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劝你当个人 > 第165章 作死
    潘琳和苏素回头看过去,眉梢微挑,有些意外。

    “他干啥了?”

    苏素看了看来势汹汹的谢晨露,又看下惊恐万状的郭霖,不解地问。

    谢晨露走近,听到苏素的小声嘀咕,分了个眼神给她,神色一凛,莹白细腻的手指,指向郭霖那个狗东西:“他骗我,让我丢了个人。”

    潘琳听着她的指控,惊奇地看着他,“……”可以,这很强。

    “……”

    苏素听她这么说,心下一震,诧异地瞄着郭霖。

    他这么作,竟然能平安长大,真是不容易。

    郭霖听到这略显熟悉的声音,暗叫不好,趁潘琳分神看谢晨露的空当,动作麻利地爬起来,跑出去老远。

    “郭霖,有本事你别跑啊!”

    谢晨露说完,见他要跑,脸色一变,拿着手中还剩半瓶的水朝他砸去。

    其他人想看热闹凑的近,怕被她误伤,迅速退出两米远,给她腾出施展空间。

    热闹虽好看,但生命价更高。

    郭霖危机意识极强,回头一望,看着疾速朝自己袭来的瓶子,漆黑的瞳孔倏地一缩,侧身以一个极为妖娆的姿势,避开了这一击,大声控诉她的恶劣行径,“背后伤人,实乃小人做所为!!!”

    “我又不是君子,小人就小人呗。”

    谢晨露冷笑连连,并不在意,她要是在意名声,名声就不会差成这样了

    看着他那灵活的身子,谢晨露有些吃惊,没想到他的身体还挺灵活柔软的。

    汪深接到乐言的电话,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怎么了?”汪深过来,看着谢晨露紧锁的眉头,以及泛着红晕的脸颊,疑惑地问着乐言。

    “你去哪儿了?郭霖耍了露露,她在生气。”

    乐言瞅了他一眼,见他涨红了脸,气喘吁吁,很明显他接到电话,就赶着过来了,心下感慨不已。

    露露如果肯回头,看看身后就好了。

    “我去上厕所了。”

    汪深心虚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其实他是不想给夏铭送水,也不想谢晨露去送水,所以躲厕所里拖时间。

    听说郭霖耍了露露,他脸色微沉,眉间浮现出些许戾气,环顾四周,搜寻郭霖的身影。

    “你抽烟了?”

    他俩站得很近,乐言闻到他身上的味道,眉梢微扬。

    汪深点了下头,没看到郭霖人影,问她:“嗯,郭霖人呢?”

    “跑了呀。”

    乐言想到郭霖那飞毛腿,唇角微抽,看着正在暴走的谢晨露说道:“咱们去把他抓回来,让露露出出气。”

    “好。”汪深也有此意,欺负了露露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郭霖跑太快,窜进人群就不见了踪影,谢晨露没抓住人,心中火气汹涌。

    她平时不怎么运动,没一会儿就停下,光顾着喘气了。

    看到汪深和乐言过来,谢晨露并没有问他去哪儿了,朝他点了下头,继续找人。

    不锤郭霖一下,她以后还有脸在夏铭身边晃悠么?

    还好当时郭霖说话声音不大,听见的人应该不多,否则,她会让他知道,血花为什么如常美丽。

    “我帮你抓他回来。”汪深快步走到谢晨露面前,认真地对她说。

    “好。”

    谢晨露没有拒绝,有人帮忙抓人,能抓的快些。

    一定要在郭霖到夏铭前,把他抓起来揍一顿。

    夏铭……哦……对……他肯定会去夏铭那寻求保护。

    “去跳高训练场。”

    谢晨露激动地拍了下手,看向汪深:“他一定往那儿去了。”

    “好。”

    乐言一言不发,默默地跟上去。

    ……

    “琳琳,郭霖跑这么快,叫这么惨都是装出来的?”苏素愣愣地侧身看向潘琳,询问她。

    “不然你以为?”

    潘琳看她一副受到了巨大打击的模样,安慰地摸摸她的脑袋。

    苏素偏头躲开,心下无语,被这真相冲击得有点怀疑人生,许久她才叹道:“……他不要脸吗?”

    潘琳星眸闪烁,“应该吧。”

    郭霖是她见过最豁得出去的人,毕竟,不是谁都能像他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叫的这么销魂,还半点不害羞的。

    堪称一代奇人。

    “唉,托他的福,我可能也要上贴吧热帖了。”苏素从恍惚中回神,忧愁地叹了声。

    一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式,被人知晓,她就恨不得再锤郭霖几下,以泄满腔怒气。

    希望谢晨露给力点,真把他揍得哇哇叫。

    她打的时候,还有点后悔,谁知道他是装的呢?

