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64章 让我来!
    周围人很多,夏铭没有甩脸色给她看,只当她不存在,几步走到老师身边,防止她跟上来。

    见他对自己避如蛇蝎,谢晨露心里不是滋味:“……”又这样。

    郭霖见不得美人伤心,凑到她身边,好心地说:“你自己喝吧,他有水喝。”

    好好一个大美人儿,年纪轻轻,眼就瞎了……唉。

    怎么就看上了铭哥这个,没有感情的男人呢?这不是找罪受吗?

    “……”

    谢晨露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没理会他,握紧送不出去的水,幽怨地看着和老师说话的夏铭。

    那道目光炽热火辣,夏铭忽视不了,不想给她任何期待,因此没有理会。

    “郭霖,你认识夏铭几年了?”谢晨露见他始终没看自己,心下失落,侧身询问身旁的男生。

    郭霖摸了摸鼻子,没有说,反问她,“怎么了?”

    “你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吗?”谢晨露专注地看着他,不错过他任何情绪。

    “……反正不是你这种。”郭霖仔细想了下,决定如实说。

    虽然话很残忍,但是能让她清醒一点,及时止损挺好的。

    郭霖怀疑夏铭对潘琳有意思,但是他做的那些事,又不像喜欢她。

    夏铭和情情爱爱不沾边,说他是从小被人追着长大的也不为过,女性缘好的出奇。

    夏铭长得好,只要不用拳头说话,男男女女都喜欢他,‘夏铭吧’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粉是最多的。

    他没谈过恋爱,也不喜欢和女孩子玩,因为他觉得女孩子烦,说话声音尖锐刺耳还很大声。

    说实话,谢晨露打动铭哥的可能性不大。

    “……”

    谢晨露笑容逐渐消失,给了他一记死亡凝视,咬紧牙关,一脚踩了上了他的猪蹄。

    瞎说什么大实话!靠!是人吗?

    她这个人听不得实话不知道么?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这话果然没错!

    “实话都不让人说了?”

    郭霖痛得跳脚,皱眉怀疑地看着她,“我这是运动员的脚!你是不是敌方派来的卧底?故意踩伤我,不让我上场拿第一?”

    “呸,谁能请得起,我这么大牌的卧底?你可别往你脸上贴金,第一是我家铭铭的。”

    谢晨露握紧水瓶,在他眼前晃了下,一字一句地警告他:“就、不、准、你、说!”

    “……”郭霖看着她这举动,咽了咽口水,心惊肉跳。

    知道她是个狼人,真怕她砸下来。

    他往后退几步,防备地看着她,心中微动,笑着说:“铭哥在看你!”

    “!!!”

    谢晨露心头一跳,怕夏铭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惊慌地收了手,连忙回头朝他看过去。

    夏铭背对着自己,压根没有回头的迹象。

    知道自己被耍了,谢晨露登时火冒三丈,打定主意要让郭霖好看!

    她正打算找郭霖算账,看过去,他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谢晨露深呼吸,扫视一圈,里里外外全是人,没有一个是郭霖。

    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怒气,周围的人纷纷避开视线,不敢与她对视。

    ……

    潘琳跑完步,叉着腰,站在跑道边喘气。

    乐言见她气喘吁吁,唇干得褪皮了,把水递给她:“抿一点,润润唇。”

    “谢谢。”潘琳没再拒绝,接过水,扭开抿了一小口。

    “我去看看露露,你一个人行吗?”乐言不放心谢晨露,夏铭说话不好听,最近更是无视露露的存在,她不想让她单独面对他。

    潘琳笑了笑:“你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那好吧。”乐言得到回应,转身离开。

    乐言往训练跳高的地方走去,和郭霖擦肩而过,他脸上的笑容太过灿烂,乐言不由地回头望了他一眼。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高兴?

    乐言想不明白,他们不熟,她很快就抛之脑后了。

    ……

    潘琳休息了几分钟,呼吸没那么急促了,起身去找苏素:“素素。”

    苏素听见有人叫自己,转身看去,见潘琳面色红润,走得极慢,上前去扶她:“你们训练结束了?”

    “嗯,你们练习得怎么样了?”潘琳看了看,正在跳舞的人。

    “差不多了。”

    苏素搬了张凳子,放在潘琳脚边,拉着她坐下:“坐,你要不看一下?”

