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63章 她来了
    “……”

    苏素无话可说,上车对楚叔说道:“楚叔,不用开空调了。”

    楚叔看到潘琳的打扮,惊讶片刻,点点头。

    “不用了,我脱外套就行了。”他们俩穿的都不多,潘琳不想让他们迁就她,连忙阻止了。

    “关吧,不用脱,我不是很冷。”

    苏素躺潘琳身上,惬意地眯起眼,她身上挺暖和的。

    楚叔考虑了下,听了苏素的意见。

    “琳琳,你和你家人,说你要参加运动会没?”苏素睡在她腿上,望着她问道。

    潘琳伸手拿走她脸上的头发,提起这话题,心情不太好:“说了,我妈不让我参加。”

    “……”说实话,听到她这个回答,苏素一点都不惊讶,“秋暝哥要来吗?”

    “要,昨晚他发了消息给我。”

    潘琳唇角微扬,看着她:“你呢,和叔叔、阿姨说没?”

    “嗯,他们不支持也不反对,看我的意思,如果我参加了,他们会来看的。”

    苏素的父母很开明,因此家庭关系非常融洽,“不过,我哥也知道了。他又嘲讽我,说让我别出去丢人现眼,你说怎么会有他这么可恶的人啊?”

    “我严重怀疑,我和他们不是一个妈生的。”

    苏素猛地坐起来,她怕自己太激动了,会喷口水在潘琳脸上,那就尴尬了。

    潘琳微楞,揉了揉她的头发,“别瞎想。”

    楚叔点头,赞同潘琳的话,眸中闪过一丝深思,“琳琳说的对,素素你别胡思乱想,难道你听见谁乱嚼舌根了?”

    “没有。”

    苏素随口一说,她只是有点怀疑而已。

    “好吧,假如有人在你面前乱说,记得和管家说下,他会处理的。”

    苏素眼中划过一丝疑惑,总觉得话题,突然变严肃了。

    地上有雪,车开的不是很快。

    到了学校不远处,两人拎着书包下车。

    一阵刺骨的寒风袭来,潘琳微微眯眼,好在她戴了口罩,能抵挡大部分冷风。

    她取下围巾,给苏素套上,“你系一下。”

    苏素冷得牙齿打架,闻言没有拒绝,外面的确冷。

    她不该笑琳琳的,这该死的天气预报,都是骗人的,一点都不准。

    “这个也戴上,下次多穿点。”

    潘琳见她系好了,又把手套给了她。

    看着在冷风中颤抖的苏素,她忍不住笑起来。

    苏素不想说话,任由她嘲笑,在心里安慰自己:回到教室就好了!!!

    “我要去洗衣店拿衣服。”

    “我要去买点零食。”

    两人同时说道,听着对方的话,微微一怔,相视一笑。

    “那行,咱们一会儿,在校门口会和!”潘琳笑着说。

    苏素没意见:“你有没有要买的东西?我帮你带。”

    潘琳想了想,说:“给我带点话梅糖吧。”

    “陈皮糖要么?”

    “要。”潘琳还要准备些,分给其他人。

    “行。”

    洗衣店的人不多,潘琳拿了衣服,便去校门口等人了。

    五分钟后,苏素才突破重围

    怕潘琳等太久,她是跑着过去的。

    “你走慢点,地上滑,别跑。”

    潘琳环顾四周,发现苏素跑着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人,朝她招了招手。

    苏素看过去,知道她在哪儿后,放慢了脚步。

    她白嫩的脸颊被冷风刺得绯红,粉唇微启,不断地吐着白气。

    那家小超市太多人了,她都被挤暖和了。

    苏素:“东西我放口袋里,到教室再给你吧?”

    “好。”潘琳不急着吃。

    “你去配个眼镜吧?我看你近视好像又严重了。”

    潘琳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觉得她这样不行。

    “不去,不配,不想戴眼镜!!!”

    苏素摇头,很抵制戴眼镜,“等我满18岁,我就去做近视矫正手术。”

    潘琳微噎:“……你上课能看清楚黑板吗?”

