个监控画面。”余青青摇着她的手臂,指了指。

    潘琳切过去,看着屏幕上不断进出花房,往外搬东西的人,不由地皱起眉。

    这些人……

    “啊……谁让他们动我花的。”

    余青青看清楚了,勃然变色,惊呼一声。

    瞧见屏幕上,正在指挥人的余向真,她顿时火冒三丈,转头望着余向北说:“哥,手机给我下。”

    “愿意理我了?”余向北也看到了,不过想到刚才,她对自己的冷淡态度,玩味一笑故意打趣她。

    余青青表情有点不自在,哼了声:“……废话少说,你给不给?”

    余向北递给她,见她这么理直气壮,好笑道:“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可爱,和你琳姐姐学着点吧。还有,你这求人的态度,好一点,我若不是你哥,才不会惯你呢。”

    “你这样出去,是会挨打的。”

    “要你管,我看谁敢对我动手。”余青青不屑地嗤了一声,拿到手机,就转身背对着他。

    “……”

    潘琳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这都是第几个了?

    为什么要和她比?

    每个人性格不一样,有什么可比较的?

    潘琳想不明白,翻来覆去地看今天的视频,寻找可疑人物。

    那东西没人接应,可带不进来。

    花房面积不小,要确保能咬伤青青,一条自然不够,数量一多,容易被发现,因此有可能,是分批次送进来的。

    没有周二到周四的录像,极有可能,就是这几天放进来的。

    她和青青都怀疑,是余莘莘搞的鬼,可照视频里的画面来看,她并没有接近花房。

    就算她最有动机,就算真是她做的,没有证据就不能定她的罪。

    看来……监控这儿的线索断了,只能从余莘莘和那几个园丁入手了。

    可余莘莘那也诈不出来啊,潘琳越想越头疼。

    还是查园丁吧,最好和小舅妈说一声,让他俩来查。

    他俩找人来查,更专业些,也不用担心,他们不尽心。

    那可是他们闺女的安危,有人要害他闺女,他们都不在意的话,那她就无话可说了。

    余青青找到余向真的电话,看着备注:‘大哥’啧了一声,拨了出去。

    电话响了一声接通,男人低沉冷淡地声音,从手机内传出,“喂,什么事?”

    “是我。”

    余青青酝酿了下,开了嗓子干嚎,一边嚎,一边控诉他令人发指地行为:“大堂哥,你为什么要搬我的花,问过我了吗?我同意了吗?你凭什么不经过我允许,搬我的东西?你知不知道那些花花草草,都是我辛辛苦苦种下去,一点点浇水养大的?你真是太过分了!一点都不懂尊重人……”

    余青青就在潘琳身旁假哭,潘琳感觉自己的耳朵,已经废了。

    糟了,是耳鸣的感觉。

    “……嘶~”余向北嘶了一声,感同身受,庆幸自己没有到里面去,否则离开都不方便。

    余向北捂住耳朵,同情地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的小表妹,退出监控室。

    手机里的秘密,他也管不着了,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刚刚他把该加密的软件,都加密了,保证她啥也看不见,啥也透漏不出去。

    怎么说嚎就嚎上了?一点准备都没有。

    想到炮轰对象余向真此时更惨,余向北心情美丽起来,也不觉得耳朵疼了。

    “向北,你欺负小姑娘了?”刚走过来的谢逸飞,听到这鬼嚎声,不敢进去了。

    天知道,他最怕女人哭了,大的、小的都一样。

    惹不起,惹不起。

    “没有,小姑父你怎么来这了?”

    余向北看到他,有些惊讶。

    谢逸飞在发现余向北也在这时,就打消了进监控室的想法,他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抽了烟。

    好不容易糊弄了大侄子,又来个小侄子,谢逸飞很无奈,不过还是得打起精神应付,“四处走走,散散心。”

    余向北:“……”散步能散到这儿来?他怎么这么不信呢?

    外面的风景比这里面,好多了吧?难不成是在夜会小情人?

    小姑父当初为了追小姑姑,连脸都不要了,感情十年如一日的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是什么原因呢?

    “是青青在哭吗?她怎么了?”

    谢逸飞被他那探究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赶紧转移了话题。

    余向北叹气,表情一言难尽:“她在发脾气,大哥搬她花房里的花了。没哭,光嚎呢,她嗓子好,没办法。”

    “陪我出去走走?”

    谢逸飞想了想小侄女那性子,微微一笑,待在这听小姑娘干嚎,也不是个事儿,提议道。

    他也知道,方才那扯淡理由,站不住脚,反正他打定主意,不让侄子有思考的机会就行了。

    “……”

    余向北的手机还没拿回来,有些迟疑。

    “怎么了?你还有事吗?”谢逸飞见他犹豫不决,询问道。

    “嗯,也不算什么事,您等我一下。”

    余向北转身回去和工作人员说了下,让他等会儿转告余青青,手机就放她那儿了,用完放他房间里。

    得到回应,余向北便对小姑父说:“好了,走吧。”

    _

    余向真猝不及防地听到这大喊大叫,耳朵都差点被刺穿。

    他快被堂妹给逼疯了,她这洪亮的嗓子,不去酒吧驻场专唱青藏高原,真是太可惜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