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二章 掠夺
    慕冷睿英俊的脸庞带着亲民善意的微笑,不知道何时站在父女三人的身边,灼灼的眼神却只盯着戴雨潇看。

    “啊,慕少爷,您好,您好。”明明是长辈,戴正德却挂上谄媚的笑容,只差没有点头哈腰了。那是当然,戴家的华娱财团和慕氏企业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慕少!”戴霜霖也跟着变了神色,带着七分端庄三分羞涩,往他的身边近了一步。

    可慕冷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变化,的眼神快要在戴雨潇的身上烧出两个窟窿,嘴里却在问戴正德,“戴总,这位是……”

    见慕冷睿似乎对小女儿感兴趣,戴正德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大力的扯过戴雨潇, “这是我的小女儿戴雨潇,还在念书,没见过什么世面,让您见笑了。”

    “爸爸!我不想认识这种人,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对我……”

    戴雨潇话音未完,戴正德暗暗的在她手臂上拧了一下,“雨潇,不可以发小孩子脾气,你可知道慕少爷是谁,他怎么会是你说的这种人呢。”

    “就是,谁会对你怎么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戴霜霖不甘的瞪着妹妹,既然没希望了,也就不用在装出淑女的样子了。

    “说到刚才,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暴力行为道歉呢。”当然见到她的为难,可慕冷睿并不打算放过她,

    戴雨潇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真是贼喊捉贼,有理说不清,扭头就想走,却被戴霜霖拽住胳膊,厉声质问她,“暴力?你又做了什么好事?”

    “戴雨潇!快道歉!”戴正德急了,慕家大少爷可不是他能惹的起的,更何况是为了戴雨潇这个他一向不重视的女儿。

    戴雨潇不敢置信的盯着怒火滔天的两人,为什么,她是女儿不是么,就什么都不问,直接定了她的罪,为了一个欺负她的外人?

    戴雨潇不怒反笑,受伤的眸子盯着慕冷睿,“好,我道歉,那你要我怎么做你才甘心?”

    慕冷睿看在眼里,笑了,果然是性子烈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指向旁边桌上的红酒,“如果你把这一整瓶都喝下去,我就勉强原谅你。”

    戴雨潇咬了咬唇,眼前这个邪侫自大的男人,此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看她,那眸中尽是玩味和嘲弄。而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家人却用催促的眼神看着她。

    “好,我喝。”戴雨潇扯出苦涩的笑,一把捞起红酒瓶灌下,顷刻间,灼烈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呛得她干咳连连。

    “喝不下去就算了,我可不想别人说我勉强女人。”看着戴雨潇硬撑的样子,慕冷睿唇角轻勾,深邃的眼眸内似笑非笑。

    戴雨潇喝尽最后一滴酒,将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嫣红的脸颊妩媚动人,“可以了么,慕少爷!”

    “好酒量。”慕冷睿一下下的轻拍着手掌,深沉的眸光中有抹邪佞一闪而过。

    戴雨潇按着肿痛的太阳穴,不去理会慕冷睿,顾自从他旁边擦身疾步而去。

    慕冷睿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着下巴,微眯起锐利的眼瞳,不再理会戴正德的道歉,也跟着离去。

    一冲进洗手间后,戴雨潇再也压不住胃里的翻涌,哇的一声吐出酒水来。昏天暗地的难受崩裂开来,呛的她难受。

    眩晕很快袭来,戴雨潇扶住洗手台,用冷水泼着脸颊,试图清醒一点,是呀,她还指望什么呢,即使是庒语岑,不也丢下自己了么。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戴雨潇扯动嘴角,逼自己坚强一点,收拾了情绪,拍拍脸颊,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冷清的停车场透着阴森,地上的路也变的扭曲了起来,戴雨潇知道自己醉了,而且醉的不轻,残存的理智催促着她赶快回家。

    走到车前,戴雨潇掏了几次才掏出钥匙,刚要打开车门,便觉身后暗影一闪,她还未来得及惊呼出口,便已被人压倒在车上。

    “慕冷睿。”戴雨潇愤怒的睁大眼眶,如见鬼魅,呓语一般的名字从苍白的唇片中颤抖地溢出。

    “宝贝,我可在这儿等你好久了。”慕冷睿勾唇狞笑,却叫戴雨潇心中一凉。

    “你这恶魔……恶魔……”戴雨潇话未说完,慕冷睿便迫不及待地以惩罚的力道狠狠吻了上她娇嫩的唇瓣。

    戴雨潇拼命挣扎反抗,抬起膝盖用力去踢慕冷睿,可惜都被慕冷睿巧妙的一一躲过。

    慕冷睿霸道地撬开她紧闭的贝齿,舌带着男子急切而的气息以迫不及待的姿态长驱直入,准确地虏获了戴雨潇的丁香小舌,狠命地纠缠,仿佛要吞没她的一切。

    戴雨潇被慕冷睿突如其来的狂情之吻,吻得透不过气,本就晕晕的头脑一阵空白,旋即昏了过去。

    慕冷睿将戴雨潇抱进他的跑车里,火红色的迈巴赫,张扬而,犹如他身份的象征。

    “开车!”慕冷睿坐进车内,霎时,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驶了出去,很快的便没入了车流之中。

