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圣天子 > 第一百零四章 铁骑突出刀枪鸣
    周文博人在中军帐,缓缓站起道:“我知道了,云扬你来坐镇中军,一切都按计划行事!”见到诸葛羽沉稳的点了点头,周文博却是挥手示意侍卫统领秦真:“跟我来。”

    他话音落地,人已站起向西方行去,身后跟着手持双斧的秦真和数百亲卫,亲卫人人手持雪亮的砍刀,脚步矫健。

    此时乳虎军的西寨已经是在苦苦挣扎了,此时西寨已经被接连攻破了三道防线,而如今的乳虎军中的一员指挥使宋天彪正在率领着麾下的一众新兵苦苦挣扎的。

    西寨这边老兵的比例非常的低,大部分都是刚刚因为土地的诱惑而加入乳虎军不到一个月的新兵,而参加过平定李嗣源叛乱的乳虎军老兵就几乎都已经升任军官了。

    因此西寨这里的兵力也最为薄弱,才会如此轻易的被敌军给杀进来。

    就在这时突然不知道谁喊了声,“上将军来了!”

    听闻这一声呼喝,乳虎军将士精神大振,转瞬大呼:“上将军来了!”

    上将军正是普通乳虎军将士对已经被封为天策上将的主帅周文博的敬称。

    在这个时间,这三个字似乎给了他们无上的勇气,让他们突然忘却了疲惫,忘却了劳累!

    周文博并不多言语,而是横刀立马,亲自坚守在西寨的最后一道防线处,同已经杀进来的南唐军战在了一起!

    虽然周文博带来的有生力量并不多,可周文博如今的八百亲卫都是从乳虎军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勇猛善战之士,而亲卫统领秦真更是一流猛将,这些堪称精锐的将士瞬间填补了西寨防线的虚弱,毫不留情的制止住了敌人的攻势!

    周文博手中的大夏龙雀刀毫不留情的斩去了一员敌将的首级,丝毫不顾及鲜血溅上了自己身上的明光铠:“敢犯我乳虎军威者,杀无赦!”

    随着战况的进展,这沙场上的厮杀也愈发惨烈了起来。

    无论是乳虎军还是南唐军似乎都已经将如同拉伸到了极致的橡皮绳一般,随时处在崩断的边缘。

    乳虎军还是吃亏在兵员过少,而且新兵比例过大,因此虽然有着地形上的优势,但还是被南唐军给用血肉来推进,一步步的将整个乳虎军的营寨给彻底包围了起来。

    “陛下,依微臣之见,周文博已经是困兽犹斗了!然而我军已经将北唐军团团围住,他们已经是必败无疑了!”

    远处的高坡上,崇义满面激动的神色,向一旁的南唐皇帝李昪禀报道。

    李昪轻轻点了点头,有些自矜起来:“这周文博还是所谓的北朝新一代军神,在朕面前,却如同土鸡瓦狗一般,当真是不堪一击啊!”

    崇义连忙一躬身:“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周文博如何能与陛下相较?”

    李昪龙颜大悦。

    然而一旁的枢密使周宗却有些些隐隐的不安。

    看战局的情况,胜利的天平无疑已经向南唐军倾倒了,这么打下去,周文博必败无疑!

    难道这周文博当真是个沽名钓誉之辈?

    难道他先前的一连串胜仗都只是巧合?

    就在这时,天色将晚,天边飘来了火烧云,暮色似乎马上就要笼罩大地。

    落日的余晖照在周文博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看上去当真如同天人一般。

    即使是神勇无比的周文博,这时也有些倦了,他身上已经沾满了血迹,不过都是敌人的血。

    周文博不知自己已经亲手斩下了多少敌人的头颅,但是恐怕至少也要破百了。

    而敌军发起的一次次攻击,被一人一骑横立在战场中的周文博给一次次的打了回去。

    到了这个时候,南唐军在进攻时,已经下意识的躲开了这个恐怖的杀神。

    他看上去不是在打仗,而是一个真正的死神,正在毫无忌惮的在沙场上无情的收割着生命!