    “这演技,影帝水准吧?”苏素嘀咕了一声,啧啧称奇。

    “……”潘琳笑而不语,那可不?

    苏素去把板凳还了,走回去对潘琳说:“咱们走吧,去吃点东西压压惊,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了重创,需要食疗。”

    “嗯。”

    ……

    “你不训练了?”夏铭看完自己的训练成绩,还算满意,打开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解地看着神出鬼没的郭霖。

    郭霖跑得急,这会儿呼吸有些不畅,拽着夏铭的胳膊,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求救:“铭哥,救命命,谢晨露她想打我。”

    “她能打得过你?”

    夏铭毫不掩饰自己对郭霖的嫌弃,被他嗲嗲的语气恶心到了,怀疑地看着他。

    谢晨露怕是打不过他吧?

    “我是好男人,好男人就是我,好男人怎么能对女人动手呢?不行,绝对不行!”郭霖摇头,表示拒绝。

    打当然打得过了,但是还没到这一步。

    “哦。”夏铭冷漠地哦了一声,见他还没松手,心里没数,嫌弃地掰开他的猪蹄。

    他不喜欢和曾经对自己,有过不可描述感情的人近距离接触,“不愿意动手,那你就等着被她打死吧!”

    怕他太伤心,死不瞑目,夏铭非常善良地说:“你放心,我现在虽然穷,可草席钱还是有的,不会让你曝尸荒野,成为孤魂野鬼。看在我们多年的虚假兄弟情份上,每年清明节,我都会请你吃香的喝蜡的。”

    郭霖gay里gay气的,他美貌盛世,待在他身边很危险。

    “……”郭霖心头一梗,连呼吸都有一瞬息地停滞,神色震惊地看着他,没想到他这么冷漠无情,“就这?”

    “那你想怎样?你不想打女生,我就想打了?”

    夏铭眉梢微挑,他打人是不分男女,一般女生他也不会打。

    他没有暴力倾向,不过分的作死行为,只是漠然视之充耳不闻。

    他只打心怀鬼胎、不怀好意、不要脸恶心他的贱人。

    夏铭斜睨着郭霖,漆黑地眸底写满了:‘你如果敢说是,我就先干掉你’。

    “咳咳咳……”

    训练完了,老师还没走,正在整理训练成绩,听到他们的对话,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提醒他们这有人,“你们在说什么呢?”

    当着老师的面,说打架,太过分了吧?

    是没把他放在眼里么?

    虽然他只是个不管事且经常生病的体育老师,但他有编制,就算所有老师想害他,他仍旧是个有责任心的好老师!

    “哦……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夏铭忽然想起这儿还有人,转身看着不远处的体育老师,简单地解释了下。

    信不信他就不管了,反正该说的话都说了,爱信不信。

    体育老师神色凝重,定定地看着他:“……”我感觉你在敷衍我!

    夏铭淡定回视:“……”是的没错,你没想错!但你知道又能怎样呢?

    郭霖偏头瞟了他一眼,眼露精光,仿佛发现了什么宝藏。

    没想到体育老师的耳力这么好!看来京都一校,高手如云是真的!

    眼前这人,看似是个平凡无奇身体孱弱的体育老师,其实背地里是个武术高手,耳力惊人。

    体育老师注意到郭霖激动的神色,满意地勾起唇角。

    看来他知道错了,被自己的话唤醒,应该不敢再打架了,体育老师心情愉悦,成就感爆棚,仿佛唤醒了一只无知的羔羊。

    郭霖:“铭哥,过来一下,我有点事和你说。”

    此地不宜说话,人多嘴杂,说什么没一会儿就传出去了。

    郭霖刚才着急,所以没顾得上环境,体育老师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不知道会脑补出什么。

    让他听到了容易误会,郭霖只好拉着夏铭往外走,远离人群。

    其它人倒是想跟去,但是夏铭脾气难以捉摸,他们不敢过去偷听。

    夏铭垂眸瞥了眼,放在自己手腕上的咸猪手,再次掰开,心头一紧,一脸戒备地打量他。

    郭霖最近怎么了?总喜欢动手动脚。

    该不会还没死心吧?夏铭恶寒不已,浑身汗毛倒竖,忍不住说道:“有话就说,不要拉拉扯扯的,影响不好。”

    “……”

    郭霖微微一愣,看着他防色狼的眼神,脸色微变,瞬间变成了苦瓜脸,无语地澄清:“哥,铭哥,我真不喜欢你了!!!那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我都快忘记了,铭哥,不至于记这么久吧?”

