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57章 开始你的表演
    “她进去啷个久,会不会出事了?”

    “要不和铭哥说一声?”

    “铭哥会管吗?铭哥好像不喜欢她,她出事铭哥会高兴吧?”

    “屁……你去欺负她试试?看他揍不揍你。”

    “算了……再看吧。”

    ……

    候沈拿不定主意,他俩坐车时,看见了被人跟踪的小萌妹。

    想着她当初能把铭哥给撂趴下,她自己应该能解决这些人,所以他们并没有出手帮忙。

    由于对方人多,小萌妹又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他们不怎么放心,便决定跟在他们身后见机行事。

    假如潘琳打不过那些人,他们就顺手帮一把,打得过他们就不出现。

    小萌妹应该发现了跟踪她的人,但是并没有跑,由此可见,她有把握能解决这些人。

    潘琳十分机警,不会察觉不到有人对她不利,也不至于连被人掳走都不作反击。

    两人猜测,她是在扮猪吃虎,想打入敌人内部,获取对方信息。

    见她被掳了,包谷和候沈考虑了一下,暂时没有现身相救。

    小萌妹对铭哥恶意太大,对与铭哥关系好的她们,一样没个好脸色。

    贸然出现,她一定会怀疑他们居心不良,说不定还会把他们,当成一伙地看待。

    这边没什么人来,但厕所门口,还是有两个人在望风。

    有人在包谷和候沈不便现身,只好远远地观察那边动态。一边看着时间,吐槽门口那俩个奇装异服,头发倒立的杀马特。

    不知道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外面站着那两个杀马特打开了门。

    一个书包丢出来,正中紫毛头的脸,旋即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隐藏在暗处的包谷和候沈,看到这一幕,不禁打了个哆嗦。

    一听就知道,潘琳一个人能解决这事,没有问题。

    两人提着的心,渐渐地放松了。

    小萌妹恐怖如斯,看来铭哥在小萌妹手中吃了亏,不是他大意了,是她真的很凶猛。

    包谷和候沈犹豫间,被激怒的两个杀马特也进厕所了。为了防止被人看见,他们还把门关上了。

    候沈和包谷讨论了下,决定过去,在门外守着。

    倘若潘琳处于下风,他们也能及出手相助。

    两人绝不会承认,他们只是想近距离听八卦。

    里面的惨叫声,太大声了。

    包谷和候沈想忽视都难,暗笑着用手机录音留作证据。

    今晚回去,能和铭哥他们说一番了。

    看在他们说的八卦,这么劲爆的份上,铭哥不会赶他们出去吧?

    潘琳打开门,就看到凑在门前的两人,心下蓦地一紧,神色错愕,很快恢复正常。

    “你们怎么在这?”

    潘琳望了眼他们身后,没发现夏铭,稍微松了一口气,迅速关上门,不让他们看见里面的惨象。

    不知道他们看见没,潘琳心跳有些乱,她的形象是不是崩了?

    这可如何是好?

    夏铭看不惯她,他们是夏铭的好兄弟,倘若他们回去和夏铭说了,夏铭跑去举报她,她就完蛋了。

    潘琳心绪不宁,面上却端得是淡定自然,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俩。

    即便她动作足够快,那怔楞地几秒,还是让就在门口的候沈窥见了几分真相。

    想到在地上爬不起来,惨叫连连的杀马特们,候沈心下更加确定,潘琳此人凶残无比,最好还是不要招惹。

    他们又没什么仇怨,不必多管闲事。

    闻言他计上心来,捂住肚子,露出一个尴尬而不是礼貌地微笑,“我们急着上厕所,忽然想起这边有一个,就过来了。”

    “……”

    包谷赞同地点了点头,在小萌妹看过来时,露出一个憨厚地微笑。

    铭哥说,他长得很老实,笑起来更老实,让人看了很放心很有安全感。(夏铭:那不是老实,是傻。)

    有潘琳在门口挡着,包谷并没有看到里面的情况,但是这厕所年久失修,并不隔音,他听得到了从内传出的惨叫。

    鬼知道里面的人,经历了多惨绝人寰的事呢!

    好奇心害死喵……他们还是别打听了。

    候沈和包谷对视一眼,都打算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装作想上厕所,无意间撞见了她。

    候沈神色,故作不解地问:“你怎么从男厕所出来?”