    周文博仰天看了看即将西去的红日,终于也是舒缓了一口气:“这些新兵终于还是坚持了下来,也到了我的后手该发动的时候了!”

    是的,周文博早在两军决战以前就布下了后手。

    那就是瞒天过海之计!

    周文博尽管诈做十万大军,可是南唐军早就通过各个方面收集来的情报,判断出了乳虎军当在五万左右。

    而在周文博凭借征兵分田一法,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奇迹般的征集到了三万新兵以后,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在和诸葛羽等人商议了一番后,周文博最终还是拿出了一个胆大而冒险的决策。

    那就是周文博仅仅亲率五万大军南下,而其余三万大军,其中包括两万骑兵,则交给了李旭烈、符定海、周晋康、宇文贺等人统帅,埋伏在战场周围,等待着黄昏日落之时,发出对南唐军的致命一击!

    南唐军万万想不到,他们的预计中已经全数被困在营寨中的乳虎军,竟然还有一支三万人的精锐大军还埋伏在外,等待着他们精疲力尽之时再发起最终的突袭!

    只是让周文博没想到的是,南唐大军的攻势竟然是如此果断和坚决,自己麾下的两万乳虎军和三万新兵差点就没能坚持下来。

    以至于逼得自己还要亲自上阵厮杀一番。

    而坐镇主帅帐中的诸葛羽看了看天色,对着身边的小校一点头:“发射号令!”

    这小校立刻点头,随后跑到了帐外。

    随后伴随着一声尖锐的轰鸣声,一道红亮中泛着白色的光芒突然直直的冲上了天空,在已经有些昏暗的天空中划出了一道轨迹来,远在数里之外都能看见。

    紧接着,又是同样的六道光芒生气,一时间将天空都照的似乎白了一些。

    “北朝军这是何意?”

    李昪有些不解的问道。

    周宗的警惕心突然升到了最高处:“难道这就是周文博的后手?”

    周文博将战场选在了瓜步山下,自然就是为了能够隐藏住剩下的三万大军的行踪。

    周文博的八万大军在出滁州时是一同行动的,一路上却只造五万人的灶,其余三万人则吃随身携带的大饼、干粮。

    到了瓜步山附近后,两军分道扬镳,周文博亲率大军在平野上安营扎寨,剩余的三万大军则隐藏行踪,藏在了瓜步山阴。

    而且为了隐蔽行踪,这三日内,乳虎军当真是杀无赦,任何猎人、农夫等,一旦发现了乳虎军的行踪,立即就被处理掉了,目的就是确保隐蔽性和突袭时的突然性!

    就在这时,早已经整装待发的乳虎军两万骑兵和一万步卒看到了天边突然升起的红白交加的光芒!

    “将士们!到了我们出击的时候了!”

    李旭烈一声大喝,看向了身边一众军将。

    而符定海、周晋康、宇文贺等人也是一脸严肃的神情骑在马上,注视着山坡下正在战成一团的两军。

    “五里外的小坡上,最是戒备森严。那里正是贼酋李昪所在!我军的目的就是直冲李昪中军,活捉李昪,彻底击垮南唐军!”

    李旭烈放下了挂在胸前的望远镜。

    有了望远镜的帮助,他早就在白天就已经确认了李昪的位置。

    众将士纷纷应诺。

    “前进!”

    李旭烈一挥长刀,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随后万马奔腾,声震如雷。

    李昪、周宗、崇义等南唐君臣正在犹疑不定为何乳虎军中如此突兀的升起了几道奇特的光芒时,却突然听到了西南边传来的如同山洪暴发一般的巨大声响!

    李昪茫然的转头向西南方的瓜步山防线看去,却亲眼看到了大片大片的骑兵正在冲锋的场景!

