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54章 来得及吗
    包谷大口大口喝着水,视线在笑得诡异的几人之间徘徊。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怪在哪儿。

    总感觉,他们在酝酿什么阴谋……

    “对了,铭哥,我晚上回一下屋。”

    包谷放下杯子,看向夏铭。

    夏铭收了小书桌,望着下方的人,奇怪地问:“回去做什么?”

    包谷看着他漆黑明澈的眼睛,不免有些紧张,“降温了,我回去拿衣服。”

    “让阿姨给你送呗。”

    晚上夏铭有安排,听着他这不算理由的理由,给了他一个‘你不说清楚就休想逃课’的眼神。

    大家都是让家人送来的,干嘛要这么麻烦地回去拿?

    只放半天假,来回跑一趟,不嫌累得慌?

    夏铭眯起眼,严重怀疑,他是为了逃晚上的小葵花爸爸课,才决定亲自回去拿的,神色不由地严肃起来。

    “他们不晓得我要穿啥子,给我拿了不合适的,我不得穿,不穿就要遭凉到。”

    看懂了他眼中情绪的包谷,心渐渐地提了起来。

    铭哥是不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

    不应该呀,他这理由不是很正当吗?

    天凉了,加衣,很正常呀。

    包谷咽了咽口水,在他的注视下,心跳都加快了许多,说了归期:“我明天早上就回,不会耽误上课时间的。”

    唉……真是甜蜜又痛苦的烦恼。

    他爸妈管他,都没铭哥管的严,铭哥才是他亲爸妈吧?对他要求这么严格。

    “行吧,你们呢?要回去拿衣服吗?”

    夏铭是不用回去拿的,他所有东西都带齐全了。

    现在的他能不回家就不回家,要不是周末学校强制学生必须回家,他都想长期在宿舍住了。

    回家要上的课多得不得了,其他课还好,声乐课简直能要了他的老命。

    每次上完声乐课,他感觉自己能瘦三斤。

    他要被声乐老师逼疯了(声乐老师:我们才要被你逼疯了。)他们看起来很温柔,很优雅,但这都是假象。

    真实的他们,脾气暴躁,整日咆哮,像是喷火的暴龙。

    不仅如此,他还要被父母喂狗粮,对他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迟宴照着镜子,欣赏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以及长睫毛,一边用睫毛增长液涂睫毛:“我不需要。”

    “我家里前些天给我送来了。”

    郭霖在抽奖,今天的50次次数,已经被他抽完了,然而并没抽到什么好东西,他丧着脸,心情不太美丽。

    候沈见他们都不回去,观察了下夏铭的脸色。

    他脸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候沈心里打鼓,舔了下唇,举手说,“我要回去带鞋子,军训废了我几双鞋,没鞋穿了。”

    包谷当先锋顶火力,他承受的伤害不大,留在这得上课,他还是溜吧。

    铭哥是个魔鬼……军训都不放过他们。

    早知道住校生活是这样的,他就不该为了好玩读住校的,玩没玩够,课倒是上了不少。

    一失足成千古恨,唉。

    今天也是羡慕韩扬的一天,每天都比昨天更羡慕一点。

    一室寂静,尴尬在屋内蔓延。

    “行吧。”

    夏铭瞥了候沈一眼,视线投向其他几人,“今晚咱们就不补课了,军训这么久,咱们放松一下。”

    “哦也。”

    迟宴听着这出人意料的话,手一抖,差点把腿上的睫毛增长液打翻,慌忙盖上拧紧瓶盖,欢呼着抛了下床上的玩偶。

    郭霖楞了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心情总算好了些,怕夏铭逗他们开心,不确定地问:“真的吗?”

    “嗯。”夏铭应了一声,意味深长地看向包谷他们。

    候沈:“……”

    包谷:“……”

    两人对视一眼,差点哭了,感觉铭哥在针对他们?

    现在说不回去了,还来得及吗?

