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461章 不怀好意
    潘琳听着他们的起哄声,脸红成熟虾,整个人都像是被火烤着,热得心慌意乱。

    她抿着唇,抬手拉下遮挡住自己视线的衣服,不悦地瞪向,坐在她前面那头可恶的猪,牙齿咬得咯咯响。

    潘琳很想把手中的衣服扔回去,又想到,自己把他的衣服弄脏了,她是该负责清洗干净,只好深呼吸,忍下这口气。

    “潘琳,你做什么呢?”

    英语老师转过身,就看到了被衣服蒙住头的潘琳,以为她对自己有意见,板着脸出声问她:“你就这么不想,上我课吗?还用衣服盖住。”

    “不想上,以后别来了。”

    她脸色阴晴不定,目光深深地注视她,并未看到夏铭把衣服盖在她头上那一幕。

    “我没有。”

    潘琳愣住,回过神连忙否认,心里有些委屈。

    这锅她不背。

    夏铭咳嗽了下,微微偏头,忍住笑。

    柳泉坐姿极为端正,目视前方,一脸认真。

    就怕英语老师一个不开心,就拿他开刀。

    自从铭哥把位子,换到前面去后,他就很少被英语老师点名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英语老师的‘最爱’了,柳泉想明白后,他更加坚定了,以后都坐后面的想法。

    在后面只要不说话,老师关注不多,非常适合摸鱼。

    英语老师狐疑地看了她半晌,开学到现在,潘琳一直都挺乖的,也没做影响课堂秩序的事情,或许真是她误会了也说不定。

    她没再说什么,移开视线,继续讲课。

    夏铭眉眼含笑,低头拆了块方糖,放嘴巴里,唇角勾起一抹极浅地弧度。

    一股淡淡地甜香,扑面而来。

    潘琳神色略微复杂,烦躁地把他的衣服塞进抽屉里,双手挤压着脸,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课上,不让自己受他的影响。

    这人又不做人事了。

    没人知道,潘琳是个甜食控。

    她的饮食起居,从小就被严格把关,这不许吃,那不许吃,而不让她吃的,全变成了她最爱吃的。

    夏铭吃的糖味儿太香了,坐在他们附近的人,都被勾得不停咽口水。

    英语老师并没有注意到,或许注意到了,没有说出来。

    一节课就这么艰难地过去了,临走前,英语老师说了晚读,她要听写单词的事。

    大家馋的眼睛都绿了,敷衍地应声儿。老师一走,就离开座位去要吃的。

    当然他们不敢向夏铭要,全都对好说话的人下手。

    “铭哥,你上课在吃啥啊,这么香?英语老师刚才瞄了你四眼。”郭霖就没这个顾虑了,直接伸手过去。

    “啪~”夏铭看着他如玉般的手心,一巴掌打上去,“你才四眼。”

    “……咳咳,我不是这个意思。”郭霖见他误会了,连忙解释。

    夏铭和他上课都会戴眼镜,没有度数,作用是为了装逼(夏铭:我不是,我没有。)。

    “来点吃的。”夏铭打下来不疼,郭霖没收回手,手指动了动讨要零食。

    夏铭也没多少了,弯腰打开抽屉,从里面抓了一把放上去,“我这不多,还想要就去找包谷,是他们给的。”

    “他们好狗啊,竟然不给我。”郭霖闻言惊了,拆开糖果包装,塞嘴里,吐槽他们,“学到了,下次我也不给他们。”

    “你总是欺负他们,他们又不是受虐狂,有什么东西都会主动给你。”夏铭唇角微抽,瞟看他一眼,“再说,他问过的,你当时在洗澡,他问你吃不你说你不要。”

    “有这回事吗?”

    郭霖眼中满是迷惘,挠头回顾了下,脑海里没这个记忆。

    柳泉走过来,夏铭不好厚此薄彼,抓了一把给他。

    “谢谢铭哥,谢谢铭哥。”柳泉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他不是过来蹭吃的,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份,捧着糖不停感谢。

    “这也太多了,我要不了这么多。”柳泉不好意思地说了下。

    夏铭听他这么说,淡淡瞧了一眼,从他手中抓了半把走。

    “……”柳泉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了。

    目睹全过程的郭霖,没忍住笑了,“噗~”

    和铭哥客气,他怎么想的?

