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麒小麟走到阎奚兮身边,抬脚踢开那具还趴在兮脚边儿的尸体。就这女人的脏手还敢动兮?真觉得就这样弄死她了都有点儿太客气了。

    “兮……”伸手想去牵着阎奚兮却被直接打开了。麒小麟有点儿受伤的看着眼前的人轻声叫道。

    “小麟……你让我缓一会儿……”阎奚兮抬手抱着自己的头,虽说是平时血腥的电影儿看的不少,刚刚也给自己做了自认为很充足的心里建设了,但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人断气自己还是有种前所未有的可怕感。幸好小麟杀人没见血,不然说不定自己会被下晕过去了。

    麒小麟没等阎奚兮说的适应问题,上前一把把人拉到怀里紧紧的抱住,头架到他肩上在耳边轻声问道,“兮,如果我告诉你以后跟着我的话就还能看到我双手染血的样子,你还会愿意和我在一起么?”若是那些人步步相逼的话,自己必然是要斩草除根才能保得住兮的。

    阎奚兮靠在麒小麟怀里茫然的睁着眼睛不知道在看哪儿。小麟或许真的一直都不是什么温柔的人。但是,他对自己温柔不就好了么?人一辈子本来也就没有多少时间,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全心全意宠自己的人,那么接受一点儿他的小怪癖之类的又有何妨啊。

    “小麟啊,我现在在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既然是心里初步已经能接受得了了,那就什么都解决了。阎奚兮把脑袋彻底埋在麒小麟怀里,不去看地上那两个让自己害怕的尸体,然后轻轻的开口道。

    “嗯?”感觉出来兮好像不害怕了,麒小麟收了收手臂把他搂的更紧一点儿。只要兮不放手,自己绝对不会主动放开他的。

    “我在想我是不是也应该回家先学着杀猪宰羊之类的。”阎奚兮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道,自己从小可就是扫地恐伤蝼蚁命的好孩子啊,按小麟说的那样,跟着他的话自己就必须要去适应才行的啊,“练的顺手了到时候就能陪你一起杀人不眨眼了,啊好像也不是人哦。”说着还点点头表示自己心里很坚定。

    “兮,我早就说了的。不管是什么事儿,我来就好了的。”麒小麟摇摇头道,自己之所以这么拼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绝对不想让兮脏了手。而且,说好了保护的,兮就只用躲在他身后看他奋战就行了。

    “我想站在你身边。”阎奚兮闷闷的说道,不是要求地位什么的,只是希望你不用转身也能看到我的侧脸。知道有个人一直在支持着你陪着你。

    “兮……”麒小麟张张嘴,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我手上已经沾满了血了,所以也不差再来一点儿。但是兮在我心中永远都是最纯净的,所以千万不要因为那群杂碎脏了手,好么?”

    金色的瞳孔在夕阳的照射下映出了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感。阎奚兮抬头看着男人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要被这双妖瞳吸进去了,有点儿茫然的点点头,算是回应男人刚刚的话。然后又自嘲的笑笑,或许是从很早很早以前,自己就陷在了男人这种温柔的眼神中万劫不复了。

    伸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把他的脑袋往下拽一点儿,自己垫起脚尖用对着男人那双淡粉色的薄唇凑了上去。在唇齿相交前停住动作,像是要试味儿似的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男人的唇瓣,然后咬住男人的下唇。突然想到以前还在宅男的时候,在网上看过一句话说薄唇的男人都薄情,那眼前这个人……

    还没等他想完,男人终于受不了这种邀请似的挑逗了,主动出击和他纠缠起来。在意乱情迷之前,阎奚兮想到,就算是薄情的话也不是现在,所以作为一个贪心的纯人类,还是珍惜眼前的好了。

    麒小麟手刚刚在阎奚兮身上摸了两下就被打掉了,还没吻够的唇也被硬推着分开了。有点儿不解的看向阎奚兮,“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儿。”阎奚兮拍了下脑袋认真的说道。他俩跑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好像不是专门为了过来杀个人打个野战之类的吧。不过相对于已经被遗忘了多时的任务而言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事儿。阎奚兮指了指还倒在地上的尸体,“这个先处理掉,不然我们估计哪都不用去了直接进监狱就行了。”

    麒小麟很听话的上前对着两具尸体摆弄了一番后,按阎奚兮的角度来说,就是那两个聚合体被打回离子形态肉眼不可见了。不过同时心里出现了一种淡淡的忧桑。自己本来就是ns的职员,再怎么说也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现在居然还在教罪犯怎么处理现场简直是不称职死了啊喂!

    不过这都是浮云了,反正自己做人的原则就是帮亲不帮理,大义灭亲这种脑残事儿他这种小男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处理好尸体之后就该看看那个**恶魔的任务了,结果两人走了好几圈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那个什么十号的地方。

    麒小麟皱眉,这么来说的话他们还是在已经探听好自己底细的情况下来的了?上次把自己从兮身边强行带走的时候也是这样有备而来的。所以也就是说……兮的处境更危险了啊……这样想着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将一道杀意隐藏在其中。

    “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段你们说的我忘了的记忆也是被这群人弄丢的吧?”麒小麟身上杀意越来越浓的时候,阎奚兮突然开口问道。点头肯定他的猜测。

    “他们是你的家人?”阎奚兮见麒小麟点头便继续问道。结果见麒小麟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的样子皱眉,“什么意思啊?”

    “从血缘上来说,我是他儿子。但是我不拿他当爹,他也不把我看成儿子。就是这样。”麒小麟抬头看着天空有点儿落寞的说道。就是因为这样,如果那个人要伤害兮的话,自己也是绝对能下的去手的。不过关于实力问题……果然还是得继续锻炼啊。

    &nns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