    “……”潘琳正想着怎么糊弄过去,没想到他们竟然没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问她为什么从男厕出来。

    潘琳眸中闪过一丝怀疑,不知道他们知道多少事,说这话是想试探她,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她思忖片刻,叹气道:“我刚才走着走着,就被人拉进去了,现在还有些懵呢。”

    “对了,里面有几个混混在争老大宝座,他们打起来了,我就趁乱逃走了。你们想上厕所的话,我劝你们还是去大厕所吧,这里面没人打扫奇臭无比。”

    “而且拳头无眼,他们打疯了,连自己人都伤,你们进去会被误伤的。”

    候沈、迟宴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唇角狠狠地一抽:“……”说的真像那么回事,我差点就信了。

    “这里有些偏僻,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候沈点点头,没有质疑她,装出相信了她鬼话的模样,嘱咐了声。

    “好。”

    潘琳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没想到夏铭的朋友,还会关心别人。

    以偏概全,要不得。

    她以后一定要改改,不能一竿子把人都打死了。

    夏铭不是人,其它人还是有人性的。

    “你的书包。”

    包谷忽然想起,自己捡了她书包,连忙递过去。

    潘琳看向他,微微一笑,接过认真地朝他道了一声谢,“谢谢。”

    “不谢,我帮你拍了几下,已经没灰了。”

    包谷看着她柔美的脸,心神一荡,挠了挠头发,脸颊微微泛红。

    她好漂亮呀……不是明艳那一挂,但很清纯,平和淡雅,相处起来很舒服。

    候沈瞥见他绯红的耳垂,眸色一暗,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包谷吃痛地瞪过去,不悦地问:“你干嘛?”

    “我看你脚上有虫子。”

    候沈自己都打消了,那点不能说的心思,哪能见包谷走他的老路。

    真是头铁,不怕死。

    潘琳看了看奇怪的候沈,又看了看憨厚的包谷,感觉这俩人怪傻的。

    这么好糊弄吗?太过轻松,总让人觉得不真实。

    包谷低头看了眼,他的鞋上除了脚印,没看见什么,但是他也无法确定,曾经是否有过,只好狠狠地瞪他一眼。

    “下次你直说就是了,不要动手动脚。”

    “我鞋很贵的!”

    候沈翻了个白眼,“我们先走了。”

    见潘琳还看着,候沈觉得脸上微热,不想让他在这丢人现眼,拉着包谷走了。

    “……”

    潘琳满腹疑惑,隐隐感觉他们猜到了,不过他们没说出来,她也乐得装傻。

    确定他们真走了,没有往回看,潘琳便朝道馆走去。

    她经常去那个道馆名字叫康德,负责人曾经是女子跆拳道队运动员,拿过亚运会跆拳道金牌、世锦赛、世界杯冠军,亚洲跆拳道锦标赛冠军,战功赫赫因为年龄大了而退役。

    她没有留队当教练,而是选择自己和朋友创业,不菲的名气加上她招揽了许多大赛冠军执教,教出了不少大奖得主,康德道馆在全国都挺有名的。

    潘琳进去,就有很多人和她打招呼。

    “琳琳来啦~”

    “好像有些日子没见你了,你做什么去了?”

    ……

    “师兄、师姐好,我前段时间军训,来不了。”

    潘琳笑着回复他们的问题,看了下手表,快上课了,说了声:“我先去更衣室换衣服。”

    “去吧。”

    师姐眯眼笑了笑,忽然想起新来了一个一校的学生,忘了和她说,视线不由地看向,在角落处看书的少年。

    他戴着眼镜,不同于其他人戴眼镜,会让人联想起书呆子。他戴起眼镜,看起来格外斯文隽秀,高高瘦瘦,后背挺拔,犹如一棵白杨树。

    是只看一个背影,都能让人怦然心动的少年。

    潘琳很快换了衣服,脱了鞋出去。

    杨雪拉着她过去看帅哥,小声说:“那个新来的小帅哥,是你们学校的。”

    潘琳不感兴趣,不好太不合群,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

    盘坐在角落的男生十分安静,灯光洒在他身上,远远望去整个人,又多了几分唯美。

    黎北晔似有所觉,偏头看过去,对上潘琳淡淡地目光,收起了书,起身朝她走去。

    “潘琳,真巧,你也在这学跆拳道啊。”

    黎北晔黑眸幽深,神色略显惊讶,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

    “……巧。”

    潘琳看到他的脸,微微一愣,没想到会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

    是巧合,还是跟着她来的?

