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60章 不正经
    “哦。”

    潘琳淡淡地哦了一声,收回视线,考虑自己要不要参加别的。

    自己有几斤几两,潘琳很清楚,她不会因为别人夸两句,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是真的,你学过舞吧?我看你和苏素学广播体操时,学得挺快的。听说学过舞蹈的人,在力量控制、稳定性、耐力等方面,会比没学过的人更好。”

    张成贤见她兴致不高,眉宇间浮上一抹忧愁,潘琳给人一种游离在集体之外的感觉。

    她和夏铭一样,都不怎么和班上的人接触,集体荣誉感似乎也没有。

    “她腿这么短,你确定她有栏杆高?不是跳高跨栏,而是走栏杆下吧。”夏铭眉梢微挑,质疑道。

    找潘琳跳高,确定不是为了凑人数?

    气多了,潘琳心情很诡异地平复了,迎上他挑衅的目光,唇角微扬,“Youcanyouup,nocannobb!”

    “……”

    夏铭噎住,深呼吸,怔怔地看着她,半晌吐出:“Ican。”

    “夏铭,你的腿最长,要不来参加跳高试试?你参加跳高,2米都不是问题……”与此同时,张成贤还打算忽悠夏铭,让他参加男子组跳高。

    话还没说完,听到他的话,张成贤懵逼了一下,神色激动起来,“啥?你说啥?你愿意?”

    张成贤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Ican,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这没别的意思吧?

    “……”

    夏铭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过身,不想说话了。

    吃亏的总是他,他除了口上占点便宜,没得到任何好处,这波亏大了。

    张成贤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语气轻柔:“那我就当你答应了?”

    “……”

    夏铭还是没理他,继续写作业。

    “当你答应了哦~”

    张成贤又说了一句,见夏铭不理会,他心中暗乐,就当他默认了。

    他捂住嘴,遮掉嘴角的弧度,把夏铭的名字记上。

    要不是有规定,一个人只能报两个运动项目,张成贤都想让夏铭,报完所有运动项目。

    打架厉害的人身体素质好,让他们去参加运动会,为班级争光,再合适不过了。

    夏铭长得最俊,身高又是班上高的那一拨,他去参加运动会,他们17班绝对能全校闻名,多好的事啊。

    现在的夏铭,虽是全校皆知,但大多数人只知其人,不知其所在班级。

    这样搞,弄得他们17班,很没面子。

    “琳姐~你来参加个呗?”

    “跳远你可以~我相信你。”

    说了这么多,潘琳这儿,一个都没确定下来,张成贤有点着急。

    夏铭虽然因为笑话潘琳,才说她腿短,可是潘琳的身高,确实是她的短板,让她跳高是有点不合适。

    他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发现夏铭会因为潘琳的瞧不起,而去证明自己,所以他小小地利用了她一把。

    张成贤脸皮比一般人厚,不过对上潘琳那洞察一切的眼神,还是有点心虚。

    “我不是帮你找了人参加吗?薅羊毛不是你这样薅的,可持续发展懂吗?”

    潘琳瞥了他一眼,睫毛轻颤,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清楚他的小心思?

    张成贤被她看得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待下去了,抿了抿唇:“……行吧。”

    “帮我报个接力赛吧,我就只参加这个。”

    潘琳觉得什么都不参加,好像不太好,随便报了个项目。

    “姐,你就是我亲姐。”

    张成贤惊喜交加,咧嘴一笑。

    潘琳神色极淡,纠正他:“可别,别叫姐,我比你小。”

    “……”张成贤尴尬一笑,记上名字就溜了。

    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夏铭手撑着下巴,一边审题,一边悠闲地转笔。

    听到两人的对话,夏铭眸光微闪,等张成贤走后,他转过身,看着潘琳,薄唇微启:“妹妹~”

    “我比你大!”

    暗中观察他俩的八卦爱好者,闻言眼前一亮。

    大?怎么个大法?难道是掏出来……

    “???”潘琳正在喝水,闻言一口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嗽,眼底满是惊讶,“咳咳~”

    “啪嗒~”

    夏铭猝不及防地被喷了一脸水,手中的笔掉在地上滚了几圈,整个人都懵了。

    他盯着潘琳红润的脸颊,沉默良久,开口:“其实,你不用刻意吸引我的注意!”

    夏铭面无表情地抬手,抹掉脸上的水渍,心情极度复杂。

    他怎么都不会忘记她的!

