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u8小说

    在求签那边儿排队的女子们比起其他两边儿倒是不多。但反应却又一个比一个激烈。至少阎奚兮之前站着的那几个女子均是看了一眼签之后便猛的落泪。嘤嘤嘤的哭着跑了。

    麒小麟和梁良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不过也还是什么都沒问出口。就这么淡定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安静的等着他的消息。

    跪在蒲团上。口中轻轻念着自己想要和小麟相守一世的愿望。阎奚兮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似的。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签筒。削葱一般细嫩的指尖圆润饱满。慢慢的捡起了刚刚掉出來的那根签。看清楚了上面的三个字之后。嘴角默默向上挑起了一个讽刺的弧度。

    起身。走到那个一直像是护卫一般守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身边。踮起脚尖嘴巴凑到他耳边。在大庭广众面前这样半个身子靠在男人身上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羞涩之类的。男人也像是习惯了他这样一般的默默等他下一步动作。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口中吐出。“我们的姻缘。可是下下签啊。”

    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却沒有一丝惊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回应着。“是吗。”顺便一把搂住阎奚兮。在他唇角轻轻印了一个吻。而后挑眉再次开口道。“下下签。嗯。”

    阎奚兮完全不躲避男人的亲昵行为。婚都结了那么久了。如果还别扭的亲一下就脸红什么的也太矫情了。哦不对。还有可能是被宠的太纯情了。阎奚兮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某个和自己相约千年后重逢的娃娃脸少年自己和那人不同。不需要小麟对自己像养儿子一样的宠。因为自己要当的不是后盾。而是比肩。

    一瞬间想的有点儿多。于是在麒小麟眼里。阎奚兮就这么又当着他的面发呆起來了。以为阎奚兮心里还是纠结那张下下签。因为怎么说。都有个词儿叫做一语成谶。只是为了抓出來幕后黑手。结果被这样诅咒了总是不怎么好的。于是抬手。安抚性的揉了揉阎奚兮那一头炸毛。也算是成功的把某人从回忆中拉回來了。

    阎奚兮冲麒小麟笑笑。表示自己真的沒想多。然后便拉着两人离开那间小房子了。

    三人最后停在门口的桃树下面。满树的桃花开的鲜红。清风吹过。随风飘落。

    有了大树的蔽荫。自然也就不用再打着那把伞了。阎奚兮沒有开口说什么关于刚刚求签的事儿。而是抬手接了一朵落花。用指尖轻轻挤压辗磨。最后淡粉色的汁液染红了玉指。才开口说道。“这桃花开的时节。不应当是现在吧。”疑问的话。却用着肯定的语气。

    自然。接到的也是另外两人齐刷刷的点头。这种夏末的季节。不是桃花该开的时候。

    阎奚兮笑着扔掉了手中已经碎的很恶心了的花瓣。问梁良。“你知道。这桃花为什么过了时节还在开的这么艳么。”完美的笑容。配上这个文艺到极至的问題。总会让人有种飘飘若仙的错觉。

    不过梁良目前沒心情欣赏阎奚兮偶尔表现出來的文艺风就是了。淡定的开口回应了一句。“因为桃花树下埋的都是死人。”

    阎奚兮:“……”脸上本來那种谪仙似的微笑硬生生的僵硬了一半。心中不住的咆哮着。梁良你特么动漫看多了吧。现在法制社会哪有那么多无名尸体埋在樱花树下啊。不对。就算是埋。人家埋的也是樱花树好不好。桃花你简直就是躺枪啊。

    稳定了一下自己面部的表情。阎奚兮正打算开始继续解答。不料麒小麟已经帮他说出來了。“就是这里的怨气。作为养料在资助桃花盛开。所以在这树上挂了红笺的……”

    后面的话麒小麟沒有继续说完了。看向还在往树上挂红笺的少女们。眼神不觉带上了一抹同情。这样。两人也都明白了他沒说完的话是什么了。这些女子。來到这里本就是为了求个缘分。真相虽然残酷。他们却都无法说出口。或许现在过去还能告诉她们这树有问題。但是就算说了也不过会被当成神经病。更或者被当成阻碍自己姻缘的恶人。所以又何必再多说什么了呢。

    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阎奚兮却总觉得。梁良那张本來就透明的沒有血色的脸。好像是更白了。沒有实体的身子。也在这夏风中轻轻颤抖。

    看也看出來是怎么了。阎奚兮又习惯性的要去拍他肩膀。结果出手之后反应过來又返回來挠挠头。淡然的安慰道。“沒关系的。一个假月老总是敌不过我们真麒麟的。不是么。”说着挑眉看了看麒小麟。眼中透着一股掩饰都掩饰不住的自豪。

    听到这话梁良愣了一下。瞬间又反应过來了。麒麟自古相传可是还有送子一说的啊。这种祥瑞之兽。又怎么可能会怕一个小小的冒牌毁人姻缘的假冒产品呢。

    麒小麟看着阎奚兮得意的小样子。有点儿无奈的笑了笑。麒麟是有送子一说的。但是就算是送子也不是所有麒麟都去的。冰麒麟。本來就是麒麟一族中统治者一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去送子啊。不过兮这幅骄傲样儿。自己实在也是说不出什么來打击他的。

    “我信你。可是你打算怎么办。”梁良摸着下吧想了想。冲阎奚兮问道。他们现在也不过就是知道这里有怨气而已。但是对于什么罪魁祸首之类的可谓是完全不知啊。在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怎么看他们的处境都不怎么好的吧。

    阎奚兮微微一笑。泰然自若。“这个倒是不用你管。只要你相信我一定能让你相信爱情就行了。”

    梁良毫不怀疑的点点头。

    看着他那副样子。阎奚兮突然觉得自己无良的很想笑。明明心里早就允许那个人住进去了。现在却还是非要找出來点儿物质性的证明才愿意和人家在一起。这个总裁大人到底是有多别扭啊。·u8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