    “隐隐约约能看见,我同桌能看见,笔记她会给我抄。”

    苏素挽上她胳膊,边走边说。

    潘琳很无语,拿出校牌给门卫看,“不想配眼镜,那就保护好你的眼睛吧。”

    “嗯嗯呢。”

    苏素乖乖答应,也拿出了校牌,甩了两下。

    她晚上没怎么看漫画,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

    门卫看了下苏素的校牌,板着脸,叮嘱道:“下次戴脖子上,不要拿手里晃。”

    “哦。”

    苏素撇了下嘴巴,走远后,贴着潘琳说,“他好过分,你也是拿在手里的,他不说你,只说我一个,她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潘琳看着她一脸委屈地眼神,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脸,“巧合,兴许是你晃得太高了,他心情不好,你刚好撞上枪口。”

    “哼,带着情绪工作,一点都不专业。”

    苏素拿下她的手,视线落在她拎的袋子上,“这是夏铭的衣服吗?”

    潘琳笑容淡了些:“是。”

    ……

    “盛老师好,闫主任好。”

    看着并肩走来的两人,她俩问了声好。

    “你们好。”

    盛励正在和闫桓说话,闻言看了她俩一眼,视线落在苏素单薄的衣服上,眉头一皱,“苏素,你多穿点,注意保暖,当心以后得老寒腿。”

    “哦。”苏素尴尬地笑笑,绷着脸,不敢去看他。

    “你像潘琳这样穿最好。”

    盛励怕她不当回事,夸了下潘琳。

    “……”潘琳也尴尬了,感觉怪怪的。

    见苏素冻得打哆嗦,盛励没再继续说下去,“快些上去吧。”

    “嗯。”

    潘琳和苏素加快了脚步,就算他不说,她们也不打算优哉游哉地走了。

    进了教学楼,两人松了一口气。

    “对了,琳琳,我买东西时,听见有人说你和人打架了?什么时候的事啊?听说你把人都打趴了?”

    苏素忽然想起,关心地看着她。

    “嗯,军训结束那天发生的事,他们是装的,其实没那么夸张。”

    潘琳安慰她,这不算什么事,她不想她担心,就没和她说。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苏素皱起眉头,“下次遇到这种事情,直接报警吧,不要和人硬碰硬。”

    “好。”潘琳眸色微暗,问她:“这事传的很广?”

    苏素抿唇:“我今天听说的,之前没有,不知道传了多久了。放心吧,没什么人信,你惹到谁了?他们为什么要打你?知道是谁打的你吗?”

    “他们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向我道过歉,不用担心我。”潘琳含糊带过,没有说他们名字。

    她还没来得及去初二找麻烦,他们就鼻青脸肿地到她面前来道歉了。

    知道是她被篮球砸那天结下的梁子,潘琳郁闷得不行,这些男生,也忒小心眼了。

    这么一想,夏铭都算品德高尚的人了。

    苏素皱眉还想问,见老师路过,上楼的人也多,便没再追问。

    回到教室人更多,怕传出去影响潘琳的名声,苏素就更不方便问了。

    两人分开,潘琳回到座位,取出衣服,放在夏铭的桌上。

    夏铭喝着奶,咬着包子进教室。

    大家司空见惯,最近检查的不严,很多人带吃的进来,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

    就连王韬也没悄悄记他名字,若要仔细查,全班没一个人的屁股是干净的。

    因为这种小事得罪人,得不偿失。

    学校今天的包子,味道还行,夏铭都吃完了。

    扔了食品袋和牛奶盒,夏铭走回去,看着潘琳的背影,出了会儿神。

    潘琳看着打在她书上的影子,回头望了一眼。

    看着立在身后的夏铭,她蹙起眉头,问他,“你站我后面干什么?”

    “我休息一下不行?”

    夏铭嗤了一声,回座位,拿起桌上的衣服,“确定洗干净了?”

    “……”潘琳默不作声地看着书,并不想和他说话。

    自己没长眼睛看啊?

    夏铭注视她良久,见她打定主意不理人,冷哼一声,摊开检查。

    他衣服不脏,水干了,不会留下痕迹。

    依着他俩糟糕透顶的关系,她会亲手给他洗衣服的可能性不大。

    这衣服应该是送洗衣店了。

    算了……送去洗衣店,花的是潘琳的钱,还是坑到她了。

    小坑多了,就变成大坑了。

    夏铭写了张纸条,揉成团扔给她。

    潘琳突然被砸了脑门,懵了下,抬头望去。

    她捡起纸团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了几个字:花了多少钱呀?

    【你要给钱?】

    潘琳写好还给他,狐疑瞟他。

    这个抠门鬼会这么好心?

