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圣天子 > 第九十八章 从此君王不早朝
    离别洛京已经有一年了,周文博终于再度回到了洛京城中。

    今年的洛京城又和前年时大不相同。

    前年的六月正是北方魏州席卷八州之地的叛乱之时,而且后面还有当朝太尉李嗣源率五万大军反叛,因此当时的洛京城中可谓是人心惶惶、兵荒马乱。

    然而三大臣执政这近两年时间内,洛京城中的形势趋于稳定,尽管北方李嗣源余孽石敬瑭仍然盘踞在河北,然而这毕竟距离洛京还有很远,广大洛京百姓也愿意相信曾经亲手平定了李嗣源叛乱的三位国公大人能够保护他们的安全。

    因此这个时候的洛京城中,正可谓是百姓安居乐业,是难得的一段美好时光。

    再见到吕氏的时候,吕氏似乎也已经苍老了许多。

    不过老太太的jīng神状态很好,周文博新添了两男一女,而大孙子周晋康也于去年娶了宋州刺史之女,这周家也算是终于有了足够的后嗣了。

    周文博如今官越做越大,自然是更加注重和老太太的关系,他并不愿意再忤逆自己这位名义上的母亲。

    而且吕氏也不是那种喜欢指使别人的人,而且如今周文博权势rì重,吕氏心中只有自豪,却没有那些猜疑了。

    周文博刚回到洛京的赵国公府上,还未休息片刻,就有下人来报,内侍总管张金求见。

    周文博没想到这张金竟然如此急于见自己,稍稍一笑,就同意了。

    “奴婢张金,拜见赵国公大人!”张金刚一见到周文博,就连忙行了个大礼,一副奴颜卑膝的样子,若是让外人见到了,定会被平rì里威风凛凛、盛气凌人的张总管这幅样子给震惊到。

    “你如今已经是堂堂内侍总管,又何必对我这么一个外臣如此谦恭呢?大可不必如此!”周文博连忙示意张金起来。

    “奴婢本是宫中一个草芥般的奴才,幸赖国公大人重,这才一步登天,做了这内侍总管。奴婢岂敢忘了国公大人的大恩大德?”

    张金仍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事实上,张金可是亲眼见到了周文博掐死皇帝李存勖的那一幕,他心中的震撼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

    而且最近他的rì子也不是很好过。

    符凤凰也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太后,对于张金这么一个不是很有能力的内侍总管自然不是很喜欢,只是碍于这个人是周文博提上来的,这才没有动他的位置。

    但是符凤凰也将许多关键的事情绕过了张金这个内侍总管,而是交给了自己心腹的几个太监来做,这让张金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张金可谓是糟了大半辈子的罪,这才抓住了一个机会,成功成为了大内之中受所有太监宫女景仰和敬畏的总管大人,他十分贪恋和享受这份感觉,自然要拼尽全力保住自己的地位。

    然而符凤凰毕竟是当今太后,天子又只有两岁,而执政三大臣中秦国公符彦卿乃是符凤凰的父亲,韩国公郭威也与自己保持距离,这样一来,能够帮助自己的自然就只有将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赵国公周文博了。

    因此张金在听说了赵国公周文博轻骑返回洛京之后,就第一个前来拜会,同时也是向赵国公大人表忠心,以免被弃如敝履。

    周文博离京已经有近两年了,正是急需要对京中形势有一个足够的了解,于是就命令侍女奉上清茶,给张金了个座,然后一条条的追问了起来。

    张金本来就对京中的形势门清,如今又为了讨好周文博,自然是将肚子里的东西给一干二净的给倒了出来。

    周文博听完以后,心中还算是比较平稳。

    自己留下的一个政局,还是在正常的发挥着作用。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符凤凰这个女人,虽然是以太后之身主持朝政,却持中善纳谏,行事大方,并不像平常女人那么容易凭个人喜好而擅自处理朝政,倒是一个极好的君主的样子。

    问了一下午,这张金也饮了一大壶茶,已经到了近黄昏的时候,张金也打算告退了。

    周文博突然貌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太后可有经常召见些大臣入宫奏对?”

    张金额头上腾地就冒起了一层冷汗。

    他本来就是宫中厮混的人jīng,如何不知周文博这句话乃是在问太后符凤凰是否蓄有面首?

    他又突然联想到了之前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为何周文博那一rì掐死了李存勖之后,竟然能如此放心的将朝政交给了符凤凰和符彦卿这两人,而自己却出镇地方?

    想到更深处,他自然是战战兢兢,不敢再多想了。

    虽然张金想趁机说两句太后符凤凰的坏话,然而周文博那如同针扎一般锐利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却让他不敢有半点妄言。

    “除了秦国公,太后极少召见大臣入宫奏对。”

    听到了张金这番回答,周文博心中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随后张金就急忙告退了,只留了周文博一人在房中沉思。

    符凤凰此人,毕竟才刚刚年满二十周岁,还正是一个花季女子,放在前世,恐怕还是一个单纯的女学生呢,然而现在的她已经是代天子行事的太后了!

