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全黑了,半个月牙挂在天上,像是在给阎奚兮的首战胜利赞美一样的洒下柔顺的光辉。

    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阎奚兮表示果然是一不紧张了就会觉得疲倦了。

    “还回你见到我的那个祠堂里行么?”麒小麟想了想,能容两个人栖身一晚上的地方也就只有自己的老地盘了。

    阎奚兮点头表示赞成,然后扭头看看被自己捆成粽子还在不断挣扎的某人,“他好讨厌的样子诶。能不能弄昏他?”

    “兮想的话。”麒小麟表示,只要是阎奚兮想的,自己不但会举四爪赞成,还会尽全力去当好帮凶的。

    阎奚兮从自己的小背包里面取出来一个医疗箱,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来一只装有蓝色药剂的针管。把空气推出来之后对着男人的大腿就是一针,推完了药水之后缓缓拔出针管。

    “这是什么啊?”麒小麟作为一个被封印了千年的小怪兽,表示自己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这是我自己做的安眠药哦,三分钟睡着无副作用,居家旅行必备良药哦~”阎奚兮看好不容易有个人问自己这些东西了,赶紧显摆道。

    “好厉害。”虽然不是很懂兮在说什么,但是大概感觉兮好像是很得意他的作品什么的,所以自己必然要夸奖一下才是。

    “其实也不是很难得啦。”阎奚兮挠挠头,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第一次被人夸奖什么的好高兴啊。

    看了看那边儿已经昏迷过去的男人,阎奚兮大义凛然道,“好了,拖油瓶解决掉了,我们回家吧!”

    麒小麟点头。然后伸手悬空画了几下。

    阎奚兮看到眼前凭空出现的门已经可以表示见多不怪了。

    伸手拉开门后,向阎奚兮示意了一下。阎奚兮抬腿走进门里,麒小麟跟在他身后扛着那个男人进门。

    “诶怎么进来里面就是祠堂啊?”阎奚兮往周围看了看后一脸纳闷儿道。

    “空间传送。”麒小麟把男人扔在地上拍了拍袖子说道。

    “哦这个我大哥也会的。”阎奚兮想了想点头道,“小麟我困了,我们睡觉吧。”

    麒小麟走到阎奚兮身边变回兽身,然后侧趴着,让阎奚兮靠在自己软软的肚子上睡。

    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阎奚兮睁眼。看看身边,麒小麟不在。只有那个被他们绑架起来的男人还靠着祠堂的柱子睡着呢。

    阎奚兮揉揉眼睛,感觉昨天应该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戏剧化的一天了吧。

    先是被自己哥哥命令跑这种穷山恶水地段儿来打怪兽,然后又碰到麒小麟。

    想到麒小麟,阎奚兮笑了一下,虽说只认识了一天,但是却有种好想一直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呢。

    “兮,你醒了?”一个温润的男声打断了阎奚兮的胡思乱想,“在笑什么啊?”

    “小麟?”阎奚兮扭头,看见麒小麟抱着一堆果子进门,于是冲他扬起一个微笑“我在高兴能遇到你真好。”

    “我也是。”麒小麟眨眨眼之后回了阎奚兮一个微笑之后道,“早上我去摘的果子,你吃一点儿吧。”

    阎奚兮伸手接过果子,手却不小心碰到了麒小麟的衣袖,皱眉,“小麟你身上怎么是湿的?”

    “清晨树林里露水大的很,难免会粘上一点儿。”麒小麟也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之后说道,不过表情平淡的完全没有在讨论自己的感觉。

    “这样湿着不行,会感冒的。”阎奚兮摇摇头道。

    “我是神兽不会感冒。”麒小麟解释道。

    阎奚兮点点头,然后用衣服把手中两个苹果擦了擦,一个递给麒小麟,一个自己拿着啃了一口道,“小麟我给你说说我自己吧?”

    麒小麟点头,一副忠实听众样儿。

    “呢,我从小就是和哥哥在一起的。”阎奚兮酝酿了一下便开口道,“我们是NS组里的,哥哥是老大。当然现在给你解说什么组织你也不懂,到时候带你回去再慢慢告诉你。”

    “组里说实话一共也没几个人,不过我是最弱的。”阎奚兮说着耸耸肩自嘲的笑了一下,“我在组里一般是治疗或者药物研究之类的,攻击招式一个都不会,逃跑技能顶级。”

    “就是之前兮用的那样?”麒小麟像是懂了什么似的问道。

    阎奚兮点头继续,“逃跑的话我能保证不会有事儿,但是集体活动的话我一般就是拖后腿的了,所以哥哥让我单独来打怪兽提高实力什么的。”

    “没关系,兮以后我来保护你。”麒小麟盯着阎奚兮瞧了瞧之后一脸认真道。

    “你当然要保护我啊,你是我的哎。”阎奚兮一副理所当然样回答道。麒小麟以后是自己要养的,怎么可能不顾着自己,“当然我也会尽我所能去保护小麟你的。”

    虽然很想说不用兮保护自己,但是看到兮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用之类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冲麒小麟笑了笑继续道,“我们其实主要任务就是解决人类力量解决不了的事件,比如什么恶鬼啊,魔物啊之类的。所以每个人基本都有一两个特异功能之类的吧。”

    “特异功能就是法术?”因为时代问题,交流不便的地方麒小麟只能用自己能听懂的词语来代替。

    阎奚兮点点头,“大哥很厉害的,不过只会攻击,自己连个伤口都不会包扎。我的能力就是修复,而且还有能量限制,反正就是鸡肋死了。”阎奚兮说着尴尬的笑了笑,这样剖开了说总觉得自己好无能的。

    “就是这样。”阎奚兮说着把手边的苹果一刀切开,然后伸手在苹果上轻轻化了两下,就见两块儿苹果又和在了一起,连切口都不见了。

    “兮很厉害的呢!”麒小麟一脸坚定。

    “你就知道安慰我……”阎奚兮说着低下脑袋,好高兴的感觉啊……

    “对了,兮这个给你。”麒小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来一串手链。

    “这是什么?”阎奚兮接过手链问道。

    “昨天那个人拿来想要禁锢我用的。”麒小麟道,“这个对于一般的兽类都有强制契约的作用。给你吧。”

    到时候拿回去给哥哥他们,也算是没白完成任务。阎奚兮想了想之后收下道。

    “对了小麟,等过两天他们来接我的时候,我就可以带你去我生活的地方了。不过那里的话和你以前生活的环境有点儿不一样,所以你要跟我学着那边的生活方式,不然就会被当成怪物的。好不好?”

    “嗯,我会努力的。”麒小麟一副好学生状点头。

    阎奚兮看着麒小麟的样子突然觉得就算是人形的他看起来也是好可爱的,扑倒麒小麟怀里,然后伸手去摸他脑袋上被自己剪的乱七八糟的白发。麒小麟倒也乐得被摸的低下头方便某人的蹂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