    【夏铭:不给~6~】

    【潘琳:那你说个屁,别扔了,不回![高冷]。】

    潘琳嫌弃地扔回去,不打算回他消息了。

    “嗤。”

    夏铭挑了挑眉,回过头,视线落在潘琳口罩包裹住的脸上,进教室还戴口罩,奇奇怪怪,长疹子了?

    他坏心思起,伸手拉下她的口罩。

    潘琳踹了他一脚,恼羞成怒地看着他:“你干嘛?”

    “我怕你憋死,看你脸红成啥样了?”夏铭看着她光洁的皮肤,微微一愣,脸上什么都没有,干嘛戴口罩?

    夏铭拿出镜子,对着她照。

    潘琳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自己,心下一惊,不过还是不爽地瞪他:“要你多管闲事。”

    是有点热,潘琳脱了外套,放在腿上。

    夏铭耸肩,想了想,说:“运动会你妈来吗?”

    “不来。”潘琳防备地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嘛?“我哥要来,你想搞事情的话,我就把你欺负我的事,告诉我哥。”

    夏铭眸光微闪,抿唇不语:“……”

    狠人,潘秋暝要来,他来了,他还怎么欺负人?

    潘琳眼中闪过一丝怀疑,难不成他说的是真的?

    为什么提起她哥,他就会露出心虚的表情?

    真认识他哥?认识她?可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见她若有所思,夏铭转过身,思考见到了潘秋暝,他该怎么应对。

    贴吧里有关他名字的消息,全部被他删掉了,就连夏铭吧,都被他黑掉了。

    就算他从别处,听说了他的名字,潘秋瞑也不定能确定是他。

    想到军训时留下的照片,夏铭突然有点后悔。

    他亏大了,早知道,不为了李教官破例的。

    感情用事要不得……

    ……

    初一新生才军训结束不久,排列出整齐的方阵,对他们而言不是难事。

    而其他两个年级的学生,就比较痛苦了,一个个训练后,都跟霜打过的茄子似的。

    参加运动会的人选确定下来,每天放学后,操场上都是热热闹闹的。

    潘琳训练时,苏素陪着她。

    苏素一一试过,那些比赛项目后,她就打消了参加的想法。

    没一个运动项目适合她,就连最简单的跳绳都不行。

    苏素已经彻底绝望了,为了不让自己,沉浸在自己是个渣渣的打击中。

    她非常积极地组织,班上不参加运动会的女生,进啦啦队给班上的参赛选手跳加油操,用另一种方式为班级做贡献。

    潘琳倒是想让她多和她跑跑,锻炼身体也好,但苏素以要教其他人学舞为理由,拒绝了她的提议。

    这么正当的理由,潘琳能说什么呢?只能无奈地摇头,自己跑步。

    距离运动会越来越近,大家变得浮躁了许多。

    盛励说了很多次,让大家保持平常心,但大家还是很激动。

    对此,他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感叹一声:年轻真好,活力满满。

    ……

    “琳琳,喝口水,休息一下吧?你看你,跑得满头大汗。

    谢晨露递水给她,劝道,“不用这么卖力,娱乐而已。”

    谢晨露觉得她这样好傻,她们班都佛了,拿不拿奖不重要,玩得开心最重要。

    灭绝师太这么可恶,怎么能让她面上有光,升职加薪呢!

    “我暂时不喝。”

    潘琳擦了擦汗,朝她笑了下,“不算卖力吧,就当减肥。”

    谢晨露无语:“……你那是婴儿肥,很可爱,影响不大,减什么肥啊,小心长不高哦。”

    “你别咒我!”

    潘琳闻言摇头瞪她,继续跑,并打发她走:“你去找夏铭呗。”

    “我让汪深去给他送了。”

    谢晨露神色淡淡,语气低落,“他不要我的东西。”

    “那你确定,他会要汪深送的?”

    潘琳感觉嘴里有股铁锈味,“不说了,我难受,喘不过气了。”

    “唉。”谢晨露也不确定,见她脸色不对,对乐言说,“你陪她跑吧,我去找夏铭。”

    “看着她,别让她摔了。”

    “好。”乐言答应下来,小跑着跟上潘琳。

    夏铭在练习跳高,周围围了一大圈看的人。

    谢晨露突破重重包围,进入内圈,看着汗水直流的夏铭,有些心疼,“夏铭来喝一口水吧。”

    围在周围的人,看到这熟悉的一幕,笑起来,暗忖:她来了,她来了,她又带着水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