    不知道进了铭哥口袋的东西,很难出去吗?

    就算铭哥难得‘大方’一回,愿意给出去,对他而言,那都是在割他的肉。

    和他客气,他就真不给了。

    所以想要就要,他给就接着,别和他推来推去,假客气虚伪。

    张成贤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拿着报名表,踮着脚尖,悄悄走到郭霖身旁。

    郭霖正准备坐夏铭前面那张桌上,余光瞥见,如幽灵般突然出现的张成贤,他吓了一大跳,从桌上跳下来,惊呼一声:“我日,张成贤你走路,怎么没声啊?”

    “你别笑,渗人。”

    郭霖心跳加速,移开眼,一掌捂住他的脸,往后推了下。

    “你怎么又来了?没完没了吧?”夏铭看到张成贤,表情淡了下来。

    潘琳觉得自己不该待在这,万一夏铭坑她就不好了,遂起身走人。

    “嘿嘿,我想让郭霖参加跳远。”

    张成贤的心高高悬起,很怕夏铭怒极砸本书过来。

    班上每个长得高的男生,都是参加运动会的好苗子,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他看中的几个人一定得确定下来。

    盛老师宣布后,压根没人找他问运动会的事,愁得他头都要秃了。

    他可不想像盛老师那样,英年早秃。

    见柳泉也在这,张成贤笑眯眯地说:“柳泉,男子组800米,考虑一下呗?铭哥他报了两项。”

    柳泉是个咸鱼,并不打算参加运动会,闻言不可思议地看向夏铭,“铭哥,他说的是真的?”

    “……”夏铭脸色微沉,心情更不好了,点点头默认了。

    他是被坑的,一想到这,他不由地看向身后那空下来的座位。

    夏铭轻哼了一声,跑得倒挺快。

    “哪些人报名了?还有哪些项目?”

    郭霖问完,觉得不如自己看快学,伸出手找他拿,“我看看报名表。”

    张成贤递过去,“你想报什么?都差人,一人只能报两项。”

    “不用说,我还没答应要报名。”郭霖大致看了下,漫不经心地说,语气要多欠打有多欠打。

    “……”

    张成贤神色微黯,暗忖:那你说个屁。

    夏铭吐出一口浊气,手撑着下巴,望着张成贤,目光如炬:“你一直盯我身边的人干嘛?眼里看不到其他人了吗?”

    “……那个……我是看你们身体素质好,所以觉得你们参加,拿奖的可能性会大些,能者多劳嘛。”

    张成贤声音弱弱的,心里慌的一逼,夏铭这眼神也忒恐怖了吧?

    感觉要把他杀了。

    把精力用在运动会上,为班级争光,总比用在打架上好吧?

    “能者多劳?”夏铭咀嚼着这四个字,嗤了一声,修长地手指敲了下桌面,森然一笑:“都像你这么做,早晚有一天能者都会被平庸的人拖累死。不过,是我的话,在我累死之前,我会先把那个让我多干活的人弄死。”

    “……”

    张成贤脊背一寒,假笑都快维持不住了。

    “先去问其他人,别老盯着我这边,班上这么多男的都死绝了吗?眼里只看得见我们三。”

    夏铭看着他,眼底满是不耐,“其他人都不愿意报名,你再问他俩。”

    “抱歉。”

    张成贤被他毫不客气地话说得面红耳赤,道了歉,迅速拿着报名表走人,像是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再追似的。

    夏铭声音不大,不过因为他本人受关注的缘故,有不少人在暗中留意他的动态,见他生气了,周围说话的声音都降低了。

    柳泉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小心翼翼地打量他。

    “上火了?”郭霖眨眨眼,不解地问。

    “没有,就烦他盯我身边的人,班上这么多人,找其他人不行吗?又不是没人了。”

    夏铭自己和潘琳争口气,答应下来的,他会依言照做。

    可他很烦别人打他身边人的主意,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令他感到恶心。

    张成贤如果是问了其他人,都没人愿意,找郭霖他们帮个忙还好说,其他人问都没问,就来找他们。

    把他们当什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他们成绩比他好多了,虽然柳泉考得是不怎么样,但是也比外校许多人好。

    “消消气,不和他一般见识。”郭霖安慰他,没有放在心上。

    就算真是头脑简单,他以后也不见得会比别人混的差。

    “铭哥,你怎么报了1500米?还有跳高,张成贤擅作主张帮你报的?”夏铭居然报了名,郭霖心下惊讶不已。

    他觉得天要下红雨了,小学他都没参加过运动会,以前的体育委员叫他参加,他理都不理的。

    “没什么,今晚要默写,你不去复习一下?”

