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佐伊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她睁开眼,刚想动弹,疼痛感瞬间蔓延了全身。她不敢再动,睁大了双眼瞪着床顶。

    最近自己怎么老是这伤那伤的,这该不会是什么不好的预兆吧。

    还有,这是哪?

    印象中,一位红衣女子迎着夕阳,踩着双红色系带小靴走来,站立在自己的面前。

    冷语!

    那双靴子很像是冷语的!难不成刚才救自己的是冷语?

    想到这,佐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挣扎着起身想要去找冷语。

    是冷语!一定是冷语!她还记得,她还记得一切,所以来救我了。

    踉跄地来到门旁,她的步伐太急,又不稳,刚出门便撞到了迎面而来的一个人,那人手中正端着一盆水,被佐伊这么一撞,手一松,水倾盆而出,全都倒在了佐伊身上。

    “哐当!”

    空盆子应声掉落在地,而那两个人,早已傻在了原地……

    佐伊默默甩了甩湿透的衣袖,欲哭无泪,她这是到底倒了几辈子血霉了,就没一件顺心的事。

    “对,对不起……”对面的人反应过来,一看佐伊已经变成了落汤鸡,被吓得不断鞠躬道歉。

    看着人家小姑娘惊慌的样子,佐伊反倒不好意思了,人家这梨花带雨的样,怎么看都像是被别人给欺负了。

    佐伊无奈:“姑娘,我一没怪你,二没骂你,你能不能别在此哭泣挡我去路……”

    “是奴婢不好,奴婢马上替您擦干净。”

    小姑娘说着,将自己脸上的眼泪一抹,又抽出腰间的丝帕,伸手就往佐伊这边“扑来”。

    “不是……不用了,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佐伊有些不知所措,摆着手往后退去

    “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来替您更衣吧。”小姑娘不为所动,手拿着丝帕,一步一步地朝佐伊走去。

    “更衣?真的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我去,这小姑娘倒是一点都不见外。可是姐姐,你不介意,我介意好嘛!

    佐伊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有种随时会*的感觉,原本梨花带雨的小姑娘在她眼中看来也异常的可怕,她往后退,而她却一步步地在逼近。

    终于……

    两人在“纠缠”的时候,小姑娘的脚不知道被什么给绊了一下,她重心不稳,伸手就想抓住什么东西保持平衡,这一抓,直接就抓到了佐伊的衣袖。

    小姑娘这一倒太突然,倒之前拉自己更突然,佐伊一时反应不过来,被她这么一拉,直直地往她那个方向倒去。

    不过好在小姑娘的身后就是床,她俩避免了倒地之痛,直接倒在了床上。

    “你们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佐伊一愣,撑起身子,僵硬地看向说话的人。

    她设想过很多与她相遇的场景,可是,如今这种场景,也太尴尬了。

    她衣衫不整,浑身湿透,身下,还倒着一个双眼通红,明显刚哭过的小姑娘。

    “风言。”佐伊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大步走向风言,抓住了她的手:“你听我解释。”

    “放手。”

    几乎是在佐伊碰到风言的同时,她衣袖一挥,甩开了佐伊。

    她的解释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风言这一动作惊到了。

    对面的她眉眼清冷,散发着疏离的气息。

    虽然以往风言对佐伊下手总没有留情过,但是那时候的她是秉承着打是亲骂是爱的原则的,而现在,疏离的语气,陌生的眼神,还有那生人勿进的举动……

    佐伊僵在了原地,虽然知道这是现实,但是她还没有做好接受它的准备。

    “公主,是奴婢不好,刚才把水倒在了她的身上,刚才奴婢是想替她更衣,但是不小心摔倒了……”

    小姑娘见状,急慌慌地跑过来解释。

    风言不在意地看了看她:“你下去吧。”

    “是。”

    小姑娘抬眼偷偷瞥了眼佐伊,她穿着湿透的长衫,神情呆滞。

    她似乎是想说点什么,可对公主多少还有点畏惧,也就没有再说,退了下去。

    房间里面只剩下风言和佐伊,婢女走的时候关了门,两个人站在房里,佐伊望着她,安静的氛围,让她有了身处在另一个时空的错觉

    “你是什么人。”风言最先开了口,眼神凌厉地打量着佐伊。

    佐伊没有回答,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浑身是伤躺在冷府后门,还喊着冷语的名字?”

