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49章 别扭
    下课、放学……苏素央着潘琳讨要了好几次,使尽浑身解数,一直到军训开始,军训快结束,都没改变潘琳的主意。

    潘琳在知道,苏素其他六科成绩都不理想后,更坚定了要让苏素适当看漫画,戒掉漫画瘾的决心。

    打定主意,让她好好学习,跟上他们的进度。

    因为这个,感情甚笃的两人,闹了别扭,已经许久没说话了。

    潘琳心里虽然难过,但依然没打算放弃。

    她先妥协的话,苏素就不会做出改变了,她的成绩只会越来越糟糕。

    不管是为了她,还是为了她自己,潘琳都想她能收收心,少放些心思在漫画上。

    ……

    教官吹了哨子,让大家休息10分钟。

    听着这犹如天籁之音的口哨,筋疲力尽地同学们欢呼雀跃,一屁股坐在地上。

    有的人瘫在朋友身上,互相用军帽为对方扇风;有的人饥渴难耐,迫不及待地去拿水喝;还有的人闲来无事,找朋友聊天,和本班的聊得不满意,就跑隔壁连队去吹牛皮。

    军训这些天秋高气爽,可大量的训练,还是让学生们苦不堪言满头大汗。

    郭霖从苏素那儿,拿了防晒霜,精致地做防护工作。

    苏素闷闷不乐,这些天他就没见她笑过。

    郭霖憋了好几天,忍不住问道:“你和潘琳怎么了?”

    连体婴竟然分开了,真是不可思议。

    他还以为她俩,永远也不会闹矛盾呢。

    “管这么多干嘛?”

    苏素听到那名字,神色微僵,瞥了一眼看都没看她的潘琳,心中更郁闷了。

    她扭着矿泉水的瓶盖子,扭了几下都扭不开,眉头微皱。

    看着泛疼发红的手心,苏素心里有些委屈,把水递给他。

    郭霖极为上道的接过她的水,扭开递回去,嘿嘿一笑:“关心你嘛。”

    “……”

    苏素瞥了他一眼,眼底满是怀疑。

    干嘛这么关心她?确定不是看她笑话?

    自从上次被琳琳捏鸭嘴,他辛灾乐祸地笑话她,苏素就不相信,郭霖这狗男人的嘴了。

    妈妈说的对,男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

    “其实,我是帮铭哥问的。”

    郭霖被她看得很不自在,不想让她以为自己是个八卦的人,灵机一动,唇角轻勾。

    擦完防晒,郭霖还了回去,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抽纸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

    “砰~”

    一个塑料空瓶准确无误地砸中了他的脑袋,少年懒洋洋的声音随风而来:“再胡说八道,你就把这瓶子吃下去吧。”

    郭霖摸着后脑勺,刚想发脾气,但想到一般人不敢砸他,打算看是谁做的,再决定要不要找他麻烦。

    刚回头他就对上了,夏铭幽深不见底的黑眸,心头猛地一跳,尴尬地笑笑,什么也不敢说了。

    他声音不大,铭哥到底是怎么听到的?

    难道他有顺风耳?

    早知道他耳朵这么灵,他就不说是帮铭哥问的了。

    看着夏铭意味不明地笑容,郭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轻轻打了一下嘴巴。

    让你多嘴,让你多嘴,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苏素转身望了一眼,见是夏铭,不是很意外,回头给了郭霖一个白眼。

    郭霖最近有点膨胀,竟然敢打着夏铭的旗号做事。

    以为这样她就会说了?呵呵,是的,她会说。

    苏素又看了眼和班长,有说有笑的潘琳,嘴里泛着苦意,胸闷得发慌。

    是不是她不主动和她说话,她就不理她了?

    和别人说话,笑得这么开心,看见她笑都不笑一个。

    形同陌路的感觉,很不好受。

    苏素这些天想了很多,她知道琳琳是为了她好,可她心里还是不太舒服,先把漫画还给她,她好好学习不行吗?

    为什么一定要收走呢?

    苏素理解不了,她保证了会认真学习,该学习的时候,不会看漫画。

    可她为什么就不肯相信她,一定要她考到,她满意地分数才还给她呢?

    是她先生闷气不理她的,可她为什么也不和她说话了?

