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个腹黑狡诈的男人。等等……刚才他自称本王,如此说来他还是一位王爷了?

    “过来。”邪魅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苏落微微蹙眉,那树桠上已经几乎没有位置了,她上去了坐哪儿?

    然而,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忽然,她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子忽然一动,再眨眼,她已经身在树顶,而且稳稳地坐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怀里!

    苏落哪里是会让人随便占便宜的?她下意识地一记手刀劈向对方颈脖动脉处——

    然而南宫流云的反应当真是快,还没等苏落的手划过,他已经单手将苏落的手反交在后。

    这个姿势,使得苏落胸前丰盈挺立,鼓鼓胀胀的,甚是傲人。

    苏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与此人的武功相差竟如此之大,自己在他面前竟然连一招都过不了!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啊!

    南宫流云邪肆一笑,修长润泽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划过苏落面容凝脂,优美的粉红色薄唇邪笑着上扬,带了点嚣张傲慢的味道。

    “丫头,你现在可打不过本王,怎样,还要打吗?”

    “放开我!”苏落见那些人已经离的极近了,压低声音厉声警告。

    “丫头,闲着无聊,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南宫流云神态怡然自得,声音邪魅低沉。

    苏落仔细想想,应该不会有比现在的情况更差的了,她冷着脸点头,“你说。”

    “就猜池里那两人吧,如果她们能躲过去不被发现,就算你赢,若是他们躲不过去,便算本王赢,如何?”

    “赌注是什么?”苏落穷的很。

    “胜者为王,败者……暖床?”南宫流云凤眸上挑,很有兴致地建议。

    苏落神色清冷,冷冷瞪了南宫流云一眼,那眼神直白地像在看白痴。

    南宫流云表示很受伤,他捂住胸口,虚弱地建议:“胜者躺好……败者扑倒?”

    苏落简直无语了!

    这个男人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好不好?第一次见面说话怎么就这么露骨呢?她一现代化过的人觉得脸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南宫流云慵懒地拨弄着她耳边发丝,闲闲地说,“难道你非要胜者为王,败者为后不成?若你执意如此,也不是不可以呢。”

    苏落没好气地翻白眼。

    “还为王为后呢。你不是太子吧?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苏落揶揄地白了他一眼,干脆道:“哪里有那么复杂?如果我赢了,你欠我一个条件,若是我输了……”

    “那就亲本王一口。”南宫流云打蛇随棒上,紧跟着就提条件。

    这个男人不占自己便宜是不是就会断气啊?真是……

    她不由地细细打量他。

    他白衣翩翩,一头乌黑的发垂顺飘逸,用一根丝滑的红绸随意挽起,慵懒而邪肆。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一双明亮得像黑曜石般的眼眸,深邃不见底,高深莫测。

    离的近了,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琼花清香,有几丝慵懒暖夏的清新味道,将随性和高贵发挥到极致。

    __

    推荐朋友的书:《魅王邪妃:废材惊天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