    周宗这才恍然大悟,自己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原来竟是忽视了乳虎军的骑兵!

    北人善骑射,而自己却以为周文博将骑兵当做了最后的预备队,藏在营寨深处,这岂不是南辕北辙?

    原来周文博却是早就将骑兵藏在了瓜步山上,等待着南唐大军奋力进攻了一整天之后精疲力尽之时,这才发动最后一击!

    周宗这才发现,为了能够拿下如同乌龟壳一般硬的乳虎军营寨,整个南唐军中十万步卒已经轮换着上前攻打了个遍,就算退下来的将士们也已经精疲力尽,难以再战了,想要抵御住这支生力军已经是不可能了!

    周宗连忙拉了拉还是目瞪口呆的皇帝李昪的衣袖:“陛下,速速派宣城王出战迎敌吧!”

    宣城王李景达,南唐开国皇帝李昪第三子,能征善战,如今正是南唐军中仅有的两万骑兵的主帅。

    李昪这才如梦方醒:“景达我儿,速速迎敌!”

    南朝不产马,能够养起来这么一支两万人的骑兵军队,已经是举国之力了。

    而因为骑兵不善攻坚,李景达只能看着一众步卒轮换着进攻乳虎军营寨,自己的两万骑兵却只能在一旁看戏。

    没想到却还有自己骑兵的用武之地!

    听到了父皇的命令,李景达连忙领命,迅速组织起来了两万骑兵,迎着乳虎军杀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评判之前,李旭烈和周文博都是指挥使,而且他并不是周文博的嫡系。

    因此李旭烈在乳虎军这个体系中一直是有些游离的。

    然而这一次,周文博却力排众议,并没有启用李慕唐、诸葛羽这些他起家的老部下,而是十分信任的将这支三万人的精锐部队交给了李旭烈来统帅!

    要知道李旭烈这三万大军中有两万骑兵,而周文博的五万大军中却有三万新兵!

    换句话说,周文博是将自己的大半兵力毫不犹豫的交给了李旭烈执掌!

    君恩如海,李旭烈如何能不倾死以报?

    这时的李旭烈在高速冲锋中,已经咬紧了牙关。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还在两里开外,一大片黑压压的卫士中团团拱卫着的南唐皇帝李昪,而所有胆敢阻拦自己的都是必须除去的敌人!

    “吾乃天德都虞候杜真,来将通名!”

    就在这时,南唐两万骑兵的先锋大将已经带领着一众骑兵迎了上来。

    李旭烈放眼看去,却见这人面色白皙,虽然身量魁梧,然而周身却穿着精致的银甲,看上去不像是在战场上厮杀的猛将,反而更像是一个出席围猎的公子哥。

    李旭烈憋足了一口气,并不答话,倒提长刀,一提缰绳,胯下的宝马猛地冲了出去,两三个呼吸的功夫已经贴近了敌将!

    这杜真正打算耀武扬威一番,却没想到李旭烈跟本没有按照的他的剧本来走,而是径自杀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一道乌光闪过。

    李旭烈拍马与杜真交错而过,而他没有持刀的手中已经紧紧攥着一个头颅!

    天德都虞候杜真,死!

    李旭烈左臂高高举起了杜真的头颅,杜真的面容上还带着死前的那一副惊魂失魄的样子!

    “杜真已死,谁还赶来试一试某的刀快不快!”

    谁能想到,一合之间,李旭烈竟然已经斩下了杜真的头颅!

    乳虎军士气大振的同时,南唐军的骑士却下意识的有了退缩的反应!

    李旭烈一看两军的反应,心中更是生出了无穷的斗志,他大喝一声,提着长刀,直直冲向了敌阵当中!

    “南唐小国,土鸡瓦狗耳!也敢与我乳虎军争锋?”符定海见状大笑,提着马槊直直撞了上去!

