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后来,秦哉哉表示自己没事儿了,喝完杯子里的咖啡就上楼休息去了。至于后来到底有没有睡着,也就只有他自己和那个一直很在他身边形影不离的男人清楚了。

    “哉哉会死么?”阎奚兮和麒小麟两人回房之后,阎奚兮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问道。自己从小就无父无母,朋友除了NS里的几个哥哥姐姐之外,就是事务所里的这群了。算起来秦哉哉还应该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才对,而且两人性格心形之类的还都挺臭味相投的。突然间就说要死了,总感觉有点儿缥缈的样子。

    “时间问题……”麒小麟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如实回答道。他不想让阎奚兮伤心,但同时又不想瞒着他,所以也就只能还是实话实说了。秦哉哉那副样子看也能看出来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救了,阿泽也不会不明白,只不过大家都在自欺欺人的幻想着一个美好的图景罢了。

    “如果是生病的话应该可以医治的吧?或者咒语也可以想办法破解啊!我死了都可以复活,他现在还是活着的呢怎么可能就没救了呢!”阎奚兮皱眉,他表示自己还是接受不了事实,本来想带秦哉哉去找肖辰,但是那个千年之约自己也不知道站在具体在哪能找得到他。

    “这不是病的。”麒小麟把阎奚兮拉到怀里紧紧搂住之后开口道,“或者应该说是,我感觉秦哉哉这更像是自然死亡的样子。”虽说老死之类的发生在一个年轻人身上有点儿说不过去,但是秦哉哉的状况看起来却绝对是老死的没错,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也就根本没办法去阻止了。

    “怎么可能!绝对是有什么事儿的!”阎奚兮表示自己绝逼不相信麒小麟这个说法。一定有什么办法能救哉哉的才对。

    这边儿两人纠结着,秦哉哉那边儿也一样的。

    回房之后,果然秦哉哉还是不敢睡觉。

    “不睡的话你撑不住的,就当只不过是噩梦而已行不行?”看秦哉哉一副困得快虚脱了但是还坚持着不让眼皮打架的样子,阿泽心疼的开口。这样下去就算不是他自己口中说的什么消失,他也绝对会因为睡眠不够死掉的。

    “阿泽……”秦哉哉瞪着一双大眼睛不知道在看哪,轻轻叫了一声后,眼泪突然从眼眶中绝堤而出。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阿泽,但是又没办法去阻止这种必然会发生的事儿。突然感觉,其实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至少就不用像他这样每天担惊受怕了。

    看秦哉哉这副样子,阿泽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该说什么了,自己果然还是最喜欢那个充满活力天天精神的要死的人,那时候就算是因为事务所没什么业务,两人总是一起吃泡面喝凉水顶饱之类的,至少还是幸福的。说的自私一点,宁可现在出事儿的是自己也不愿意他。现在他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绝对会疯了的。从一开始他们的爱情里自己就不敢去奢求什么永远,难倒现在只要一个完整的一辈子也变得算是贪心了么?

    第二天早上,阎奚兮还在纠结要不要赖床的时候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碎裂声和吵架的声音。具体说什么听不清,不过声音是秦哉哉和阿泽的没错。

    “下去看看。”阎奚兮半不情愿半八卦的揉揉眼睛,踹了踹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道。早上刚刚睡醒就要爬起来什么的实在是太艰辛了。

    两人起床随便套了件T恤就下楼去围观了,在事务所里还是第一次听到他们那对儿夫夫吵架,不围观都不像话了。

    秦哉哉站在客厅中间,脚边他天天抱在手里的咖啡杯碎成了几半。手上拉着一个大大的手提箱,一双大眼睛盯着阿泽,里面不断的往下掉着泪珠。

    “就算你要消失,能不能在我面前消失?”阿泽一脸怒意的看着秦哉哉,说话的语调却还是尽量保持住不对他发泄怒火。阎奚兮还是第一次看见阿泽这样子,原来那个天天笑的一脸玩世不恭的人,也能生气成这样啊……

    再看秦哉哉,被阿泽这么一说哭的更厉害了,两个眼眶红红的还有点儿发肿,哽咽了半天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最后阿泽还是看不得他这幅样子了,上前两步把人搂进怀里。

    “乖,不闹了好不好?就算是最后我也想和你在一起的。”阿泽在秦哉哉耳边轻声说道,语气中尽是掩不住的祈求。

    “杯子碎掉了。”秦哉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碎片,像是要扯开话题一样硬生生的开口。刚刚吵架的时候伸手就把杯子甩掉了,结果现在看起来心好痛的,这个杯子还是事务所第一次接到任务以后阿泽买给自己的。也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会天天抱着爱不释手的……

    “杯子碎了可以修好的,人不跑掉就行了。”阿泽蹲下身,手放在那堆碎屑的上方。过了一会儿手中渐渐出现一丝丝银光,下面的碎陶瓷也一点儿点儿聚集在了一起。等那堆废物彻底变回杯子形状之后,阿泽捡起东西,起身递给秦哉哉,“你看,这样不就好了呢。”

    秦哉哉一副委屈的样子抱着他的小杯子,任由男人一手抓着自己的爪爪,一手提着行李把自己和家当一起拖回房间了。

    直到听到门关上的时候“砰”的那声响动,阎奚兮才反应过来围观目标已经走掉了。习惯性的拽拽麒小麟的衣角,“喂,他们怎么回事儿啊?”

    麒小麟看了一会儿隔壁关上的大门之后,也没有回答阎奚兮的话,拉着他转身进屋。有的事儿是不管你升了多少级都无能为力的,说句不好听的但却又是事实中的事实的。这时候差不多也就只能去听天由命了。

    阎奚兮乖乖回屋,总觉得刚刚秦哉哉眼中透出的感情那么熟悉,好像是不久前才见过的。想了半天之后才恍然大悟,那种感情,自己死掉的时候在小麟眼中也看到过,叫做绝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