    喜欢潘琳的人很多,愿意和她做朋友的人也很多。

    苏素赶走了很多人,才成为她的唯一。

    看着她和其它人越走越近,苏素有些恐慌,想和她说话,又怕她不想理她了。

    苏素很纠结,虽然不缺人陪,可他们都不是她。

    夏铭认为郭霖最近吃的有点胖,既然他这么喜欢‘帮他做事’,那么他使唤他,也不需要客气了,“帮我把塑料瓶丢了。”

    郭霖看着手中的瓶子,忍不住叹气,默默地为自己点蜡,他为什么要用铭哥做借口呢?用‘有一个朋友’他不好吗?

    他站起来,拍了下裤子上的灰,去扔塑料瓶。

    潘琳没像以前一样和苏素站一块儿。

    当两人互相不理对方时,尴尬的气氛令人窒息。

    潘琳想到她们曾经的感情,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不分你我,可现在却相顾无言相背而行,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潘琳好几次忍不住想找她谈谈,可又觉得,自己坚持了这么久,突然放弃,为此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太可惜了。

    “你和苏素最近怎么了?怪怪的。”

    鹿音也发现了她俩最近不太对劲,听说她们是从小一起玩的,说闹翻了就闹翻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没怎么。”

    潘琳坐在地上,垂眸掩去眼底的情绪,前倾系着散乱的鞋带。

    鹿音微微皱眉,有些无奈,“我刚才看到苏素看了你好几次。”

    “……”

    潘琳回首望去,对方背对着自己,压根没有看过来的迹象,神色微黯:“我们没事,班长不用担心。”

    鹿音:“……”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几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搬着几箱矿泉水,放在地上。

    谢晨露打开箱子,从里面拿了两瓶,递了一瓶水到潘琳身前,朝她抛了个媚眼,“琳琳小宝贝儿,来喝水。”

    “……”潘琳有些无语,接过她送的水,无奈道:“好好说话,不要叫宝贝儿,腻歪。”

    谢晨露眼眸含笑,听着她的话,眉梢微扬,“不然叫宝宝?”

    宝宝更接受无能,潘琳沉默了下,说:“你可以叫我名字,潘琳,琳琳也可以。”

    “我就喜欢这么叫你,我不管,你说的不算,听我的。”谢晨露说完,笑眯眯地拿了一瓶水给鹿音,“班长,来喝水,一定要照顾好,我们家夏铭哦。”

    “……”潘琳差点被水呛到,这人真霸道,和夏铭有的一拼。

    给她起外号,不该问她的意见吗?

    这一点,谢晨露和夏铭挺像的。

    鹿音笑着接过,点头答应:“好的。”

    军训刚开始谢晨露送时,她们都拒绝了她的好意,不好意思收她的东西。

    只是谢晨露每天都来送,不接她东西,她就强塞进怀里,他们想拒绝,都拒绝不了,只好接受了。

    这是属于17班的福利,嗯……全班都沾了夏铭的光。

    受了谢晨露恩惠,大家无以为报,他们的以身相许她又不要,大家都挺过意不去的。

    知道她送水的目的,有几个男生就起哄,让夏铭接受她,后来被夏铭以切磋之名撂趴了,自此后就再也没人敢,撮合他和谢晨露了。

    光明正大撮合不成,大家还是琢磨着帮谢晨露一把,比如她来了,热情地留下她说话,让她可以安然地待在这看夏铭。

    再比如,她打听夏铭的事时,他们背着夏铭,悄悄透漏点他的消息。

    ……

    汪深不想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对另一个男孩子献殷勤,并没有去帮着谢晨露送水。

    当然他没有直说不去的原因,只说他的身体不太舒服。

    谢晨露并没有生疑,还关心地叮嘱他好好休息,难受就去看医生。

    汪深笑着答应了,待她一走,就笑不出来了。

    有乐言在,汪深即使不下去送水,也能知道,第一手消息,可这依旧让他高兴不起来。

    乐言觉得他是在找罪受,不喜欢听还要听,之后她看不得,他苦兮兮的样子,就不和他说了。

    军训休息时间只有10分钟,时间结束,无关人员就不能进来了。

    乐言帮着谢晨露发,其他几个男同学也帮着她发。

    “喝吧。”