    一瞬间,两军骑兵交锋在了一起。

    然而却在一瞬间就分出了胜负。

    乳虎军骑兵可谓是从刀山火海中杀出来的,而且本来就都是北地健儿,许多人跟小的时候就是在马背上讨生活了,无论是在马背上的娴熟程度还是生就的悍勇,都比南唐骑兵胜过了数筹。

    更何况主将李旭烈有万夫不当之勇,而符定海、周晋康、宇文贺等人也都是沙场宿将,见过不知多少敌人血,斩过不知多少仇人头!

    这种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人,自然就带着一种杀气和煞气!

    这种有若实质的煞气如何是娇生惯养的南唐贵族骑兵能抵挡的?

    南唐不产马,养出来这么一支骑兵也极为不易,因此这支骑兵并未真正有过大战,如同养在温室里的花朵,如何跟乳虎军这些百战勇士抗衡?

    一瞬间,乳虎军就如同一块切入了豆腐块中的尖刀一般,直直捅入了南唐骑士的心腹中。

    “殿下,我军前锋已经被击垮了!这可如何是好?”宣城王李景达身边一个副将惊慌的问道。

    “父皇就在身后,你说怎么办?顶上!一定要顶住!至少也要先挫一挫敌军的锐气!”李景达紧紧咬着嘴唇,有些不甘的看着那些如狼似虎的黑甲骑士。

    自己年纪轻轻就掌握了朝中仅有的两万骑兵,被誉为南唐军中的第一后起之秀,人人赞誉,如何甘心第一战就这么一败涂地?

    然而形势比人强,尤其自己身后就是父皇,为了父皇的安危,也只能先死死拖住对方了!

    若是对方失去了这股锐气,那到时候就会深陷在南唐的十万大军的包围中,定会被粉碎!

    周文博已经彻底杀退了西寨中的敌人,这时已经返回了主帐当中。

    天色已晚,即使有望远镜,周文博也看不清暮色中数里开外的战况了。

    不过乳虎军的骑士已经毫无疑问的同南唐军杀在一起。

    “云扬,立即调度大军,其余三面收缩,全军从东面杀出去,冲击李昪所在的高坡!”

    乳虎军毕竟只有八万之数,其中三万人还是彻头彻尾的新兵,和十二万南唐大军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而突然加入战场的乳虎军骑兵给南唐军造成了一片混乱,若是周文博不做出反应,若是李旭烈未能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么乳虎军恐怕就当真要一败涂地了!

    因此这时周文博才毫不犹豫的命令营寨中的乳虎军全军收缩起来,将所有的力量蓄在一起,就如同一个握紧的拳头一般,再狠狠的挥出去!

    事实上,随着李旭烈亲率的三万大军的出现,而且直直奔着皇帝李昪的行在,整个南唐军都为之震动了。

    原本正打算调上来攻打乳虎军营寨的步卒也已经掉转了方向,迎着乳虎军骑兵去了,而正在攻打营寨的南唐将士也下意识的减缓了攻势!

    而就在这时,周文博毫无疑问的做出了一个最为英明果断的决定!

    一声令下,乳虎军迅速撤出了北、西、南三面的营寨,出现在了东墙外。

    周文博看着麾下的一众军将,无论是李慕唐、花青还是宋天彪,都是已经死死战斗了一天,已经十分疲惫了。

    “将士们,是胜是败,就看这一战了!随我出击!”

    周文博并没有过多的话,而是一段简单的命令。

    众将士纷纷应诺,跟在周文博身后杀了出去。

    周文博骑着追电,追电后腿一蹬,整匹马飞越过了东寨的外墙,周文博一人一马落入了东寨外的南唐军中。

    接下来,周文博又化作了无情收割生命的死神,替身后的友军开出了一条血路。

    东寨这边南唐军主将乃是神卫都统领郑宾,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乳虎军大军已经是倾巢而出的状态了!

    郑宾一边连忙命人向陛下告知这情况,一边率领着身边的卫士杀了上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