    他们也想躺在宿舍,打打游戏,看看电视,不想回去了。

    两人齐齐看向夏铭,眼含期许,欲言又止。

    当然是不可以了。

    夏铭视而不见,悠闲地躺在哆啦A梦玩偶的肚子上,举着手机叫人:“开黑,来吗?3缺2,我叫上扬子了,还有个是我游戏好友叶良辰。”

    郭霖听到他这话,一改颓丧之气,坐直了身子,激动道:“来来来,拉我一个。”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滞不前,他——郭霖,就是下一个暴风少年。

    “还有我……我辅助贼溜。”迟宴眼冒精光,露出一个高深莫测地微笑。

    夏铭瞥了说大话的迟宴一眼,唇角微微一抽,就没见过像他一样,没有ACD数的人。

    想着有他和郭霖,还有叶良辰在,应该带得动他的,他就是挂机也不会影响大局,便没说他。

    在床下面面相觑地包谷和候沈,眼底满是悔意。

    当事人真的非常后悔,说出去的话,还能收回去吗?

    “Timi~”

    “我上线了。”

    夏铭启动了游戏,看着床下两个神色黯然,渐渐石化的人,意外道:“你们不是要回去吗?怎么还不收拾东西?”

    两人执手相望泪眼,竟无语凝噎。

    许久,他们才悲伤地说:“马上~马上~”

    迟宴和郭霖看着床下苦兮兮的两人,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俩将脸埋在玩偶里,抿紧唇,这才抑制住笑意。

    说起来,他们还得谢谢他俩。

    没有他们出昏招,他们今晚肯定还有课,不能快乐玩耍。

    两人凝视夏铭许久,希望他出言挽留他们。

    只可惜他们眼睛都看干涩了,夏铭依旧不为所动。

    包谷和候沈死心了,各自去拉行李箱,收拾东西。

    他们快去快回,总可以吧?就说……他们在家睡不习惯,习惯了宿舍的床,回家睡不着。

    不管夏铭信不信,反正他们自己是信了。

    至于迟宴、郭霖信不信?这不重要。

    -

    当教官们乘坐的车,消失在视线内后,前来送的人渐渐散去。

    来送教官的人,大多是走读生,出校的路一样,大家便一起走。

    “出去唱歌吗?”

    这会儿时间还早,回去没什么可玩的,鹿音擦着眼睛提议。

    唐然看了下手表,“我都可以,反正也没什么安排。”

    “我也行。”

    姜然伸了个懒腰没意见,他原本是打算去上会儿网,打几把游戏再回家。

    听班长这么说,他觉得挺不错,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集体活动,能参加就参加吧。

    “我不去,我眼睛是肿的,不知情的人看了,会以为我被家暴了。”

    苏素捂住脸摇头,表示拒绝。

    想到郭霖的话,她既气愤,又扎心。

    她后来看了下窗户上自己的倒影,能顶着现在这副尊容,在学校晃荡去送李教官,这绝对是真爱。

    KTV人多,出糗的几率更大。

    她现在迫切地想去买口罩戴,嗯……再买一副墨镜,这个主意不错。

    苏素这番话一出,一些爱美的女生打消念头,就连一些意动的女生也动摇了。

    姜然和唐然看过去,想看看家暴后的样子。

    苏素察觉了他们的想法,立马捂住眼睛,不让他们看,“不许看!!!望别处去,你们要是想看被家暴后的样子,我可以让琳琳满足你们。”

    发呆中突然被cue的潘琳:“嗯?什么?”

    “我家琳琳学了跆拳道,很厉害的。”苏素握紧拳头,威胁道。

    潘琳学得怎么样,她并不清楚,她很久没去道馆了,不了解具体情况。

    琳琳也不是爱说事的,但这不影响她装个逼。

    姜然和唐然看过去,完全想象不出,潘琳这与世无争的仙女,竟然会去学跆拳道。

    她不怕疼吗?

    其它女生也惊讶地看向,沉默寡言的潘琳。

    潘琳不是话多的人,外表看起来,也很有距离感,因此大家对她的了解不是很深。

    “没什么。”

    对上潘琳疑惑地目光,姜然挠了挠头发,脸颊微微泛红。

    唐然也不太好意思,瞄了她一眼,便迅速收回了视线,不敢多看。

    多看一眼,都有种冒犯她的罪恶感。

    潘琳点点头,拉了苏素一下。

    苏素嘿嘿一笑,朝她眨眨眼。

    “周末放假,咱们再约吧?”