    “冷语……冷语现在在哪?!”

    从房间出来的时候,佐伊才发现这里是冷府。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布置,还有那满眼醒目的红。

    据风言所说,她来找冷语的时候,看到自己倒在后门,浑身伤,又叫着冷语的名字,由于日子特殊,自己这样躺着有伤风化,所以就被风言顺路带到了冷府。

    只是,她没有告诉冷语这件事……

    “冷语她昨天已经出发去哈庭斯国。”

    “虽然感觉你不是什么坏人,但是本公主还是不会让你去阻止这场婚礼的。”

    “两国联姻,你知道去阻止有多危险吗?”

    “后果本公主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坚持的话就去吧,反正凭你一人之力,也进不了婚礼现场。”

    “佐伊……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临走前,风言这么问着开门的她。

    她扶着门框的手紧了几分,却只能转身,微笑:“是吗,很多人都这么说过,估计我长得太大众了。”

    她本想就这么离开,可是看着风言变得黯淡的双眸时,突然迈不出步伐。

    她张了张口,问道:“你现在幸福吗?”

    刚才在谈话的时候,应该有过来,说是,驸马来接公主回府。

    风言一愣,随即淡淡地笑开,语气柔和:“恩,很幸福。”

    想到这,佐伊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似是有一种淡然,也有一点安心。但是她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斯特玛的队伍应该不会走很快,现在快马加鞭赶过去,应该还追得上。

    “公子。”应该行了个礼,在前面拦住了去路,“公主让奴婢带公子去后门,说那有公子需要的东西。”

    需要的东西?

    佐伊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跟着应该走。

    所幸来的人是应该,不然还真的不敢随便跟别人走。

    在后面等着佐伊的,是一匹火红的骏马。

    那漂亮的毛色和傲娇的小眼神,佐伊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风言的爱马—霹雳。

    “公主说,霹雳就算是今日送给公子的见面礼,还有这个盒子,里面有公子所需要的东西。”

    应该其实也是纳闷的,虽然公主平常也做一些让人难以捉摸的事情,但是这次竟然把霹雳送给了一个刚认识的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风言所说的东西,是斯特玛迎亲队伍的路线图,还有一袋银两。

    “风…公主呢?”

    “公主已随驸马回府,奴婢也先行告退。”应该对着佐伊行了个礼,离开了。

    佐伊走到霹雳身旁,熟练地翻身上马。

    之前佐伊心血来潮说要学骑马,风言对她进行过特别训练,只是这霹雳实在是不给面子,硬生生被它从马背上面摔下来好几次。

    那时候被摔得挺惨,以至于现在坐在霹雳背上还有点提心吊胆的。

    “霹雳啊。”佐伊将颤抖的手覆上霹雳的头,柔声讨好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但你配合我一次去把冷语抢回来好不好?成功了我给你好吃的啊。”

    末了,佐伊又加上一句:“最贵的那种!”

    霹雳甩了甩尾巴,原本是不在意,但听到最后那句,原本的矜持也都不见了,激动地叫嚣了声,就撒开腿往前飞奔去。

    佐伊被霹雳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赶忙抓紧缰绳不让自个被霹雳甩下去。

    我去,霹雳,你说好的高冷呢!

    “王子,你还在担心佐伊吗?”

    斯特玛骑着马,第n次回头看了看,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昨天之后就不见了人影。明明让她等我的。”

    “放心吧王子,她估计是去办自己的事去了,她不是说到风国有重要的事情吗?”旁边和斯特玛一起的侍卫安慰道。

    “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斯特玛又是长叹了一口气。

    “救命啊!啊!啊!”

    远处,一不明物正不断地嚎叫着向斯特玛的队伍靠近。

    这队伍后面的听到声响,都好奇地向后张望,好奇发生了什么事。人总是爱看热闹的,渐渐的,一大半的队伍都开始骚动起来。

    “王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斯特玛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的,随口应了声就习惯性地转头往后看,可是这次刚转头,就看到一个身影从眼前闪了过去。

    斯特玛一愣,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已的眼睛,再次睁眼眼前已经没有任何身影。

    “陈,我刚才好像看到……”

    “王子。”陈打断了斯特玛的话,张大着嘴巴指了指前面:“你看那个人像不像佐伊?”

