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62章 美丽冻人
    潘琳拍拍她的肩膀,其实不太想打击她,可不说出来,苏素会膨胀地觉得自己又行了,“最近班上应该会组织参赛队员,进行集中训练,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操场看看。”

    “各个项目都会有,和老师说一声,可以亲自体验一下。”

    潘琳想到她跑步时,苦大仇深的样子,有点想笑,“跑步就算了,我怕你跑着跑着,就蹲下了。”

    苏素幽怨地看着她,她就知道,琳琳也觉得她是个渣渣,“哦。”

    潘琳的手机倏地振动了一下,垂眸瞄了眼,是一条QQ新消息。

    【谢晨露:琳儿,听说夏铭要参加运动会,是真的吗?】

    【柠檬:你听谁说的?】

    这么快就传出去了吗?谢晨露的消息还挺灵通的,潘琳有些惊讶。

    【谢晨露: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得意]。我还知道你喷了夏铭一脸水呢。】

    【柠檬:……】

    潘琳莫名地有点心虚,撩起窗帘,想看下是谁说的。

    【谢晨露:放心吧,我不怪你,怪只怪他笨,不知道躲开,他是不是又嘴贱,撩拨你了?】

    看他们都有嫌疑,潘琳微微蹙眉,放下窗帘,继续打字:【那你应该知道他会参加,还问我干嘛?】

    潘琳没回她后面那个问题,她和谢晨露目前关系不错,不想因为夏铭这个狗男人坏了两人的关系。

    夏铭不值得!

    【谢晨露:确认一下,别人的消息有误,你这的消息真实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柠檬:……你真看得起我啊。】

    潘琳有些无语,不知道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信任,她可是她的‘情敌’啊。

    虽然她和夏铭毛关系都没有,但在别人眼中,显然不是这么回事,他们都认为她和夏铭有无数腿。

    【谢晨露:那可不,你是唯一一个干了蠢事,祸害了夏铭,却没被他打击报复的牛人,说实话,我真柠檬了,不过呢,我相信你的为人。】

    【柠檬:……】

    蠢事……哪里蠢了?

    夏铭不叫那声妹妹,她至于惊成这样吗?

    潘琳不知道回什么是好,发了几个点点给她。

    【谢晨露:他参加的是1500米和跳高?】

    【柠檬:你不是知道吗?】

    【谢晨露:要核实一下,准备工作也得严谨点。先不说了,我要去设计应援手幅了,886。等运动会开始时,我来找你玩呀,记得帮我占个方便看夏铭的好位子。】

    【柠檬:……】

    苏素见她表情变来变去,不解地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潘琳微不可几地叹气,关了手机屏幕,凝视着她没有说话。

    “我脸上有东西?”

    苏素眨巴眼睛,被她看得毛毛的,下意识伸手摸了下眼睛。

    手心干干净净,没有脏东西。

    那她到底在看什么呢?

    “没有。”潘琳捂住嘴,打了个哈欠,说:“咱们出去吧?再过一会儿就上课了。”

    苏素看着腕表,还有两分钟,“好吧。”

    潘琳掀起帘子,让她先出去。

    苏素往座位走去,见张成贤拿着报名表,从自己身边路过,问都没问一下她的意见,皱眉不悦道:“喂,张成贤,你瞧不起人吗?”

    张成贤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疑惑地回头望去,见苏素微微一愣,茫然无措。

    他哪里瞧不起人了?他瞧不起谁了?

    “为什么这么说?”

    张成贤觉得自己奇冤无比,不明白好好的,怎么会背了一口锅。

    看到从窗帘里出来的潘琳,张成贤紧张得汗流浃背,这也是个不好惹的。

    “你叫他们参加运动会,为什么不叫我?”

    苏素见他还好意思问,脸色更难看了,她感觉自己受到了差别对待,很寒她想为班级做贡献的真心。

    潘琳:“……”

    “……”张成贤心中百感交集,眼底满是复杂,还有主动参加的?

    夏铭不准他打身边人的主意,潘琳也不定会答应啊。

    他跳过她,不让她去,这不是为了她好吗?

