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圣天子 > 第五十四章 滴水之恩涌泉报
    石敬瑭起身后连忙一拍手,便有两名侍女奉上了明黄色的龙袍和冠冕。

    李嗣源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身为一个枭雄,他自然不会再瞻前顾后,于是李嗣源轻柔的伸开了臂膀,任由这两名侍女帮他穿上了黄袍。

    此所谓“黄袍加身”!

    李嗣源有些好奇的看了看穿在自己身上的龙袍,他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还有穿上龙袍当皇帝的一天!

    石敬瑭连忙引领着李嗣源登上了滑州城楼。

    城墙下的军营中,数万来自义成军、保义军、武宁军、宣武军、河阳军的将士混成一团,对着身着龙袍的李嗣源高声喊起了:“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震四野,气壮山河。

    李嗣源心中大悦,平生出了无尽的豪情。

    大好江山谁人取?

    不过李嗣源毕竟是个枭雄,意志坚定,虽然一时间忘乎所以,却很快冷静了下来。

    他再度召见了石敬瑭、巴立明和李绍冲三人。

    “元行钦是否已经死了?”李嗣源对着石敬瑭问道。

    “不错,前夜我特意设宴,探一探他的口风,谁知这元行钦竟是个愚忠于李存勖之人,破口大骂陛下,因此小婿只能挥泪斩之。”

    石敬瑭解释了自己为何要杀掉元行钦的原因。

    “哎!元行钦也算是一条好汉,虽然不识时务,却须厚葬之!”李嗣源只能感慨道。

    “今日清洗部队死了多少人?”李嗣源稍稍感慨,然后又将话题转移到了军情上。

    “武宁军、宣武军、河阳军**清洗了近四千人,我军伤亡约数百人,总计损失约在五千之数!”

    石敬瑭回答道。

    留给他的时间毕竟太过短了,因为元行钦已经死了两日,武宁军那边快要瞒不住了,再加上先前并未与宣武、河阳两军通气,为了能够顺利控制住局面,伤亡也是在所难免。

    “那流言所说的魏州叛军果真是由你暗中操纵的?”到了这个时候,李嗣源自然已经猜到了自己能够从洛京城中逃出来,重新掌握兵权,定然是自己这个好女婿石敬瑭的谋划。

    “不错,皇甫晖乃是我的心腹,魏州天雄军也已经全数暗中投降我军了!”石敬瑭连忙解释道。

    “那依诸位之见,我军接下来当如何行动?”李嗣源问道。

    “依在下之见,如今整个河北之地已经尽数落于我军掌握当中,若是陛下亲率数万大军北上,当能帝河北,与李存勖平分天下!”

    巴立明抢先劝到。

    李嗣源也有些心动。

    由于魏州兵变,整个河北数十州的形势已经极为明朗,许多州郡为之一空,若是自己果真率大军北上,这黄河之北,将必然全数落于自己手中。

    “陛下万万不可!李存勖已经将手中最后一支力量全部交给了陛下,洛京正是最为空虚之时!我军目前在滑州,距离洛京也不过十多日的行程!若是能直捣黄龙,攻陷洛京,则陛下登基为帝,继承大唐江山,正是名正言顺,天下三十六镇节度谁敢不从?然而若陛下提师北上,将会给李存勖喘息的机会!李存勖若命各镇节度勤王,从关中、河东之地调集大军,则必将形成两虎相持之局面!臣斗胆恳请陛下务必直捣黄龙!击溃李存勖!”

    石敬瑭生怕李嗣源采取了巴立明的策略,坏了大事,连忙开口进言。

    李嗣源再度陷入了沉思。

    若采取巴立明的意见,河北之地必将尽数落于手中,这大唐天下的一半就将顺理成章的归于自己的统治。

    若是采取石敬瑭的意见,却是行险一搏,不成功便成仁。若是击垮了李存勖,自然是整个天下归于自己,若是没能拿下洛京,那可就进退两难了。

    这个险,到底该不该冒!

    李嗣源心中盘算了半天,最终还是行险一搏的想法占据了上风!

