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53章 懒货
    “夏铭等等我。”

    “夏铭,不握手,合张影呗?”

    “衣服不要给我呀,我就要原味的。”

    ……

    迟宴、郭霖也被这几个如饥似渴的女生吓了一大跳,见铭哥跑了,他们也不敢多作停留。

    万一这些人,得不到铭哥,觉得他们秀色可餐,转移目标了怎么办?

    原味……这个是哪个位面爬出来的变态。

    他们喜欢女孩子,喜欢的是正常软萌的女孩子,而不是这些像狼一样的女生。

    他们细胳膊细腿,承受不起,还是让铭哥接受她们吧。

    “我的你们要吗?”

    柳泉并没有走,见她们真的很想要训练服,忍不住插了句嘴。

    几个女生怕夏铭跑得不见踪影,看都没看他一样,绕过他朝夏铭追去。

    她们又不是有变态爱好,喜欢收集男人没洗过的衣服。

    要的是夏铭的东西,什么都可以,夏铭和其他臭男人不一样,他所有东西都是香的。

    被忽视的柳泉心都结冰了,感觉头顶有只乌鸦飞过:“……”他就这么没市场吗?

    这些人真没眼光,没透过他朴实平凡的外表,看到他内在的品质以及有趣的灵魂。

    肤浅至极,庸俗无比。

    他是她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哼。

    “发什么呆呢?走了。”

    郭霖都和夏铭会和了,还没看到柳泉,只好返回去找他。

    见他又在发呆,郭霖无奈地扶额。

    这人……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柳泉回神,就撞上了郭霖关怀智障的眼神。

    他这才知道,之前为什么会觉得李教官的眼神熟悉了,原来这是夏铭、郭霖他们看他的眼神。

    这一刻,他多么想,他什么都不懂……

    夏铭见他们来了,便转身朝宿舍走去。

    女生这种生物,真是可怕得很,他要回宿舍躲躲。

    他一直以为向他表白过的郭霖,是所有人中最变态的,没想到竟然还有比郭霖更变态的人。

    郭霖再怎么变态,至少不会要他的原味衣服。

    咦……好恶心。

    夏铭搓了鸡皮疙瘩,站在这么温暖的太阳下,他竟然浑身冰凉。

    这些面容可怖的女生,把他吓坏了,他得看点美好的事物,洗洗眼睛,可惜身上没有镜子。

    忽然想起某个自恋鬼,随身带有镜子,夏铭转头看过去,问他:“郭霖,你带镜子没?”

    “带了。”

    郭霖摸了下裤袋,原本想自己先照一下,打开发现镜子坏了,犹豫地说:“铭哥,镜子不知道怎么弄碎了,你还要吗?”

    夏铭问了句:“碎的面积大吗?”

    “还行,能看。”

    郭霖能从碎镜中,看到比郭富城还帅的自己。

    夏铭伸出手,拿过一看,眼睛都快瞎了。

    这镜子也太碎了吧?

    伤眼睛……夏铭看不下去,还给他:“你可以换一个镜子了。”

    郭霖忍住笑,赞同地点头:“只能放假再换了,我带来的镜子,已经全部碎掉了。”

    每天碎一块,他要不是镜子大户,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

    夏铭颔首,他只有一块大镜子,不能和他比,还是别说了。

    一路人沉默,走到宿舍区域,他们刚好看到被同学们包围的李教官。

    李教官听着崽子们依依不舍的话,心里也不太好受。

    可他不可能留下来,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涩意,安慰他们有缘再会。

    忽然看见夏铭过来了,他黯淡地眸子一亮,高兴地朝他招手,“崽崽,看这里~你来送我吗?”

    听到李教官的话,所有人都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

    潘琳看着抄着裤袋,边走边转折帽子的夏铭,眸光微闪,侧身擦了擦眼睛。

    怕他嘲笑自己,潘琳问着苏素,“我眼睛肿了吗?”

    “还好,没肿,只是有点红。”

    苏素仔细地打量着潘琳,她面色红润,眼睛微红,大眼里水光潋滟,看起来别有风情,那令人艳羡的长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挺好看的,一点都不丑。

    苏素擦着眼泪,哭得太狠,她鼻涕都出来了,眼睛还有点酸痛,隐约有不妙之感,急忙问她:“我呢?”

