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52章 你别跑啊
    “隔壁连,站在最后面那个又高又瘦外号竹竿儿那人,有印象不?他走正步时,一不小心把鞋甩出5米远,鞋垫都甩出来了。没了增高垫的他,其实很矮,他的增高鞋垫高达十厘米,恐怖如斯。”

    “还有个,是我在贴吧上看到的,有个连的女生皮带断开了,她的训练服太大不合身,在训练中裤子突然掉下来,许多人看见这一幕。好在她及时接住,否则就走光了,听说她急哭了,好惨的。”

    ……

    潘琳听着她说,见她嘴巴说个不停,说得来劲儿,连饭都不吃了,屈指敲了敲她的额头,“先吃饭,吃完再说,等会饭凉了不好吃。”

    “好吧。”

    苏素眉眼弯弯,没有生气地迹象,抿了抿唇,专心吃饭。

    _

    下午继续军训,不过这天说变就变,骤然多云转阵雨,一下就打乱了训练计划。

    外面雨势太大,校方也做不出让学生淋着雨军训,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现在的学生家长很难缠,学生感冒、发烧了,他们不好和家长交代。因此经过商讨,全部改为室内训练。

    体能训练完,所有学生还得上军事理论课。

    第二日,天渐渐放晴。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军训汇报表演暨表彰总结大会可以如期举行。

    军训学生们,是最高兴的了。

    下雨并不会取消军训,室内训练比室外训练还累。

    汇演结束就彻底解放了,大家都不想中途出意外。

    上午9点整,总结表彰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拉开了帷幕。

    第一个项目是大合唱,第二个项目是分列式方阵,第三个项目是军体拳方阵……

    一共有五个项目。

    大合唱结束后,各方阵分列式入场,依次走过主席台接受检阅。

    整个操场都是嘹亮的口号声,以及铿锵有力的步伐声音。

    潘琳他们这个方阵,是最后一个接受检阅的。

    所有人都在看着,大家原以为自己会很紧张,其实不然,这比他们练习时还轻松。

    上场后,脑海里全是口号和音乐,没空想其它东西了。

    不同于训练时的无精打采,这会儿大家精神抖擞,步伐整齐,路过主席台时,气势锐不可当,震撼人心,令人眼前一亮。

    “老陈,快看,这是我家的崽,这步子踢的真好,最好的一次,总算没人掉队了,看得我都想哭了。”

    见他的崽崽们过来了,李教官拉着身旁战友,激动无比地说着:“连我们家夏铭都认真了。”

    李教官既高兴又欣慰,心下感慨不已:“他要是早认真点,标兵我就选他了。看看他这修长笔直的腿,这引人注目的长相,这出色不凡的气度,不站前面真是太可惜了。前段时间,他懒散得很,跟没骨头似的,我怕他掉链子,都没敢提……”

    李教官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长串,都不带喘气的。

    “嗯嗯嗯,我们家的也不错。”

    老陈极其敷衍地点头附和,心里有一丢丢的酸。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次小李子带的方阵,在所有队伍中,确实算的上数一数二的。

    李教官又拉着其他战友炫耀了一番,直到其它教官嫌弃地捂住他的嘴,他才罢休。

    “李教官,这还有个你的崽。”

    就在不远处坐着的柳泉,听着自家教官的卖力安利和炫耀,眨巴着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乖巧地等一个夸奖。

    看到让他气到自闭无数次的柳泉,李教官嘴角的笑容渐渐模糊,想了想,说道:“你回去多练练,争取纠正顺拐,认真学我教给你的纠正办法。”

    他实在找不出可以夸的点,不骂人都是好的了,让他夸他这不是为难他吗?

    李教官转移了话题,他是没这个纠正的能力了,所以直接放弃他,准许他坐观众台看。

    他纠正过不少人,郭霖就是个鲜明例子,而柳泉他真的救不了。

    他左右不分太严重了。

    他说柳泉的脚、手摆错了,他自己都不知道错在哪儿,手把手教纠正了他,喊口号的时候,他的手脚又摆错了,他打他手掌都没用。

    他气得在那儿跳脚,他还笑得出来。

    这都是小事,让他放弃的最主要原因,是他在队伍里,会带歪其他人。

    别人看着他的动作,会产生错觉,怀疑人生,无法确定自己走得是否正确。

    最后的结果就是,和他一样的错误动作,一个人毁了一个队伍,说的就是柳泉,简直有剧毒。

    “你还记得我教给你的纠正办法不?”李教官想了想,不放心地问道。

    柳泉的记性好像很差……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嗯”柳泉点了点头,对上他严肃的眼神,不敢说只记得一半。

