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38章 好了,好了
    女儿的话,余雷是相信的,正因为相信,心里才不好受。

    看着女儿祈求的目光,余雷抱了抱她,愧疚与自责充斥在他心中。

    老太太年龄大了,喜欢儿孙环绕的感觉。余家除了嫁出去的女儿,其他人都在家里。

    没有分家,大家都住在一起,好在房子大住得下,只不过矛盾也不少。

    大人还好,几个小孩子经常产生摩擦。

    他是心疼女儿,可其他两房都没提过搬出去,他作为老太太最喜欢的小儿子,哪好意思开口?

    不搬出去,只能委屈了老婆孩子,余雷夹在中间很是煎熬。

    成可看着神色痛苦的丈夫,叹了一声,抱着这父女俩,揉了揉女儿头发,轻声说:“青青,等咱们拿到证据,就让你大伯教训她好不好?”

    “你爷爷奶奶年龄大了,容易孤独,他们需要陪伴,咱们留在家,陪陪他们好不好?”

    成可温声细语地和她商量,“如果我们搬出去了,你大伯、二伯他们也会搬走。到时候,大家都走了,这偌大的家里就只剩下爷爷奶奶了。”

    “奶奶最喜欢你,你搬出去,她看不到你,会很想你的。”

    “……”

    余青青沉默地嘟着嘴,奶奶想也是想爸爸。

    想她只是顺带的,不过这话她到底没说出口。

    吃醋吃到这份上挺丢人的,她又不缺爱,不至于在乎这个,只是忍不住想罢了。

    谁稀罕她,她就稀罕谁,不稀罕就算了,这种事不能强求。

    不过奶奶对她也不差,余青青也不想让爷爷奶奶,变成新闻上所说的空巢老人。

    见她还要再劝,余青青抬手捂住她的嘴,阻止了:“好了,好了,妈,你别说了。不搬就不搬吧,余莘莘害我这事得解决,大堂哥动我东西这事,也得解决,我要他向我道歉。”

    “他又帮余莘莘欺负我,看我没亲哥哥,好欺负不是?哼,我可不是逆来顺受的肉包子。”

    ……

    “好,我们会教训他们,咱们青青最乖了。”

    余雷感激地看了一眼老婆,心中满满涨涨,还好有老婆调和,不然别想有个安宁日了。

    他亏欠女儿太多,大多是在物质上满足她。其他方面,只要不是犯法,都是听从她的意见。

    因此听她说要让大侄子道歉,余雷也不觉得这算什么。

    大侄子既然做了,让人删视频的事,不管是为了帮人掩盖犯罪事实也好,还是单纯不想把事情闹大,他作为哥哥都失职了。

    就算不是一个妈生的,那也是一家人,他们家小矛盾不断,但目前还没闹到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他的确欠青青一个道歉,搬花这种小事,倒是顺带处理了。

    成可看着他的眼神,温柔一笑,家庭和谐最重要,就这么个宝贝疙瘩,她哪能不疼呢。

    想到总是挑拨离间,找茬的余莘莘,成可眸色一暗,这个孩子芯子坏了。

    游何莲不加以矫正,还纵容余莘莘胡来,以后还不知道丧心病狂的她,能做出什么事来。

    还得在一起住,她得给她个教训,让她不敢轻举妄动才行。

    什么都没有,她的宝贝女儿重要,以前不计较,是大人不和小孩一般见识,可放蛇咬她宝贝女儿,这就越她底线了。

    “走吧,过去找你大哥算账。”

    余雷起身,顺便抱起了女儿,掂了掂,感觉她好像重了。

    不过女儿听不得这些,余雷识趣的没说,乐呵呵地抱着她走。

    “爸爸等会一定要阻止他们搬我花。”

    “好。”

    “然后,让堂哥以后不准靠近我的花房。”

    “行。”

    -

    第二日。

    潘琳一大早就被她妈带去做造型,她是很佩服,她昨晚对她发完脾气后,今早还能若无其事的和她说话。

    这份从容淡定,她是服气的。

    起太早的后果就是,困,巨困无比。

    潘琳困的不停打哈欠,造型师给她做造型的时候,她差点睡过去。

    她的发质极好,造型师摸着她的头发爱不释手,压根舍不得烫染她的头发,推翻了之前准备的几套发型设计方案,打算给她剪公主切。

    “琳小姐,你看剪个公主切可以吗?”

    她这张脸小巧可爱,五官精致,做这个发型很合适。

    不过剪之前,她还是征求了她的意见。

    潘琳昏昏欲睡,捂住嘴,又打了个哈欠,听到她的声音,点头:“你看着做,头发不要剪太短,学校不允许披头散发。”

    “行。”得到准话,造型师就开始行动了。

    余雨过来时,见他们还在弄,皱起眉头,眼底满是不愉,“怎么还在弄?什么时候能弄好?下面已经有客人来了。”

    其他人都在下面了,她家大的没来,两个小的也没到场,余雨在下面待得很难受,留了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她讨厌别人对她的指指点点,她家的事,她做主,他们凭什么指手画脚?

    潘琳这会儿刚换了衣服,听到她的话,没什么反应。

    “半个小时内能弄好。”

    造型师听出她语气里的焦急,给了个时间,安抚她的情绪。

    “你哥什么时候来?你打个电话催一下。”

    余雨走到她身后,说起他就火大,不过这外人多,家丑不可外扬。

    她不想丢人,硬生生忍住了。

    看着镜中容貌昳丽的少女,余雨微微一怔。

    她没化妆,精致的小脸,白白嫩嫩的,像是婴儿肌肤,睫毛弯弯,黑眼灵动,眉宇间有种超乎年龄的淡然。

    她静静地坐在那,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清新气息,让人看了便会不觉静下心来。

    余雨已经想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仔细看过她了,对上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心头蓦地一软,忽然想起她刚出生的时候。

    小小的,软软的,可爱得不得了。

    余雨眼底浮现出一丝温柔,突然就说不出,语气稍重的话了。

    她找了个座位,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化妆师给她上妆。

    潘琳在镜子中与她视线相撞,心头猛地一跳,睡意全无。

    以为她是在等她打电话,潘琳便对化妆师的小助理,说道:“凯琪姐,你能不能帮我把包拿过来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