    怎么不至于?这么可怕的事情,不记得,万一哪天出事了怎么办?

    夏铭神色微凉,反问他:“……那你怎么没处对象了?都不像你了。”

    在小学,郭霖换对象速度比衣服还快,自从他和他表白后,他就没找过对象了。

    这对花心渣男来说,多么不正常?

    他要不是盯上他了,空窗期怎么这么久?

    记性太好,怪他咯?郭霖一日不结婚,他一日不解除对他的危险警报。

    郭霖满头黑人问号:“????”这样都能误会?

    他就表白过一次,后来证明那是当时吓出的泪水倒流,流进脑袋里变成了水。

    他已经烘干了,为什么铭哥还是不能当个屁一样放了?

    这怀疑不是没有缘由的,夏铭某天回答知乎的时候,无意间点进了一个话题,名字叫:我把室友当兄弟,室友他却想上我。

    夏铭看着那些描述,觉得自己很危险,和那人的经历有点像,这就让他不得不防了。

    不知道是不是编的,反正夏铭是信了,多留个心眼准没错。

    “……”郭霖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不谈恋爱,也能成为他怀疑他的理由。

    他想当个好人,不行吗?

    说他花心的是他们,说他是渣男的也是他们,当个好男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郭霖静静地凝视他,目光一寸寸划过他精致无比的五官,忍不住叹气:铭哥长得好看,可他消受不起啊,早就打消了,这不该有的念头了。

    “……缘分到了,我就找。”

    郭霖最近没有喜欢的人,前百多任还在列表里好好躺着,偶尔聊一下,日子过得比谈恋爱还滋润,他暂时还没有找对象的想法

    但是铭哥对他成见这么深,郭霖觉得自己,是可以考虑找个对象了。

    不然‘他喜欢铭哥,为他守身如玉’这个标签就撕不下来了。

    铭哥怀疑他对他居心不良,竟然还能容许他留在他身边,这虚假兄弟情,看来还是有几分真的。

    “……随便你找不找,算了,不说这个。”话题莫名地歪了,夏铭赶紧打住,“等会你和她说清楚就是了,好好的你去招惹她干嘛?不知道我都躲着她吗?”

    “嘤……逗她好玩。”

    “……”夏铭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手心痒的厉害,一字一句道:“自作自受,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他逗潘琳都没少挨她打……引以为戒不明白么?

    这很难……夏铭说这话底气不足,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也忍不住想逗潘琳。

    生活不易,郭霖叹气,“我下次不敢了……铭哥帮我这次!”

    “我录音了!”

    “好。”

    ……

    谢晨露过去时,郭霖果然躲在了夏铭身后。

    他也不跑了,就寸步不离地跟着夏铭。

    夏铭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要不是夏铭实在嫌弃他得紧,他这会儿已经粘着他不松手了。

    饶是如此,还是还是让,那些暗恋夏铭的人,嫉妒得发狂。

    谢晨露看见夏铭,怕坏了在他心中的好形象(其实并没有),不敢再上前去抓郭霖。

    她只能卑微地趁夏铭没看这边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解解气并不停地在心里画圈圈,诅咒郭霖变成一只猪。

    可恶至极!他绝对是故意躲夏铭身边的。

    谢晨露自己面带微笑,不露出愤怒情绪,还拉着为他出气的汪深、乐言,不让他们过去。

    这事就这么解决了,简单的夏铭看郭霖的眼神,都变成了看傻儿子的。

    ……

    运动会前夕,17班又开了次班会。

    盛励着重强调,注意安全,友谊第一,比赛第二,重在参与。

    这话盛励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大家都听厌了。

    他说任他说,全当耳旁风。

    “都记住了吗?”

    见大家各干各的事情,头都不抬一下,一个个意阑珊,盛励有些无奈。

    难不成是他最近太好说话了,所以这些人就不当回事了?

    盛励神色一凝,立马又板起了脸。

    “记住了。”怕他尴尬,有人理了他一下。

    听着这漫不经心地语气,盛励表情有点微妙,“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上七点在操场空地集合听到没?开幕式大家都得参加,不能逃,鹿音明天记得点名,没到的人告诉我。”

    “明白。”鹿音答应下来。

    盛励看了下夏铭,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夏铭,我叫你起床,顺便叫上郭霖和柳泉。”

    夏铭忽然被点名,面无表情地瞟了他一眼:“……”为什么点他名?他最近这么乖,都没逃课了。

    虽然还是在迟到,但是上课迟到,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夏铭?”

    盛励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吭声,又叫了他一下。

    “哦。”夏铭淡淡地哦了下,语气淡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