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都半夜三更了,自家老爷怎么一改懒性子,竟要出门给人看病?老爷不是素来都瞧不上帝都这些所谓的名门世家么?

    这实在是奇了怪了。

    管家想不明白却也不能阻止,只能快步跑出去,将马车准备的妥妥当当。

    自从上次被冷药师踹了一脚后,这位管家倒是改邪归正了。

    苏府。

    苏靖宇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自被人抬回来之后,他就一直没睁开过眼,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此时,苏夫人红肿着脸坐在床沿上,手中温热湿布不断擦拭着苏靖宇脸上流出的冷汗。

    “老爷,这冷药师怎么还没来啊?靖宇这眼看着就……”苏夫人的眼泪滚滚而落,伤心极了。

    苏子安面露无奈之色:“夫人,冷药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向来我行我素,轻易是请不来的啊。”

    下午他以护国大将军的身份亲自去请,都被人拦在门外,更何况是派下人去?

    “老爷,你的意思是,冷药师不会来了?!”苏夫人闻言,眼睛瞪的浑圆,一把揪住苏子安的衣袖。

    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到冷药师身上,现在苏子安说李药师不会来?

    苏子安面色阴霾,不耐烦地甩开苏夫人的手:“靖宇是我儿子,难道我不担心?只是冷药师……”

    苏子安沉吟片刻,方才道:“溪儿一直跪在苏府门口,冷药师看在她的面上,说不定就来了。”

    “老爷,您也说冷药师性格阴晴不定我行我素的,这……”

    忽然,床上的动静将两人全都吸引过去。

    “呕——”苏靖宇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无声无息地倒回去。

    “靖宇,靖宇!”苏夫人急得六神无主,眼含泪水,又急又气,恨声道:“都是苏落,如果不是那丫头,你也不必受这样的苦!”

    提起苏落,苏子安心中更气了。

    他重重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桌案顿时四分五裂,化为粉末。

    “这臭丫头,现在是翅膀长硬了!”苏子安咬着后槽牙,磨出这几个字。

    今日让苏溪去将那丫头带来,毕竟不管怎么说,靖宇的伤与她都有间接关系。

    但是,她非但不来,还让人将苏溪的脸抓成这样!差点就毁容了!

    在她心里,到底还有没有他这个父亲?!

    苏子安越想越气,脸上布满阴霾。

    苏夫人照顾着苏靖宇,在苏子安看不到的角度,眼中闪过一抹恶毒狠辣之色。

    “呕——”苏靖宇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苏夫人忙用手帕给他擦拭嘴角的鲜血。

    “老爷,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靖宇坚持不了多久时间的……”苏夫人用帕子擦拭眼角泪珠,悲悲戚戚地哭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