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圣天子 > 第九十九章 大小姨子和妹夫
    周文博看见这个可爱的婴孩,心中的感情也是极为复杂。.

    这个孩子虽然仅有两岁多,却已经是整个天下的主宰。

    若是后面不发生大的变故,这个名叫李继梓的孩子就会长大诚仁,登基为帝,真正开始主宰这个世界。

    七八xs博的最终目标也是要登临这个世界的巅峰。

    想到这里,周文博只能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自己必须要加快进程了,赶在这个孩子真正的成年之前,一定要彻底掌控住大局!

    那么或许还能避免父子相残的结局。

    同光三年六月十八曰,皇宫明堂朝会。

    同周文博先前参加的数次朝会不同的是,这一次在龙椅前面挂上了一道珠帘,正是所谓的垂帘听政。

    “百官可有要事上奏?”符凤凰沉稳的问道。

    周文博当先一步站了出来:“微臣有本要奏!”

    符凤凰隔着珠帘点了点头,内侍总管张金连忙取过了周文博手中的奏折,交给了符凤凰。

    符凤凰看罢了一遍,又交给了张金,让他宣读一遍。

    这份奏折自然就是讨伐南唐一事。

    消息灵通的官员在得知武宁军节度使任上的赵国公周文博竟然突然返回洛京时就已经猜到了这件事,不过今曰听到了这消息之后,一时间也是议论纷纷。

    然而摄于周文博的赫赫军威,再加上南唐确实是没有将定都洛京的大唐放在眼里,因此百官虽然是议论纷纷,却并没有站出来反驳周文博的奏折。

    随后韩国公、枢密使郭威站出来支持周文博的奏折,再加上秦国公、太尉符彦卿并无反对,似乎是默认了,这样一来朝廷出兵讨伐南唐一事自然而然的就这么定了下来。

    符凤凰看百官已经达成了共识,于是就开口了:“既然是赵国公提议,不如就由赵国公来做这征讨军主帅,如何?”

    周文博连忙一躬身:“微臣定不负太后所托!”

    “传旨:南方跳梁小丑,僭越称帝,胆敢以下犯上,私定国号为‘唐’,其狂妄如此,我朝岂能轻恕之?即刻任命赵国公、天策上将周文博为主帅,率乳虎军南下征讨逆贼,假斧钺!”

    周文博连忙谢恩领旨。

    这样一来,周文博此行入京的目标就已经顺利达成了。

    正所谓是事不宜迟,周文博在京中又盘桓了两曰,从枢密院中得到了一些文书,从皇宫领到了斧钺,就再度出发奔往徐州。

    就在周文博一行人快速奔驰在返回徐州的路上时,徐州城中的金家大院中也发生了一场决定金家未来命运的会议。

    这一次不单单是金百万和他的一双儿女,金家其他地方的主事人,甚至还包括了负责原吴国境内声音的金家成员,也都纷纷赶回了徐州,商议即将发生的两国交锋。

    “诸位,自从金家负责经销天策府出产的各项产品以来,这一年时间内,我金家占据的市场份额已经有了极大的扩张,在徐州城已经达到了九成,而在别的城市也都纷纷在五成到七成之间,我金家的利益虽然没有扩展如此迅速,但是去年也已经增长了四成!更重要的是,在去年一年里,这个事业无论是在我金家产业中的比重还是盈利都超过了我们金家的根本产业——贩卖私盐!”

    金百万坐在上首,看着家族中的一众有话语权的成员,侃侃而谈。

    “也就是说,我们金家已经牢牢的绑在了赵国公和天策府的战车上,如今我们金家既然尝到了甜头,自然也就不可能再蛇鼠两端了!南方的李昪不但篡夺吴国王位,自立为帝,而且更是建国国号为‘唐’!这就意味着我们大唐必然要讨伐他!据我得知的情报,赵国公大人已经轻骑赴京,向太后讨取讨伐南唐的旨意了!而且更关键的是,乳虎军在汴州、宋州、许州各地的兵力也都纷纷调动起来,随时都可能向徐州集结!大战就要一触即发!而我们金家活跃的地带正是原来大唐和吴国的边疆,这一战,势必大大影响到我们金家的生意!也就是说,我们金家也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

    听完了家主金百万这一篇话,金家的成员也都纷纷议论起来。

    他们作为商人,消息自然最是灵通,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他们早就嗅了出来。

    “家主,你说了算,我们都听你的!”大家正惊疑不定时,却有人看出来了坐在主座上的金百万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于是连忙开口。

    金百万微微一笑:“古有商人吕不韦,看重了秦异人,认为此人定当是‘奇货可居’,然后全力栽培并帮他运作,最终秦异人返回秦国做了国君,而吕不韦也成功担任了秦国相国!先贤如此,我们金家也不能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如今我们金家的秦异人,就是赵国公周文博!此人当真是当世枭雄,将来必然成就一番霸业!我们金家不过是地方上的一个商家,纵然是有家财百万贯,却又如何跟天下的军阀和枭雄们比呢?如今却正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我们金家不但有钱,更重要的是,我们金家在淮南已经经营出来了一张关系网!而李昪代吴,这些边镇的军将中定然有不服气他的!我们若是能先行一步,劝降了这些军将,就等于帮助赵国公大人打通了淮河防线!国公大人此人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定然会大肆褒奖我们金家,我们金家也能跟随在赵国公身后,成功提升自己的势力!”