    就苏素那废材体质,上体育课经常被方老师点名批评,上运动场和其他运动健儿比赛,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张成贤觉得自己太难了,就算潘琳允许他打苏素主意,他也从没想过让她参加。

    看着苏素岔岔不平地模样,张成贤深感无奈。

    直说,是不可能直说的,女孩子脸皮薄,说苏素身体素质不行,她下不来台,很有可能会记恨上他。

    还没等张成贤想好,怎么劝说她改变心意,郭霖就把苏素拉走了。

    “呼~”

    见此张成贤松了一口气,叹了一声。

    潘琳并没有走,看着他明显松口气地模样,意外地打量他。

    对上潘琳洞察一切的目光,张成贤心慌气短,紧张地绷紧身体,尴尬的朝她一笑。

    糟糕,忘了这还有个人。

    潘琳没理会他的窘迫,移开视线回座位。

    张成贤回头看了下她的背影,隐隐有些腿软,轻拍着心口,看了下报名表,过去找班长。

    潘琳快走到夏铭那儿时,刻意绕了一圈,才回座位。

    她也不嫌这么麻烦,可减少与夏铭的接触,就能避免大部分麻烦,何乐不为呢?

    夏铭看到她的举动,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放学后,潘琳把夏铭的衣服装起来,送去洗衣店,和老板说好她明早来拿。

    回去她便和母亲说,她要参加运动会。

    这话一出,毫无意外地遭到了,余雨的反对。

    “我不同意!”

    余雨冷着脸,装出来的温柔,在这一刻完全崩塌,“我给你推掉所有演出,不是让你参加运动会的!”

    “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和我说的什么?你说你想好好学习,我给你机会了,也没逼着你去演出,你现在在做什么?”

    “之前你学习时间不多,成绩不好不坏,算我的锅。现在你把心思,全放在学习上,我也没见你拿第一。什么都没做好,你对自己要求就这么低?”

    “你有这个空闲时间,不如我给你安排工作?免得你太闲,找不到事做。”

    ……

    潘琳静静地听着,没有和她起争执,没这个必要,等她不说了,她就可以走了。

    余雨说口渴了,见她一句话不说,心里憋得更难受了,不停地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温柔,要温柔,要温柔。

    潘琳抬眼看了母亲一眼,眸里没什么情绪,“说完了?那我上去了。”

    “……你这什么态度?”

    余雨紧紧地握紧水杯,她的手劲儿不大,捏得手心都痛了,还是没有把玻璃杯捏碎。

    手就是她的命,余雨也不可能让玻璃划伤她的手。

    她铁青着脸,放下杯子,拉住潘琳不让她走,“把你班主任的号码给我,我倒要问问他安的什么心,让你去参加运动会,你们班是没人了吗?他不知道你的手有多珍贵吗?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他赔得起吗?”

    “是我自己要参加的,和老师没关系。”潘琳见她越说越过分,脸色也不好看了。

    “哪这么容易受伤?你别想太多。”

    潘琳很烦她把自己手看得太重,说来好笑,她在她母亲心中的分量,还没有她的手重要。

    这是多么讽刺的事。

    余雨冷着脸,眼底一片阴翳,摸出手机,点开拨号界面,不想和她废话:“号码?”

    “没有。”

    潘琳是不会给的,她这会儿忽然有些庆幸,报名的时候,不是她妈妈陪着去的了。

    她在家长通讯录上,登记的是她哥的号码,没记父母的。

    潘琳想了想,以后也不打算和家人说她要干什么了。

    她妈永远也不可能,在她参加运动会时,像其他家长一样,为孩子加油助威。

    看来是母亲近日来的友好,让她忘了,她仍是那个把手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潘琳嘲弄一笑。

    怪她想太美……

    余雨心下一沉,血液在不断翻涌,她的呼吸略显急促,显然被女儿的忤逆气得不轻。

    她盯着潘琳看了半晌,一字一句道:“那好,我明天就去你学校找老师。”

    “非得让你班主任,把你换下来不可。”

