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48章 扎心
    “噗~”

    听着两人对话的潘琳,忍不住笑出声。

    柳泉见女神笑话他,老脸一红,哇地一声哭出来。

    老师在上面,柳泉不敢干嚎,只能小声嘤嘤嘤。

    夏铭听到身后传来的笑声,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新发型上,微微一愣,脱口而出:“你的头发被狗啃了吗?”

    “被你啃了。”听着他这气人的话,潘琳的脸一下就黑了,翻了个白眼,体内气血翻涌。

    土包子,土包子,夏铭这个狗不理包子。

    她的头发哪里像狗啃了?眼睛有问题吧?

    果然,这人的嘴巴里,就说不出好听的话来。

    “这怎么可能?我没这癖好,我要啃也啃脸和嘴。”

    夏铭一脸嫌恶,想也没想地否认。

    话说出去,他心头猛地一震,眼中闪过一丝心虚,暗道不妙,他好像在无意间调戏了潘琳?

    看着潘琳黑如锅底的脸色,夏铭没来由地心慌,讪讪地笑了下。

    柳泉听着他的话,瞠目结舌,不再嘤了。

    不愧是铭哥,竟然想啃潘琳的脸脸和嘴嘴,还敢把对她的觊觎说出来,胆大得令人敬佩。

    “死流氓。”

    潘琳脸色铁青,黑眸怒火熊熊,利索地一脚给他踹去。

    夏铭有所察觉,猛地跳开,站在过道上。

    他这突兀的反应,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杨艳正在评讲试卷,见夏铭突然跳出来,奇怪地看着他,放下笔问道:“夏铭,你有不同看法?”

    “没有。”

    夏铭心跳紊乱,见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面不改色地回复,神色淡淡,叹气:“我坐久了,有点不舒服,老师我申请去后面站一会儿。”

    杨艳听着他这奇怪的请求,一头雾水,神色更加复杂了:“……”他在搞什么鬼?去后面有什么目的吗?

    同样不理解他的人还有许多,其它同学这般想道:是不是他考得太好,高兴傻了?

    读了这么多年书,他们就没见过像夏铭一样,主动要求去后面站着上课的人。

    夏铭神色如常,淡定地接受周围投来的各种异样目光,提醒了一声:“老师?”

    “去吧。”

    杨艳想不明白,他这么做的原因。

    今天上课,夏铭出奇的安静,一点都不‘活泼’了,奇奇怪怪没有脑袋。

    杨艳有点不适应,看了夏铭一眼又一眼,他的脸还是那张脸,帅得让人看了神清气爽,怎么性格变了这么多?

    潘琳从他跳出去那一刻,就没再对他做什么。

    听着他的话,潘琳冷哼一声,对上他看过来的笑眼,潘琳既感到生气,又觉得无奈。

    她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掣肘他的筹码,所以他想逗自己就逗自己,无所禁忌。

    真告诉老师,依着他那张巧嘴的威力,老师能信她的话吗?

    会不会觉得她是在诬陷他?亦或者臆想症犯了,所以说他骚扰她?

    夏铭那张好脸,做无辜表情时,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他会干坏事。

    潘琳没法确定此计能否成功,一旦失败,她的名声就会扫地。

    短短几秒,潘琳胡思乱想了一通,待他从身边走过时,她一边想,一边伸腿去绊他。

    夏铭曾用这招对付过她,从她身旁走过时,怎么可能不小心些?

    察觉到她的小心思,夏铭神色平静,面色如常地从她伸出的脚上跨过去,步伐平稳,渐渐远去,最终停在墙壁那站着,回过身看起书来。

    潘琳眼底满是错愕,回头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柳泉原本想提醒夏铭注意脚下,没想到他自己发现了,还淡定地从潘琳脚上跨过去,嘴巴微微张大,大吃一惊。

    潘琳注意到他的视线,心情更糟糕了,没好气道:“看什么看?你作业抄完了吗?下课就要交,重点收你的。”

    “……”

    柳泉心眼都被扎穿了,来自女神的言语刺激,对他伤害极大,句句似刀似箭,直击心灵。

    柳泉苦逼地皱起脸,化悲愤为力量,奋笔疾书抄作业。

    一想到他还有好几门作业没做,堆在桌上比他头还高,柳泉内牛满面,吃瓜都不香了。

    “……”

    潘琳看他那要哭不哭的模样,可耻的感到了快乐。

    没过一会儿,潘琳表情僵住,神色木然。

    完了,完了,她是不是和夏铭接触多了,自己也变态了?