    “肿了,你鼻子也红了,不太好。”

    潘琳观察了下,她满脸通红,眼睛红肿,有点像被家暴了,未免她无法接受,潘琳并没有说出来。

    “啊……”苏素哀嚎一声,捂住脸,想把自己藏起来,“完了完了……我肯定丑哭了!”

    不太好=不好。

    “别担心,你看看其它人,心里就好受了。”潘琳附耳,小声安慰,希望这样,她心里能好受些。

    苏素闻言精神一振,环顾四周,发现其他人哭得稀里哗啦,眼睛同样是肿的,心情很诡异的平复了。

    也是哦……其它人也一样,男的眼睛都是红的,她这也不算什么。

    不过郭霖他们不是这样啊!!!

    “……”

    夏铭忽然成了焦点,有点懵,左右望了一眼。

    谁是崽崽?

    “崽~”

    李教官见他看过来了,又招了招手。

    看着他这动作,夏铭再迟钝,也明白,他叫的是自己了。

    他什么时候成为他的崽了?

    他可没有这么憨的爸爸。

    夏铭心下腹诽,充耳不闻,只把自己当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过路人,贴着花坛边沿走。

    李教官听着身旁女孩子哽咽地哭声,头疼又无奈,“别哭了,流血流汗不流泪,你们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才是王道。”

    “不要纠结于漫长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以后你们会遇到很多很多人,我只是其中一个。”

    “女孩子哭多了就不漂亮了。”

    ……

    他又指了指混在其中哭的男孩子,“你们几个男生,安慰女孩子不行吗?跟着哭不脸红吗?”

    “教官,我们舍不得你……”

    “你能给一下联系方式吗?你看你都要走了,这应该不违反规定吧?”

    “对呀,听说你给了男生联系方式,你不能厚此薄彼呀……”

    “你以后会回来看我们吗?”

    “小李,你经常叫我们踱小碎步,你要走了,以后见不见得到谁也不知道,走之前你能不能,踱个小碎步给我们看一下?”

    ……

    大家众说纷纭,哭声不绝于耳。

    李教官头大如牛,听见有人叫自己小李。

    他抬头望过去,视线精确地落在唐然身上,心想小李是他能叫的吗?

    这泼猴,一看就是欠练。

    唐然见他发现自己了,嘿嘿一笑,缩了回去,躲在女生后面。

    反正他现在也没法罚他了……略略略。

    耳畔的哭声太让人难受了,李教官受不住女孩子、男孩子的眼泪,没跟唐然计较,看到夏铭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安慰了她们几句,就去找溜走的夏铭。

    继续安慰是不可能的,越安慰她们哭得越汹涌,他害怕极了。

    夏铭大步流星,很快远离了那群人。

    “夏铭,我叫你,怎么不答应?”

    李教官追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要走了,你要好好学习,你是当兵的好苗子,听说你成绩不错,以后考军校吧?”

    夏铭是个刺头,想管好他,必须以自身实力让他心服口服,因此少不了和他比试一番。

    他俩切磋实力相当,难分伯仲,但要认真地算,夏铭更厉害些。

    剑未出鞘,锋芒已露,他现在还小,好好培养下,绝对前途无量。

    “你叫的是崽崽,我又不是你的崽。”

    夏铭望天,他爸妈都不叫他崽崽,或许叫过,但没当他面叫过。

    反正这不是叫的他,他干嘛要对号入座?

    “靓仔,行了吧?”

    李教官不由地笑起来,没想到他这么介意一个称呼。

    夏铭打量了他一番,很勉强地点了下头,见他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拒绝了:“不考,我不守规矩。”

    在外他就是规矩,一切他说了算,进去了,他必须遵守严苛的纪律,那对他而言太难了。

    他一生热爱自由……进去怎么浪啊?

    李教官:“……”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这就是个懒货。

    “好好学习,有空带我打游戏。”

    李教官退而求其次说,不是很失望,他的回答在他的预料之中。

    夏铭散漫不羁,的确不太适合,纪律森严的军校。

    “好。”这个比起之前那个要求,简单得多,夏铭没意见。

    “李教官拍张大合照可以吗?”

