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i^|i^

    直到太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消失在地平线上时.阎奚兮还沒有从自己郁闷的心情中回过神儿來.嘤嘤嘤就算沒有自恋.至少也自信了二十多年了.现在突然一下要开始怀疑自己了.还是怀疑种族方面的问題.搁谁都会觉得很忧桑的吧.

    不过忧桑的气氛倒是沒有让他继续持续下去了.因为今天晚上的重头戏..百鬼夜行.就快要开始了呢.

    两人草草解决了一下晚饭的问題.阎奚兮就一直趴在窗框上往外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晚上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本着围观的态度.他表示自己一定不会错过的.

    到了九点多左右.周围彻底暗下去了.月亮也很适时的躲起來不露脸了.街上那些本來打着冒险旗号在外面晃悠的年轻人.好像也发现了周围的不同.都快速跑回旅社去了.阎奚兮知道.这是鬼门关要开了的征兆.

    又过了一会儿.天上卷着的乌云越來越密集.还时不时打着几道闷雷.却沒有一道闪电或是一滴雨点.再一次雷声过后.本來空旷的街上突然出现了很多道半透明的身影.阎奚兮嘴角微微向上挑起.拉着麒小麟直接从三楼的窗户上跳了出去.

    好吧.他承认他是因为看到下面的场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才做出來这么坑爹的举动的.不过幸好麒小麟还是很万能的抱着他安全着陆.沒有发生阎氏肉饼惨案之类的事件.

    到了鬼魂中间.阎奚兮才得以更加清晰的看清这些鬼的样子.好吧这么一看突然觉得其实朦胧真的是种美啊.就比如刚刚在三楼看到的长发妹子到了下面才发现这丫的腰部以下完全空荡荡的木有.这特么简直就是在毁三观吧喂.

    阎奚兮被诸如此类的反差吓得呆住了.于是傻傻的牵着麒小麟的爪子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去哪了.就在这时.突然耳边传來了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小兮.你可知道据说亲眼目睹百鬼夜行的人会遭受诅咒无缘无故地丧命哟.”

    轻佻的语气.再配上那个清柔的声调.总觉得有点儿格格不入的架势.阎奚兮扭头.看到他们身后不远处站着的白衣男子.一如几个月之前那样的潇洒飘逸.嘴角微微勾起.挂着一个温柔的微笑.

    “白哥.”阎奚兮想都沒想的直接扑过去抱住.脑袋在男人怀里蹭蹭.经过之前的相处.现在这丫已经完全无视了为什么自己作为一个人类能搂住灵体状态的白哥这个很严重的问題了.

    在他心中.白哥的地位已经跟那个冰山大哥一样了.因为虽说大哥是亲的.可是闷骚的冰山实在是沒有温柔好哥哥的亲切感啊.当然.这种事儿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家大哥的.咳虽然人家应该也沒兴趣知道他在自己心里的地位有多高这种无聊的事儿就是了.阎奚兮默默的撇撇嘴在心里如此想到.

    “小兮.动不动就愣神儿的毛病怎么还是改不掉啊.”额头上被人用手指轻轻敲了一下.阎奚兮揉揉脑袋抬头看着面前那个冲自己微笑的男人.如果是自己冰山哥的话.现在绝对会用冷气冻得自己记住以后不要总是发呆的问題的.做出來这么亲昵的动作.嘤嘤嘤果然还是白哥各种方面來看都更像是哥哥啊喂.

    “白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啊.”阎奚兮有点儿好奇的问着.丝毫沒发现这个问題有多么得坑爹.或者说是多此一举.

    男子笑笑.有些无奈的解释.“你不会已经忘了你白哥我是阴间的人了吧.”

    阎奚兮(⊙o⊙).他能说他真的是忘了这个问題了么.

    男人摇摇头.倒也不计较阎奚兮这种间歇性脑残了.给阎奚兮指了一下大批鬼怪都涌过去的那个方向开口.“我要去那边.小兮要不要一起去.”

    “会有危险么.”阎奚兮就算是喜欢玩儿但还沒有喜欢到把玩儿的心凌驾于生存的心之上的yuwang.于是只得强压着心里快要爆表的好奇.小心翼翼的问道.

    “本來是观摩百鬼夜行的人都会死的.不过如果是你的话.”白哥卖关子一样的顿了顿.而后很愉快的看到了阎奚兮紧张的小样子.便继续开口说完剩下的话.“如果是你的话.自然是不会有一点问題的了.”

    听了这话.阎奚兮并沒有因为自己能去满足好奇心而觉得欢乐之类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森森的苦逼.用指头颤着指向自己.抽着嘴角问道.“白哥的意思是.我不是普通的人类.不对.或者说是……我不是人类.”

    阎奚兮觉得自己都要给跪了.尼玛二十多年來坚挺下來的自信你去哪了啊.他都想仰天长啸你快回來.我一人承受不來了好吧.干嘛每次都要在他终于自我催眠好了之后又有人或事儿给他提醒种族问題啊喂.

    沒想到白哥并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这个问題.而是眨眨眼.“到底是不是.这就需要小兮你自己去寻觅答案了啊.”

    阎奚兮发誓.自己绝逼是在白哥的眼神儿中看出來了一种名为看热闹的情绪.尼玛你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现在就是來告诉我我确实是人类我也不信了好吧.阎奚兮觉得自己都想失意体前屈的给这个充满了恶意的世界跪了.

    看到阎奚兮qaq的样子.白哥觉得自己好像还是应该安慰一下的好.于是又憋出來了一句.“其实什么种族之类的真的不重要的.都是生命嘛.”

    阎奚兮.“……”

    口胡你丫到底是在安慰还是故意來落井下石啊喂.这样一说他就连自欺欺人之类的神技能都不能爆发了好吧.阎奚兮默默的扭头跟着身边的鬼流往前走.心中流下了两道宽宽的海带泪……

    他确实也知道种族不是个问題.但是凭谁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人类认为了二十多年.突然现实告诉你你不是人.都会有种想要泪奔的冲动的吧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