    潘琳脑壳痛,趴在桌上,接受来自良心的拷问。

    她懊恼极了,她怎么会产生,这么恶毒的想法?

    潘琳不由地回头,望了身后的人一眼。

    少年低着头,眉眼温润,专注地看着书。

    他身后是密密麻麻的板报,认真做事的人,身上会散发一种令人难以抵挡的魅力,恍惚中,潘琳竟不觉得他那头发,格格不入了。

    看过来的目光太过灼热,夏铭不得不分神看回去。

    对上潘琳失神的眼,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低低地笑着用嘴形说:被我迷倒了?

    潘琳:“……”自恋鬼,怎么不来道闪电劈了他?

    真金不怕火炼,美颜不惧雷击。

    潘琳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过身认真听课。

    季沉察觉到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看了看神色冷漠的潘琳,又回头看了看浅笑安然的夏铭,狐疑地眯起眼,这俩人一定有JQ。

    他闻到了JQ的味道,他这双鼻子很灵,绝对错不了。

    夏铭对上季沉‘我发现了秘密’的眼睛,漆黑的眸子非常平静,继续看书,理都不带理他的。

    季沉:“……”这反应不对啊,不该威胁他或者贿赂他,不准说出去吗?

    算了,算了,大佬的世界太复杂,他这等小老百姓,还是别多管闲事了。

    下课铃声一响,夏铭就回座位了。

    郭霖:“铭哥,给我看看你的卷子。”

    夏铭把卷子递给他,叮嘱:“不准看作文,看了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

    郭霖沉默地接过,郁闷不已,他就是为了作文来的呀。

    其他人也想看,但是连杨老师都没提过,他们就更不敢提了。

    见郭霖拿到了,有些人大着胆子过去瞧。

    郭霖看着身边凑过来的脑袋,伸手挡了下,一脸嫌弃,“一边儿去,热死了。”

    “唉。”

    那人只好往后退了一步。

    “你的卷子呢?让我看看。”

    夏铭没在意,那些过来看他试卷的人,问着郭霖。

    他只知道郭霖的总分,不知道单科成绩,老师并没有念其他同学的成绩。

    郭霖对上夏铭幽暗的眼睛,有点紧张,不假思索道:“卷子我吃了。”

    “(⊙o⊙)……嗯?”夏铭挑眉凝视他,轻哼一声。

    郭霖面色微变,放下手里的烫手卷子,挠了挠头发,“……那个……我现在就上去拿。要交作业了,我先上去交作业,不说了。”

    郭霖想到自己那令人窒息的分数,心头一梗,哪敢拿给他看,脚底抹油跑了。

    夏铭看着他狼狈的背影,眸底划过一缕暗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摇摇头,以为暂时的逃避,就能解决问题了吗?天真。

    夏铭弯腰,从抽屉里拿出手机,在他们的群内,发了条消息:【中午把发的试卷带回宿舍,少了一张,抄十份,明白不?】

    【迟到不知道:……1】

    【霖子大了什么铭都有:……2】

    【放羊少年:……收到。】

    【玉米不吃包谷:……好嘛。】

    【爸爸:@放羊少年,你外校的收到个屁。】

    【放羊少年:……嘤。】

    【玉米不吃包谷:@放羊少年,你外校的收到个屁。】

    ……

    【爸爸:行了,别刷屏了。】

    潘琳在夏铭回座位时,踹了他一脚,他们之间的烂账,算是一笔勾销了。

    不过她心里还是很气,潘琳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他激怒她,故意气她,到底图什么?

    闲的蛋疼吗?

    找出要交的作业,放在座位上,潘琳上去找苏素。

    班上很多人都在和相熟的人,交换着看对方试卷。

    苏素正在改错题,余光瞥见她过来了,好奇地问,“琳琳,你考得如何?”