    前方,霹雳由于进入了郊外,更加兴奋得不行,带着佐伊一路狂奔,佐伊原本就有些抓不住,随着霹雳的一阵仰天长啸,她被彻底地甩了下去。

    “佐伊,你没事吧。”

    佐伊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又是斯特玛那张放大了几倍的脸。

    斯特玛!

    她推开眼前的斯特玛,激动地站起来寻找冷语的身影。

    周围围着一些人,更多的人,在不远处的队伍里。其中有一辆用金丝彩绸做成的花轿,佐伊停了下来,静静地望向那边。她看不到里面,但是她知道,冷语就在那里。

    “佐伊啊,你那个马也太帅了,刚才直接把你甩到河里去了,我都吓呆了你知道吗?这要是掉到地上你就完了啊。”

    斯特玛还在心有余悸地碎碎念,转身的时候,佐伊早已不在原地,他转了一圈才看到她的身影,上了不远处停下来的花轿……

    斯特玛倒吸了口冷气,整个人都不好了……

    “冷语!”

    佐伊一把掀开轿帘,钻了进去。

    硕大的软轿中,冷语身穿华美的喜服,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她没有盖喜帕,而是偏着头望着窗外的风景,神情依旧淡然。

    “你是谁。”她回过头来,明亮的双眸透过头饰的珠帘,警惕地看着佐伊。

    回到古代,有太多的人问她这个问题,可是真正当冷语用这个陌生的态度面对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多么的令人心碎。

    “我叫佐伊。”她向冷语走去:“我是穿过了几千年的时光,抛弃了所有,来这里找你的佐伊。”

    冷语狐疑地看着她,似乎很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有一个陌生人上了她的花轿,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虽然,这个陌生人,的确是有些眼熟……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理解,但是,我们先走,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解释。”佐伊说着,就要伸手去牵冷语的手,她想要快点带离冷语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还不知情的冷语,下意识地避开了她,并站起来想要离开。

    “冷语。”佐伊慌了,再次往前抓住她的胳膊:“我不想让你嫁给斯特霖!我才是你的丈夫!”

    此言一出,将冷语和轿外的斯特玛彻底的震惊到了。

    斯特玛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不要跟上来,然后,自己抬手掀帘,上了花轿。

    “佐伊,你不要乱说话。”斯特玛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

    “我没有乱说话,我就是冷语的丈夫,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带她走。”见斯特玛进来,佐伊也没有慌,而是将冷语护在身后,坦然地和他对视。

    “是吗。”斯特玛将视线掠过佐伊,看向冷语:“冷语,他说的都是真的?”

    冷语再次甩开了佐伊的手:“我不认识他。”

    一位神情淡然,一位焦急无奈。

    似乎谁都没有在说谎

    斯特玛的视线在冷语和佐伊之间不断地徘徊,似是在斟酌。

    “来人。”许久,他终于开口。

    “佐伊刚刚落水有些神志不清,将他带到后面的软轿中休息。”

    意思很明显,他相信冷语说的话。

    然而就算是佐伊说的是真的,冷语也承认,他也没有权利让她们走。

    而且这件事情传出去佐伊肯定也是小命不保,他所能做的就是不让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保住佐伊。

    虽然跟佐伊认识不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是从心底里承认佐伊是他的朋友的。

    佐伊被斯特玛“软禁”在队伍后方的软轿中,而斯特玛就骑着马,跟在软轿的旁边。

    佐伊虽说是被“软禁”,但是她哪里肯罢休,一路上都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溜到冷语的喜轿里。

    冷语虽不为所动,但是一路下来,对她的态度却有些好转,不再有那种拒之千里之外的感觉。

    然而这一路下来,闲言碎语也多了起来。

    大家都在偷偷的讨论,斯特玛,佐伊,冷语之间的事。更让她们看不透的是,每次佐伊都会找借口偷溜出去,每次她们的王子都会天真的相信,然后,黑着脸把他从冷语的喜轿中揪出来。