    苏素想通后,就不那么在乎了,大家都丑,她就不会太突出。知道李教官非走不可,她想多留下点他存在的痕迹。

    其他人也期待地望过去,联系方式要不到,合张影没问题吧?

    李教官考虑了下,揽着夏铭的肩膀,过去:“走吧,崽……靓仔,合张影。”

    “……”夏铭不想留下合影,他小学毕业照都没拍过。

    不过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夏铭不好拒绝,想着以后见到的机会渺茫,他都要走了,满足一下他小小的愿望,也没什么,“行吧。”

    唉……他真善良,又当了一回好人呢。

    夏铭跟着他走,叫了下身后的郭霖,“你俩也过来,拍一张。”

    “我拍好吗?”迟宴有些犹豫,他不是他们班的呀。

    “没事。”

    夏铭觉得没事,不过他还是问了下其他人的意见,“你们什么看法?”

    众人看了下有着可爱娃娃脸的迟宴,望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忍拒绝,愿意接受这个夏铭‘家属’:“都可以。”

    跟着教官过去,夏铭看着潘琳红红地眼睛,眉梢微挑,心跳快了许多。

    她哭起来和小时候一样好看,为什么现在他欺负她,她不哭了呢?

    夏铭心痒痒,有点想去捉弄他,只可惜李教官直接拖着他走过去了。

    夏铭有些无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李教官不明所以,但也不生气,军训期间,夏铭天天对他翻白眼,他已经习惯了。

    潘琳松了一口气,夏铭要是敢嘲笑她,她绝对不会忍气吞声。

    不过,闹起来不好看。

    “过来。”夏铭站定让迟宴他们过来,站他身边。

    “苏素你被家暴了吗?”郭霖走近看到她那红肿的眼睛,吓了一大跳,好奇道。

    其它人寻声望去,看到苏素的眼睛,微微一愣,又看了下其它人,忽然发现所有人眼睛都肿了。

    苏素感受到打量的视线,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过去揍他几拳,“这才是暴。”

    打完之后,苏素气得不想理他,哼了一声,过去拜托其他班的人,帮他们拍照,然后拉着潘琳站在教官身旁,搂着潘琳笑。

    潘琳看着前方,微微一笑。

    画面定格在一瞬间。

    “拍了几张。”那人还了手机,笑着说。

    “谢谢。”苏素道了一声谢。

    翻看着照片,很多人都围了上去。

    “苏素,把照片发我一下。”

    “也发给我一下。”

    “好的。”苏素答应下来,一个个的发太麻烦了,“我发班群里,大家去保存吧?”

    大家都哭过,照片上的人眼睛肿肿的,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过大家的心情受到离别影响,暂时都不在意。

    趁着他们都去看照片,李教官打算溜了,临走前又叮嘱夏铭好好学习,还让他盯着点柳泉,一定要纠正他的顺拐。

    夏铭心情还算不错,答应了。

    李教官拍拍他的肩膀,和其他战友走了。

    等女生们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场崩溃地哭声更大了,还是有不少追到他们车那边去的。

    有闫桓出马,都拦不住这些找教官的学生,他们就像小蝌蚪找妈妈似的不肯放弃。

    李教官坐在车上,看着闻风追来的崽崽们,抹了抹眼泪,在车窗那儿叫他们回去。

    直到车开走,追过来送的人才散去。

    与其他哭着送别的人不同,夏铭他们这会儿早就回宿舍,收拾好上床躺尸了。

    他们军训完放了半天假,不管是回家,还是还是待在学校。

    只要不影响其他年级学习,干什么都可以。

    学校内到处都是哭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都被打了。

    还有几个激动过度,哭晕过去的。

    晚回的候沈和包谷,滔滔不绝地说起离别惨状。

    早回宿舍的夏铭三人,吃瓜的吃瓜,嗑瓜子的嗑瓜子,美滋滋地听着八卦,暗叹:这些全都是狠人。

    候沈和包谷笑话别人时,绝口不提自己也因为难过而哭红了眼。

    心知肚明的三人,交换了个眼神,笑而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