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看着送到眼前的碗儿,阎奚兮没有刚刚那副饿死鬼投胎的架势了,先是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拿着碗儿的手的主人。一个穿着古装似的白色长衫,另一只手拿着一把羽扇,脸上挂着一副平易近人的微笑,怎么看怎么装逼,却让人没办法打心眼儿里讨厌起来的儒雅男子。

    “怎么,不吃么?”男子看阎奚兮迟迟没有伸手去接,有点儿不解的问道。开口,声音轻柔的像是春风般暖人,和周围阴森森的环境格格不入。看了一眼阎奚兮打量自己的眼神儿,男子嘴角的笑意又增大了一些,开口再次打破这个沉默的有点儿尴尬的气氛,“看来是我多事儿了啊,莫怪莫怪。”

    “没有,谢谢你的汤圆。”阎奚兮眼珠转了转,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伸手过去把男子手里的那只瓷碗接过来一口气把里面的汤圆全都吃完了。麒小麟本来打算阻止,想了想却也没说话,自己本来就打算给他买了,这突然跑出来一个自愿掏钱的,不吃好像还挺不礼貌的不是么。

    “哈,你不怕我是下毒了给你吃的?”白衣男子看阎奚兮吃了汤圆好像心情变得更好了,虽然嘴角的弧度还是那么大,但是阎奚兮却总有这种奇怪的感觉。难道自己和这人很熟么?怎么可能啊!这种气质型美男子如果真认识的话绝逼不会没有记忆的。

    不过思考归思考,人家请自己吃饭了,作为礼貌自己还是要搭话的。阎奚兮笑嘻嘻的回道,“我不认为有飘飘无聊到在酆都这种地方给一个绝对陌生的人类下毒的,就算是阴间管理再松,也不会允许这种坑爹事儿发生吧?”明明是问句,却用着肯定的语调,阎奚兮应着。

    “但是天高皇帝远啊……”男子故作无奈的耸耸肩,神色中却透露出点点赞许。看来是对阎奚兮刚刚的回答十分满意的。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阎奚兮指了指离他们不远处的两个黑衣男子,衣服上用红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差字。然后冲白衣男子伸手微笑道,“我叫阎奚兮,他是麒小麟,你好。”

    “在下在这里待了太久了,具体叫什么名字也早就不记得了。所以不介意的话,你叫我白大哥就好了。”白衣男子轻摇着羽扇淡淡说道。表情自然的好像他说的都是事实一样的。但也只不过是好像而已。阎奚兮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总觉得这人好像刻意的在接近自己,又在瞒着自己什么。虽说这样想的话有可能很辜负人家的好意,但是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在阴界,防人之心总是不能少的。

    不过他既然是愿意瞒着,阎奚兮也没有兴趣去探听一个不过是一饭之缘的人的秘密,或者说,全天下的人也只有小麟会让他产生好奇心,但是对于私人事情,却也不会在对方不愿意透露的时候去过多的询问。所以这个人,他愿意和自己套近乎就套吧,反正自己在这边儿是无权无势,前两天买的那一堆装大款用的纸钱也被这两天超额的消费花去了大半了。所以自己完全没有可欺骗或者被打劫的资本,因此他也就很淡定的放心了。淡定的应了一声,“白哥好。”

    现实和小说最大的差距就是,小说里面你想了很多,但是在聊天过程中你的思考时间都会忽略不计,但是在现实中,你想了多久在别人眼中你就是愣神儿了多久了。因此,白衣男子也很容易就发现了阎奚兮在回应自己之前明显的走神儿状态。不过倒是没戳破,继续笑到,“阎弟你们两位应该都是活人吧,算我多管闲事问一句,来这种鬼城做什么啊?如果有事儿的话尽管开口,在白哥力之所及的情况下一定鼎力相助。”那语气简直是要多诚恳有多诚恳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不小心迷路了走到这里了而已。不用麻烦白哥你了。”阎奚兮赶忙摆手道。心中却默默吐槽这人也太自来熟了点儿吧,这才几分钟的就哥哥弟弟的叫的一点儿都不含糊。如果不是他眼中那种自己捉摸不透的眼神儿,自己真的都打算怀疑这人是不是gay看上自己了所以跑来搭讪了。再说来这儿的原因,首先他自己都没弄清楚。不过就算是弄清楚了,也不可能这么自来熟的对别人说起的。

    “是为兄唐突了,不过如果阎弟不介意的话,能否让为兄带你逛逛这酆都的大街?我在这儿游荡了几百年了,可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陪我逛逛的呢。”白衣男子笑着继续道,只不过这次阎奚兮没有去吐槽他的称呼了。因为那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的那抹哀伤和落寞虽然转瞬就被很好的压制下去了,但却是真的发自内心的。

    捕捉到他这个眼神的阎奚兮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的居然答应了他这个自认为绝逼不会答应的建议。然后当三人一起继续在酆都城的大街上晃悠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不过此时却完全没有理由再去说什么拒绝同行得了。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理念,阎奚兮过了两分钟也就淡然了。开始兴致勃勃的听白导游讲解酆都的特产了。顺带发现,白某人好像也是个美食家。他带着阎奚兮品尝的东西,可比昨儿他自己瞎逛的时候淘到的美味多了啊。

    于是,顺着夜市一路走过来,阎奚兮基本上顺从着自己的胃,被白某人收买的彻彻底底得了,现在也没什么陌生人之说了,和人家勾肩搭背的一副哥俩好样子口口声声的叫着白哥长白哥短的。

    男子一直挂着那副浅笑带路,顺便给阎奚兮说着什么,温柔似水的样子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放下戒心了。而跟在他们身后的麒小麟却一直紧紧的锁着眉头盯着白衣男子的身影,不是吃醋不是嫉妒,是一种无法改变的深深地防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