    行驶中的车辆微晃着,戴雨潇软软的靠在他的胸前,手无力的垂在他的腰侧,细长的胳膊,似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不过一面,慕冷睿就知道她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女人。

    呼吸有些重,带着温润的湿意,透过了他的胸膛,烙在他的心上。慕冷睿低下头,看着她闭着的眼睛,睫毛湿漉漉的,微微的颤动。

    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就像是没有任何思索的余地,就守在停车场,把她掳了来。不是没见过美人,可偏偏她眉宇间的紧锁,狠狠的撞在了他的心上。

    不假思索,温热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戴雨潇嘤咛了声,开始本能的反抗。

    慕冷睿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任由**的火焰愈演愈烈,即使要将怀里的人儿挫骨扬灰,也没有办法停下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渴望,心底叫嚣着莫名的焦躁,只有这个如清泉一般的女人,融化在他的怀中才能平息,无法再有任何的理智,只想沉沦。

    如果不是刚好到了家门口,他一定会在车上就要了她。酒劲越来越绵醇,戴雨潇并没有醒过来,被慕冷睿拦腰抱着,带上了三楼他的卧室。

    戴雨潇被放在了宽大的床上,黑色的丝绸床单更衬的她肌肤似雪。慕冷睿的吻重重的落了下来,沿着脸颊的线条来到脖颈。

    他以为她会反抗,可让他惊愕的是,戴雨潇居然不再抗拒,伸长了胳膊攀着他,主动伸出小巧的舌头回吻他。

    同时,一阵呓语含糊不清的从戴雨潇的嘴里溢出来,“语岑,别离开我,求你……”

    语岑?哪个语岑?从未有过的愤怒占据了他的心,陌生的情绪控制了他。慕冷睿冰冷的目光瞪着身下的女人,很显然醉的不轻。大手擒着她的下巴固定住,“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戴雨潇屈起手肘撑起自己,迷蒙的醉眼更显诱惑,不解的样子带着娇憨,“语岑,你生气了?对不起啦,我再也不发脾气了好不好?”

    她还想直起身来抱着他,被慕冷睿凶狠的一推又跌回床上,她的唇嗫嚅着,被他再次猛烈的堵住,他只想堵住她的嘴,不让她柔软的声音再叫着别人的名字,硬生生的撬开她的唇,就像是要把所有的愤怒都堵回去。

    慕冷睿抓着她两边肩上的领口,用力一扯,在戴雨潇的惊呼声中,让慕冷睿看得欲 火中烧的晚礼服被撕裂成两半,几下推挤,就被扯了下来,丢到床下。

    可礼服下的丁字裤却让慕冷睿猩红了眼,“你穿丁字裤?”

    戴雨潇柔如无骨的躺在床上,冰凉的丝绸正好解了燥 热。她眯着眼睛,咯咯的笑,“语岑,你好笨咯,这么贴身的礼服,不穿丁字裤那我要穿什么?直接不穿么?”

    想象这那个画面,慕冷睿僵硬了两秒,然后飞快的扯下自己的衣物,顺道也把戴雨潇的丁字裤扯掉,抱着她,火热抵着她最柔软的地方,冰冷的说道,“抱着我。”

    戴雨潇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顺从的将两手环在他宽阔的背上,乖乖的窝进他的肩头。

    “啊!”随着慕冷睿狠狠的冲入,戴雨潇忍不住喊了出来。

    没有前戏,没有温柔,就这样直进直出。戴雨潇觉得自己被他狠狠的撕裂开来,成串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发出绝望的呜咽声。

    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乱的拍打,徒劳的想要反抗,却终究枉然。

    慕冷睿有瞬间的错愕,他以为,她早就和那个什么语岑……可没想到,进入的瞬间碰到了障碍,看着两人紧紧的咬合处的鲜红,不明的情绪涌了上来,让他一时停住了,可紧致的内壁紧咬着他,让他无法抑制的律动起来。

    “看我!看看是谁占有了你!”

    疼痛带来清明,戴雨潇霎时瞪圆了眼睛,慕冷睿满意的扯着嘴角,露出邪佞的笑容,很好,她知道他是谁了。

    “不要!出去!你这个恶魔!”戴雨潇胡乱的抓挠着他,崩溃的哭出声,她怎么这么糊涂!

    慕冷睿缓缓的退了出去,却再次凶猛的冲了进来,戴雨潇一下子被填满,从来没有被进入过的的内里敏感的急剧收缩。

    慕冷睿埋在里面,等着她的疼痛缓过去,被她这么一夹,差点没忍住。

    “乖,宝贝,你放松,你快把我夹断了。”慕冷睿舔着她的耳垂,低沉的嗓音诱惑着她,“宝贝,你也想要我是不是?”

    成串的泪珠在她的脸颊滑下,戴雨潇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力的摇晃着脑袋。

    内里又是一阵紧缩,慕冷睿开始一下一下的顶撞着她,狠狠的刺在最敏感的圆点上,进进出出的磨蹭。

    “求你,放过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