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落提着食盒,目不斜视地往外走。

    “好香……”

    “太香了……”

    “香的太晕了……”

    浓郁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这香味实在是太诱人,引得人食指大动,艰难咽口水,让人有一种扑上去将那食盒抢走的冲动。

    他们做的大半辈子厨师,这样的香味却从来不曾烧出来过。

    而且他们隐隐觉得,无论他们放多少香料,都烧不出来这种清香浓郁味道。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好想尝一口,就一口也好啊……”

    “如果让老夫尝一口,老夫立即死了也瞑目啊。”年纪最大的厨师甲感慨地叹息。

    许管事扫了这些原本对苏落不抱希望的一众厨师,转眸看向苏落离去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

    “不愧是殿下看中的人,果然不一般。”

    苏落完全不知道她造成的轰动效果,她只提着食盒,慢悠悠地朝南宫流云的寝殿行去。

    她都服软了,低声下去地亲自洗手给他做羹汤了,这次的事,应该就这样揭过去了吧?

    她进去的时候,南宫流云正气定神闲地斜靠在软榻上,单手支额,有一种慵懒倦怠的感觉。

    “饿了吧?快来喝粥。”苏落放下食盒,将热气袅袅的鸡丝粥和金丝银鱼汤端出来,伸手招呼南宫流云。

    然而,南宫流云却慢悠悠地瞧了她一眼,撇嘴:“不吃。”

    还真是小孩纸脾气。

    苏落无奈,踱步过去,拉着他起来:“不许赌气,快来尝尝我的手艺,保证你这辈子都没吃过这般美味的食物。”

    不是苏落自夸,奢侈地用灵泉水做汤,就她所知,还真没别人。

    被苏落拖着臂膀拉到桌案前,南宫流云嫌弃地瞪着简单食材:“这些东西能吃吗?”

    “嘿,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开起染坊来了,真有意思。”苏落径自舀了小半碗热粥,又递去一个调羹,“先喝粥。”

    “不喝。”南宫流云别扭地偏过脸去。

    “你都一天一夜没吃饭了,这又是内伤又是外伤的,不吃东西怎么经得住?”苏落好声好气哄着他。

    但是,别扭的大孩纸简直不可理喻,只见他仰着头,一双黑眸灼灼盯着苏落:“要我吃也行,你喂我。”

    苏落无奈地放下瓷碗,“你怎么就这么不将你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儿?北辰他们都很关心你。”

    “那你关心我吗?”南宫流云的目光,紧紧盯着苏落,认真而凝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