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本来欧阳常青也没太注意林逸的事情,一个战斗协会的荣誉副会长而已,和他的丹『药』协会又不搭噶,由得化物语去玩好了。

    没想到实力会这么强,成为实权的战斗协会副会长,也完全没问题嘛!

    “表兄,那个叫司马逸的小子,肯定不是本身的实力强,而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要是光明正大的比斗,我才不会怕他!”

    司『药』迁强行辩解了一句,随即又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这小子被化物语安排进入战斗协会,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眼看战斗协会大部分人都快被我掌控了,化物语这是坐不住了,想要用司马逸这小子来搅局!表兄,这事儿你可一定要帮我出头,要不然司马逸联合化物语对我施压,我恐怕扛不住!”

    这是司『药』迁的真心话,但他更希望欧阳常青能为他出头,正面和化物语硬怼一番,顺便乾死司马逸那小子!

    虽说战斗力方面,欧阳常青远远不如化物语,甚至连他这个战斗协会副会长都有所逊『色』。

    但炼丹协会会长,肯定是个强大的炼丹师,这身份比起化物语可要强许多。

    正面怼的话,纳朵幻象武盟分部堂主恐怕会更偏向欧阳常青一些!

    “这事儿……还是等化物语亲自来处理吧!毕竟是他弄进来的人,我又不是战斗协会的成员,手伸太长了不太好说。”

    欧阳常青犹豫了一下,觉得不适合现在和化物语翻脸:“而且你说的那个司马逸,现在都还没来武盟报到,是不是真会如你所言尚不得而知。”

    “尤其是我听说司马逸作为红尚帝国派来武盟的人员,有可能会接受成为学院老师的考核,真要这样的话,和你应该不会有什么冲突了。”

    化物语为林逸申请学院老师考核的事情并不是什么机密,大洲武盟那边也已经有了回复。

    欧阳常青虽然不怎么关心司马逸,但多少有听到过一些风声。

    不是故意去收集,而是身边有人会聊起武盟分部内的各种消息,偶尔听一耳朵也很正常。

    “常青表兄,让化物语处理,能有什么结果?难道我堂堂战斗协会副会长,被人打了之后,连一点反应都不能有?凭什么啊?!”

    司『药』迁表现的很激动,好像随时准备去找化物语和林逸拚命一般:“他司马逸只是个荣誉副会长,我司『药』迁可是实职副会长!化物语虽然是战斗协会会长,可常青表兄你还是炼丹协会的会长呢!怕他们么?”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战斗协会内部的事情,虽然大家都是武盟分部的人,可毕竟分属不同的协会,我不好贸然『插』手!”

    欧阳常青『揉』『揉』眉头,也是有些无奈:“好了好了,你也别激动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和化物语谈,一定让他公平公正的调查,给你一个交代。”

    司『药』迁很是不满,光让化物语公平公正的调查有屁用啊!结果肯定对他不利!

    这事儿必须不问青红皂白,所有人屁股都歪到他这一边才行啊!

    “不是,表兄你听我说……”

    司『药』迁想要继续努力一把,却被欧阳常青摆手打断了。

    “不用再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我现在就派人去把化物语找来!”

    欧阳常青一锤定音,不容司『药』迁有任何的反驳,并当着他的面,派人送了一份请柬去给化物语。

    说是把化物语找来,实际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邀请才行,毕竟两人身份相当,不是什么一句话能召之即来的小喽啰。

    化物语收到欧阳常青的请柬,马上就来赴约了。

    都是分部副堂主,一个是战斗协会会长,一个是炼丹协会会长,平时多有交集,肯定会给这个面子。

    所以林逸到达化物语平时办公的地点时,刚好和化物语错过了。

    “化副堂主,欢迎欢迎,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赴约,真是蓬荜生辉啊!哈哈哈!”

    欧阳常青接到通报,就带着司『药』迁出来迎接化物语,还很是热情的寒暄着,好像真的就是邀请化物语来叙旧聊天一般。

    “欧阳副堂主太客气了,你能在百忙之中邀请我来,我肯定得来啊!你要知道,我可是一直都惦记着你窖藏的那些好酒的啊!哈哈哈!”

    化物语同样是笑着寒暄起来。

    司『药』迁乖乖上前行礼:“属下见过会长!”

    “司副会长也在啊!你们兄弟的感情还真是好,时不时就聚聚,真是令人羡慕!”

    化物语含笑点头,同样是和司『药』迁寒暄了几句。

    欧阳常青引着化物语进入客厅坐下,已经有仆人送来了酒菜。

    三人各自分席坐下,先互相敬了杯酒。

    “果然还是欧阳副堂主这边的酒好啊!以后没事可要多找我过来做客,这么好的酒,不拿来喝岂不是浪费!”

    化物语又干了一杯酒,放下酒杯的同时笑着说道:“欧阳副堂主你可别说好酒会被我喝完啊!”

    “当然不会!化副堂主肯赏光莅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后没事,你多来坐坐,放心,好酒管够!”

    欧阳常青笑着回应,然后话锋一转:“不过今天请化副堂主过来,除了喝酒叙旧之外,还有件事要说。”

    “欧阳副堂主但说无妨,我们之间,还需要见外么?”

    化物语早有所料。

    平时欧阳常青没事可不会邀请他,别看表面上聊的亲热,其实两人真的就只是泛泛之交而已。

    “是这样,司『药』迁今天在酒楼被人打了,对方的真实战斗力并不强,连破防都有些勉强,但他却有手段令司『药』迁神智不清,导致只能被动挨打!”

    欧阳常青早已和司『药』迁商量,打好腹稿,现在侃侃而谈一点都不打磕绊:“事情的起因如何,我不太清楚,根据司『药』迁所言,是对方嚣张跋扈,不分青红皂白欺辱战斗协会的战将,司『药』迁身为战斗协会副会长,出面劝架,反遭羞辱。”

    “因为涉及到战斗协会,所以我不好出面,这才找了化副堂主过来,商量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化物语若有意味的看了司『药』迁一眼,淡淡笑道:“既然是战斗协会的事情,司副会长为何不来禀报与我?反倒是来找欧阳副堂主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