    自己已经垂垂老矣,没有功夫再稳扎稳打了,若是北上,这辈子恐怕都没希望一统整个大唐江山了!

    就这么即刻发兵洛京,直捣黄龙,与李存勖决一死战吧!

    “朕意已决,三日之后,朕亲率大军南下,先打汴州,再下洛京!”李嗣源终于还是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恭喜节度使大人,三年谋划终于成功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石敬瑭一回到府邸中,就遇到了自己的副将刘知远。

    “只能说是没有白费力气啊!行百里者半九十,如今虽然距离全面胜利只剩下了最后一步,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石敬瑭心中仿佛一块大石落了地,跟刘知远交谈起来也随意了很多。

    “如今我军共有四万大军,又是太尉大人亲自统帅,还有节度使大人您居中协调,拾漏补遗,洛京城中此时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万人,如何能抵御我军的泰山压顶之势!”

    刘知远突然又有了疑问:“不知节度使大人如何安排魏州天雄军?”

    石敬瑭解释道:“我早已传令皇甫晖,停止了对贝、博、冀等州的围攻,保存力量,占据河北大地!”

    “为何不命令天雄军也参加攻打洛京的战争?”刘知远不解。

    “狡兔三窟啊!若果真时运不济,有这三万天雄军盘踞河北,我也就还有翻身的能力!况且四万大军攻打洛京已经是绰绰有余,调天雄军前来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

    ———————————————————————————————————

    在解救了冀州城中的亲卫军以后第二日,乳虎军的骑兵先行一步,直奔贝、博二州而去。

    然而经过了两日的急行军赶到贝州以后,贝州的情况却远远出乎了周文博的预料。

    先前在攻城战中占尽了上风的天雄军竟然毫无理由的撤退了!

    不过乳虎军的到来还是让贝州城中的侍卫军十分激动。

    能有援军的到来,他们心中也安定了许多。

    这两日里乳虎军将士一路奔行了三百余里,也是十分疲劳,于是周文博便做主在贝州城中休息一夜。

    “为何竟不见你家指挥使?”周文博迟迟不见侍卫军指挥使李旭烈的身影,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指挥使大人在帮助魏王殿下逃出魏州城的一役中已经身受十余处箭伤,又疾奔回贝州城。随后指挥使大人亲临前线,同叛军首领皇甫晖麾下的上万强军连战十余日,身体早已经是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前日听到叛军撤退的消息后,我家指挥使大人就晕倒在地,一直到现在还没醒!”

    侍卫军副指挥使说话间已经带上了哭腔!

    李旭烈还没死!

    这倒是个好消息!

    “快带我去见一见你家将军!”周文博急匆匆的跟着李旭烈的副将,走进了李旭烈的住处。

    当时隔三个月之后,周文博再度看到李旭烈时,简直不敢把面前这个躺在病床上面色枯黄身体虚弱不堪的重病伤者和当日在西苑盛会上能力开四石强弓跟自己斗了个难解难分的年轻猛将联系到一起!

    若是自己不来,恐怕这李旭烈已经熬不过今夜了!

    周文博一边叹息,一边小心翼翼的自衣袖中取出了【至尊酒壶】。

    这还是周文博第一次遇到需要动用【至尊酒壶】中最为珍贵的“虎骨药酒”的时候!

    周文博拧开了酒壶的盖,瞬间就有一阵清香的气息萦绕在了整个房间中。

    副将一闻到这气味,立刻就反应过来这赵国公手中定然是千金难得的良药!

    他的一双眼睛圆睁起来,一点也不敢错过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神迹!

    周文博轻轻褪下了李旭烈上身的衣衫。

    随后周文博倒吸一口凉气。

    伤口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有刀伤、有刺穿的伤口,更多的还是箭伤!

    这李旭烈究竟身中了多少伤!

    若是换做了一般人,恐怕早在受了这李旭烈经受的伤十分之一的时候,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周文博不再犹豫,将色泽金黄,粘稠的如同膏状物一般的“虎骨药酒”给小心翼翼的抹在了李旭烈周身的伤口上。

    周文博细细数来,这李旭烈身上大小伤口竟有整整四十七道!