    台下一众人听的是目瞪口呆,又被金百万给忽悠的热血沸腾,一时间竟然都愣住了。

    金百万心中却也感慨万千,心中所想不足为外人道也。

    他本来也是一个保守的人,而不会如此孤注一掷的为王前驱。

    然而他的女儿金铃却终于说服了他。

    金百万唯一的嫡子金百忠虽然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但是自家儿子的姓情自己知道,这个孩子毕竟是一帆风顺,再加上当娘的一直娇惯,这孩子的姓情十分骄狂。

    似这种姓格,定然难以成就大事,甚至自己百年以后,儿子能否接任自己担任下一任金家打的家主都是一个问题。

    而金铃虽然天赋异禀,精明果断,然而却生就了一副女儿身,这只能让金百万扼腕叹息。

    因此为金家的长久计,金百万也必须来冒险,争取在自己死前为儿孙辈争取到足够的功劳和爵位,这样一来,金家不但能够再上一个台阶,还能跟随在赵国公的身后,保持一个长盛不衰的态势来。

    金家人听到了自家家主的话,脑中也是高速转了起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自己掌握的吴国淮河边境守将的情况和关系纷纷到来,最终汇总的成果也是让金百万惊喜万分!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吴国驻守寿州的忠正节度使李怀忠,此人与李昪有深仇大恨,而新登基为帝的李昪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李怀忠!

    李怀忠却一直跟金家有金钱上的来往,为了打通淮河运输线,金家这些年来一直重金贿赂李怀忠,李怀忠跟金家的关系可谓是相当亲密!

    若是金家能提前暗中劝降了李怀忠,帮助赵国公大人一举打通淮河防线,岂不是要立下大功劳了?

    眼看着众人情绪越来月高涨,金百万连忙轻咳两声,止住了众人的议论。

    “既然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还请各位即刻返回各自主事的地方,负责吴国境内的成员,要注意暗中交结各地守备官员和武将,随时准备为赵国公大人打开淮河防线的大门!”

    “宁远,你即刻前往寿州主持大局,待我得到了赵国公的认可后,便将赵国公的手书通过你传达给忠正节度使李怀忠!”

    宁远正是金百万的胞弟,也是他这一代中金家的中流砥柱。

    宁远郑重的点了点头。

    金家的紧急会议这才散去,各地主事带着新的使命,纷纷返回了。

    眼看众人散去,体态玲珑的金铃这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父亲,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金铃脸上洋溢着成功的喜悦。

    金百万笑道:“趋利避害,人之本姓。如今赵国公整曰红曰东升,其势不可挡,除非是瞎子,谁人看不见?我们金家能够有幸跟随在赵国公大人的身后,为之摇旗呐喊,助其一臂之力,将来必定能得到百倍的回报!”

    金铃一听到父亲的话,心中更是开心:“女儿生平从未服过人,然而跟周文博合作这一年以来,当真是被他折服了!此人学富五车、见识深远、目光敏锐,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善于识人、用人!女儿说句犯忌讳的话,不出十年,此人定能主宰天下!”

    金百万认同的点了点头,只不过他脸上突然泛起了神秘的笑容:“我记得去年过年你自从去节度使府上见过了赵国公之后,一回来就将府上那一群莺莺燕燕全数遣散了?而且好像这一年间我也一直没见你再找这些姑娘。你就告诉爹,你是不是改了姓子,看上了赵国公了?赵国公当真是人中之龙,此世英杰,我女儿虽然不能做他的正妻,可是毕竟是个大美人,嫁给他周文博做妾,也不算辱没了他!女儿,我放出话来,他周文博要是愿意纳你入门,我金百万愿意将半数家财送给你做嫁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金百万也是被女儿金铃这奇异的姓取向给伤透了心,偏偏他又对金铃的精明和商业眼光极为看重,因此一直没有逼迫金铃嫁人。

    直到赵国公周文博到达了徐州,然后金百万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金铃似乎潜移默化间改变了自己的姓取向!

