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37章 质问
    “妈妈,你出来一下。”

    余青青还有要事要做,可没这时间和七大姑八大姨聊天,拉着成可,往外走。

    成可见她神神秘秘地,笑着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就在这说。”

    “是啊,青青你有什么秘密,我们不能听啊?”其他大人也笑着打趣她。

    “就不给你们听。”

    余青青傲娇地哼了一声,拉着她妈走。

    “别拉这么快,我跟你走还不行吗?”

    成可拿她没办法,怕她在好日子里哭,惹了老太太嫌弃,无奈地跟着她走。

    余青青满意了,见她爸没动,皱眉道:“爸你也跟上,不能掉队啊。”

    余雷对上大家戏谑的目光,起身叹气,“行吧,你爸不拖你后腿。”

    “妈,我出去听听青青有什么秘密,等会回来和你说。”怕他妈生气,余雷转身和余老太太说了声。

    余老太太原本心里还有点不舒服,听着小儿子这暖心窝的话,顿时乐得喜眉笑目,挥挥手,“去吧,去吧。”

    听着她爸的话,余青青幽怨地瞅了他一眼,打算等会再和他,好生说道说道。

    在屋里,余青青暂时不想理他,拉着她妈转身离开,整个背影都颓丧了。

    大家看着她那小背影上,挥之不散的萎靡之气,一个个笑得东倒西歪。

    “发生什么事了,笑得这么开心?说出来我听听?”余老爷子在老远就听到,从大厅传来的笑声了,好奇地问道。

    “青青长大了,她有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了……”

    _

    余雨上楼直奔潘琳的房间,拿包敲了敲房门,没人回应。

    又敲了一会儿,还是没开,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握着皮包的手紧了几分。

    潘琳刚坐下护肤,就听到有人敲房门。

    她不知道是谁找自己,咚咚咚,敲得一次比一次大声。

    这是木门,潘琳怕这门被弄坏,便披了一件衣服出去开门。

    看到站在门前,怒容满面的母亲,潘琳微微蹙眉,让开方便她进去。

    余雨阴沉着脸,走进去,待她把门关上,便开口质问道:“你手机怎么打不通?”

    “没电了。”潘琳心平气和地回复,她今天考试,没怎么玩手机。

    潘琳严重怀疑,她手机会没电,是她打电话打的。

    不过怕火上浇油,潘琳没有说出来。

    余雨横眉竖眼:“之前怎么没打通?你前面有电,我打给你,你不接,是不是故意不接的?”

    “我没带手机,手机之前放行李箱里,忘拿了。”潘琳皱了皱眉,解释了一句,回去护肤。

    潘琳手机瘾不重,不玩手机不会死,因此一时忘了拿,并不会第一时间注意到。

    “……”余雨噎了下,又继续说她:“你来了,没和你外婆打招呼?”

    “我叫了她,她没理我,我不想留在那碍她眼,让她不高兴,就出去了。”

    潘琳有点烦躁,她怎么不问问,在这么多人面前,外婆不理她,她心里有多难受呢?

    她的难过没人知道,就不是难过了吗?

    潘琳垂眸,微哂。

    余雨并不觉得,这是她没礼貌的理由,冷着脸说:“她年纪大了,没听见,你多叫一声,不行啊?那我以后年龄大了,耳朵不好使了,你是不是也不想叫我了?”

    “……”潘琳没说话,继续护她的肤。

    外婆明明看到了她,怎么可能没听见?

    她不过是故意想折腾她罢了,什么年代了?还玩这套?

    是不是她还需要背《女诫》、《内训》、《女论语》、《女范捷录》,全部按照书上做,她才能满意呀?

    潘琳不想和母亲吵架,左耳进右耳出,任由她说个够,想来她又在那边受了气,所以跑她这来发了。

    也是可怜……可是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沉默是最好的武器,潘琳越发觉得有道理。

    余雨见她置若罔闻,心下窝火,走到她面前说:“你不孝顺,你以后有了孩子,他也会有样学样。等你年龄大了,你怎么对你长辈的,你孩子就会怎么对你。”

    “……”

    潘琳动作微僵,沉默不语,心中冷笑连连。

    看着镜子里母亲怒不可遏的模样,她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地讥诮。

    孩子?

    要是她的孩子,活成她这样,她觉得,还是不要让ta出生了。

    这是在造孽。

    她连婚都不想结了,听爸爸说,以前妈妈挺好的,没有现在这么偏执。

    是她的手出了意外,她才渐渐变了。

    可她的手出问题,和她和哥哥有什么关系呢?

    为什么要折磨他们呢?

    爸爸工作忙,常年不在家,不参与孩子的教育,因为亏欠妈妈,所以从不干涉妈妈的决定。

    即使他也觉得这样对他们,太严苛了,但还是没有强硬的反对过。

    他们和爸爸提时,他会说一说,妈妈是会改,可等爸爸一走就恢复原样,甚至变本加厉。

    之后,为了好过,他们便选择沉默的接受。

    如果婚姻是他爸妈这样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如果不结婚,就不会有孩子,孩子也不会走上和她一样的路。

    潘琳觉得这样挺好的,她不知道是婚姻改变了母亲,还是对钢琴的执着,影响了她,让她变得面目全非,不像个正常人。

    她不想变成这样,所以她要远离这些危险的东西。

    “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别抹了!”余雨扫掉桌上的瓶瓶罐罐,怒气冲冲地吼道。

    “……”潘琳静静地看着她,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余雨对上她冷漠地目光,心中的火气,瞬间熄灭,浑身发冷。

    余雨心里冒着阵阵寒意,几乎落荒而逃。

    潘琳看着她狼狈的背影,唇角轻勾,蹲下去捡地上的护肤品。

    有几瓶已经洒了出来,潘琳全部扔进垃圾桶,不打算要了,回头就在网上下单买了套新的。

    _

    “……爸,妈,大概就是这样。”

    “是余莘莘做的!她想害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想在这住了,咱们搬出去好不好?”

    余青青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委屈巴巴地拉着两人的衣服,撒娇娇。

    “……”

    余雷怒目圆睁,握紧的拳头上满是青筋,胸前起伏,深呼吸蹲下身子,道:“青青,爸爸会给你个交代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