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58章 过分了
    迟宴内心是拒绝的,铭哥这次怎么不嫌他烦了?

    “铭哥,唱这歌会打扰你看书的,为了让你有个更安静的读书环境,我愿意闭嘴。”

    夏铭神色毫无波动,合上书取下耳朵里的耳塞,转过身看着他,“请开始你的表演!”

    “噗~”

    郭霖实在忍不住笑了,笑盈盈地看着他:“开始吧,铭哥都不看书了,你也别墨迹了。”

    “……”

    迟宴脸颊滚烫,骑虎难下。

    他高音上不去,一想到自己会破音丢人,就恨不得穿越回去改口。

    “咳咳咳~”迟宴清了清嗓子,表情复杂,始终开不了口,继续干咳嗽:“咳咳咳。”

    “一直咳啥啊咳,快点,痰卡着了?要我给你拍两下不?”

    郭霖唇角轻勾,故意拆他台。

    “看官老爷们,都等累了,你看铭哥都不看书,专心听你唱歌了,这是多大的荣幸?”

    迟宴狠狠地瞪他这个,不嫌事大的狗东西,这种荣幸他不需要,谢谢。

    夏铭看着郭霖那小人得志的模样,神色莫辨,“要唱就唱,别扭扭捏捏地像个小姑娘。”

    迟宴见他不耐烦了,深呼吸,只能硬着头皮唱:“是谁带来远古的……”

    “咚咚咚。”

    迟宴刚开始唱,门就响了。

    “郭霖,绝对是你扰民了。”

    迟宴松了一口气,看向郭霖,吐槽他。

    哦也,他可以不用唱了。

    这锅太黑,郭霖不背。

    就算是他扰民了,他也不背!

    郭霖理不直气也壮地颠倒黑白:“放屁,现在是你在唱,所以是你扰的民。”

    “老子才开始唱。”

    迟宴不服,郭霖在放狗屁,他才唱开头呢。

    夏铭被他们吵的头大,不耐烦地说:“行了,别吵了,去开门,一直在敲门,你们都不承认,就让外面的人评判。”

    “好,去就去。”

    两人对视一眼,哼了一声。

    “你去开。”

    郭霖使唤他,一点都不客气。

    迟宴抱胸不动,“你怎么不去?”

    “我手长,站在这就能开到,你不会是手短够不着,所以才不去的吧?”

    说着,说着,郭霖就笑了出来,他就不信,他不上钩。

    果然,他刚一伸手,迟宴就把门开了。

    迟宴眉飞色舞地说:“你看看,你这短手,速度真慢,啧啧。”

    “……”

    夏铭不忍直视,摇摇头,收回视线。

    和他玩了这么久,怎么就没学到他半分呢?

    郭霖靠着柜子,哈哈哈大笑。

    听见他的笑声,迟宴反应过来了,看着他眼中藏不住的得意,脸色微沉。

    靠,这个心机狗。

    “谁啊,敲敲敲,敲你吗?”

    迟宴肚子里全是火,和郭霖的账一会儿再算,不悦地瞪过去。

    要不是这些人敲门,他绝对不会被郭霖耍,也就不会出丑。

    夏铭听见开门的声音,看过去,视线落在门口那俩傻笑着的人身上,微微一愣。

    “神……”看到来人,迟宴忍住了脏话,改了口:“怎么是你们?”

    “你们钥匙呢?”

    郭霖的关注点在这上面,他们每人一把,自己开门不就行了吗?浪费他们时间。

    “没带。”两人异口同声。

    迟宴啧啧:“你们这么能干,怎么不把自己忘家里呢?”

    “我忘寝室了。”

    包谷翻了个白眼,诧异地打量他,“你吃火药了呀?语气这么冲。”

    包谷推开他,压下心虚,故作镇定地拉着行李箱进屋。

    候沈跟在他身后,顺便关上了门。

    郭霖回去,坐在位子上,转身看着他俩,“你们来干嘛?”

    “想你,怕我走了,你会哭。”

    候沈心中微动,转过身,骚气地对他眨眨眼。

    “呕~老子几百年前的隔夜饭都吐出来了,给爷爬~”

    郭霖被他这臭不要的话,恶心得够呛。

    “哈哈哈~”迟宴不厚道地笑了。

    该,就该这么恶心他。

    候沈放下箱子,把30寸的大箱子,打开拿出里面的棉被。

    听着他的话,候沈不可思议地打量他,举起大拇指,感叹:“郭霖,万万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这隔夜饭都变成了,老坛酸菜隔夜泡饭,消化了拉不出来居然靠吐。便秘几百年,不去看医生,你居然还顽强的活着,真是大写的牛逼克拉斯!”