    不是她自恋,而是她感觉黎北晔对她有些不同,男生对女生不同,多少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这种不同于她而言并不是好事。

    有个夏铭都够她头疼了,虽然夏铭那丫就是为了整她,没有别的心思,但是还是给她带来了不少麻烦。

    黎北晔也有追求者,那追求者看起来,很偏激的样子,性格不像谢晨露这么可爱,被她缠上很烦人……

    她又没养备胎爱好,不会和有可能喜欢自己的人走太近。

    “认识?”

    杨雪听着他熟稔的语气,不禁一怔,疑惑地看向潘琳。

    她还想介绍他们认识,没想到他们早就认识了。

    杨雪有一丢丢地尴尬,不过很快就释然了,长得这么出众的人,彼此认识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认识才不正常……

    “嗯。”

    潘琳应下,见到黎北晔有点窘。

    她和苏素都把他给删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

    “那你们聊吧。”

    看着她躲闪地视线,黎北晔不由地觉得好笑,知道她在想什么,抿了抿唇。

    他并没有出口质问她,为什么要把他删了,猜也知道,她或许是发现了他的心思。

    怪也只怪他太着急了,把人吓到了,哪能怪她太警觉?

    黎北晔抿唇笑了笑,神色平静,“这次月考,你考得挺不错。”

    “你更好些……”年级第二,比她好太多。

    潘琳尴尬得一笔,拉着师姐,不想让她走。

    “琳琳?”杨雪困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拉自己做什么。

    “我找你曾师姐有点事,你们认识就聊聊吧,他今天报的名,暂时不会上课,你可以带他熟悉一下环境。”

    “好吧。”潘琳没法叫她留下作陪,只好松了手。

    黎北晔看出她的紧张,心下好笑,面上并未露出分毫情绪,“夏铭还有缠你吗?”

    “……”潘琳微微皱眉,他怎么又提起那人了?

    “不想说算了。”

    黎北晔叹了一声,有点忍不住,期中考试可以换班,到时候他换他们班去,盯着就行了。

    早知道,他就不为了舒适,待在8班了。

    潘琳垂眸盯着地板,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自来熟,不觉得尴尬吗?

    潘琳不喜欢别人打听她的隐私,也不喜欢别人,用为她好的理由,教她做事。

    她压下心中的不愉,说道:“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吧。”

    “好。”

    ……

    晚上六点。

    315音乐声不断,气氛嗨翻屋顶。

    郭霖手里拿着拖把,假装这是麦克风,撕心裂肺地唱着死了都要爱。

    迟宴拍着手掌,给他呐喊助威,神色激动,俨然听入了迷。

    歌虽然老土了些,不过他唱的好,完全可以弥补这点不足。

    其它宿舍的人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去拍他们的门。

    夏铭塞着耳塞,勉强还能忍受。

    不能忍受就砸个瓶子上去,让他们小声点。

    郭霖唱完缓了缓,面色通红,呼吸略急,丢了拖把,无奈道:“下次我把麦克风带来,这样太废嗓子了。”

    “包谷他们回去了,叫他们来的时候,带一下吧。”

    迟宴搓了搓发红的手,顺便再带一个拍手器。

    自己拍太疼了,激动起来,有点控制不住力道。

    迟宴过去拿了自己的专属扫把,看向他们:“点歌,点歌,我是歌王,随便点,没有我不会唱的。”

    “来一首青藏高原。”郭霖被他整得唱了一首死了都要爱,这会儿见他又吹牛,还回去。

    迟宴:“……”话能收回吗?

    当然不可以啦……

    郭霖迎上他的目光,耐人寻味地笑了笑。

    “铭哥,在看书,青藏高原太扰民了。”迟宴看向夏铭,询问他:“铭哥你说是吧?”

    “不影响,你随意。”夏铭头都没抬一个,“放心唱吧,我戴了耳塞。”

    “……”迟宴泪奔了,不带这样的呀。

    “来来来,请开始你的表演!”郭霖唇角地笑容,更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