    “还行,106。”

    潘琳神色淡淡,提起这个,就会想起夏铭的分数,兴致不是很高。

    苏素停笔,震惊地看着她:“这算还行?你要求太高了吧?我这个76的还没说什么呢,扎心了琳琳。”

    潘琳面无表情,心里毫无波动:“你如果再继续沉迷漫画,下次能不能及格都成问题。”

    “你说的对。”苏素叹气,一副无可奈何地模样,“可是漫画这小妖精,没我不行啊。我每次想做作业,他都缠着我看他,学习时,他也要想方设法的分我注意……”

    鬼扯,潘琳伸手捏住她的嘴巴,看她这样,还怎么说。

    苏素出不了声,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不可置信。

    她变成了一只不会说话的‘鸭子’。

    郭霖正趴在座位上,愁眉苦脸地叹息,看到苏素那鸭嘴巴,不禁笑出了声。

    他心中的郁闷瞬间被好奇代替,她们是在玩什么新游戏吗?

    苏素这样子,未免也太好笑了吧?

    苏素唔唔唔了几下,听见从左前方传来的笑声,撞上郭霖眼里的笑意,不由地对他怒目而视。

    见死不救就算了,还敢辛灾乐祸,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挺会找理由的啊。”

    潘琳哼了一声,从她书下抽出漫画。

    苏素这个奇女子,为了藏住漫画,刻意买了几本,严肃正经的名着书皮包裹起来,不明真相的人,见了还真以为她看的是名着。

    在她惊恐地注视下,潘琳笑眯眯地说着残忍话:“不好意思,这些漫画是我的了。”

    “等你期中考试主科考了95分,我就还给你。”

    苏素抗拒地摇头,也没空去计较郭霖看她笑话的事了,放下笔拿开她的手,“不行,这不是为难我胖酥肉吗?”

    “嗯呐,是在为难你,所以你要加油鸭。”

    潘琳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说好的,咱们要上一个高中,一个大学呢。”

    苏素有点心虚:“我先玩,后努力,才开学不久,中考还早呢。”

    “不行,先玩,你玩上瘾了,之后就不想努力了。落下太多功课,以后压力太大,更难学好。”

    潘琳摇摇头,并不看好她之后努力。

    与其赌未知的可能,不如先脚踏实地,打好基础,以后学起来,也不会那么困难。

    “我不是不让你看,你适当地看是可以的,小看怡情,大看伤身。你的眼睛已经近视了,你再看看你的黑眼圈,扎不扎心?这些放我这,以后你分数长一次,我就还给你一本。”

    苏素:“……”夭寿,她的命呀。

    “琳琳,你看着我的眼睛。”

    苏素眨巴着大眼睛,很快她的眼睛就浮上一层水雾,红通通的看起来特别可怜。

    潘琳微楞,怕自己心软,移开视线,冷漠地说:“你有眼shi。”

    苏素立马不装了,惊恐地低头摸了下眼睛,摸出镜子照了照。

    她脸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苏素瞪回去,恼道:“琳琳!你竟然骗我!”

    潘琳忍笑,抱着她的漫画,下去了。

    苏素想拦着她,只可惜上课铃声突然响了,她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见郭霖还在那笑话她,苏素冷笑一声,撕了一页草稿纸,揉成一团砸过去,正中他的脑袋。

    “你再笑,我就用橡皮擦砸你了。”苏素愤怒地用手指着他,威胁道。

    郭霖连忙拱手作揖,求饶:“不笑了,不笑了。”

    苏素想到离自己而去的漫画,就心痛得难以呼吸,也不知道漫画离开了她,会不会难过?

    有没有想她?离开还不到一分钟,她就想了。

    她借出去大半,还没收回来,留下来那几本,是珍藏版有亲笔签名的,怕他们弄坏,别人想看,她都没舍得给。

    一想到她的宝贝,在潘琳那生死不知,安全得不到保障,苏素就如坐针毡,浑身不舒坦。

    潘琳把漫画放进抽屉里,看着苏素时不时望过来的担忧眼神,忍俊不禁。

    希望她能为了她的珍藏版,努力一下吧。

    潘琳没打算销毁这些书,它们全都是苏素的心肝宝贝儿,她是看着她艰难地收集到这些东西的。

    她不会去动,会帮她收好,但她可以暂时,不让苏素看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