    “咳咳~”

    夏铭正在喝水,一口喷了出去,被候沈这语出惊人的话,给震住了,神色复杂地看向郭霖。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郭霖!

    郭霖感受到夏铭的目光,打了个哆嗦,疯狂摇头:“我不是,我没有,猴子懂这么多,看来他曾经这么吐过。”

    “哼,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就不要试图挣扎了,你放心吧,你便秘几百年拉不出s靠嘴吐的事,我不会和别人说的,你的形象不会塌。”

    “传出去,说不定会上热搜,标题就是:#震惊京都一校某初一男生竟然便秘几百年靠嘴催吐#。”

    “这不仅有损学校百年名誉,还会坏了我们名声,我们是你的好兄弟,你名声不好,对我们也有很多影响。”

    “你可闭嘴吧,便秘都没有你嘴巴臭。”见他没完没了了,郭霖扑上去锤他。

    候沈灵活地撑着箱子躲开,郭霖扑了个空,好在候沈箱子里棉衣多,他扑上去没受伤。

    这是个有味道的话题,不宜多说。

    夏铭忽然感觉,整个宿舍集体降智,好在还有他这个清醒聪明的。

    他转移了话题,视线在候沈和包谷身上徘徊,“你们俩,不是说好了明早回来吗?”

    “这么早回来,是想念我给你们补课的每个夜晚吗?是不是我不给你们补课,你们就吃不好,睡不好了?”

    “其实不用非得回来的,想的话,咱们可以开视频,上网课。”夏铭神色温柔,善解人意地说。

    候沈身体一僵:“……”感觉不太妙,铭哥这是啥意思呢?

    包谷汗毛倒竖:“……”铭哥不会反悔了吧?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包谷上前说道,“不是的,我们是无意间晓得了个劲爆消息,想回来分享给你们听。在网上说,没啥意思,面对面讲才有劲儿。”

    “编……哦,不,说说看。”夏铭转动椅子,看向他们。

    包谷、候沈:“……”我们已经听到了。

    听到了又怎样?

    夏铭眉梢微扬,黑眸幽深泛着光芒。

    是不怎么样。

    两人幽幽地叹了一声,谁让他们理亏在先,编了个烂借口呢?

    “我们坐车回去时,发现有一群彩虹头杀马特跟踪潘琳,怕她出什么事,就跟了上去。”

    郭霖从候沈箱子里爬出来,怕他有什么病毒,下意识地拍了拍裤子:“然后?”

    候沈表情一言难尽,并没有注意到他那点小动作,“她把所有人都揍趴了,暴力至极。”

    “你吹牛都不打草稿。”迟宴嗤了一声,显然不信。

    就潘琳那小胳膊细腿,能打趴一群男生,白日做梦呢?

    难道这些人,都被铭哥给逼疯了不成?净说些疯话。

    可悲,可叹,唉,这个世界又多了个傻子。

    “你别打岔,玩你的鬼娃娃去。”

    候沈给了他一记白眼,朝夏铭挤眉弄眼,“铭哥你懂我吧?”

    “我说了多少次,是SD娃娃,不是鬼娃娃!!!你是鱼啊?记忆以秒计?”迟宴抓狂道。

    夏铭仰头,不看他:“……”我不懂,谢谢。

    候沈噎了下,铭哥被小萌妹摔地上这事,他们并没有告诉迟宴他们:“……”

    知道这事的只有他、铭哥、包谷,所以他俩不信,也在情理之中。

    候沈踹了一脚包谷,吩咐:“说话。”

    “对头,就是弄个嘞。”

    包谷皱起眉头,不悦地踢回去,拍了拍被他踢脏的裤脚。

    什么毛病?总是动手动脚的。

    该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吧?包谷惊恐地倒退几步,仿佛他是什么可怕的病毒。

    候沈:“??”他这是什么眼神?

    这怎么可能?

    反正他们是不信,迟宴和郭霖对视一眼,随后又嫌弃地偏过头不理对方。

    郭霖是最不信的,他和潘琳一个班,接触的也多。

    潘琳文文静静地,就是个仙气飘飘不染红尘的仙女,怎么看都不像是他们嘴中说的暴力女。

    还打趴一群人?他们咋不说潘琳会飞呢?

    “你们污蔑她,良心不会痛吗?她哪里得罪你们俩了?你们要造她的谣。”

    郭霖眼底满是怀疑,义愤填膺道:“过分了啊,想回来玩就直说呗,编这种滑稽可笑的理由。”

    “……”

    夏铭保持沉默,神色略微复杂,说实话,他是有点相信的。

    久别重逢,潘琳给他的第一份见面礼,就是过肩摔。

    能一言不合摔别人的女生,怎么可能是文静娇软的小可爱?