    夏铭睨了他一眼,不想提这个令人悲伤的话题。

    郭霖黑眼明亮,唇角微微上翘:“……我会了,都是铭哥的功劳,要不是你提前听写了我们,现在要默写,我也不会这么淡定地玩儿。”

    痛苦过后,果然是阳光。

    这下郭霖也不觉得,补课有多痛苦了,看向身旁不知所以的柳泉,邀请道:“柳泉,你要不要来我们宿舍补课?”

    “铭哥的葵花爸爸课?”柳泉惊喜地看着他,语气轻快:“可以吗?”

    郭霖巴不得多拉个人下水,补课的时候是真的痛苦,但用得上时又是真的香,“当然可以。”

    “……”夏铭默默地看着郭霖,问过他的意见了吗?

    “铭哥?”

    没听到夏铭的回答,柳泉有些忐忑,郭霖答应没用,得铭哥同意才行。

    “嗯,你想来就来。”夏铭无所谓,赶一只羊是赶,赶一群羊,也是赶,只要不在他课上吵闹,问题就不大。

    “不过,事先说好,来上我的课,就别想逃课,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郭霖热情道:“来嘛,来嘛~就差你了!”

    “……”柳泉浑身战栗,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郭霖,总有种答应就进火坑的感觉。

    去不去呢?

    他和他们玩儿,不就是为了共同进步吗?那还在犹豫什么呢?

    可郭霖会这么好心吗?他们不是看不惯他接近夏铭吗?

    怎么会主动邀请他,加入他们的团队呢?

    柳泉总觉得他心怀鬼胎,不怀好意。

    答应吧……答应吧,一起下十八层地狱吧。

    郭霖心中激动不已,表面上却一片镇静,定定地看着柳泉。

    这笨蛋又在走神了,郭霖很无语,不知道他这脑袋,到底怎么长得比一般人要呆一些。

    见他还是不吭声,郭霖心里着急,不停腹诽:快点答应啊……大家一起感受铭哥的‘温柔’教导,有‘福’一起想嘛。

    “嗯?”

    夏铭挑眉看向他,见他又在发呆,按了按眉心,“你又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喜欢发呆。”

    “……啊,没。”

    柳泉回过神来,面上微热,慌忙摇头,“我要参加。”

    管他的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那几个加入了,小葵花爸爸课堂的人,全年级排名都在稳步上升。

    这么大的诱惑,就算是圣人也顶不住啊,一点危险算什么呢。

    “哦……那行,郭霖你把课表发他一下。”夏铭神色平静地吩咐道。

    “好。”

    哦耶,又一个自动入坑的人!

    他要把这个好消息跟其它人分享一下,“铭哥,我回座位了。”

    “嗯。”夏铭淡淡地应了一声,翻看自己的问题本。

    “我也回去了。”

    见夏铭要看笔记,柳泉不好再打扰他,说了声。

    “……”夏铭没开口,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

    潘琳嘴里含着苏素给的糖,躲在窗帘后面玩手机。

    “运动会你要参加吗?琳琳。”

    苏素听着不远处,张成贤可怜巴巴地哀求声,啧了下问她。

    潘琳在刷微博,没有抬头,“我报了个接力赛。”

    “我有点想参加,可我不知道,我适合什么。”苏素虽然体育差,但是运动会这种集体活动,她还是想出一份力的。

    “……我觉得你还是去组织个拉拉队,给他们加油吧。”

    潘琳看了苏素一眼,真的想不出来,她这糟糕到极致的身体素质,能参加什么体育项目。

    跳高、跳远,和她一样,身高不行。

    腿太短了,话挺残酷扎心,却是事实。

    铅球,她丢不动。

    跑步,能要她老命。

    ……

    跳绳倒是可以,不过她们没怎么练。

    去了很大可能是陪衬,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

    这是所有项目中,苏素唯一能参加的了。

    “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

    苏素抿着唇,难过地看着她。

    “没有!不是看不起你,是咱们得量力而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