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日子还是一天天很平静的过去,小麟和兮兮之间,说是在追的过程,其实人家已经腻歪的跟老夫老妻没什么区别的。不过大家也都不说破就是了。

    这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梁良拿着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一副食不下咽的忧桑状。

    “喂,你这是在歧视我家小麟的厨技?”阎奚兮看他那副样子有点儿不满的问道。因为秦哉哉的厨艺终于犯众怒了,于是那群贪婪的人类不许麒小麟再给阎奚兮一个人开小灶了。所以从今天开始,小麟的掌勺生涯就彻底的拉开了帷幕。

    阎奚兮本来就因为护食儿原因有那么点儿不满,现在看到梁良这种样子更是直接迁怒了。

    “不是饭的问题。”梁良摆摆手道,“我今天下午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几人抬头一副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笑笑的表情看着梁良,等他说奇怪的事情。

    “就是中午我在办公室睡午觉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可以灵魂出窍的……”中午本来开开心心睡午觉,结果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光是灵魂坐起来了。弄了好半天才回到原身体里真心差点儿吓死他了。

    “好兆头啊,都能随便灵体出窍了。这证明你飞升之时指日可待了啊。”阎奚兮听梁良说完之后认真的说道。眼中闪烁着你看这样多好啊真羡慕啊的字样,看的梁良一阵无语。

    “其实也没什么大碍的,对了上次你灵魂出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来着?”秦哉哉倒是比较认真的回答了梁良。

    “上次也是自己出窍的,不过我自己回不去了。”梁良耸肩,“但是从上次你们把我弄回去之后就在没发生过这种事儿了。”

    “所以说多习惯习惯就好了,你看现在都能自己回复了也算是个好兆头了嘛。”秦哉哉认真的安慰着,不过灵魂出窍这种尖端技能,恕我们这种庶民还是没办法参透的。

    “对了,明天上午的时候我带一个客户过来。她前几天给我说她像是被鬼缠身了的样子,我给她介绍咱事务所了。到时候人来了你们别表现的让人看出来我是托儿啊。”现在我们的总裁大人已经彻底的归进了天师事务所了。没看到那个极具代表性的咱们事务所么。可怜的总裁大人还丝毫没有一点儿进了奇葩圈儿的无奈与惋惜,所以说这才是传说中的人以群分吧。

    几人说定之后愉快的结束了晚餐,然后便各自做自己的事儿去了。麒小麟找你回来之后还是和阎奚兮住一个屋一张床,只不过两人躺床上都是盖棉被纯聊天,再没有做过任何少儿不宜的事儿了。对此,麒小麟表示自己撸一撸就行了,只要是兮不同意自己都不会去强迫的。

    但是,有一点还是有种忍都忍不下了的感觉。就是两人目前为止,肉体接触最亲近的一次,可能就是昨儿晚上麒小麟亲了阎奚兮脸蛋一下,兮没躲开。其他时候情到深处想和兮接吻,结果不是被推开就是人跑了,弄得麒小麟都快郁闷死了。

    两人回到房间之后,还是像这几天一样的阎奚兮拿着个小本子对着一堆五颜六色的药剂不知道在计算些什么。麒小麟靠在床上看书。当然到底是在看书,还是装着看书实际是在看身边的人,我们就不要追究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麒小麟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兮,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

    “嗯?小麟要说什么?”阎奚兮放下手中的笔转过身来问道。其实自己这两天也想跟小麟说说终结他们的求爱生活的,但是就是觉得不好意思开口所以一直没说。

    “我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啊?”兮说让自己追他,自己可以追,让自己等着,自己也可以等,但就是这种自己觉得内在已经可以说是爱人了,但是却有种有实无名的飘渺感什么的最不好忍了。

    阎奚兮低头搅手指,这种事儿自己体会到了就好了嘛,让他说出来什么的多难为情的啊。

    看到阎奚兮那副样子,麒小麟以为是兮过了这么久还没接受自己,有点儿苦涩的笑了笑开口,“没关系的,我还可以再等等……”

    话还没说完,唇就被阎奚兮的嘴巴堵住了,只不过只是单纯的四片唇瓣贴在一起没有下一步动作了。

    阎奚兮刚刚听到麒小麟那么说之后,脑子一热就亲了上来想要堵住他那种悲伤的语调。结果现在亲上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拜托他是个失忆的人好不好,也就是在他的记忆里这可是初吻啊你让他怎么进行下一步动作!

    阎奚兮在心里一边怨念麒小麟怎么也不动,一边在脑中搜索着看过的电影小说之类的亲上之后该干什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要伸舌头。但是,这么难为情的事儿让自己怎么做嘛!

    好在在冷场之前,麒小麟终于伸出舌头闯进了阎奚兮口中。既然兮主动亲自己了,就说明自己可以正式和他接吻了对吧?在心中这样想着,麒小麟捧着阎奚兮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舌头冲进口腔,从内到外仔细的舔了一遍,然后勾起阎奚兮的舌头纠缠翻动,来不及吞下的口水化成一到银丝顺着阎奚兮的唇角滑下来。

    阎奚兮觉得自己现在处于一种又想继续这个吻又不敢继续下去的状态了,要是再被这么亲下去自己绝逼是会缺氧昏迷过去了。那样会觉得很丢人的样子,但是自己又实在是舍不得这个吻的幸福的感觉。怎么办好纠结啊。

    幸好,在阎奚兮缺氧之前,麒小麟停止了接吻。唇瓣分开的时候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阎奚兮嘴角流下来的银丝,笑着开口,“兮,我好爱你的。”

    阎奚兮张开双手抱住麒小麟,把红的发烫的脸埋进他怀里。小声的应道,“我也是……”怎么办那种初恋的小女生样儿的羞涩感好激烈啊,阎奚兮觉得自己心跳的快的像是要破胸而出了一样的。但是又觉得每次听到小麟说爱自己,还是好开心的样子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