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本来麒小麟以为自己跑掉之后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抓回去继续选亲,结果没想到连着过去五天了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觉得现在那个老不死的尿性真是越来越难揣摩了。”阎奚兮摆弄着自己从门口移栽进花盆搬到屋里的一颗小草一样的植物说道。也不是他不想玩儿什么高科技一点儿的东西,实在是因为他们现在这种半囚禁式的生活也就只能找小草之类的东西玩玩儿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麒小麟躺在床上,自己也有点儿懵了。一开始他还觉得自己挺摸的清老爹变态的方式方法之类的,现在才突然觉得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不过就是些毛皮罢了。正真变态的内心,怎么可能是他们这些正常人所能理解的了的啊!

    “他要是再逼着你娶媳妇儿之类的怎么办啊?”阎奚兮皱眉,一个用力不小心吧小草上面的尖尖揪掉了一点儿,心里还想着再发生这种事儿到底是该让小麟坚持操守之类的还是应该鼓励他与恶势力坚决抗衡。如果继续抗衡的话老不死的会不会玩儿不起了直接一巴掌拍死他啊。

    由于想的太过专注,没有发现手中刚刚揪断的草尖上开始往下渗出透明的绿色液滴,最后缓缓的流到他手上又直接被吸收进去了。等阎奚兮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差不多一根指头上面已经全绿了。

    “小麟,快过来看看怎么回事儿?”刚刚不过就是手贱动了会儿小草,不会反作用这么大吧?他以后不动了行不行。把手给他变成之前的削葱根一样的纤纤玉手啊喂!

    麒小麟抓起阎奚兮的爪子用鼻子认真的闻了闻,又用指间轻轻点着,过了一会儿后皱眉开口道,“不但对你没什么损伤,我们好像还发现一个大秘密了。”

    看阎奚兮疑问的目光,麒小麟继续说下去,“你手上的颜色过一会儿应该就会消掉了,但是刚刚这个叶子里流进你身体的其实是灵力。不知道被谁封印在叶子里的灵力。”

    “应该是你娘吧。”阎奚兮想了想之后说道。差不多也只有这种可能性了。不过在小麟的描述里听起来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选了老不死这么一杂碎嫁了呢。

    麒小麟点点头,这么纯净的灵力,估计也就只有那人才会有的吧。突然觉得,就算他陪着自己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好像也在一直想方设法的保护自己,尽量想办法把好东西都留给自己。而自己好像这么多年以来,还是头一次意识到这种母爱……真是太不应该了。

    “也就是说,我们要是把门口所有叶子里面的灵力都取出来,说不定就能自由了?”这种突然看到曙光的感觉是要闹哪样啊!阎奚兮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丫的囚禁出毛病来了。

    “说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如果我们把门口的植物彻底破坏了的话,估计他会丧心病狂的。”麒小麟耸肩,要不是这个原因的话自己绝逼现在就动手,还能站在这儿两人继续聊天浪费时间吗。

    “又一个跑出去的计划流产了……”阎奚兮听了麒小麟的话之后把下巴搁到桌子上,浑身瘫软一副死狗状叹息道。本来他觉得就算是陪着麒小麟在这儿等着他继位之类的都无所谓,但是自从上次什么选妃活动之后,他就开始觉得有那么点儿警惕了,万一再来一次说不定为了不会被一巴掌拍死就得选个女人夹在他俩中间了。所以还不如现在想个什么办法早点儿从这里跑出去的好。

    “怎么,在这儿住的不好么?”正在阎奚兮感叹人生无望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男声。扭头,果然是那个老不死的靠在门框上看着屋里。

    “呵呵,除了地方小了点儿,环境潮湿了点儿,用品少了点儿,灰尘多了点儿之外还真没什么不好的诶。”阎奚兮装傻道,反正这丫的本来就看不惯自己,还不如破罐子破摔了自己还舒畅一点儿。

    “没什么不好的就行了。”戚寒点点头,好像是没听见阎奚兮前面那么一堆的前缀似的。一脸淡然的样子弄得阎奚兮都想拜倒大喊你丫才是淡定帝吧喂!

    看着面前两人僵硬的表情,戚寒表示毫无压力的继续道,“继位的事情等等再说。明天早上去祭坛。”

    “干什么?”麒小麟皱眉,自己来这儿之后好像就是被当成个工具一样的哪里需要搬哪里。而且每次叫自己的时候连个原因都不说他是真把自己当成物品了是吧!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去了就行了。”戚寒皱眉,这死孩子哪来的这么多问题。

    “说清楚再说别的!”麒小麟怒,去了再来个招妃什么的他就要疯了。上次有胆子跑不证明这次还有胆子啊!

    “明天把这个人类也一起带去。”戚寒像是完全没有听到麒小麟的话似的自顾自交代了一句便出门了,留的屋里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措。

    “他刚才说可以带我一起去?”人都走远了,阎奚兮才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有点儿小惊讶的指着自己问道。这什么情况?难道是自己今儿人品爆发了,所以那个老不死的终于接受自己当他儿媳妇儿的事实了?

    “算了,不管什么事儿明儿早上都知道了。”麒小麟皱眉看了看门口之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他们还是没办法跑去和人家硬抗。不过如果说可以带着兮兮一起的话那不管怎么样至少还能两个人一起商量对策,也算是不错的了。

    阎奚兮点点头,心里一遍一遍诅咒那个老不死的常萎不硬。这人实在是太讨厌了,就算自己从小无父无母但是也感觉这货不像个当爹的样儿。如果自己能和小麟一直在一起的话,不管是收养还是自己生一定要弄几个宝宝养着,让他们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父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