    教官这眼神有点眼熟……柳泉皱了皱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行吧。”

    李教官放心了,补充:“网上有很多教程,你可以看看,还有训练视频,实在分不清,就比照着视频练习。”

    “嗯。”

    柳泉点头,早知道他就不求夸奖了。

    李教官几个战友忍不住笑,他抓狂那些天,真是太好笑了。

    每天都在抓头发,好在他们的头发短,不然铁定掉一大把。

    柳泉这个名字,算是在教官中出名了。

    ……

    所有项目表演完,观众席的掌声久经不息。

    各领导开始讲话,现场又安静了下来。

    颁完奖,校长作总结讲话后,为期一周的军训就算结束了。

    所有人都欢呼雀跃地抛着帽子,庆祝不用再军训站军姿。

    听说教官走了,还没高兴多久,大家便开始难受了,全都跑去追教官。

    潘琳和苏素也去了,虽然李教官很凶,每天都会凶巴巴地叫他们踱小碎步,罚他们站军姿,不准他们动来动去,一个人出错,所有人都要受罚。

    弄得全班怨声载道,他依旧无动于衷。

    可是在休息时间里,他也会和她们开玩笑,拣些能说的部队生活趣事给他们听,还会配合大家玩闹。

    总得来说,好的还是多过坏的。

    “柳泉,教官现在在哪?”一群人围上去,询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李教官不是答应我们,说了走的时候,会和我们说一声吗?”

    “他现在在哪啊?你干嘛不说话?傻了?”

    柳泉面红耳赤,耳边全是女孩子说话的声音。

    犹如仙音,美妙动听,要是问的他就更好了。

    他出生到现在,头一次这么受欢迎,被这么多女生围着。

    柳泉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郭霖看着柳泉那飘飘欲仙的模样,拉了夏铭一下,“铭哥,快看,柳泉面色潮红,真.白日做梦,还是个有颜色的梦。”

    夏铭瞥了一眼,淡淡道:“他再继续陷入沉思,女生要暴动了。”

    “柳泉~你干啥呢?发啥愣呢?”

    一声河东狮吼,伴随着一阵摇晃,柳泉如梦初醒,看着怒目而视的女同学们,心下一惊,瞳孔骤然一缩。

    “啊?”

    一个脾气暴躁的女生,忍不住怼他:“啊?啊个锤子啊?问你话呢?想什么呢?叫你大半天都不醒,你一直在休息都没休息好?我们一直在训练的都没喊累呢。”

    “……在……教官集合后,去宿舍拿行李了,这会儿应该在宿舍。”柳泉彻底被吓醒了,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的回复。

    好凶……厉安溪这么凶吗?

    明明她挺温柔地呀,爆发起来怎么会这么恐怖?

    “早说不就成了吗?”厉安溪给了他一个白眼,一点崩了形象的自觉都没有。

    反正夏铭提前走了,看不到这样的她。

    得到准话,原本围着柳泉的男男女女一哄而散,很快这里就没什么人了。

    柳泉看着一个不剩的人愣神:“……”难道他们围着他,只是为了得到教官的消息?

    这么现实的吗?

    “噗~”目睹一切的郭霖,趴在夏铭身上哈哈大笑。

    夏铭一脸嫌弃地捂住耳朵,郭霖就是个噪音制造者,他好像耳鸣了。

    “闭嘴!”夏铭忍了一会儿,见他还不收敛,推开他,低斥一声。

    郭霖忍住笑,说:“抱歉。”

    听着郭霖无情地嘲笑,柳泉的心更痛了,眼底满是不解,明明他长得比教官帅,为什么他的人气还没教官高呢?

    班上的女孩子还为他哭,他刚才看见好多人眼睛红红的。

    柳泉朝夏铭他们走去,近距离看,他俩眼睛正常,嗯……看来不是他一个感触不大,“你们去送教官吗?”

