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落:“……”

    南宫流云固执地凝望着她,满满都是期待。

    犹豫半晌,苏落还是摇摇头:“不行。”

    南宫流云一言不发地看着她,面色沉静似水,那双眼如燃烧后的灰烬,一瞬间黯淡下来。

    他站起身,面无表情地转身就往里走。

    躺在床上,面朝里面,将苏落完全晾在一边。

    看着他这模样,苏落顿时单手扶额。

    她怎么就忘了呢?这个男人有时候就个没长大的小孩纸一样,幼稚任性又固执。

    她也懊恼,自己怎么就跟他一般见识。

    原就伤成这样,再心内窝火憋屈下去,这伤还怎么好啊?

    苏落一边想一边慢慢朝他走去。

    此时的南宫流云侧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羊毛被,赌气般倔着谁也不理。

    苏落坐在床沿,轻轻推他:“南宫,起来了。”

    南宫流云朝里动了动,继续不理她。

    苏落长叹一口气,她有一种提前预习与未来儿子相处的感觉。

    “南宫流云,咱们把粥喝完,好不好?”苏落继续陪着笑脸。

    南宫流云哼哼唧唧两声:“不吃!”

    那小模样,跟要不到糖赌气的小孩子有何分别?幼稚的要命。

    “那我晚上留下来,你吃不吃?”苏落笑看着她。

    南宫流云闻言,很利索的就坐起来,双眸瞧着苏落,拍拍床铺:“跟我一起睡。”

    苏落额角微抽。

    这厮还要不要脸了?简直得寸进尺。

    苏落冷哼两声:“想的倒挺美,你觉得这可能吗?”

    “为什么不可能,上次就是这样的。”南宫流云扬着脖子,一本正经地给她举例。

    “上次能一样吗?那次你痛成那样,我怎么可能走的开?”苏落顺口就接。

    南宫流云修长手指指着苏落,半日没说话。

    最后,他近乎咬牙切齿地瞪了苏落一样:“喝粥。”

    “哦。”苏落乖乖喂粥。

    好不容易喂完了,苏落叫下人将碗筷都收拾了,这才闲下来。

    此时,南宫流云随意歪在床上,双眼闭着,似乎陷入沉睡。

    能睡觉也好。

    苏落拿了薄被给他盖上。

    当她的手碰触到他肌肤的时候,苏落顿时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他的体温怎么这么冷?

    看着一动不动,挺直躺着的南宫流云,苏落心底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下意识就把手指放到他鼻尖。

    没、有、呼、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