    谢晨露拿着水,走到苏素面前递给她,看着她眼里的自己,心情有点微妙。

    初一军训开始后,她每天都来送水,早就察觉出苏素和潘琳之间出问题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缘故,导致她们俩的关系崩了。

    尽管谢晨露有些惊讶,但她一点都不愧疚。

    苏素对她有敌意,谢晨露从第一次见她时,就感觉到了。

    一开始,她是怕她找潘琳麻烦,后来看她们关系好了,她对她就是防备了,苏素怕她抢了她的好朋友。

    占有欲强的人,眼里的确容不下其他人。

    乐言偶尔也会吃醋,不过她从没和她闹过矛盾,只会傻乎乎的自己生闷气,等她什么时候发现了哄她。

    “不用了,我有。”

    苏素神色微闪,拿着放在地上的瓶子,在身前晃了下。

    谢晨露眉梢微挑,没管她说什么,直接塞她怀里,“给你,你就拿着。”

    “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你不必因为我和潘琳关系好,就不愿接我东西。”

    “我没有。”苏素心下一惊,瞪眼否认。

    “那你怎么不接?”

    谢晨露挑眉,眼里露出兴味,蹲下与她对视,目光紧锁住她,不让她躲闪。

    苏素心头漏了半拍,喉头发紧,“我有,不想要可以?”

    谢晨露咄咄逼人,目光如炬:“哼,你六天没要我的东西,还说不是因为吃醋?你敢摸着你的心口,发誓不是因为吃醋而不接我东西吗?”

    “我为什么要发誓?不想要就是不想要。”

    苏素手心出了不少汗水,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道。

    郭霖扔完垃圾回来,看到谢晨露微微皱眉,听着她对苏素说的话,淡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里又不是你家,你管我?我想来就来呗,又不是为了你来的。”

    谢晨露施舍了个眼神给他,反正又打动不了他,她为什么要讨好夏铭的朋友?

    她才不会做这种掉价,又委屈自己的事呢。

    如果能够让郭霖为她所用,帮她追夏铭的话,他还有点讨好价值。

    不能的话,她是吃多了,才会讨好他。

    她听到最近有人说她倒贴夏铭,是夏铭的舔狗,但是那有能怎么样呢?

    至少夏铭记住了她了,背地里嚼舌根的她们,夏铭连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呢。

    谢晨露我行我素惯了,并不在意别人在背后怎么说她。

    “……”

    郭霖一噎,惊讶地看着她,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自己一点都不客气。

    不说讨好他吧?至少和班上的同学一样的待遇总行吧?

    她就不怕他在夏铭面前,说她坏话吗?

    郭霖微微皱眉,打量着她那张无懈可击地精致脸蛋,谢晨露长得好看,脾气竟然这么古怪。

    “盯着我看什么?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你也不用这么直勾勾地看着我吧?”

    谢晨露站起来,将剩下的矿泉水递给他,“还是说你是想要我的水,不好意思开口?”

    郭霖:“……”真不愧是喜欢铭哥的人,和铭哥一样自恋。

    郭霖疯狂摇头,他就是渴死,也不会要她的东西。

    他喝了谢晨露的水,铭哥会把他JI死并制成干尸的。

    谢晨露没看到夏铭,疑惑地问他:“夏铭在哪?”

    “……”郭霖继续摇头。

    “你以为你是不倒翁啊?”

    见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谢晨露一把推开他,继续发水给其他人。

    周围几个连队,眼巴巴地望着他们,格外羡慕17班的好福利。

    17班众人沐浴在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腰不酸了腿不疼,整个人都精神了。

    谢晨露给17班的人都发了,见他们的李教官来了,拿着水走上前去,“李教官,请多多照顾我家夏铭哦。”

    李教官不要她的水,一本正经道:“别再来送了,快离开这吧,休息时间要结束了。”

    “拿着吧,其他教官都有。”谢晨露塞进他怀里,再三强调:“好的,李教官,你一定要关照我家夏铭哦,拜托啦。”

    谢晨露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转身叫上乐言他们走了,时不时回头,搜寻夏铭的身影。

    大家都穿一样的衣服,找到的机会不大。

    谢晨露来这一趟,没看到人,有点遗憾。

    李教官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摇头,把水放主席台下,回去吹口哨叫集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