    一个女生提议道,她也不想去。

    “行吧。”

    鹿音只是随口一提,见大家都有点不想去的意思,便说:“下次再约也可以。”

    潘琳静静地听着,并没有说什么。

    出了校门,大家就分开了。

    潘琳要去道馆,她和苏素闹别扭那些天,并没有坐同一辆车。

    潘琳提前打过电话给司机,让他今天不用来接了。

    刚挂了电话,小表妹的电话又来了。

    “你先上车吧,我再接个电话。”潘琳看向苏素,说了一声。

    “好。”

    苏素把去买口罩时,顺便买的水塞她怀里,上了车。

    “青青?怎么了?”

    潘琳看着路,无聊地来回踱步。

    稚气十足地童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琳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特大好消息。”

    “怎么了?”潘琳闻言,停下脚步。

    余青青兴高采烈道:“阿姨要被送出国了,五年内她都不会回来了。”

    “怎么回事?”

    潘琳眼中闪过一丝意外,难道是上次花房那事有结果了?

    “就是上次那件事查出来了,蛇就是她放的。大伯人挺好的,没有包庇她,大堂哥又挨了一顿骂。”

    “那挺好。”

    潘琳松了一口气,余家住一块,各种矛盾都有,余莘莘心眼多,青青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她俩分开的确是一件好事,潘琳关心地问:“余莘莘呢?她愿意出去?还有大舅妈她肯答应?”

    “当然不愿意了,不过由不得她们说了算。”

    余青青笑得有些奸诈,眉眼间满是喜色:“琳姐姐,我觉得我好像电视里的大反派,看她们不开心,我真的超级开心。余莘莘每天都在家哭,大伯娘也在闹,爷爷、奶奶都被她们烦的出去旅游了。”

    “连大伯都受不了她,已经几天没回家了。”

    “爷爷奶奶不在,我们都搬出去住了,让她俩在家哭。”

    “哭也没用,谁让她竟然想害我。”

    “你没看见她哭的有多惨,和孟姜女哭长城有的一拼,我差点就……”

    “心软了?”潘琳眉梢微挑,唇角扬着浅笑。

    “才不是,是差点就笑出声了。”

    余青青否认了,她像是这么善良的人?

    她没当余莘莘的面落井下石,只在背后笑话她,已经算是她品德高尚了。

    “周日就是余莘莘离开的日子。”

    “……”潘琳心下惊讶,这么急吗?不解地问,“你搬出去了,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留在家里的佣人,和我说的。”

    潘琳:“行吧。”

    “琳姐姐,周末我可以来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不过来之前,记得和舅舅舅妈说一声。”

    “好哦,你还在军训吗?”

    潘琳:“没有,今天结束了,我放半天假,明天还要上课。”

    “这样啊,行吧,那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余青青贴心地说。

    “嗯。”

    潘琳挂了电话,放了手机,回车上。

    有人进来,苏素抬眸看了眼,见她心情不错,笑着问:“发生什么好事了?”

    “不好说,我外家的事。”潘琳不好说外家的丑事,挺尴尬的。

    “好吧。”

    见她不愿意说,苏素没有追根究底,“班长在小群内发了消息,问哪些人周末要去唱歌,她在登记名字,你要去吗?”

    潘琳面露犹疑,“具体是哪一天?周末我小表妹要来家里玩,我怕撞了日子。”

    “把她带去呗?”苏素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你妹多大?”

    “7岁,有点小,去那些地方,不太合适。”

    其实长这么大,潘琳也没去过,更不好带小表妹去。

    “……”

    苏素沉默,这年龄的确有些小,带坏孩子这事不能做。

    她不由地叹了一声,“你不去记得和我说一声,你不去我也不去了。”

    “嗯。”潘琳有些抱歉,“其实你想去的话,可以去的。”

    苏素也得看她有没有别的安排,“到时候再说吧。”

    楚叔透过后视镜,看到两人和谐相处的温馨画面,微微一笑。

    之前两人闹了矛盾,他为此发愁,吃饭都没胃口。

    想不通,她俩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会突然就闹翻了。

    苏素这周很不开心,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肯说。

    作为从小看着她们俩长大的人,她们形同陌路,他心里也不好受。

    和好了就好,和好了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