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由于阎奚兮死都不要去往那个挤死人的病房那边儿去。而林荫道上又正好没几个人路过。于是阎奚兮表示远程回魂什么的其实也不难的。虽然,他不是怎么会。但是有小魅的嘛。

    “小魅啊,你看这么远的距离,你能不能让他的魂正好回去呢?”阎奚兮看着小魅笑得一脸温和,小魅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你丫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儿老子就把你炖了吃了填肚子。

    小魅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兮兮绝对不会那么残暴的。然后走到梁良身边把手轻轻按在他额头上等了一会儿后,冲着阎奚兮点点头道,“应该是可以的。”

    “不要说应该,我们现在必须百分之百保证才行!”阎奚兮皱眉,万一一个没弄好这货不给自己付钱了怎么办啊!说他钻钱眼儿里了?好吧他就是钱奴了怎样!就算不是钱奴也得吃饭吧喂!

    “一定完成任务!”小魅无奈,立正向阎奚兮保证道。看到阎奚兮满意的点了点头,小魅转身看着撑着脑袋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俩的男人,“我等等会念咒语,如果要是你感觉到有什么在牵引着你的样子,顺其自然的跟着那个力气让他牵引, 你就会回到自己的肉体内了。”

    男人像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着阎奚兮笑,然后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知道了就行了,记住啊,不管看到周围有什么千万不可以反抗那个力量,不然我也不知道会把你送到哪里去。”小魅想了想还是又叮嘱了一遍,因为如果对灵体直接施展回魂咒之类的自己还没尝试过,所以会有什么事儿之类的自己也不清楚。

    “等等。”男人思索了一下之后开口问道,“如果回魂成功了的话,去哪找你们?”

    “郊区的秦氏天师事务所,一个二层小楼,招牌不怎么显眼。不过你仔细找找还是能找得到的。”阎奚兮认真的解释道,这关乎到自己的钱能不能入账,能不认真么!

    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把之前秦哉哉给他的那个收费名片拿出来看了看,然后继续道,“去的时候记得带上钱就行了。招魂之类的工作本事务所收费是在2000左右,谢绝赊账啊。”

    “就要这么点儿?”梁良显然是对这个金额有点儿诧异,在本市连普通员工一个月的工资都比这个价格多了一倍,而且一般的风水先生之类的收费至少不会低于四个零的。他觉得他有点儿明白阎奚兮为什么会饿的肚子叫的原因了。

    “嗯,就这么多。所以总裁先生您更不能赊账了啊。”阎奚兮满意的答道,其实,他能一脸淡然的报出这个价格的原因就是因为这孩子从小生活在组织的关爱照顾下,好不容易出来自立一次,管账的还是秦哉哉,所以基本上他的工作就是出任务,花销之类的事儿就是秦哉哉的了。反正能让他吃上饭就没别的要求了。

    “没别的问题了的话我们就开始了啊。”阎奚兮看了看周围,确定现在目之所及的范围内只有他们三个人形生物之后,便对梁泽说道。

    梁泽微微点头,小魅便轻轻牵起梁良的一只手,闭上眼睛口中开始低声吟诵着繁复的咒语。阎奚兮在一旁做放风状观察周围的动向。念了将近一分钟后,梁泽的魂魄突然化成一道白光冲着医院方向飞了过去。

    小魅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又念了几句之后,缓缓的睁开双眸,然后冲阎奚兮点点头,“成功了啊。”

    “干的好!”阎奚兮笑,小魅果然还是挺有用的嘛,正打算开口再表扬两句,手机在裤子口袋里突然震动了起来。拿出来手机,看上面显示的是秦哉哉来电,阎奚兮按下接听。

    “兮兮,我们这边儿成功了。刚刚把小猫送回去了,你们那边儿怎么样了?”电话刚接通,那边儿就传来了秦哉哉激动的声音,看来是拿上钱了。

    “刚刚回魂,等他醒了之后应该会去事务所结账的。”阎奚兮想了想说道,人家一个大老板的总不会赊他这么点儿小钱的吧。

    “那就好,你们快点儿回家。我和阿泽去买点儿食材咱吃顿好一点儿的。”秦哉哉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

    阎奚兮默默的把手机放回裤兜,突然有种想要泪奔的冲动,尼玛终于算是告别了喝水度日的生涯了啊,他都有高歌一曲今儿老百姓真呀真高兴的欲望了。

    于是,和小魅欢欢喜喜的回家等大餐去了……

    灵山山巅,一个一身白衣的银发男子站在悠悠风雪中望着远方的天际。

    一个身穿紫色纱裙的女人从他身后走了过来。女人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一头黑发及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显得又可爱又灵动,小巧的鼻子下一张樱桃小嘴,粉唇一张吐出了一声像是撒娇又像是责备的话,“你又在看什么啊?”

    闻到那股刺鼻的香气,男人轻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答话,眼睛还是一点儿不移的盯着那片天空,真希望自己现在能有千里眼,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身影,哪怕只是一个剪影都好。

    “凌,领主都已经给我们许婚了……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儿么?”女人嘟起嘴唇娇声道,这个自己等了千年的男人终于又回来了。他父亲也许诺了两人的婚事,但是为什么他比千年前更加冰冷了呢。

    “我不叫凌。”男人皱眉,这个名字自己果然还是很讨厌。“还有,这辈子我会娶的只有一个人,不是你。”

    女人听到男人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张了张嘴还是忍不住哭着跑了。

    男人头也不回的继续看着远方的天际,戚凌早就在千年前被封印起来的那一刻死了,或许更早。而现在,自己只不过是麒小麟罢了,兮一个人的小麟。所以,兮再等等,我一定能回去和你坚守之前永远的约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