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少的纯情宝贝 > 第三章 吞噬
    “放过你是吗?”慕冷睿直起身,一把将她抱起,环缠在他的腰上,两缠的部位却并没有分开。

    戴雨潇一晃,差点摔了下去,只得搂住了他的脖子。

    慕冷睿满意的邪笑,抱着她在房间里走动,随着他缓慢而有力的步伐,他的**也就跟着来回进出的耸动,擦着她的内里肌肉,有意去刺着她。

    戴雨潇难耐的扭着腰肢,随着他的步伐而紧缩自己,被他折磨的几欲昏过去,哭喊着,求饶着。

    慕冷睿当然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托着她的大腿,走到一整面落地镜子前,把她的背抵着镜子。

    下面依旧凶狠的进出,戴雨潇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无力的发出呻 吟声。

    滚烫的液体随着她的哭喊浇在他的粗热上,慕冷睿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哆嗦。但却忍住,只是用力的顶着最深处,耐心的画着圆圈磨着。

    戴雨潇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要了,好难受……求你……”

    “是吗?如你所愿。”慕冷睿用双手支着她,退了出来,却留了前端,邪佞的笑笑,再狠狠的撞进去。

    “啊……”戴雨潇被撞的不停摇晃,长长的波浪卷头发散落在胸口,两只丰盈摩擦着他的胸口,激发出他的兽性。

    “宝贝,你好敏感。”他发出低低的笑声,因为再次感受到她浇上来的温热液体。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慕冷睿托着她的臀,另一只手擒住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去看镜子。

    戴雨潇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可他只是浅笑,“不看的话,我就叫别人来看。”

    “你!”戴雨潇羞愤的睁开眼,刚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雪白的肌肤泛着粉红,两条腿被大大打开,与之相衬的是慕冷睿古铜色的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被压在镜面上,他在她的深处直进直出,亵玩着她最柔软的地方。

    “看着我,是怎么占有你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只有我不要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拒绝我!”他将她的右腿搭在他的肩上,张的更开,更方便进出。

    而这样的姿势,也让戴雨潇清楚的看到,镜子里的他是怎样将暗红的炽热挤进她的身体里,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充实胀满的感觉充斥了全身,让她清楚的意识到,这个男人在她里面,狠狠的占有了她!

    戴雨潇无法抑制的哭出声来,在他越来越不受控制的速度中眩晕,只能无助的摇着头求他,“求你……放了我吧……”

    慕冷睿看着她被凌虐的样子,兴奋充斥了大脑,狠狠的刺进最深处,极乐的快感传来,紧紧的抵在镜子上,在她温热的里面释放了自己。

    戴雨潇无力的挂在他的身上,两个人都没有动,过了许久,慕冷睿才退了开去,她如破碎的娃娃,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戴雨潇颤抖着手脚,挣扎着起身,刚一站起来,里面的白浊液体就顺着大腿根部滑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慕冷睿,暗沉的眸子霎时变得幽深,他拉过戴雨潇,就这样从后面撞进了她的身体。戴雨潇正弯着腰捡衣服,被他的冲撞压向了镜子,整个人趴在上面,被他从后面狠狠的贯穿。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戴雨潇被重重的压着,低声咒骂的话语全被挤碎,成了软软的耳语,这让慕冷睿听起来,更是无法控制自己。

    他靠在她的耳后,看着她嫣红的脸颊,备受的丰满已经变形。随着他的顶撞,不断变换着圆印,大的小的。

    他看的兴起,含住了她的嘴巴,把她的咒骂呻 吟全数含进嘴里。身下却没停,用力的占有着。终于再一次激动的颤抖起来,含着她的嘴,在她体内发泄了。

    戴雨潇觉得自己快散架了,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房间里的灯光调的很暗,她在昏暗中呜咽,已经无力反抗什么了,只是哭,缓慢而绵长的,安静的哭泣,一边默默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却被慕冷睿拦腰抱起,朝浴室里走去。

    超大型豪华的按摩浴缸,慕冷睿站在一旁放水。戴雨潇缩进角落,扯了浴巾遮挡住自己。

    她蹑手蹑脚的准备逃出去,可事情并没有完,在哗哗的水声中,他迅猛快速的绕到她的身后,将她腾空抱起,再反过身,背对着自己,毫无防备的插了进去,一直到最深处。

    戴雨潇一直闭着眼睛哭,慕冷睿伸出舌头舔着她的眼皮,诱哄着她张开眼睛看清楚是谁占有她,拉起一条腿挂在手弯,在她的体内忘情的,直到她嗓子喊哑了再次晕了过去才放过她。

    没有声音,只有微弱的光,戴雨潇毫无征兆的睁开眼,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身旁的男人横过一只手臂,搭在她的腰上。

    原来不是梦,浑身的酸痛叫嚣着宣告着昨日的种种罪恶。身旁的男人还沉沉的睡着,看起来与婴儿一般无害。

    可她绝望的想着,他就是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看昨天父亲对他的态度就知道,她不能拿他怎么办,她咬着下唇,努力的不让自己颤抖。

    戴雨潇轻轻的挪开他的手臂,慕冷睿皱了下眉头,她大气都不敢出,等着他醒来。

    可他只是翻了个身又睡去,戴雨潇放下心来,这才发现自己紧张的忘记了呼吸。地上还躺着自己被撕碎的衣服。

    戴雨潇环顾四周,认出衣帽间,蹑手蹑脚的进去挑了慕冷睿的衣服穿上,再悄悄的开门离去。

    拒绝了老管家要派车送她的好意,戴雨潇穿着昨晚的鞋子,缓慢的朝市区的家里走去。天刚蒙蒙亮,一切都很安静,可渐渐的,开始嘈杂起来,擦身而过的人群,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都忍不住回头再看她一眼。