    潘琳答应下来:“好。”

    “手机给你,我打手势,你就放音乐。”苏素把手机递给她,叮嘱。

    “嗯。”

    潘琳拿着她手机,等她站好。

    苏素和其他人说了下,朝她比了个OK。

    潘琳点了播放,看着她们跳。

    ……

    郭霖先去看了候沈他们,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恰好他们班女生跳舞的地方离这不远,他又过去看班上的女生跳舞。

    “苏素舞跳得不错,为什么体育这么差?跳舞也是个体力活啊?”

    潘琳耳畔响起一道低低的询问,她淡声回复:“跳舞几分钟,运动几分钟不止。”

    “……有点道理。”郭霖似乎被说服了,不是没这可能。

    潘琳回了话,才发现身边多了个人,好奇地转身看去,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郭霖,她吓得蹦起来,跳出半米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没声儿?”

    “我刚过来,怎么没声儿?我不是问了你问题吗?你还回答我了!!”

    看着她一惊一乍地模样,郭霖有些不解,潘琳不会老年痴呆提前了吧?

    她这突然一蹦,都把他吓到了!

    吓死宝宝了!郭霖拍拍心口,压压惊。

    潘琳蹙眉,讪讪地说:“……我是说走路声。”

    “……你看得太专注了,音箱就在你后面,声音也不小,估计是因为这个,你才没听见。”

    郭霖发现凳子空下来了,怕她反应过来,一屁股坐了上去。

    “……”

    潘琳看着他麻利的动作,唇角一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就没见过这么猥琐的人,不是说他人很好,对女孩子非常温柔体贴吗?

    怎么会做抢人凳子这种事?

    噪音太大,苏素并没有听到,两人之前的一问一答,看到郭霖的动作,瞬间瞪圆了眼睛,呵斥他:“郭霖,你给我起来!那是我搬给琳琳坐的,你想坐,自己去找椅子。”

    “你去老师那顺一张呗,和女孩子抢座位好意思么?”

    苏素说他一点都不客气,就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讲究的。

    郭霖见他们班女生,纷纷惊讶地看着自己,为了不崩形象,笑着说:“这不是天冷了吗?坐下去很凉,我帮她暖暖凳。”

    “不需要,谢谢。”

    潘琳冷淡地看着他,拒绝了。

    苏素听着他的话,忍不住翻白眼,“听到没?人家不需要你给她暖座,少找借口,你就是想抢座。”

    女生坐热板凳,很有可能招来尿道炎!

    “……”郭霖被拆穿了心思,挠了挠头发,起身让开了座位。

    “你坐吧,我不坐了。”

    潘琳见他被苏素说的脸红,啧了下,没想到他脸皮还挺薄的。

    和夏铭玩儿的人,还有脸皮薄的,多稀奇的事?

    听着潘琳的话,郭霖高兴地坐了回去,得意地扬起眉,看向她:“苏素,你听见没?这回可不是我要抢座位,是潘琳主动让我的。”

    “……”苏素继续翻白眼,懒得理他。

    万一人家客气一下呢?

    潘琳宁愿站着,也不想坐郭霖坐热的位子。

    倒不是怕有毒什么的,纯粹是不喜欢带着别人体温的东西。

    其他女生见此笑起来,“郭霖,你要来跳舞不?”

    “不跳!”郭霖不想跳她们这娘唧唧的舞蹈,一点儿都不酷。

    苏素见他这般嫌弃,冷哼一声:“什么风把你吹这来了?”

    “东南西北风。”郭霖挑眉,笑盈盈地看着她。

    “……”

    苏素噎了下,最后一个舞蹈动作结束,她拍手说了声:“解散。”

    其他人松了一口气,去拿自己的衣服。

    苏素朝潘琳走去,笑着问她:“你觉得我们跳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需要改进的?”

    “不怎么样。”潘琳还没开口,郭霖就先插了一句嘴。

    苏素极力忍住怒气,刮了他一眼,“你闭嘴,没让你说话!”