    余雨不想去京都一校,是因为学校不少老师,知道他们家丑事。

    潘秋暝叛逆时,不说闹得满城风雨,但也是全校皆知,她一张脸都被他扒着丢在地上踩了一干二净。

    那会儿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出门见人。

    自从那日起到现在,她再也没踏入京都一校一步,潘秋瞑毕业,她都没去过。

    那个地方,有她最不愿意回顾的过往,是她的耻辱之地。

    见潘琳平静的眼里有了波澜,余雨心里痛快,继续说:“你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同意你去的,运动我会给你请假,你就不用去了。”

    “……”潘琳面无表情地注视她,黑眸里满是讥诮,看着她疯狂的模样,只觉得她陌生极了。

    这是她的母亲。

    和教科书上,所说的一点都不一样。

    不止是别的家的孩子好,别人家的妈妈,也比别人好。

    “如果您真去我的学校,和我老师说一些有的没的,我就搬去和我哥住,以后不回来了。”

    潘琳压下心中的愤怒,说完绕过她,拎着书包上楼。

    许妈进门就感觉到,屋内的气氛不对,这母女俩又吵起来了,她有些无奈,叹了一声走进厨房。

    “你在威胁我?”余雨听着她这隐含警告的话,神色错愕,不愉地问。

    潘琳停下脚步,回头望了她一眼,“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话一出口,潘琳抿着唇,忽然感觉这话有点耳熟,好似在哪里听过。

    “行,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了,我让你爸回来管你。”

    听到她疑似怪她无理取闹地话,余雨更窝火了,她到底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两个只会顶撞家长,和家长对着干的孩子?

    “我如果碍着您的眼了,您可以直说,我搬出去就行了,不用说的我好像个白眼狼。”潘琳不乐意听了,说的她爸回来了,她的做法就对了似的。

    如果爸爸也和妈妈一样,连参加个运动会,都要干预不让她去,她依旧不会妥协。

    “其实我完全可以不和您说,我和您说了,只是想让您有空去看一看,不是让您阻止我去。”

    潘琳心灰意冷,感觉自己和她没法交流了,也不想和她说话了。

    她这个人,只活在自己世界里,只要‘我觉得,不要你觉得。’

    “你不去就算了,当我没说过,以后我也不会告诉你了。”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我知道您本事大,我不给您号码,您也能从其他地方得到。可如果我知道,是因为您的缘故,我参加不了运动会,我就搬去和哥住了。我想哥哥他应该不会嫌弃,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妹妹。”

    潘琳每说一句话,余雨的脸色就黑上一分,阴沉沉地盯着她。

    达到目的,潘琳便没再刺激她了,赶紧上楼,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她不去就算了,她打电话让她哥去。

    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参加运动会呢,想必她哥应该不会错过。

    想到她还有哥哥,潘琳糟糕的心情,逐渐恢复如初。

    等回到房间,郁气全部消失殆尽。

    潘琳把书包挂上,脱了外套,给她哥打电话。

    电话没接通,潘琳打了好几个,始终没人接。

    知道他在忙,潘琳没再打扰他,发了条消息过去,说了一声。

    次日一早,天更冷了些。

    潘琳穿上羽绒服款校服,戴上帽子、口罩、围巾、手套,把自己包裹得非常严实。

    苏素看到她,惊得瞠目结舌。

    潘琳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

    “你这样太夸张了吧?”苏素捏住她可爱的猫爪手套,咽了咽口,惊叹不已。

    “没你夸张,冬天来了姐妹,你居然还能穿秋款校服。”

    潘琳看着她单薄的衣服,蹙起眉头。

    看着都冷,感觉她俩不在一个季节。

    昨晚下大雪,正常人都顶不住,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潘琳看着都害怕,她怕冷,穿成她这样门都不敢出!

    “你现在像个熊!你知道吗?特别臃肿!!”

    苏素怀疑她被冻傻了,不然怎么穿成这样?

    “你不怕去了学校被人笑吗?”

    “怕什么?我暖和就行了,关他们啥事?”潘琳不放在心上,什么都没暖和重要!

    她才不要美丽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