    不说化成灰都认识,只要她不是变成几百斤的大胖子,五官完全变了形,她就算是微调过,他都能认出来。

    “咳咳咳咳咳~”

    潘琳咳嗽得更厉害,眼底满是错愕。

    谁想吸引你的注意啊!她又没疯!

    这边动静不小,留在教室的人,纷纷看了过去。竖着耳朵偷听,不敢发出任何怪音。

    快上课了,夏铭不可能就这样听课,幽幽地叹了一声,离开座位准备去厕所收拾一下。

    路过潘琳身边时,夏铭锤了一下她的桌子,“你把我弄脏了!记得对我负责!”

    “唰唰唰~”

    这话一落下,好几道八卦的目光投过来。

    空气中似乎也有八卦因子在浮动,脏了……夏铭他脏了!

    潘琳目瞪口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这说的是什么猪话呢?

    “是衣服脏了!”潘琳怕他这话传出去,变了味道,连忙强调。

    “是衣服脏了啊,你这么激动干嘛?我又没说不是。”

    夏铭不解地看着她,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唇角微扯,“你脑补出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你好污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潘琳!

    夏铭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潘琳有点遭不住,脸憋得通红,“是你自己把话说得这么不正经,还让我负责。”

    “哪里不正经了?是你思想不健康,把我衣服弄脏了,弄脏了难道不该负责帮我洗一下吗?”

    “但凡你认真学了思想品德,你也不会污成这样!”夏铭停下脚步,从她堆放的书中,找出思想品德,敲了敲她的桌,摆在她面前,又看了看站在窗边的人,“赵毅,我刚才说的话,有哪里不正经吗?”

    “噗……咳咳咳。”附近咳嗽声此起彼伏。

    赵毅咳嗽了下,忍住笑,他想说是挺不正经的,但是对上夏铭幽深的黑眸,又不敢说真实想法,违心地点头附和:“正经,真是太正经了,没有半点引人误会的地方。”

    “????”

    听他这么说,潘琳震惊地望过去。

    赵毅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收了夏铭多少黑心钱,帮他说谎话?

    夏铭见她变成呆头鹅了,唇角勾起一抹极浅地弧度。

    这傻子,居然还相信人与人之间有信任。

    天真。

    天真好呀,很好欺负。

    啧啧,他一开始是没这个意思的……不过,她既然要这么想,那就成全她,就是这个意思吧。

    “……”

    潘琳有点怀疑人生,心下波涛汹涌,真的是她污了吗?

    见夏铭出去了,潘琳捂住脸,感觉有人在看自己,她又拿书翻开盖在头上,把自己藏起来。

    好丢人,谁让他说话这么引人遐想!!!!

    负责?

    洗衣服就洗衣服吧,说得这么暧昧!

    自己洗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送干洗店吧。

    _

    夏铭心情颇好地离开教室,往厕所走去。

    刚好回来的郭霖,看到他湿润的头发,心下惊讶,“铭哥~你出去看雪了?你在哪儿看啊?我都没看见你。”

    “没出去。”

    夏铭停下脚步,看了看他,又瞥了眼他身后的人。

    大家都回来了,若是这么多人都知道,他被潘琳喷了一身水,她就赖不掉了吧?

    “那你衣服、头发,怎么都湿了?”

    郭霖满腹疑惑,惊奇不已。

    “嗯……有人太激动,喝水喷我身上了。”

    夏铭没有隐瞒,直接说了。

    “卧槽,谁这么牛逼,敢喷你脸上,他还活着吗?墓位订了吗?墓志铭写了吗?葬礼日期多久啊?”

    郭霖大吃一惊,班上的人名字,放电影般快速在他脑袋里过了一遍,不知道是哪个胆大的高人做的。

    苏素心下一惊,见夏铭脸色不错,她觉得有点奇怪。

    他都不生气吗?

    这么高兴,不会是刺激过度,脑袋出什么问题了吧?

    苏素被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搓了搓手臂,蹑手蹑脚地跟在班长身后进教室。

    夏铭早就注意到了,苏素偷偷打量他的目光,没有放在心上,对郭霖说:“你回去吧。”

    说完,夏铭便没再理他,走进厕所,站在洗手台前照镜子。

    现在的他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过好在颜值够高,并不丑陋。

    夏铭捧着水洗了个脸,洗了好几次,他忽然有点庆幸,自己当时话已经说完了。

    不然水进了嘴里,就……

    夏铭打住不敢想下去,洗完脸,打算去储物室换一套衣服。

    走出去,夏铭猛地撞见站在门口的郭霖,吓了一大跳。

    反应过来,他眸色微深,不悦道:“你不回教室,在这儿干嘛?”

