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45章 玩笑
    “秋暝。”

    余雨终于找到机会和潘秋暝说话,一时又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

    他们很久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话了。

    潘秋暝沉默地看着她,捏了捏眉心,等待她说。

    余雨对上他毫无波澜地黑眸,莫名地有些紧张,“你妹呢?她不是去接你了吗?”

    “是接了我,现在她和素素在一起。”

    潘秋暝不知道,她叫住自己想做什么,看了下手表,“妈,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不用没话找话,浪费时间。”

    余雨脸色一僵,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国庆放假你回来,住几天可以吗?”

    “……我没空。”

    潘秋暝看着她这态度,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心情微妙。

    余雨闻言,手微微收紧,改了口:“一天可以吗?就一天。”

    潘秋暝还想拒绝,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目光,心中五味杂陈,态度没那么强硬了:“到时候来看吧,不一定抽的出时间。”

    余雨喜上眉梢,不是一口回绝,她就当他答应了,高兴地说:“房间我一直让人打扫着,是干净的,你回来随时可以入住。”

    “嗯。”潘秋暝淡淡地应了声。

    气氛略显尴尬,潘秋暝正准备离开,男人透着愉悦地低沉嗓音,忽地在屋内响起。

    “小雨,秋暝。”

    听到有人叫自己,潘秋暝和余雨不约而同地偏头看去。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渐渐出现在视线内。

    “去看爸妈没?”余雨看着眼前,英俊儒雅的男人眸光微亮,第一时间问道。

    潘于颔首微笑,“见了,你们在这做什么?我到处找你们。”

    “聊天。”

    余雨走到他身旁,很想抱抱他,但是儿子在这,她不太好意思。

    “琳琳呢?”潘于没看到女儿的身影,不解地问。

    提起不见踪影的女儿,余雨不悦地皱起眉,怨怪道:“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了。”

    潘秋暝脸色顿时沉下来,“她和素素在我车里,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

    潘于皱了下眉,虽觉得她不该这么说,可听到儿子用冷漠尖锐地语气质问老婆,心里更不舒服,不赞同地说:“秋暝,你怎么和你妈说话呢?”

    “……”

    该被指责的人不说,说他,潘秋暝心下暗嘲,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深深看了这对恩爱夫妻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人。

    难怪她错而不自知,说了也死不悔改,有人惯着,能改才是怪事。

    爱惯惯,反正他不会惯,谁也别想逼迫他。

    潘秋瞑走得潇洒,然在别人眼中就是六亲不认的步伐。

    “潘秋暝!”

    潘于低喝一声,眉头紧拧,脸色不太好看。

    见他头也不回地走了,潘于心中气闷,打了个电话,给自己警卫员,让他先把人拦下。

    潘于看着身旁,一脸受伤的老婆,问道:“他一直都是这样和你说话的?”

    余雨苦笑了下,没有说,说了就和告状似的,没意思。

    尽管她没说,但潘于看她那表情就知道了,心疼又无奈,将人搂入怀,叹气:“你怎么不和我说。”

    “你忙,这些琐事,我怎么好拿去打扰你?”

    余雨靠在他怀中,疲惫稍有缓和。

    潘于更觉得愧疚了,“要不你搬到家属院来吧?给孩子们转个学,这样咱们沟通方便些。”

    “不用了。”

    余雨毫不迟疑地拒绝,眼底满是抵触。

    她带着孩子,去住过一段时间,住的很难受,不自在。

    她融入不进去,不喜欢那个氛围,也讨厌那些多嘴多舌的人。

    她家的孩子,她怎么教育是她的事,那些人凭什么管?不听他们的话,就说她虐待孩子,他们懂什么叫虐待吗?

    自己不培养自家孩子,还去管别人家怎么培养孩子,真是够了。

    潘于察觉她的排斥,叹了一声,没有再提这个话题,劝她:“小雨,你下次说话委婉点。秋瞑听不得别人说琳琳不是,你那话说得太难听了,秋瞑怎么忍的了?”

    “哦。”

    余雨面色微僵,垂下眼睫,她又受的了儿子的冷嘲热讽吗?

    _

    车厢内气氛融洽,充斥着令人口齿生津的香辣味儿。

    潘琳和苏素吃完鸭脖,满足地躺在坐垫上。

    两人惬意的表情神同步,车厢内的男性香水味儿,早已消失不见。

    苏素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感慨:“我感觉我已经饱了,哥真好,还贴心的为我们配备了饮料。”

    “那是我哥。”

    潘琳幸福地眯了眯眼,浑身骨头都软了,瘫在座位上不想动。

    “你哥就是我哥,我哥就是你哥,咱俩这关系,不分你我。”

    苏素不在意地说,忧愁地看着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我好像胖了,吃点东西,这礼服就紧了。”

    “你这肚子,几个月了?”

    潘琳听着她这话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凑过去听她肚子里的动静。

    苏素轻柔地抚摸着肚子,又摸了摸她的脑袋,满脸幸福,“快出生了,孩子是夏漾的,我和他的孩子叫夏酥。”

    “哪个su?”

    “酥肉的酥,夏漾爱吃酥肉,我就是酥肉,他最爱吃我了。害,对我欲罢不能,没有我不行!哎呀妈呀,好羞涩。”苏素捂脸,害羞地说。

    潘琳冷漠脸:“……”一点都看不出,她羞涩好吗?

    “咚咚咚~”

    车窗被人敲了几下,两人不再玩闹,转身看去。

    男人俊美的容颜,出现在窗外。

    见是她哥,潘琳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放下车窗,问道:“哥,你怎么来了?”

    潘秋暝:“我要回学校了。”

    “你就这样走了,可以吗?”潘琳心下一惊,关心地问。

    潘秋暝轻松地笑了笑,“没事,不必担心,我和外公、外婆说了导师有事找我,他们同意我离开了。”

    “这样啊,等我下,我们马上下来。”

    潘琳把钥匙递给他,收拾了下后座上的东西。

    苏素这会儿脸是真红了,在潘琳放下车窗时,她就立马坐直了腰,比小学生的坐姿还端正。

    她不知道刚才那一幕,有没有被秋瞑哥看见,看见了又看见了多少,脸上像有火在烧似的,视线飘忽不敢看他。

    好在他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了几秒,就移开了,否则苏素觉得自己,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苏素无比庆幸,车门关的紧紧地,密不透风,他没有听到她们的玩笑话,真是万幸!

    是上天垂怜她,没有要她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