    郭霖一副为她着想的模样,“你问我,我不理你,那你得多尴尬呀。”

    潘琳瞥了眼郭霖,又看了眼气鼓鼓的苏素,无奈一笑。

    “你可闭嘴吧!我不尴尬,谁尴尬!”苏素横眉冷对,气得口不择言。

    郭霖没忍住笑出声,“噗……是呢,当然是你尴尬好啊,这可是造福全人类啊。”

    “……”

    等苏素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她的脸色就更黑了,懒得和他bb,直接甩出了她的佛山无影脚。

    郭霖早有防备,迅速闪开,笑得有些欠揍。

    潘琳见苏素落于下风,帮忙把他扣下。

    “哇……你们二打一,不公平!”郭霖哀嚎一声,不知道潘琳哪来这么大力气,他竟然挣脱不了!

    可怕得很!难道包谷他们说的是真的?

    “呵呵……公平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不明白女孩子是不能惹的吗?琳琳,快帮我揍他。”

    “好!”

    ……

    “露露!”乐言看着左顾右盼的谢晨露,拍了她肩膀一下,“你在找谁?汪深人呢?”

    谢晨露看见她,有点惊讶,“你怎么来了?”

    “我在找郭霖,你有看见他吗?”

    “汪深我没看见,不知道上哪儿了。”

    “潘琳训练结束了,我看她没事就过来了。”乐言闻言微微皱眉,“你找郭霖干嘛?”

    难道露露移情别恋了?

    乐言心中刚冒出这个想法,立马就打消了,应该不会。

    郭霖虽然长得不错,但和夏铭比就差远了。

    看上过夏铭的人,怎么看得上别人?

    谢晨露想到就来气,咬牙切齿道:“郭霖那王八蛋,耍我!还说夏铭不会喜欢我!”

    “……”乐言也认为夏铭不会喜欢露露,但是她不敢说。

    郭霖真是个狼人,竟然敢当着露露的面扎她心窝子。

    夏铭不享受露露追求的感觉,也不愿与她有金钱往来,从这就可以窥见,他的心意了。

    露露连备胎都算不上,乐言觉得好姐妹有点惨。

    备胎至少还能得对方一个笑脸,亦或者好言,而露露什么都得不到。

    夏铭现在话都不和露露说,冷脸也不甩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乐言很心疼她,可她也不能压着夏铭接受她。

    要不是怕谢晨露生气,她都想带她去鸭鸭鸭店玩儿,里面什么样的绝色都有。

    他们知情趣还会哄人开心,可比夏铭这个,不解风情的冰碴子好几百倍。

    在鸭鸭鸭店里,花钱可以买开心,给夏铭花钱,他不愿接受,好脸都不肯给一个。

    图什么呀?图他冷脸好看吗?

    虽然是挺好看的,但是乐言觉得看看就好了,动心问题就大了。

    夏铭这种人只可远观,近距离会冻死的。

    “你看见郭霖去哪儿了?”谢晨露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她并不觉得自己惨,至少现在不觉得。

    “他往那个方向走了。”乐言给她指了个方向,疑惑地问:“你找他干嘛?”

    “收拾他,教教他说话,让他以后说话掂量点。”谢晨露阴森一笑,手指掰得咯咯响。

    “我带你去吧。”乐言拿出手机,给汪深打了个电话,提议道。

    “好!”谢晨露眉眼弯弯,眼底闪着细碎的光,给她抛个飞吻,“爱你哟~”

    “……”乐言脸颊微红,被她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俩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哀嚎声。

    “别打我的娇……臀~”

    “啊~好疼呀!”

    “轻点……我骨折了!”

    “我五脏六腑都碎了!”

    “真的超痛,心口痛,身痛,屁股痛!”

    “闭嘴!再叫我ji死你!”

    苏素听着他暧昧地鬼叫声,羞红了脸,恼怒地威胁他。

    郭霖不要脸的叫声,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这种叫声很难不引人误会。

    大家看得津津有味,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部分老师的注意。

    苏素尴尬地和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的老师解释,他们是闹着玩儿的,不必当真。

    但还是得了一顿批评,让他们注意一下影响。

    眼见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苏素没再打了。

    她用的是衣服,力气不大,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叫成这样。

    “……”

    潘琳捂住脸,感受到周围投来的目光,觉得很丢人。

    妈呀……郭霖也太豁得出去了吧?

    谢晨露听出这声音的主人,就是她要找的人,拨开人群,挽起衣袖,对着她俩说道:“放开那个男孩,让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