    当真是虎将也!

    这么多的伤口自然也耗去了远超周文博语气的药酒分量,足足用去了大半升!

    等到全部药酒涂完以后,周文博再看李旭烈,似乎面上稍稍出现了一丝血色,而且呼吸也平稳了些。

    这药酒还是发挥了作用的!

    “我先告退了!待明日再来为你家将军敷药!”周文博收起了【至尊酒壶】,转而对一旁已经看呆了的副将说道。

    “国公大人,你手中这当真是神药啊!”这副将自然也能看出来李旭烈身上的变化,对周文博更是毕恭毕敬了。

    李旭烈身体的强壮程度还要超出周文博的预期,在周文博给李旭烈敷过药酒的这天夜里,李旭烈就醒了过来。

    “我在哪里?”李旭烈只感觉自己仿佛快要五内俱焚而死,却突然有一股清凉的液体涌动在自己的皮肤表面,最终帮助自己对抗了所有的热气,并且让自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我竟然还没有死!”

    李旭烈下意识的坐起身来,然而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不但度过了鬼门关,而且似乎已经痊愈了大半!

    李旭烈掀开被子,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让他不敢置信的是,自己身上大大小小几十处看上去狰狞恐怖、触目惊心的伤口,竟然已经淡到了快要看不出来痕迹的地步!

    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恐怕已经超出了人的范畴了吧?

    究竟是谁把自己从鬼门关中拉了出来?

    就在李旭烈万分震惊之时,听见了屋内响动的副将冲了进来,万分激动的喊道:“将军,你醒了!”

    等到从副将口中得知了帮助自己痊愈的贵人竟然是赵国公周文博后,侍卫军指挥使李旭烈也有些恍惚了。

    李旭烈其实也刚刚过了二十岁,还是一个年轻人。

    他身为被誉为五代第一猛将的“王不过霸,将不过李”的李存孝的侄子,从小就以李存孝为偶像和榜样,整日里专心学习武艺和兵法。

    正因为他的勤奋刻苦和已经远超同龄人的武艺,才得到了皇帝陛下的赏识,一步登天成为了新编练的侍卫军指挥使。

    在西苑盛会上跟赵国公周文博的那场比试,也是李旭烈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人比试武艺。

    然而他输了,尽管箭术只是十八般武艺中他最为不拿手的一门,然而输了就是输了,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抱怨。

    然而这让他对周文博生出了一丝兴趣来。

    等到了解了周文博的信息之后,李旭烈更是对周文博生出了几分敬佩来。

    年仅十六岁,一介庶子,就能在父兄战死的情况下力挽狂澜,保住赵国公府的基业;然后更是从零开始,白手起家,拉扯起来了一支乳虎军;于诗词歌赋一道极有天赋,被誉为“文曲星”下凡;而且一手百步穿杨的箭术还能够力压自己。

    等到乳虎军加入平叛大军北上以来的惊人战绩,更是让人不得不信服!

    一战救澶州,二战定赵州,如今又转战千里,接连救援了冀州和贝州!

    在如今大局如此倾颓之时,乳虎军成了朝廷大军中唯一的希望之光!

    周文博,此人当真是天下之奇才也!

    而且今日更是亲手为自己涂上了这么多如同仙药一般的药膏,将自己生生从鬼门关中拉了出来,而且让自己近乎于彻底痊愈。

    这种仙药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自己一向信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魏王李继岌对自己嘘寒问暖,礼遇有加,自己便在魏州城中舍身救他一命!

    这份情已经还了,然而周文博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又该如何报答?

    罢了,罢了,这辈子就效命于赵国公周文博,为他卖命,用自己的后半生报答这救命之恩!

    周文博若是能知道李旭烈此时心中的想法,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动用了【至尊酒壶】中仅仅一周产量的“虎骨药酒”,竟然换来了一员虎将的誓死效忠!

    这生意也太划算了!(未完待续。请搜索[.138.看.书.],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