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麒小麟听阎奚兮这么说了。也不再矫情的说什么不要。我自己一个人可以之类的煽情体了。点点头让老板拿过來一把剪刀和一些布法阵需要的东西。等老板找好了东西之后。用剪刀从老板他家小儿子鬓角上剪下來一缕头发放在一张白纸上。

    “灵魂追踪的咒术沒有小说电影里那么容易成功的。所以兮要是坚持不住了的话可以先休息一下。等我追踪到了再去通知你。”麒小麟看了看自己刚刚大概算是布好了的法阵对阎奚兮说道。电视里茅山道士一张符就能找到人的那种。找到的只能是活物。而若是找灵魂的话。就只能用这种复杂一点的方法了。

    “沒关系。我看着你弄。”阎奚兮摇摇头。还沒见过麒小麟做法之类的呢。自己又怎么会错过这样一个围观的好机会呢。

    麒小麟看劝不动他也就不说了。开始专心搜魂。先拿出刚刚剪掉小孩儿头发的剪刀割破手指。在面前桌子上的白纸上画了一个繁复的图纹。把那缕头发放到图纹中央。双手摊开放在法阵两边。口中念着古老的咒语。就见法阵中央的头发慢慢的淡化。汇集成了两道白气飘在麒小麟手中。

    麒小麟握紧那两道白气。一声不吭的闭着双眸。面容安详的就像是睡过去了一样的。不过不时微微皱起的眉头。还是体现出了情况好像不怎么乐观的。

    在将近半个小时后。麒小麟终于睁开了眼睛。对阎奚兮说道。“他的魂还在酆都地界上的。但是周围有种力量在干扰我寻找具体方位。”

    “大师。那该怎么办。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旅店老板抓着麒小麟的胳膊一个劲儿的哀求道。但是不但一个同情的眼神儿都沒得到。反而被麒小麟厌弃的看了一眼被他抓着的地方。

    那种一点儿温度都沒有的眼神儿把可怜的老板先生森森的吓到了。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刚刚还是一副温润似水的男人会有这种眼神儿。殊不知。在心理变态了很久了的麒小麟同学心里。只有阎奚兮配得上自己温柔的眼神儿。而轻度洁癖导致除了阎奚兮之外的人碰他。会让他觉得很讨厌的。因此我们可怜的老板先生就这么躺枪了。

    “不要总是这样啦。都说了我们会尽力帮你的嘛。”阎奚兮在老板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小麟那种态度自己根本就沒想他去改。所以他吓到人了自己安抚一下普通人类什么的很合理的。

    说完之后也不管还有点儿茫然的老板先生能不能反应过來就继续问道。“请问这里有沒有什么比较有名的通常沒人敢靠近的鬼屋之类的地方。”

    老板看似仔细想了想之后。有点儿略微不情愿的开口道。“有是有的。不过……大师你们要去那种地方……”

    “去救你儿子啊。”看出來了老板眼中有那么点儿不信任的意味。阎奚兮倒也不在意。很淡定的说道。不过他这一句话说完。原本还目光复杂的老板先生瞬间不淡定起來了。

    “您……您是说……”吭吭吧吧的说着。看样子似乎是有点儿过度担忧了。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用不着这么担心的。”阎奚兮摆摆手想让老板淡定一点儿。结果沒想到自己安慰的话是一点儿效果都沒有的。

    老板冷汗已经开始往下流了。口中一个劲儿念叨什么完了完了之类的话。听的阎奚兮一阵头疼。不过大概也从他的碎碎念里面摸出來了一个中心内容。。城里是有一间鬼屋的。说好像是民国时期一个当地地主家小妾住的地方。

    “喂。解释清楚一点儿好吧。你儿子的事儿放心。只要灵魂沒破灭。这个大师都能帮你把他带回來的。”又听了一会儿。阎奚兮彻底放弃用自己的耳力去挑战老板碎碎念得**了。于是只能拍了拍麒小麟的肩膀。指着他给老板说道。也权当是给这个看起來快要发疯的老男人吃一颗定心丸了。

    果然。经阎奚兮这么一说。老板也不碎碎念了。虽然还是有点儿疑虑的看了看阎奚兮二人但却还是开口解释道缘由。

    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富豪年龄大了。长得不好身材也不怎么样。持久力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不论是综合评定还是单项考证。均满足不了如花似玉年方二八的青春期小妾的。于是小妾和城里的某进步青年勾搭在一起了。再后來进步青年跟着大部队去外面闯荡了。听说最后好像还混了个高官之类的活的很不错的样子。但是从他离开城里之后。却再也沒有联系过那个小妾了。

    而小妾却在他离开不久之后被富豪发现偷情的事儿了。结果又查出來已经怀孕了四个月了。最后富豪不知道在哪得到的药方。让小妾天天只是吃食蜂蜜。这样几个月让小妾都以为他是不打算真的惩罚自己的时候。却又叫人在那间宅子的后院。生生的把小妾的肚子剖开。拽出來里面还沒彻底成型的婴儿。

    把还剩一口气的小妾泡在蜂蜜坛子里封住。而婴儿则是直接喂给了家里养着的大型犬。

    不知是哪里传说的。吃了蜜人可以长生不老。不过富豪忘了蜜人的制作里关键是要主动献身。所以最后不但沒有长生不老。反而在小妾死后第七天的时候全家起火。到了最后。连门口看门的狼狗都被大火烧的只剩焦黑的头盖骨了。

    再后來。听说那个小妾被杀了的宅子里总是传出來低沉的哭泣声和哀婉的歌声。所以也沒人敢进去。连那坛泡着尸体的蜂蜜也沒拿出來。有人说她不走是她不甘心。有人说她是在等那个再也沒有回來过得负心人。总之猜测很多。具体哪个是真的却又沒人说的出來了。

    后來到解放以后了。上级曾经让人去那宅子里。结果凡是进去的人非死既疯。到了最后。宅子封了。再也沒有人进去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