    事情发展到最后,为了避免谣言越传越多,斯特玛终于在喜轿周围加派了人手,防止佐伊再次溜进去。

    因此,佐伊直至到了哈庭斯国,都没跟冷语近距离接触过。

    “他们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你就不要再执着了。放弃吧”

    冷语结婚前一晚,斯特玛和佐伊相约在房间里喝酒。

    佐伊心情不好,举着酒杯一杯一杯地在那喝,而斯特玛则是边喝边在旁边碎碎念,只是酒量貌似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没喝几杯,说话都开始舌头打结了。

    “放弃?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什么了找回她,你让我怎么放弃……”

    佐伊盯着酒杯喃喃道。

    “斯特玛你知道吗,我以前过着怎样的人生?后来有一天,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也是因为那样的改变,让我遇到了冷语。她很美好,细致,柔婉,自信,从容,这样的她,引领着我变得坚强,让我更加想要保护她。然而她现在就快不属于我了……斯特玛,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砰!”

    斯特玛终于受不了周公的召唤,倒在桌子上,昏睡了过去。

    佐伊偏过头去看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抬手,又是一杯酒落肚。

    都说在难过的时候喝酒,酒量会变得比往常好,原来都是真的。

    原来,在难过的时候,想要醉,都要比往常费劲吗?这还真是可悲。

    又是三四杯酒下肚,佐伊的视线也慢慢变得模糊,脑袋里都是以往和冷语之间的回忆,酒喝得越多,那些回忆就越嚣张,在脑海里不断地涌现,如喷泉般喷涌而出,无法停止

    恍惚中,佐伊似乎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旋律。

    她站起身来,摇晃着去找那段旋律的来处……

    第二天

    今日斯特霖和冷语举行婚礼,斯特玛因为酒醉睡过头,在要赶去婚礼现场的时候,硬生生被佐伊给拦了下来。

    “斯特玛,带我一起去。”

    斯特玛大叫:“你人没事吧!我带你去让你去捣乱吗!”

    “我保证不捣乱,你就带我去吧!今天她结婚,以后我有可能都见不到她了!你就让我去吧!”

    佐伊开始打感情牌,眨巴着眼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斯特玛头一偏,心一横:“不行。你快让开,迟到了!”

    “不行!你不带我去,你也别想去了!”

    最后的结果,终究还是斯特玛拗不过佐伊,领着她进了婚礼现场。

    但是,他的内心始终还是忐忑的,婚礼举行的时候,都不断地盯着旁边的佐伊,生怕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好在佐伊还是蛮乖的,静静地待在自己的身旁,看着婚礼的举行,只是,她不要为了控制情绪,而拼命抓着自己胳膊的话……

    “佐……佐伊,你能放开我吗?”

    佐伊没有理会他,她此刻的视线全都放在了正从门外走进来的新娘身上。

    上次,她身穿喜服,她是新娘,她是新郎,牵着她走往礼堂。

    现在,她身穿喜服,依旧是新娘,而她,却只是一个观礼的客人,站在旁边,看着她走向别的男人。

    “冷语!”

    在冷语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佐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开了斯特玛,冲出去抓住了她的肩膀。

    头饰上面的珠帘因为身体的摇晃在空中荡来荡去,好久才静止,就如同冷语的心,在看到佐伊出现的那一刻,就不再平静。

    她透过珠帘,怔怔地看着佐伊。

    眼前的人,红着眼眶,正说着让她不要嫁给斯特霖的话语。

    全场哗然,都纷纷讨论起佐伊和冷语。

    斯特逻空脸色不是很好,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但是光她的举动,他的直觉就告诉他没有什么好的事情,于是他大手一挥,命人上前将佐伊给拉了开来。

    斯特玛大惊,连忙上前跟斯特逻空解释:“父王,他……他是风国的人,看到冷语的婚礼太高兴太激动了,所以……所以……”

    “高兴?”斯特逻空不是很相信,指着佐伊大声道:“你看高兴有高兴成这个样的吗?”

    斯特玛转头,身后的佐伊正被拉离冷语的身边,而他的脸上早已泪流满面,用着悲伤的声音对着冷语喊着不要嫁给斯特霖的话

    他当初就应该答应佐伊带他来这里的!

    斯特玛在心里后悔道。

    “他在说什么?”