    “不送。”夏铭想到军训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就牙痛,这教官总是对他动手动脚的。

    要不是知道他真没占自己便宜,只是单纯地纠正他的动作,他会以为他看上他了,这么关注他。

    不仅点他名,还罚他,经常盯着他不放,每次他稍微做好一点,就当众表扬他,真是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郭霖有点想去,见夏铭不去,他也放弃了这个打算。

    感觉怪怪的……大男人送什么呀。

    郭霖心中那点不舍,很快烟消云散,现在再怎么不舍,过几个月就想不起他了。

    “你也不去吗?”柳泉又看向郭霖,问他。

    郭霖:“嗯。”

    “好吧……那我也不去了吧。”

    柳泉怕他又当众提醒,他要纠正顺拐,这也太尴尬了。

    “铭哥,候沈和包谷去送教官了。”

    迟宴他们解散后,便朝夏铭那儿走去。

    “哦,你不送吗?”

    夏铭打了个哈欠,有点乏了。

    今天出了些太阳,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人很容易犯懒。

    夏铭想躺在这儿,睡觉觉了。

    迟宴勉强地笑笑,心里有些伤感:“不了,去送了更舍不得,人真是犯贱,军训时不想军训,军训结束后,还想军训几天。

    “候沈和包谷哭成傻子了,啧啧……和那些女生一样,眼泪不值钱,说掉就掉,包谷说眼泪是马尿,他自己还不停掉呢。”

    “声音小点,你这话很欠打,小心舍不得教官的女生听见了揍你。”

    夏铭眼底闪过一丝嫌弃,看到有许多女生看过来,好心地提醒他。

    迟宴芒刺在背,咽了咽口水:“……”咋了?这些女生眼神怎么这么恐怖?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舍不得教官,还不去追人家,留在这干嘛?

    有人走过来了,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脚步声,迟宴心惊胆战,扫视一圈,全是方才瞪他的女生。

    咋?这些人靠这么近干嘛?想揍他吗?

    都是女生,他是还手呢还是还手呢?

    挨打很痛的,他怕疼,她们要是围攻他,他还是还手吧。

    战场上无父子,更无男女之分。

    所以,他动手,也不算多过分吧?

    这么多女的,打不打得过还不一定,他打赢了不光彩,打输了他丢人,怎么选都不好,还是求助铭哥吧。

    想通后的迟宴,精神一振,立马扑上去抱夏铭的胳膊,“铭哥~”

    夏铭唇角一抽,面无表情地看着夸张无比地迟宴,学校不能动手,他忘了吗?

    为什么身边的人,智商越来越低?

    他们这样搞,他都不想当他们的爸爸了。

    有其子必有其父,他可不想被人看成和他们一个智商等级的人啊。

    “你们有事?”夏铭看向渐渐走来的女生们,疑惑地问。

    “那个……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

    “不……我觉得你先说比较好。”

    几个女生你推我我推你,红着脸不好意思说。

    夏铭:“……”

    柳泉看着她们绯红的脸,明悟了,心酸泛滥成灾,这才是真正的迷妹吧?

    夏铭看着她们通红的脸,羞涩的眼神,似有所觉,眉头微皱,沉下脸说:“我不想听了,还有事,先走了,再见。”

    怕他走了,有人赶紧说:“唉~夏铭我说,你先别走,你长得超级帅,我是你迷妹哦!我13班的,我叫瞿颖。”

    “我也是,我是夏铭吧的小吧主,是夏铭粉丝后援会的超话主持人,我叫赵静,你……你能帮我签一张名吗?”

    赵静暗中观察他很久了,一直不敢靠近,今天他心情不错,机会难得她想抓住。

    赵静摸着训练裤口袋,从里面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打开一看,神色有些尴尬。

    这纸她装在身上很久了,一直没胆子给出去,纸不新了,夏铭会不会嫌弃啊?

    “我想和你握手。”

    “我想问你的帽子还要吗?不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处理哦。”

    “你怎么要帽子?”一人震惊地看着她,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夏铭你训练服要吗?裤子鞋子也行,皮带你不要我也可以收了。”

    夏铭眉头拧成一个川字,刚想说他不是明星,不需要后援会,不给人签名,听到后面那女生的话,对上她冒着精光的眼睛,顿时毛骨悚然,神色一凛,拔腿就跑。

    尼玛……这是什么变态,他怕他不跑,衣服裤子都被人扒光了。

    “唉……夏铭你别跑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