    看人不能光看外表,会被打脸的。

    “铭哥,你说是吧?”

    郭霖看向夏铭,寻求认同感。

    潘琳是什么样的人,在场没有人比他和夏铭更清楚了。

    “……”夏铭不想说话。

    迟宴从抽屉里摸出瓜子,笑眯眯地磕起来。

    “铭哥,还记得那个下午吗?”候沈疯狂暗示他,想让他帮忙说说说话。

    夏铭扫了他一眼,淡声说,“说再多不如拿出证据来。”

    “对哦,包谷,放录音。”

    候沈反应过来,他干嘛要和郭霖逞口舌之快,直接把证据拍在他们脸上,不就行了?

    他不认都不行。

    包谷打开手机,点了下,放出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他左右张望,见他们震惊地神色,心下一紧,连忙播了正确的录音,脸颊滚烫:“不好意思,手抖,点错了。”

    众人:“……”这像打雷一样的呼噜声是哪个高人发出的?

    夏铭看向候沈。

    候沈慌忙摇头,视线不由地飘向郭霖。

    郭霖脸色一黑,“不是爷。”

    “是迟宴。”

    “迟你妹!少来!我才不会打呼噜呢。”迟宴脸上一烫,拒不承认。

    他呼噜有这么恐怖,他们还不把他给捂死。

    能活到现在?狗东西,又往他头上扣黑锅!

    那是谁的?

    很快凄厉地惨叫声,在屋内响起,大家又没空去细究,这个打呼噜的人了。

    “说不定是你自己装怪叫的呢?又没视频可以看见他们脸。”郭霖仔细聆听,不认这个证据。

    这算什么?他也会惨叫啊,这声音一听就很假,肯定是装的。

    说不定是包谷或者候沈掐着嗓子叫出来的,信了他们的鬼,两个糟老头子谎话多的很。

    “……”

    包谷和候沈默了下,没想到这样,他都不认,可是他们没有拍照。

    夏铭听着瓜子声烦,看过去,见迟宴又磕上了,微微皱眉:“行了,迟宴唱你的歌。”

    吃这么多瓜子,就不怕上火吗?

    再定个室规得了?

    “啊……铭哥你怎么还记得啊?”

    迟宴收了看好戏的眼神,笑容渐渐凝固。

    夏铭神色坦然:“谁让你牙齿这么白,这么引人注目呢。”

    迟宴抿紧嘴,不说话了:“……”牙白怪我咯?

    夏铭看了看,一脸怀疑人生的包谷和候沈,淡淡道:“赶紧收拾东西吧,行李箱横放在地上占空间。”

    看在他们蠢蠢的份上,他就不和他们计较,他们编理由逃他补习课的罪了!

    别人想请教他,他还不愿意说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哦,好的。”

    ……

    -

    日子一天天过去,天渐渐冷了下来。兴许一夜起来,就会发现外面银装裹素,雪花飞扬。

    其他地方的雪来得早些,每次在新闻上看见某地下了雪,大家都会盼着他们这也快点下雪。

    虽然要不了多久,大家就会厌烦,但是初雪还是值得期待的。

    在大家日盼夜盼中,初雪降临。下雪时,大家都在上课,看到外面雪花飘飘,所有人都激动了。

    这一天,整个学校都是热闹的。

    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们,也不由地分了神,时不时瞄一眼窗外,小声和同桌讨论。

    “咚咚咚咚~”盛励见大家神不守舍,敲了敲黑板,沉下脸说:“看哪里?黑板、白板都在这里。”

    盛励瞟了下窗外,看着漫天雪花飞舞,不觉得有什么稀罕的,“又不是没见过,多下几天,你们就不想看了。”

    “可是这是初雪啊!”

    “就是……初雪最美。”

    ……

    下面叽叽喳喳,盛励神色一冷,扫视全班,用尺子敲了下桌,“我在上面讲,你们在下面讲,要不你们都上来讲!”

    “上来说话大声点,比一比谁说话响亮,谁先来?”

    夏铭抬头望了一眼盛励,又很快移开视线,去看窗外飘飘洒洒的雪花。

    听说只要在初雪时和心爱的人一起看,就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或是在初雪那天,会遇到爱的人。

    夏铭不信这个传言,但初雪的确很美,也不怪大家这么激动。

    任谁经过秋老虎恐吓后,都会喜欢唯美温柔地初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