    “……我等你呀,回去也没什么事。”

    郭霖没想到,这样都能吓到他,心中涌现出一丝遗憾。

    夏铭没有防备,方才他故意吓他的话,一定能吓得他大惊失色,想想都令人激动。

    可惜了……

    “下次别这样了,我要是反应过激些,你这会儿可能嵌在墙里,抠都抠不下来了。”

    夏铭心跳依旧失控,不过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

    “……好吧。”

    郭霖想了想,觉得有这个可能。

    可能性还很大!

    夏铭可不是只会尖叫的小可爱,他是个危险地暴力分子,真吓到他了,肯定少不了一顿毒打。

    郭霖不敢再想下去,赶紧打住这个可怕的想法,跟在他身后,不解地问:“快上课了,你要去哪儿?”

    “没看见我这是去储物室的方向吗?你先回去吧,等会是英语老师的课。”

    夏铭不想他跟着,怕郭霖还对他有想法,他现在都尽量避免和他单独在一块儿,“她这么凶,规矩又多,你迟到几分钟,就得在后面,站着上几分钟课。我又不是小姑娘,需要人陪,回去吧。”

    “行吧。”

    郭霖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倘若知道,他得呕死,真是过不去这个梗了。

    不得不说,夏铭这番话打动了他,郭霖停下脚步,没再跟着走,“铭哥,能和我说一下,是谁喷的你吗?悄悄地,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夏铭脚步微顿,侧身凝视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怎么?你要帮我吐回去?”

    “你说说呗~”

    郭霖笑笑,不应也不否认。

    这也不是不能说的事,教室里有很多人,看见了根本瞒不住。

    夏铭说出个熟悉的人名,“潘琳。”

    “……”郭霖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他就说谁有这个好待遇。

    喷了铭哥一脸,他的脸色竟然还不是阴沉沉的,这人是潘琳就不奇怪了。

    铭哥对她一向宽容,要是他们敢喷他一身,皮都得掉三层。

    “回去吧。”

    夏铭见他眼珠转来转去,收回视线,神色淡淡地往储物室走去。

    去的路上,遇到从办公室出来的英语老师,夏铭朝她点了下头。

    “夏铭,还有一分钟上课了,你要去哪儿?”

    英语老师警惕地看着他,怕他逃课。

    夏铭不慌不忙地回复:“衣服打湿了,怕着凉我去换衣服。”

    “快去快回。”

    英语老师视线在夏铭身上扫来扫去,发现他不仅是衣服湿,头发和脸都是湿的。

    不知道他干了啥,不好让他穿湿衣服上课,英语老师脸色稍缓,提醒道。

    “嗯。”

    夏铭颔首,从她身旁离开。

    ……

    苏素感觉自己看一场雪,错过了很多八卦,回到教室就去问潘琳。

    见她趴在桌上,用书盖着脑袋,一动不动,苏素以为她睡着了,不好把她闹醒。

    和她一样好奇的人不少,刚好听到有人在说这事,苏素便过去听他们说。

    英语老师走进教室,上课铃声也刚好响了。

    扎堆聊天的人作鸟兽散,回到各自的座位。

    潘琳听到上课铃声,放下了头顶的书,见前方没人,心中蓦地松了一口气。

    察觉有无数道惊异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潘琳白净地皮肤微微泛起红晕,耳垂滚烫如血滴般,尴尬地恨不得找根地缝钻进去。

    ……

    夏铭回到教室时,已经开始上课了。

    他悄悄从后门进入,路过潘琳桌旁时,把换下来的衣服盖她头上,低声说:“负责吧。”

    潘琳眼前突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

    一股自然又清新的木质清香,突然进入鼻腔,她不觉嗅了下,身体顿时僵住。

    想到这怡人的气息,是夏铭身上的味道,潘琳整个人都不好了。

    “吁~”看到这一幕的人,唏嘘不已。

    写完句型的英语老师,听见身后的感叹声,蹙着纤细地柳眉,转过身呵斥,“吁什么吁?又不是在马场,你吁,我还驾呢。”

    “……”大家撇撇嘴,闭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