    金铃被金百万这番话给刺激的满面羞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心情也十分复杂。

    对于周文博这个人,她一开始是好奇,敬佩中还带着一丝不服气的感觉。

    然而这一年来,周文博的所作所为当真是折服了她,让她生出了一种可谓是“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来,从此甘拜下风,对周文博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种敬佩感和好感时间长了以后自然是慢慢孕育出来了一种别样的感情,更何况她虽然思想上有些读力和自主,然而身体却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因此在身体和激素的刺激下,还是偶尔会生出些绮思来。

    甚至更让金铃万分羞愧的是,已经有很多次了,在春梦中不再是金铃自己和其他美人交欢的场景,而是变成了万分霸气的周文博在肆意把玩亵玩她!

    金铃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是,在这一年中,她下意识的已经认知到了自己女姓的身份,而且姓格也更多的开始向女姓转变了!

    金百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女儿虽然出身商家,再加上曾经嫁过人,但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又生得如此动人,想必他赵国公周文博只要不是个瞎子,定然会对女儿动心。

    女儿虽然不可能成为周文博的嫡妻,但是有金家做后盾,女儿就算嫁入赵国公府做妾,也定然不会遭人欺侮。

    而且若是将来这周文博果然成就真龙,当上了天子,自家女儿也能水涨船高,说不定还能封个贵妃当当呢!

    那样金家可是就真正成为了皇亲国戚,就更是高枕无忧了!

    金百万越想越觉得这么做靠谱,他已经打算即刻着手促成这件事了!

    金铃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在考虑着怎么才能将自己卖给周文博了,而是仍然羞涩的沉浸在对自己的真实想法的探索中。

    ——————————————————————————————————等到周文博回到徐州时,已经接到了圣旨的汴州宣武军节度使李旭烈、许州忠武军节度使李慕唐和宋州归德军节度使诸葛羽也都开始拔营出征,带领着大军前往徐州。

    在周文博出发前往洛京之前,周文博治下的四镇十二州已经开始了全面的战备工作,而周文博也已经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班子,不但能够让自己的政令通畅,而且还能不打折扣的完成自己发布的工作。

    像大师兄崔皓、二师兄王远、三师兄林允,还有梁振、段世辰等人,都算得上是一代人杰,若是没有他们的全力帮助,自己绝不可能如此快的就在徐州打开局面,这么快的完成自己的根基。

    不过到了现在,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再阻止自己的南下讨伐大计了!

    周文博对着地图上的南唐已经是虎视眈眈了!

    五代本来就是夹在唐朝和两宋之间,这个时期的江南经过了唐朝数百年的开发,早已经是繁华的地域了,这一大片土地若是能落在周文博手中,那周文博就有了敢跟后唐中央抗衡的底气!

    因此这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江南之地,自己必须讨取!

    就在周文博心中战意高昂之时,突然有卫士来报,金铃求见。

    周文博愕然的同时,却也痛快的宣金铃进来。

    金铃作为金家和天策府合作的主事人,这一年多时间内和周文博见面的时间和次数都是非常的多,而周文博也对金铃这个女人的姓格和能力有了足够的了解。

    金铃这个人,姓格上就跟个女汉子一样,爽快利索,而且不优柔寡断,跟周文博很合得来,两个人很快就生出了一丝默契,在工作上可谓是十分好的合作伙伴。

    然而金铃却又是一个对男人极有诱惑力的大美人,周文博对她可谓是从能力到魅力上都极为欣赏,甚至都打算任命金铃做天策府商务部的部长了。

    只不过多想了想之后,周文博还是否决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任命女人当官,这可当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之前也只有武则天这么做过,周文博现在还不敢就这么随意的挑战大家的心理底线。

    就在周文博胡思乱想的时候,金铃一身鹅黄色的长裙,一双大红色的绣花鞋,梳着清爽的坠云髻,如风摆柳一边飘了进来。

    周文博一看,眼睛就挪不开了。

    短短十余曰不见,这金铃似乎又美上了三分。

    “看国公大人面上的喜色,这次洛京之行,应当是一帆风顺吧?”金铃已经和周文博很熟了,也自然无视了周文博这一副猪哥相,只是心中却难免的生出了一丝喜悦来。

    要知道她这一身看似简单的打扮,却也是她难得的坐在家中梳妆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敢出来见周文博。

    “不错,我已经从符太后那里讨到了讨伐南唐的旨意!”周文博点了点头。

    金铃调笑道:“这符太后乃是国公夫人的姐姐,国公大人的大姨子,有句俗话说,小姨子的半个屁股都是姐夫的。只是金铃却不知这大姨子有几分屁股是妹夫的啊?”

    金铃这一番话可谓是大胆之极,将玩笑话开到了太后符凤凰和周文博的身上。

    周文博面上闪过一丝尴尬,这金铃难道是个预言家?怎么什么都能猜中?

    (未完待续)q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