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既然哉哉不在了,梁良又基本上算是搬出去了,这里差不多也就没什么值得留念的东西了,再住着反而是凭添伤感。于是第二天早上,阎奚兮毅然决然的宣布,从今儿起要以回家为目标的努力完成任务!麒小麟点头表示自己随时陪同。

    至于任务怎么完成?这个问题还没等他考虑完成,就有别的事儿找上门来了。阎奚兮看着门外站着的那个人很想问一句我现在能不能把门关上当没看见你?不过,出于道义阎奚兮还是保持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侧身让人进门。

    “看来不怎么欢迎我啊?”男人倒是一点儿都不介意阎奚兮鄙夷的目光。进门,嘴角一直挂着一副似有似无的笑。

    “你来干什么!”麒小麟往门口看了一眼就看到跟着阎奚兮进来的某人,瞬间就进入戒备状态问道,周身杀气全开盯着那人的动作,生怕他一个动作把阎奚兮怎么样了。

    “你这是和爹说话的语气么?越来越没家教了。”男人斜撇了麒小麟一眼,皱眉道。然后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阎奚兮,“哟这是没打死还是复活了?挺厉害的啊。”

    “你不要想再伤到兮兮了。”只觉得眼前一阵风,麒小麟就已经过去挡在了阎奚兮身前,微微眯起眼睛说道。那架势活脱脱一副准备开打的样子了。

    “我又不是来和你打架的,你激动什么。”男人皱眉,没想到这个没用的儿子一个月不见还变得能拿的上台面了啊。不过那个人类?果然还是一样的不堪入目。

    麒小麟挑眉,心想你丫不是来挑事儿还跑来干什么啊,不过他也不是白痴,就算是这几个月自己升级了,不到万不得已也绝对不会去主动和这男人起什么正面冲突的。于是闭口对男人的话丝毫不加以回应。

    “带你回去,你直接等着继位就行了。至于这个人类……”又打量了阎奚兮几遍之后,戚寒啧了几声,“一起回去吧。”现在对他而言,把麒小麟带回去才是最重要的。反正神兽的命有很长,就算是这个不长进的儿子现在对他再痴迷,也总会在时间的消磨下减弱的。说什么永远都只爱一个人之类的屁话,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得。

    不知道这个神经病老爹到底是什么意思,麒小麟还是把阎奚兮挡的严严实实的在自己身后,他不是很反对自己和兮兮在一起么?这么急着要带他们回去是要做什么?

    “你没权拒绝,收拾东西去!不要让我等太久了。”戚寒看自己说完了麒小麟还是久久没有行动,不禁皱眉道。果然要不是为了他,自己才不会来接这个没用的儿子的。不对,不是为了他,应该说自己不过是想念那个玩具了罢了。越是这么想着,眉头却皱的越紧,只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就是了。

    阎奚兮拽了拽麒小麟的衣角低声道,“小麟,不要和疯子硬扛,听他的吧。”理智的人是要在危险面前把损失降到最低的,自认为很理智的阎奚兮同学自然也很明白这个道理了。麒小麟看了看戚寒,最后还是咬咬牙转身跟阎奚兮收拾东西去了。

    戚寒不是没听到刚刚那个人类叫自己是疯子什么的,不过一个得宠不了多少年的可悲玩物自己又何必去计较呢。于是只是讽刺的斜了阎奚兮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的走到客厅沙发旁坐下,等他们去收拾东西。

    收拾好后,戚寒抬手凭空划了一道,然后指着刚刚出现的空间裂缝让麒小麟带着阎奚兮先进去,而后自己也跟上。

    麒小麟怎么样都想不到自己再次被抓回来的时候是老爹亲自动手去抓的,更想不到的是兮也能和自己一起回来。

    “你带着他回屋吧,不许出你自己的宅院。有什么事儿的话我会派人去通知你的。”戚寒说完这句话后便匆匆离去了,留下麒小麟和阎奚兮两人站在宫殿门口。

    因为初到这种很大的宫殿,阎奚兮有点儿怕生似的的紧了紧两人相握的爪爪,“小麟……会迷路的啊。”

    “不会,跟着我就好了。”麒小麟摇摇头。虽说是在这个地方住的不是很久,但是那种住监狱一样的感觉这辈子自己怕是忘不了了。因此,对于自己的监房,自己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拉着阎奚兮左拐右拐的,最后在宫殿角落的一间平房前停下脚步。这里不像是刚刚一路上所见的那些宫殿那么奢华,青瓦白墙再加上门口种着的几株阎奚兮叫不出名字的草,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温馨淡雅。

    “为什么在这么偏僻的角落,而且风格也和别的不一样啊?”阎奚兮有点儿纳闷儿的问道,一个宫殿里这样的布局是不是显得太奇怪了点儿?

    “这里是我以前和我母亲一起住的寝宫。”麒小麟抬眼看了看房子,推开门说道,“那个人不是很喜欢母亲。不,应该说是讨厌他,原因我也不知道。反正从记事儿起我就和母亲一起住在这儿的。”

    “嗯?那为什么他不在啊?”阎奚兮有点儿不解的问道。那个老不死的都没挂,小麟他妈理应也不会挂了的啊。

    “他是人类。”麒小麟说完之后就再没有开口了。低头默默的打扫着屋里的积尘。他又怎么去告诉阎奚兮自己小时候是怎么目睹着那个应该被他称为爹的男人打死那个一直温润如玉般也是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的呢?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是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到这个地方了。不说是触景生情,光是这种压抑的感觉自己就受不了的。不过看起来兮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也就行了。

    阎奚兮一边帮麒小麟***扫屋子,一边观察屋里的陈设之类的。这还真是简单到爆了啊,要不是刚刚走的那一路所见,自己差不多就真觉得小麟其实是寒门子弟了。屋里除了生活必须物,甚至连个椅子都没有的。这得是多失宠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