    斯特逻空把翻译大叔叫了过来。

    斯特玛一直在对着翻译大叔使眼色,暗示他留点情,不要把话都翻译出来。

    翻译大叔看了看佐伊,看了看斯特玛,又转头看斯特逻空。

    陷入极度的混乱中。

    这是个什么情况?今天不是斯特霖王子的婚礼吗?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人跑出来捣乱?而且斯特玛王子还护着这个人?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告诉斯特霖,只是,翻译的时候,故意忽略了一些言语……

    但就算他这么做,光是他挑出来翻译的那些话,足够让斯特逻空气得半死。

    斯特玛一看斯特逻空的脸色就知道大事不妙,连忙上前劝说:“父王,今天是哥哥的婚礼,把他赶出去让他不要闹事就好了,我们还是要先把婚礼给举行了。”

    说完,还不忘给斯特霖使眼色。

    斯特霖听到翻译大叔的话的时候,是生气的,但是想了想又觉得斯特玛还是有点道理的,今天是个好日子,弄出事情也不好,于是应了斯特玛的请求,跟着一起劝斯特逻空:“父王,斯特玛说得对,还是把他赶出去吧,婚礼再不继续时间就要晚了。”

    两个儿子在身前劝着,斯特逻空虽然气消了不少,但是也不肯就这么算了,这私下的还好,现在当场那么多的宾客都看到了,皇室的脸面往哪放?

    “来人,将他拖出去教训教训!”

    下令的时候,他特地强调了教训两字。

    当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卫兵自然是理解的,拖着佐伊就往外走。

    斯特玛见状,连忙想要追出去,可是刚转身,就被斯特逻空叫住,让他回去位置上面,不得再求情。

    “放开我!放开我!”

    佐伊不断地挣扎着想要挣脱卫兵的束缚,可无奈她的挣扎,就跟鸡蛋碰石头般的自不量力,于是她只好努力地转头对着冷语喊,喊她想说的那些话。

    冷语静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但是她知道,她的心早已因为佐伊,不再平静。

    他们听不懂,但是她懂,她都懂。

    她说,不要嫁给斯特霖。

    她说,不要就这样离开我。

    她说,我只有你了

    她说……

    我爱你……

    这些话语在来哈庭斯国的路上,她听过很多,但是,她没想到她会当众出来阻止这场婚礼。

    “小语,走吧。”斯特霖走到冷语身旁,牵起她的手,眼神温柔。

    冷语一愣,终究还是转身,跟着斯特霖往里走去。

    殿外,佐伊被几个卫兵重重地扔在草地上。

    他们将他围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拳头不断地砸向了她。

    这场景跟之前一样。

    跟之前她想要进冷府找冷语的时候一样,都被拖出来暴揍。

    此刻的哈庭斯国已经下了一段时间的雪,可雪花还是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随着风越吹越猛,雪越下越密,雪花也跟着越来越大。

    佐伊有挣扎着起来过,想要再次冲进殿内,可是每次都被硬生生拉回来,揍得更加厉害。

    反复了几次后,实在是跑不动了,她就抓着地上的草,一点一点地往前爬,一点一点地,往冷语在的方向,爬去。

    “走吧。”

    看着佐伊这个样子,卫兵也有点下不去手了,几个人面面相觑了番,都决定收手。

    可是这时候的佐伊,早已浑身是伤,之前被斯特玛射伤的地方也裂了开来,血从伤口中渗了出来,染红了佐伊厚厚的冬装,染红了她身下洁白的雪地。

    视线逐渐模糊,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苍白而冰冷的手。

    “佐伊……”

    冷语泣不成声,颤抖的双手,抚上了佐伊满是伤痕的脸。

    “佐伊,我和莫心正在向空间维护站的人争取恢复冷语的记忆,但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在那之前你可一定要阻止冷语的婚礼。”

    昨晚,司白在电话中,这般说道。

    “小……小语,你……终于……想起来了……”

    佐伊扯着带血的嘴角,安心地笑了。

    “佐伊……”

    “佐伊!”

    她回古代,并不是一时的冲动,她考虑过很多事,预想过很多的后果,而最后她的内心,她所有所有的思绪,都不断地告诉着她,她要来这,她必须来这。

    不为别的,单单因为那个人,就足以让她倾尽所有,来寻她。

    --------------------------------------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