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麒小麟看着怀里已经彻底冷下来了的尸体久久没有说话,总觉得刚刚兮手落下去的一瞬间自己的心好像也跟着死了。不过或许这都是自己的幻觉也说不定呢?闭上眼睛,想象着也许自己等等睁开眼睛就会看到兮笑着说自己胡思乱想之类的。但是又不敢闭上眼睛,生怕再睁开看到的还是这样的景象。

    手指慢慢的抚上阎奚兮的脸颊描摩着他的轮廓,兮的唇角染上血了不好看了呢。想抬手帮他擦掉,最后还是低头伸出舌头,轻轻的把他唇角刚刚吐出来的血渍舔舐干净。

    “兮,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又踢被子了,你看现在嘴唇很冰的啊。”麒小麟痴迷的低头慢慢啃咬着阎奚兮已经冰冷的泛紫的唇瓣小声说道,像是在责备爱人的枕边话一样的轻柔。

    丝毫没有意识到阎奚兮已经死了似的,麒小麟又在他唇上厮磨了一阵儿后,抱着他的尸体站起身来,在他脸颊上蹭了蹭之后又伏首在他耳边低语,“兮要是困了的话就先睡吧,我抱着你回去就好了。”

    说完之后,便抱着人向之前和秦哉哉他们约好的那个集合地点走去……

    等了半天了还没看到阎奚兮和麒小麟,秦哉哉觉得有点儿慌了,不会是自己这次的预感成真了吧?正打算开口,就见江南看向阎奚兮他们去的那个方向皱眉道,“血腥味儿好浓。”

    “什么意思?”秦哉哉突然觉得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紧盯着那边儿开口问道。

    “这么浓重的味道……够死一个普通人得了。”阿泽解释道,然后拉住要冲过去看看的秦哉哉摇摇头道,“你现在去也改变不了什么结果,他们也已经过来了。”

    话音刚落,果然那边儿麒小麟抱着阎奚兮走了过来。看阎奚兮被麒小麟抱在怀里,秦哉哉立马冲过去问道,“兮兮怎么了?”

    “没事儿的,兮太累了睡着了而已。”麒小麟摇摇头,露出他那种招牌式的微笑说道。然后便抱着阎奚兮先上车了。看他那副样子要是不知情的人绝对会认为阎奚兮真的不过是睡着了罢了。

    麒小麟上车之后,秦哉哉愣了一会儿,突然扭头抱住阿泽,把脑袋埋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刚刚自己跑过去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到阎奚兮身体上心脏的部位那一滩血红。再想到阿泽他们刚刚说的那股血腥味……后面的他真的不想再联想了。

    剩下几人也都沉默了,阎奚兮死了,对小麟来说是个打击,对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呢?就算是兮兮平时闹腾了点儿恶作剧多了点儿,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讨厌他的。相反大家还都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的看待了。所以,这个事实真的让人很接受不了的。

    一路无话。几人回到事务所之后,麒小麟便抱着阎奚兮的尸体回房了,剩下几人也都是洗洗睡了。没人有心情再闹腾个什么劲儿了。

    回屋之后,麒小麟把阎奚兮轻放在床上,像是在对待什么易碎的艺术品似的认真,又帮阎奚兮脱下那件沾血的衣服。因为死了很久了,所以伤口也不向外流血了。但是麒小麟还是皱皱眉抬手发动灵力帮阎奚兮去除了身上的那些伤口。兮的身子上不该出现那些破坏美感的东西才对的。

    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兮身上没有别的伤口之后,麒小麟拿起一旁的睡衣给阎奚兮穿上。然后自己换好衣服上床抱着阎奚兮的尸体沉沉睡去……

    时间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消失而停止,同样也不会因为谁去改变之类的。少了一个人,事务所的日子还是得过,只不过就是少了欢笑罢了。

    一天早上,秦哉哉坐在沙发前面无聊的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过了一会儿看向坐在一旁的阿泽问道,“小麟现在这样……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阿泽摇摇头,自从上次回来之后,小麟还是一副阎奚兮还活着的样子处事儿,不管到哪都会抱着阎奚兮的尸体一起。但是奇怪的就是在现在这种比较燥热的时节,阎奚兮的尸体却一点儿要腐烂的迹象都没有,霉斑之类的也从未出现过。

    不过即使是如此,天朝一直讲究的都是入土为安。就算是小麟再怎么放不下也不能一直这样的啊。昨天秦哉哉就此事和麒小麟探讨了一下,结果麒小麟一口咬定阎奚兮只不过是这次睡得有点儿久之类的坚决不同意他们说的火化或者是土葬之类的提议。那坚定的样子弄得秦哉哉都怀疑阎奚兮是不是真的没死了。

    “但是这样的话,兮兮会不会尸变啊?”这个才是真正担心的问题,万一一个没弄好尸变了,要彻底灭了他肯定没人愿意动手,就算是要动手了也还要过了麒小麟那关才行,真是麻烦死了的。

    “这个你倒是可以放心,不知道怎么的兮兮身边一直有种力量在保护他的身体一样的。”阿泽摇摇头表示这次是秦哉哉多虑了,自己昨天为了观察一下阎奚兮的尸状专门去个小麟长谈了一阵儿,得出的结论就是,兮兮的尸体没什么大事儿,小麟差不多却是要疯了已经。

    不对,或许应该说是从阎奚兮死的那一刻开始,小麟就已经疯了。

    秦哉哉抬头看了看楼上房门紧闭的房间,心里突然一紧。如果自己死了的话,阿泽会不会也变成这样啊……

    “兮,睡了那么久了就不要睡了好不好?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楼上,房间里麒小麟给阎奚兮按摩着那双僵硬了的细腿开口自言自语道。

    说实话,他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兮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但是就是潜意识不愿意承认,总觉得说不定自己哪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会发现兮正在盯着自己笑。所以每次在想到要不然还是让兮入土为安吧的时候,都会又觉得如果再等等说不定兮就会回来了的样子。所以一直也没有办法放开兮,让他彻底离开自己身边。哪怕就算是尸体,也不能逃离自己身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