    一切都井井有条,上班的,上学的,只有她,像一抹孤魂,飘在路上。脚很疼,没关系,疼吧,最好死了才好。

    渐渐的温暖起来,可戴雨潇只觉得冷,她可真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面对,可再次证明,上帝是听不见她的心声的,或者听见了却并不愿意站在她这边。

    几个小时以后,戴雨潇站在了自家公寓的楼下,揉揉已经抽筋的小腿,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搭电梯上八楼的小公寓,

    这还是妈妈留给她的房子,平时她都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可刚一出电梯,戴霜霖就冲到她的面前,直接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失魂落魄的戴雨潇楞住了,颤抖的手抚上已然肿了起来的脸颊,很快清醒了,厉声质问,“你干什么!”

    “问我干什么,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看你身上的衣服,什么样子,怎么,从男人的床上爬起来就不得了了?值得你到处炫耀了?”

    戴霜霖语不停歇,恶毒的骂着,憋了一整晚的怒火,拼命的发泄出来。

    凭什么,总是这个该死的贱 人受男人的青睐,只要她看上的男人,最后都被戴雨潇勾走,庄语岑是,昨晚的慕冷睿也是,难道这些男人全都瞎了眼么。

    她才是戴家的千金,而戴雨潇是什么,不过是一个生的野种,凭什么跟她争!

    “我没有!”戴雨潇不可抑制的颤抖着,不,她有,她已经失去了清白之身了,虽然不是她甘愿,可事实如此。

    “还嘴硬,我看着你上了慕冷睿的车,还不承认,所以你骨子里就是贱,你妈贱,你也跟着贱!”扇了她一巴掌的戴霜霖宣泄了怒火,只是刻薄。

    “住嘴!不许你说我妈!”戴雨潇紧紧的攥着拳头,克制住自己别像她一样野蛮的打人。

    “呵,你敢做还怕别人说么,语岑真是瞎了眼了,被你这种狐狸精缠住,才会和你订婚,我会告诉他,让他看清楚事实。”

    戴霜霖说完,心情大好的拿出手机,凑到她的眼前,“看你下贱的样子!”

    戴雨潇倏地睁大了眼睛,昨晚在停车场的一幕幕,全被拍了下来。从心底散发的恐惧,让她自发的伸手去抢。

    戴霜霖当然防备着,旋了个身已经到了电梯口,很快进去,抛下一句,“我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不要脸的样子!”

    电梯很快的降了下去,来不及了,一切都太迟了,戴雨潇无力的跌坐在地,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都没有关系,可是庄语岑……

    戴雨潇绝望的把脸埋进屈起的腿间,靠着墙角坐着。她以为她已经流尽了所有的眼泪,可是一想到语岑,滚烫的眼泪簌簌的流着,很快濡湿了衣衫。

    突然意识到还穿着慕冷睿的衣服,上面还残留着他的气息,戴雨潇手忙脚乱的爬起来,颤抖着手开了房门,冲进浴室里,拼命的擦洗着全身,直到被她搓的泛红,可还不够,她已经这样脏了,怎么洗都洗不掉了。

    怔愣了许久,戴雨潇躺回床上,想妈妈,想庄语岑,想着自己即将要失去的爱情。早上醒来的时候,慕冷睿裸着身子缠着自己,剜心的疼痛让她几乎不能呼吸,语岑要是知道了会怎样?

    脚痛,下面也痛,大概是被慕冷睿粗暴的撕裂了,可戴雨潇想着,就痛死我吧,看你是多么的愚蠢,怎么能犯下这样的错误,痛死了活该。

    她为什么要和语岑吵架呢,如果不吵架,他就不会生气的跑到欧洲去,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刚这么想着,手机响了,戴雨潇急切的翻找出来,一定是语岑打来的,一定是,看也没看,直接接通,期盼的声音,“喂,语岑!”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然后传出让她发抖的声音,“宝贝,我要让你失望了,我是慕冷睿。”

    戴雨潇飞快的扔掉手机,不断的往后缩,直到抵住了墙壁,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抱着膝盖,不住的颤抖,胸口痛的要命,一阵阵发冷。

    手机又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戴雨潇做了几个深呼吸,别怕,雨潇,你可以的,你一向很坚强,你只有坚强,必须坚强!

    伸出手指按了通话键,慕冷睿如鬼魅一般的声音,“哟,宝贝,敢挂我电话的人,你还是第一个。”邪魅的笑了笑,“不过,我喜欢!”

    “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哟,宝贝,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啦,昨晚上没让你爽到么?我还记得你在我身下扭动……”慕冷睿的话像刀子,钝钝的一寸寸在她身上凌迟。

    戴雨潇捂着唇,不敢大声哭,不,她做不到,面对这个恶魔,她并没有想象中坚强。恨不得立刻死了去,忘掉这不堪。

    可慕冷睿好不容易找到称心如意的玩具,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宝贝,我让司机到你家楼下接你,半小时后,我要看到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的话……呵呵,宝贝,其实我并不怎么中意用强的呢。”

    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了声响,戴雨潇不问他怎么知道她的电话,又是怎么知道她的住址,站在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

    命运就像蛛丝,她只能缠在上面无力的挣扎,眼睁睁的看着邪恶的蜘蛛一步步将她吞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