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妮妮努力修仙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破土
    程良畴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而后以攻为守,手中聚力,提着长剑便向着俞酒儿的方向冲去了。

    与此同时,他的手下已经准备好随时将缚仙索取出来,以便等自己制住俞酒儿之后将她迅速地束缚起来。

    俞酒儿猩红的瞳眸中倒映出程良畴冲过来的身影,而她的身形只站在那里不动,唇角的弧度缓缓向上扬了扬。

    程良畴一剑刺了过来,俞酒儿不躲不闪,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仿佛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当自己的剑尖就要刺入俞酒儿的皮肤时,程良畴立刻将剑锋往旁边一偏,生恐自己真的伤到了俞酒儿,然而此时的她玩的就是程良畴的这种心理,眼看着他此时已经控制不住地往前冲来,俞酒儿的手中便突然出现了一柄匕首,果断地刺入了程良畴的身体。

    “噗——”猩红的血从程良畴的口中流出,从他腹部的伤口处喷涌而出,他的脸色愈发苍白。

    其实在俞酒儿并不躲闪的那一刻,程良畴便慌了神。

    那一刻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继续下去,长剑便会刺入被控制了的俞酒儿的身体里,恐怕伤及性命,但若是不继续下去的话,自己收势的力量控制不住,调整的时间势必会成为俞酒儿所等待的最佳攻击时间,自己不死也会受到重创!

    可临到眼前的时候,凭着本能程良畴还是选择了后者。

    那匕首刺入的位置就在他的丹田上方,若是不小心偏了一寸的话,便会直接毁了他的根基!

    此时的程良畴强撑着身体迅速往后退去,和俞酒儿拉开了距离之后,身子猛地一晃,地上已然流了一滩鲜红的血。

    “杨姑娘,你快醒醒,你被控制神智了,你快醒醒啊!”程良畴开口说道,此时的他被重创,声音也有气无力。

    他妄图自己的言语可以唤醒俞酒儿的神智,然而面前的女子却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后抬手,地上的酒葫芦倏然间化成了一柄闪着寒光的宽刃大刀飞到她的手上。

    程良畴一惊,下一刻便见俞酒儿手中灵力运转,全部都注入到了那大刀之上,泛着寒光的刀刃高高举起,正对着他的方向挥来——

    *

    地面剧烈地震动了起来,慕容妮眸光微动,而后垂眸看向了脚下白色的土层。

    隐隐约约的裂缝在土层之上出现,身旁的俞搏泰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两人皆屏气凝神地看着地面。

    土块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响,几乎就在一瞬间,他们脚下的地面猛然间向着下面塌陷下去。

    慕容妮和俞搏泰在同一时间飞到了半空中,与此同时,一道光芒从下面蹿了上来,身后还紧紧地跟着一道白光。

    “酒儿!”俞搏泰一脸震惊地看着那从地底下冲出来的女子叫道。

    慕容妮凭空接住了浑身是伤的程良畴,而后目光向下扫去,正对上俞酒儿那双赤红的瞳眸,她的脸色一变,眼看着俞搏泰迎着俞酒儿的刀冲了上去,瞬间叫道:“俞伯伯小心!”

    果然,就在一息之间,俞酒儿的刀就转了一个方向朝着俞搏泰的方向劈去,俞搏泰显然有些惊讶,然而反应还是很快的,又有了方才慕容妮的提醒,此刻他飞快地躲了过去,并没有任何的损失。

    此时,察觉到下面的异动,和和山派通完话的刘奎也飞了下来,在看到慕容妮凭空提着的人时,脸色登时一变。

    “程师兄!”

    刘奎加快了速度朝着这方跑了过来。

    眼看着那方俞酒儿已经被俞搏泰牵制住了,慕容妮这才分出了心神来看这个逃出来的浑身是伤的人,眼熟,听着方才刘奎的话,慕容妮才想起了他的身份来,见他此时气息微弱,立刻取出了一枚保命的丹药来给他喂了进去,与此同时,刘奎已经飞到了她的身边来。

    慕容妮将程良畴交给了刘奎,而后转头看向了那边战斗的方向。

    俞酒儿虽然疯魔了,但稳稳的实力压制让她在俞搏泰的手下占不到一丝便宜,隐隐有被压下去的趋势,慕容妮交代刘奎带着程良畴速速去治伤,而后她向着下面而去。

    待慕容妮来到了先前俞酒儿和程良畴待的地方,眸中不由出现了一丝惊讶。

    地上散落着从上面掉落下来的土层,慕容妮看了土层的厚度,又从四周墙壁的高度看去,大致估测出了些什么来,脸色则更加的难看。

    竟然被魔骨侵蚀到了这种程度,比她猜测中的要恐怖上许多,若是五大门派不能及时赶来,真等到这魔骨自行现世的时候,只怕这方圆百里的百姓都会受到影响……

    而现在这一层壁垒也被打破了,魔骨的气息很快便会散发出去,不仅仅会引来魔修,还会吸引一些蛰伏在周围的魔兽们,以现在安平镇中所存在的修真者的力量,恐怕难以抵抗……

    正这般想着,只见上方俞酒儿手里的刀被俞搏泰打落下来,径直插入了那白色的土层上,一道黑气从刀身旁爬了上来,慕容妮的脸色登时一变,立刻运起功法来将这一丝魔气给碾碎,而后手忙脚乱地从储物戒指当中取出了一堆材料来往着那被刀劈开的缝隙填去。

    怎么俞酒儿的攻击就能够对盗寒镇魔玉产生实质性伤害了,此刻出现了一个缝隙,下面的气息会更快地涌上来,她方才所担心必然会加快实现,并且她又多了一道忧虑。

    就是那下面的东西会不会突然间苏醒,突破盗寒镇魔玉的镇压……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那方刘奎已经安顿好了程良畴,又回到了这里,俞搏泰堪堪将俞酒儿用十条缚仙索绑了起来。

    虽然俞酒儿失控之后的力量也往上翻了好几倍,但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下,她还是绝对打不过俞搏泰的,但奈何俞酒儿的招式无赖,便像是先前程良畴一剑刺去的时候,遇到俞搏泰主动出击的时候,俞酒儿便故意往他的攻击上撞,料定了俞搏泰不会攻击自己,在他慌忙卸力的时候又趁机偷袭,伤害倒是不难化解,但俞搏泰委实是感觉到了烦人,于是这一战下来,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狠狠地松了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