    可以说符凤凰现在就已经是在执掌着后唐至高无上的神器,代天牧守百姓!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女人也很有可能放纵自己,来追求一些身体上的愉悦。

    武则天真正称帝时已经是个老妇人了,然而却仍然蓄了大量面首,这就是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事情。

    周文博心中对此不是没有忌惮,不过他还没有到了因为儿女之情而忽视了大志向的程度,因此为了能够成功的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他必须选择出阵地方,不然就算将来一统天下,百姓也只会记住后唐的好,李家的好,自己反而最多只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

    这并不是周文博追求的道路。

    他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让自己来做那天下至高无上的主宰。

    周文博回京之前已经做了两手准备,若是符凤凰在这两年内蓄了面首,那么周文博和符凤凰之间本来也不过就是一些男女关系罢了,他自然就可以挥剑斩断和符凤凰之间的那一缕情丝,放心大胆的做自己的权臣。

    事实上现在的后唐政权正可谓是内忧外患,而自己不但占据了四镇十二州之地,麾下有五万强兵,更重要的是三大臣执政的局面也是自己造就的,就算符凤凰想要清洗掉自己对朝政的影响,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不过让周文博松了一口气的是,符凤凰没有这么做,尽管天下无一人能够管束她,无人敢指责她。

    然而却好像对自己守贞一般,符凤凰居然在这两年间保持了对自己的忠贞!

    周文博心中突然暖洋洋的,就好像被太阳烘烤了一般。

    突然想到了这里,周文博心中就涌起了一股冲动,他要连夜入宫,去见太后符凤凰,去慰藉她那寂寞的灵魂,滋润她那饥渴的娇躯!

    周文博想到此处,就终于坐不住了,他穿起了外衣,起身就要出门去。

    “主公,夜已深了,这是要去往何处?”亲卫统领秦真连忙迎上来问候道。

    “秦真,替我备马,不要声张,你我二人现在就入宫去!”周文博吩咐了一下。

    秦真尽管满头雾水,也只能听令行事。

    等到两人两骑到了皇宫墙角根处时,皇宫大门早已经落锁了。

    秦真在管皇帝李存勖时,曾经做了大半年的天子近卫统领,因此这些侍卫他都是认识的。

    “速速告诉张总管,就说我老秦来找他!”

    侍卫们见了自家曾经的顶头上司来找内侍总管张金,尽管不明所以,但还是只能去传令。

    张金本来已经睡下了,然而突然听说赵国公大人的亲卫统领秦真来见自己,尽管不知究竟有什么大事,也只能连忙裹上了一件单衣,匆匆跑了过来。

    张金通过小孔一,一眼就到了秦真和他身后的一个年轻男子,尽管这男子做了伪装,但是张金今天刚刚从赵国公府回来,如何不知此人就是周文博!

    张金万分震惊,不过这个状态仅仅持续了瞬间。

    他下一刻就清醒了过来,不管赵国公大人深夜入宫有什么目的,自己都必须帮他掩盖住行踪!

    下一刻,他厉声呵斥道:“秦真统领你们都不认得了?秦真统领随赵国公大人返京,来寻我喝两杯酒,你们还不速速开门?”

    一众侍卫被内侍总管大人呵斥了一番,只能打开了皇宫大门。

    皇宫也分做几个部分,而侍卫和太监们大都住在侧边的宫殿里,和后面的后/宫之间也有着森严的戒备。

    不过先帝李存勖已死,大部分没有子嗣的后妃都跟着一同殉葬了,而新帝才两岁,因此后/宫当中并没有太多的妃嫔,因此侍卫们的jǐng戒也松弛了许多。

    周文博跟在张金身后,沿着小路一直到了鸾凤阁外。

    着不远处仍然是灯火通明的鸾凤阁,张金也松了口气:“国公大人,来太后还未睡下,这样就不会惊动他人,你这就去见太后娘娘吧!”

    周文博点了点头,这就信步上前。

    而张金则拉着秦真,一同去自己的住处休息。

    这时夜已经深了,而且月凉如水,周文博躲过了几个沉沉yù睡的宫女,熟门熟路的在进往鸾凤阁中。

    刚刚走到符凤凰的寝宫外,周文博正要推门而进,却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急促的呼吸和喘气声!

    周文博瞬间就惊疑不定!

    他附耳在门扉上,仔细一听,确定到了一个女声发出的**的声音,似乎正在享受chūn情的愉悦!

    周文博大怒,没想到这符凤凰竟然果真耐不住寂寞,竟然趁着夜sè在宫中宣yin!

    这时的周文博就如同被触犯了逆鳞的龙一般,他猛然推开了大门,大步走了进去,这个jiān夫必须死!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自然惊动了大床上的两个人。

    符凤凰和那个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动作,扭头了过来。

    周文博本来一副勃然大怒的样子,然而真正清楚了床上的情况之后,脸sè却变得极为尴尬,又似乎忍不住想笑起来。

    原来这符凤凰竟然是让侍女*用一截玉质的角先生在帮她发**望!

