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40章 宴会一
    “我把U盘交给我爸了,他会继续查下去的。”

    “大堂哥不是帮着余莘莘欺负我吗?虽然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蛇是她放进去的,但是大堂哥帮她删了视频,这样一来,不管是不是她,她都有很大嫌疑。”

    “不然好好的,大堂哥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这说明大堂哥,也认为这是余莘莘做的。”

    “爸爸先是和大堂哥对质,大堂哥顾而言他,始终不肯正面回答。就算有你发给我的通话截图以及保安的证词在,他依然抵死不认。”

    “他这态度,让爸爸彻底恼了,他把大伯叫出去说理,最后大伯压着大堂哥向我道歉了。”

    “琳姐姐,你是不知道,我当时看着他那憋屈的样子,真的特别爽,叫他们欺负我,哼,我可是有人罩着的。”

    余青青挺了挺胸膛,眉飞色舞地说:“大伯还说,倘若真是余莘莘做的,他会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挺好的。”

    潘琳耐心聆听,清丽的脸上,始终挂着温和地笑。

    “大堂哥也为不经过我允许,搬我花而道歉了,他答应若是搬花过程中,弄坏了我的花,就赔我2倍新花。看来我的花房,又要扩大了。”

    余青青感慨不已,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高兴极了。

    潘琳瞧着她这窃喜的模样,叹了一声,“你这样咄咄逼人,别人又会说你不是了。”

    余青青不以为意,“我还怕人说?怕什么,谁敢当着我面说不成?”

    潘琳有些羡慕她的洒脱,小表妹比她看得开。

    两人边说边走,一起去了余老太太房间。

    屋内此时热闹非凡,余老太太身边围绕着许多人。

    还没进门,她们便听到了,从屋内传出的笑声。

    “奶奶外婆。”

    两人进门喊了人,又一一问候了其他长辈。

    余老太太看到潘琳,眉头微不可几地一蹙,顾忌到屋内人多,没有表现出来,招招手叫她们过来。

    “外婆生日快乐,祝您健康长寿。”潘琳递上礼物。

    有人从她手中接过。

    余老太太微微一笑,并未打开看,“你有心了。”

    潘琳也不在意,和余青青说了声,到了自己母亲身边。

    余雨一直强颜欢笑,见母亲没有拆开看女儿的礼物,心里更不舒服了。

    她看了其它小辈的礼物,为什么不看琳琳的?

    完全想不通,她为什么看自家闺女不顺眼。

    余青青在众人的瞩目下,到了余老太太身边,“奶奶,祝您健康平安常常有,幸福快乐月月新!”

    “好好好,我的乖乖,今天真乖……”

    余老太太乐得眉开眼笑,拉着她说了会儿话。

    其他人也附和老太太的话,一起夸着余青青。

    看着这其乐融融的画面,余莘莘笑容一僵,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嫉妒。

    该死,又是这样,有余莘莘在的地方,别人眼里就没有她。

    她到底哪里比她差了?难道就差一个受宠的爸?

    不得不说,她真相了。

    听着耳畔滔滔不绝地夸赞话,余莘莘心头一梗,嫉妒几乎快要化成实质,故作惊讶地问:“妹妹,你的礼物呢?是不是忘屋里了?”

    她这话一落下,屋内蓦地一静,像是按了暂停键似的,所有夸奖声音都消失了。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老太太身边的余青青,各个表情不一。

    成可脸色一沉,不愉地看了一眼余莘莘,暗忖:她俩真不适合住一块了。

    余老太太眸色一厉,狠狠地刮了一眼游何莲,真不愧是蠢货生的蠢东西,每天都能蠢出新高度。

    前些日子,她耳提命面地嘱咐她们,最近收敛点,不要挑事,她竟当耳旁风。

    余老太太心下怒不可遏,面上却一片平静,依旧是和蔼可亲的模样:“青青昨晚到我房里送的,这事你小叔,爷爷都知道。”

    众人恍然大悟,看向余莘莘的眼神,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余家老大家的长女这么蠢,以后可不能娶回家里祸害子孙。

    家和万事兴,娶个搅家精,还不得乱了套?

    在此刻,屋内所有贵妇,已经将小余莘莘踢出了儿媳妇候选人。

    不是最受宠那个,还不是最有眼色那个,要来何用?

    丢人吗?

    丢余家脸就算了,他们家的,还是算了吧。

    潘琳讶异地看了一眼余莘莘,她今天出门没带脑子吗?在这种场合,找青青的麻烦。

    看着她那绿油油的打扮,潘琳想起余青青说的绿魔仙,沉默了下,移开视线。

    她不忍再看下去,怕自己克制不住笑出声。

    绿魔仙,生动形象,真的很贴切了。

    余莘莘感受到众人异样的眼光,面色惨白,坐立不安。

    余老太太知道大孙女和小孙女一直不和,平日里她不去管,但今天挑事她绝不允许。

    今天宾客如云,在宴会上闹出丑事来,丢人的不是她俩小辈,而是整个余家。

    余老太太看着大孙女那苍白虚弱,毫无血色的脸很是不喜,思量片刻,说道:“莘莘身体不好,就回屋休息吧,今天不用出来了。”

    “何莲,你去叫个医生来,给她看一下,不能讳疾忌医。待女客的事,就交给文沁和可可吧,你就专心照顾好她。也是你平日对她关心不多,连她生病了,你都看不出来。”

    游何莲闻言,脸色也白了,正欲开口,余老太太一记冷眼丢过去,她顿时闭上嘴,不敢说了,憋闷地道歉:“是我的错。”

    “奶奶,我没……”余莘莘心下一急,她回房里待着,风头不就全是余青青的了?不对,还有潘琳的。

    没等她说完,余老太太狠狠地刮了她一眼,余莘莘也不敢说话了。

    余老太太几个儿子都孝顺,她积威已久,在家是老佛爷一样的存在。

    说起来可笑,很像活在电视剧里,可事实上,和这也差不了多少。

    看着深受打击的游何莲母女,文沁勾了唇,幸灾乐祸地看戏。

    老大家的被打压,得益的是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余青青极力忍住笑,看着‘病了’的余莘莘,心情颇好。

    整天柔柔弱弱的,一副身患重病的模样,的确病的不轻。

    “莘莘姐,你可要保重身体啊,你还这么年轻,还没走遍世界呢,病倒了可不是开玩笑的。”她颇为关心地说,像是真为她打算一样。

    余老太太无奈,又好笑地敲了她脑袋一下,低头看了余青青一眼。

    余青青吐了吐舌头,嘿嘿一笑,不再作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