    周文博破门而入时,*正跪坐在符凤凰的****,两只手握着角先生,正认真的如同捣药一般,不停地在符凤凰的身下进出着!

    一瞬间,三人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鸾凤阁外值守的宫女似乎也被这突然发出的声响给惊醒了,正急匆匆的奔过来。

    周文博连忙反手关上了大门,自己则躲在了屏风后面。

    “太后!可有人侵犯宫禁?”宫女冲进来,戒备的问道。

    符凤凰这时已经用被子盖住了自己和*,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无事,尔等退下!”

    宫女了,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异常,于是就告辞了。

    等了片刻,周文博才从屏风后走出来,笑意盈盈的着依旧赤身躺在大床上的符凤凰。

    “你这个死人,怎么这么突然闯了进来?真是吓了我一跳!”符凤凰似乎chūn情还没有能够发泄出来,正在兴头上,突然见了朝思暮想的情人,yù念大炽,说话中已经带着了无尽的风情。

    周文博笑着不说话,却大步走上前来,劈手从*手中夺过了角先生。

    只见这碧绿而晶莹的玉上沾染着一层粘液,在灯光的照耀下反shè出晶莹的亮光来。

    符凤凰被“捉/jiān在床”,心中的郁闷自然是无法可想,她只能捂着脸躲在被子下面。

    “我不在的rì子里,你就是靠它来宣泄的?”周文博问道。

    “那怎么办?我还年轻,身子熬不住啊!有时候想你了,就拼命的来处理朝政和奏折来压制身体的冲动。可是时间长了,这种法子也不管用了,只好就求助于它了!”

    符凤凰答道。

    周文博已经紧紧抱住了符凤凰:“我回来了,你不用再寂寞了!”

    符凤凰被周文博温暖而又有力的臂膀紧紧拥住,突然眼中已经满溢出来了晶莹的泪花。

    这是幸福的泪水,这是喜悦的泪水。

    符凤凰将自己的下巴搁在周文博的肩膀上,她一边哭着,一边对周文博讲述着这近两年来的委屈和成就。

    而周文博只能爱怜的将这个国sè天香的女人搂在怀里,好言劝慰着。

    过了良久,符凤凰破涕而笑:“你回来了,还走吗?”

    周文博沉默了片刻:“南唐篡吴,挑衅我朝,我必须亲率大军讨伐之!若是能一举平定江南之地,那么我就回京,然后不再走了!”

    符凤凰却很满意周文博的回答,她幸福的依偎在周文博的怀中:“我知道,你是一个伟岸的男子,你是在为咱们的儿子平定天下的叛逆和军阀们,等到他将来长大chéngrén以后,给他一个大大的天下,是吗?”

    周文博只能默然。

    他不愿意欺骗符凤凰这么一个用真心对待自己,正在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的小女子,只能轻轻点了点头。

    “*宵苦短,我们好不容易才能一聚,不能错过了这么美好的时光!你既然来了,我今夜就一定要榨**!”

    符凤凰似乎是得到了周文博的肯定,她展颜一笑,倾国倾城。

    周文博也抛开了心中的烦恼,是啊,*宵苦短,自己岂能辜负了美人对自己的一片恩情?

    周文博毫不犹豫的褪去了身上的衣物,跳上了大床,和符凤凰激情拥吻起来。

    两人尽管已经有近两年时光没有再见面了,然而似乎伴随着这深情一吻,他们之间的熟悉和感觉都再度被找了回来。

    周文博一手探上了她胸前那高耸圆润的**,似乎随着母rǔ的哺育,符凤凰的一双**又增大了三分,显得更加豪硕了。

    做了两年的太后,符凤凰的气质更加的高贵,这让周文博在和符凤凰**时似乎有一种亵/渎女神的快感,也让他更加容易的chūn情勃动起来。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sè啊!白居易诚不欺我!”周文博一边着灯光照耀下这具完美的**,也发出了一声感慨。

    符凤凰知道周文博这时在将自己比作杨贵妃,心中也充满了喜悦。

    “*宵苦短rì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啊!凤凰儿,明天你就别早朝了!”周文博邪邪一笑,化作了饿狼,扑了上去。

    这一夜,当真是烈火遇干柴,久旱逢甘霖,周文博和符凤凰这一对男女当真是在一起宣泄了多次,最终还是周文博占了上风,顺便还将在一旁观战的*姑娘拉了过来,最终三人一同享受到了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喜悦和悸动,达到了完美的最高峰。

    符凤凰已经是浑身瘫软使不上力气来,似乎是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孩子在哪?”直到这时,周文博似乎才想起来了自己这个如今已经是大唐天子的儿子。

    “你呀!怎么做父亲的!”符凤凰剜了他一眼,然后目光转移到了一旁。

    周文博一,才发现符凤凰的大床里面添了一张小床,而自己和符凤凰的儿子正躺在上面沉睡着。(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